ww8re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炮灰修真指南 起點-第七百二八章展示-clzrr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
这会儿功夫还被张依依罚站在茶楼外的三男一女,都是混元仙宗主峰的精英弟子。
比起云仙宗来,混元仙宗的规模与弟子数目简直一个天上一个人间。
混元仙宗按实力总共分为三部分组成,外峰、主峰以及真正掌握最核心资源权力的内峰。
光外峰弟子,混元仙宗便有几十万人之多,这还只算正式弟子,不算那些编外杂役人员等等。
主峰弟子也有十万来余,其身份地位自然高于外峰。
別跑,孩子他媽!
而真正的核心内峰弟子也有将近一万之数,绝对是整个混元仙宗最令人渴望进入之处。
眼下那站在茶楼外的三男一女还仅仅只是混元仙宗主峰精英弟子,却已经张狂无耻到敢随口让一个同为真仙境的修士跟她走,而这种跟着走当然不是去当什么道侣或宗门弟子,顶多也就是个男宠之类的玩物。
可想而知,混元仙宗这个站在整个北部大仙域顶峰的超级门派,整体实力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而那口出狂言的女修名叫罗烟,其实也不过是主峰一名长老的关门弟子,因为多少带了点血脉关系,所以才格外受那名长老的宠爱,连带着平日里实力比她强的同门师兄们,一个个的也得听这个明明不如他们的小师妹的话。
罗烟素来名声极差,总是仗着长老师尊的势蛮横张狂、为所欲为,且最喜男色,身边光是专门服侍她的男侍有名有份的就有几十之众。
这些男侍大多还会经常更换新鲜血液,不论是主动的还是被迫的,总之只要是被她看上的,基本上都逃不过罗烟的魔手。
像今日这种在外面碰上了就直接要人的行径,罗烟早就不是头一回,只不过以往她挑的都是些实力远不及她的天仙玄仙,当然更多的还是未正式成仙者,所以一直哪怕她喜胡来,却也顺风顺水,从未有过被人当面辱骂拒绝的先例。
“也就是说,这个罗烟虽然品行极差,却也不是那等蠢到不可救药之人,哪怕好色却只会挑选那些完全可以控制的人选。”
张依依听罢,似自言自语一般反问道:“那为何今日,她就跟得了失心疯似的,明明毛球又没有隐藏压制修为,她自己一个真仙初期的还敢这般毫不客气地让一个同境修士跟她走?”
“空甲,空甲!”
毛球不高兴地再次纠正,同时说道:“那个丑八怪纯粹就是想屁吃找死,要不是在城中不能杀人,小爷直接弄死她!”
“她跟失心疯似的上赶着找麻烦,踢了铁板后被我弄在茶楼外头罚站半个时辰,但明明现在茶楼里有不少他们混元仙宗主峰的其他同门,却是愣没有一个人管她ꓹ 甚至那些人还朝我们报之以善意之笑。”
张依依没在意毛球的不满,自顾自地继续说道:“虽说大宗门弟子之间感情淡漠不难理解ꓹ 但到底同宗同气,同门弟子在外面出了事丢的也不仅仅是某一个人脸,更何况罗烟还是主峰长老宠爱的弟子ꓹ 他们也不怕如此视若无睹置之事外,将来会被迁怒怪罪?”
啧啧ꓹ 这个混元仙宗可真是跟一般门派完全不同,水更不是一般之深。
少將在上之嬌妻有色 姬朔
偏偏古神族旧址就在混元仙宗这片广袤之地的某一处ꓹ 想要真正寻到旧址ꓹ 进入古神族地,她首先就得能够在混元仙宗来去自如,如鱼得水。
然而想到的与看到的差的实在太远,张依依愈发觉得古神族地明明就在这里,却又那么的遥不可及。
看来,这事还真不是一下两下就能搞定的,一切只能慢慢筹谋ꓹ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丑八怪不得人心呗,就她那样的还不知道得罪了多少同门弟子ꓹ 反正都知道这是城中大街上ꓹ 谁也不会真正下死手杀人ꓹ 我看茶楼里她那些同门巴不得那丑八怪多受些教训多丢脸才好。”
毛球才没想那么复杂ꓹ 并且在他看来也的确如此,就是不知道依依为何会觉得罗烟这般嚣张愚蠢还会有什么其他内因。
张依依微微摇了摇头:“你说得也对ꓹ 但又不全对。之前有一个细节你们可能没留意ꓹ 罗烟最开始看到你的脸后的确目露惊艳ꓹ 但却并未有停下拦人的打算。后来快要与我们擦肩而过时这才突然不知为何僵住,改了主意转而拦路要人。”
狼的誘惑終結版
妃來禍福 瞌睡龍
“主人是觉得罗烟有其他问题?”
