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zn3精彩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笔趣-1095、有人在網上帶節奏推薦-yt28i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没有结清工资?”听闻便利店老板的讲述,顾晨忽然感觉,以刘文静这个暂时没有收入的人来说,在不用家里救济的条件下,500块钱对她来说,应该算是一笔不小的巨款。
更何况根据刘文静父亲刘全的讲述,女儿毕业之后一直在玩,开销自然少不了。
但这些钱,全部都是刘全在买单。
因此才有了刘全跟女儿在电话中的争吵。
当然,是不是因为父亲刘全的原因暂且不说,因为便利店老板提到了刘文静电话中的说辞,那就是她的姐姐。
这又牵扯到另一个问题。
那就是电话中,刘文静的姐姐怎么回事?
想到另一名营业员知道刘文静电话中的内容,顾晨将她请了过来,认真问道:“你知道那天刘文静电话里的内容?”
“知道,她跟我说起过。”女营业员说。
“那你说。”顾晨道。
女营业员思考了几秒,这才说道:“那通电话之后,我也问过刘文静。”
“她开始是挺抗拒回答的,但后来还是跟我解释了这通电话的内容。”
女营业员讲述的同时,顾晨也在认真记录。
“她姐姐怎么了?”卢薇薇问。
女营业员说:“她说她姐姐那天跟她诉苦,说自己由于酗酒,那天晚上刚从康复诊所里面出院。”
禦靈無雙
“可就在回家的路上,她姐姐的男朋友却邀请她继续晚上去喝酒,完全忘记她因为喝酒而住院的事情。”
昨夜月寒,今宵夢暖 吃喵的魚
“想到自己跟男朋友在一起很久,她男朋友从来就没有关心过她,甚至连最近的关心都不会,那天晚上她姐姐情绪有些崩溃,所以才打电话给刘文静。”
“可能是刘文静有些感同身受吧,所以那天两人聊着聊着,刘文静也受到感染,然后情绪就崩溃了。”
说道这里,女店员也是颇为无奈道:“而且从那天开始,刘文静做了很多让人捉摸不透的事情,也正是因为那通电话,才让我感觉刘文静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
“而且有一天晚上我们两个值班,大概凌晨左右,我还发现刘文静一个人偷偷躲在角落里,用手机搜索了两条路线。”
“她要去哪?”闻言女营业员说辞,顾晨越来越感觉,刘文静的失踪有些不太正常。
女营业员则道:“我发现她搜索的两条路线,一条是前往江南市的,而另一条是前往高桥国家森林公园的。”
“高桥国家森林公园?”许思彤愣了一下。
要知道ꓹ 大家才刚从那地方过来,因此对于女营业员的说辞非常敏感。
女营业员也是实话实说道:“没错ꓹ 是高桥国家森林公园,而且之后我还听见刘文静在厕所跟她男朋友打电话,好像是吵架了ꓹ 刘文静说,她不想跟任何人说话ꓹ 但保证第二天会打电话给他。”
“是哪一天?”顾晨赶紧问道。
女店员回想了一秒,说道:“就是她请假的头一天ꓹ 好像是周六。”
“半个月前的周六?”卢薇薇确认着问道。
女营业员狠狠点头:“没错ꓹ 就是周六晚上。”
“那就是她消失的前一天晚上。”顾晨根据时间线,准确判断出时间。
此时此刻,大家都用异样的眼神盯住庄文。
王警官问:“刘文静说第二天保证会打电话给你,那你有没有接到她电话?”
“没有。”庄文赶紧摆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在当日接到电话。
可忽然一想,庄文又道:“哦对了,我不是跟你们说过吗?我曾经在晚上打游戏的时候ꓹ 的确接到过一个陌生号码,可能就是那一通电话吧?不过我不敢确信。”
顾晨将这些记录在案ꓹ 继续问女营业员:“那后来呢?刘文静打完电话之后怎样?”