张阳指了指茶桌边上的一个圆形浮雕道:“这里的消息查询方式十分简便快捷ꓹ 按下此处用意念传递想要知晓的问题,片刻之后答案就能够传音入耳。等离开茶楼时,查探消息的费用与茶钱一并结算便可。当然,若是一些十分机秘并无现有答案之事,他们会单独通知茶客入包间商议费用以及等待结果的时间。”
最后,他还补充了一句:“这里什么都敢查,只要出得起价钱,所以主人有什么疑问,想知道什么都可试一试。”
反正,他们并不缺仙石,别说是主人,就连张阳自己,哪怕才刚刚飞升大半年,但有着宗门托底,又有万顺仙王临行安排,他的身上也完全不差仙石。
“要查的东西的确很多,有问题的更不仅仅只是一个罗烟。不过……”
张依依有种直觉,整个混元仙宗都大有问题,而且极有可能这些问题将会影响到她查寻古神族族地旧址,但是却不能在这里查:“这里所有消息来源以及幕后掌控,必定是混元仙宗本身控制无疑,所以我们在这里查他们家的事,可不是好地方。像之前你查那三男一女身份之类的小事倒是无妨,其他但凡稍微敏感一些便会立马引起他们的注意。”
张阳又道:“可是主人,离宗之前,您师尊他们不是说,让您完全不必刻意隐瞒身份行踪,甚至三疯师祖卜卦所指,越快让您的名声在混元仙州大显,才会越有利事情进展吗?”
“那是两回事,师祖他们的意思只是让我不必担心身份暴光后会因几年前的旧账而招来杀身之祸,却并不是说我们来混元仙州的真正意图随意让人察觉亦无防。”
张依依提醒张阳道:“你再随意在这里查问几个寻常些的消息,来都来了,该问的自然也得问问,真只在这种特殊之地喝茶,那才叫奇怪。”
张阳听后,立马便明白了张依依的意思,当下点头照做,自行抬手按下了那处圆形浮雕,用意念开始查询消息。
“啧,做人就是破规矩多。”
毛球自然没打扰张阳干活,不过却是朝着张依依抱怨了一下,顺便又道:“你说我们在这里说的这些话,有没有可能也会被这家店的幕后老板一五一实全部监听到?”
这是一个不错的问题,张依依觉得毛球着实比从前善于思考得多:“那倒不会,若真有监听手段的话,咱们坐下这么久不可能完全一无所察。”
这种自信她还是有的,毕竟她的五感根本不是常人所能及,除非店家能够给这里每一桌都安上仙王级别以上的监听实力手段,否则的话还真不可能完全避过她的探查。
更何况,开门做生意讲究的便是信誉与名声,特别是这种大店,还是专门售卖消息的地方,若真敢当众这般作死,哪怕是混元仙宗当家掌门亲自出面,怕是也难压众怒。
毛球见状,又道了一声做人就是规矩多,而后倒是闭上了嘴没再多说。
等张依依几人结过账走出茶楼时,罗烟四人还在那里跟木头似的傻站着,不能动弹不能言语,身边不时有人经过看着他们指指点点小声议论,倒也真是把脸都丢尽了。
别看这里是仙界,可人性却还是与凡间相差无几,堂堂混元仙宗主峰的真仙境弟子竟因太过嚣张而被人当街小惩大戒强行罚站,有几个人能做到不幸灾乐祸当成谈资?
豪門影後:國民男神拐回家
半个时辰还没过去,罗烟几人想尽办法也没法挣脱这份束缚,再见到张依依这个祸头时,一又眼睛更是差不多要喷出火来。
张依依心情不错地在罗烟面前停了停,说道:“瞪我干吗?还想着以后怎么弄死我报仇血恨?”
说完,她还好心地朝罗烟嘴角之处点了点,替其先行解开了言语上的束缚。
这嘴巴刚得自由,罗烟真是又恨又怒,直接嚷嚷道:“你敢这般对我,我师父不会放过你的!”
好吧,她承认自己以及几个师兄加起来都不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对手,不然的话也不会轻易被弄得如此灰头土脸。
但这里是混元仙宗的地盘,她堂堂主峰长老最受宠爱的关门弟子,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外来修士白白欺辱。
“你师父?你是说混元仙宗主峰罗明罗长老吗?”
张依依一点儿也没被威胁到,反而笑着说道:“你以为就你有师父吗?跟我比师父你可是更惨,啧啧,还不如直接自己跟我比。”
这话一出,毛球与张阳倒是直接跟着笑了,显然也是无比赞同张依依的说辞。
罗烟先是一愣,随即只当张依依这是在故意夸大其辞,对方一定是进了茶楼后才查到她的情况,知道她师尊是混元仙宗主峰罗明长老,怕她事后算账找麻烦,这才故意前来吓唬她的。
“不信吗?”
张依依一看罗烟的神情,就知道对方当她夸海口哟:“我师尊是太安仙州、鸿远仙城云仙宗的姜恒金仙,你若是没听说过的话,稍微去查查便知道我刚刚为何说比师父你就更惨了。”
故意亮出师尊大名来,张依依也没再搭理罗烟,带着毛球与张阳径直扬长而去。
而她一走,不少刚刚听到她所言者,顿时个个激动了起来。
云仙宗姜恒金仙呀,这个名字莫说混元仙州的人,如今怕是整个北部大仙域也少有人没听说过吧。
毕竟不算姜恒当初成为整个北部大仙域最早晋级金仙的飞升修士一事,光是五年前姜恒带了几十名金仙大闹太安州府,直逼得拂远仙王都不得不亲自退让,替姜恒小徒弟正名,去除无妄之罪,就足以哄动整个北部大仙域呀。
“啧啧,原来那位仙子竟然就是姜恒金仙的爱徒,那五年前,姜恒金仙岂不就是为了刚刚这位仙子不顾一切地同太安州府甚至拂远仙王硬扛上?”
“天呢,这仙子可真是太幸运了,有一个这么护短的师尊,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呀。比师尊,谁比得过这位仙子呀!”
“你们也别太早下定论,万一刚才那仙子根本不是姜恒金仙的徒弟,故意说谎呢。”
“这种事哪里冒充得了,进出咱们混元仙州那可都是有记录的,身份铭牌还做得了假?人家是不是姜恒金仙那宝贝徒弟无羁真仙,随便查一下州府进出记录不就行了。”
各种议论层出不穷,而绝大多数人自然并不怀疑刚刚张依依所言,更多的则是激动于他们为可没有一个像姜恒金仙那么厉害而又护短的师尊。
美女老婆在身邊 爐旺火
至于罗烟,这会儿功夫她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毕竟若刚刚那女人的师尊当真是云仙宗姜恒金仙得话,那么在她并不占理的前提之下,想让她师尊出马替她弄死姜恒的徒弟,这事根本就不可能。
毕竟,她师父就算再疼他,也不可能做到姜恒那样的程度,能够仅仅只是为了徒弟的名声就敢直接同仙王硬扛上。
而混元仙宗更加不可能为了她的这点个人恩怨做什么,更别说宗门不少人巴不得看她笑话,巴不得她倒霉。
絕地求生之我就是開掛了 吃貓的魚
好不容易终于熬过半个时辰,罗烟刚一能够动弹,便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州府城门处而去,她想第一时间确认,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就是姜恒的徒弟。
另一边,张依依几人则已经找了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客栈,直接订了三间房先安置下来。
在州府城内能够呆上多久,还得取决于他们查探各种消息的速度,当然更有一些前期的准备事宜,倒也不必太过着急。
“依依,先把那两块灵体魂晶拿出来看看,我得看看它们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網遊之重生盜賊 手抓面條
刚把屋内防御阵通通都开启,毛球便迫不及待地催促张依依解秘灵体魂晶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