“还能怎样?”女营业员摊开双手ꓹ 也是无奈说道:“她第二天就跟老板请假。”
“对。”便利店老板也肯定道:“她刘文静第二天的确跟我请假ꓹ 说要回去几天ꓹ 说是因为家人去世了,需要请一个星期的假。”
“但是因为当时生意还可以ꓹ 有些人手不够ꓹ 我没答应请一星期ꓹ 只允许她请三四天的样子。”
怕警方误会,便利店老板又道:“当然了ꓹ 我说是让她请三四天,但实际上,她刘文静是在我这做兼职的,她要请一个星期,我也没话说。”
“后来她就在店里买了些红酒和吃的,然后就是一个星期没有联系。”
“可之后店里人手不够,我也每天两班倒,就打电话找她,可之后电话一直关机,所以我也不知道她刘文静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亲人去世?”听闻两人的说辞后,顾晨犹豫了一下。
要知道,这些情况,刘全并没有跟自己说过。
而且刘文静请假,绝非是因为亲人去世。
舞動青春:邪魅叛逆少女 葉希維
因为她请假之后的当天晚上,就租车前往高桥国家森林公园。
而根据女营业员的交代,刘文静曾经在手机地图上搜索了两条路线,一条是回江南市的,而另一条,正是高桥国家森林公园。
如果一切属实,那么刘文静去高桥国家森林公园,很显然是有提前计划的。
可顾晨却依然对刘文静那通电话耿耿于怀。
她刘文静真的是因为接到姐姐抱怨的电话,才开始情绪崩溃吗?还是说另有其他?
想到这些,顾晨掏出手机,开始拨打刘文静父亲刘全的电话。
没过多久,刘全的电话被接通。
“刘先生,我是芙蓉分局刑侦队队长顾晨。”
“哦哦,顾队长你好。”听闻是顾晨给自己打电话,刘全赶紧问道:“顾队长,你现在在哪?我女儿刘文静找到了吗?”
顾晨不想骗他,直接道:“我现在就在西萍市,而你女儿刘文静,目前来说,我们还并没有找到,不过您放心,我们正在全力搜索。”
“谢谢。”听闻警方并没有找到女儿刘文静,刘全刚才激动的心情,顿时又变得沮丧起来。
顾晨则是安慰道:“您先别着急,虽然没有找到刘文静,但是我们也获得很多线索,现在有条线索,就需要向您求证一下。”
听闻顾晨说辞,刘全一呆,弱弱的问道:“警察同志,你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你有几个女儿?”顾晨问。
刘全愣了愣神,不明所以道:“两……两个。”
“刘文静还有一个姐姐对吗?”顾晨又问。
刘全嗯道:“对。”
“那她跟姐姐关系如何?”
“关系?很好啊,两个人经常聊心事,不过她姐姐一直在江南市,而刘文静一直在西萍,平时也就微信联系,偶尔打打电话。”
“那您大女儿是住在外面吗?”顾晨继续问他。
感觉两位姐妹之间,似乎是因为某件事情而产生共鸣。
尤其是刘文静,反应特别强烈。
刘全吸了吸鼻子,也是不由分说道:“其实,大女儿现在跟我前妻一起过,两姐妹小时候关系就一直特别好,即便现在不能住在一起,但时常会联系。”
“原来是这样?”没想到刘文静还是离异家庭的孩子,顾晨感觉这一定程度上,让两姐妹产生了心理寄托。
想到这,顾晨还是将实际情况告知给刘全:“目前来说,我们调查了刘文静租住的房屋,可以看出,刘文静在感情方面并不顺利。”
“而且她跟男友之间,似乎也闹了些矛盾,而且我们根据刘文静同学和她男友提供的线索,得知她其实一直在一家便利店兼职,不知道这个情况你有没有掌握?”
“不知道。”刘全否认着说道:“之前我女儿刘文静一直都不怎么跟我联系,而且前段时间花钱大手大脚的,被我一顿训斥,估计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才想着去找找工作什么的。”
玩寵
“所以她没有跟你说兼职的事情?”顾晨问。
刘全嗯道:“确实没有说,那顾警官从那边得到什么信息吗?”
步步傾城:噬心皇後 一縷相思
顾晨道:“还是有的,她失踪的前一天晚上,曾经接到过姐姐打给她的电话,随后就开始情绪崩溃。”
“而第二天,她就跟老板请假一周,理由是家里有亲戚去世。”
“什么?”闻言顾晨说辞,刘全整个人不由一愣:“家……家里有亲戚去世?我怎么不知道?”
“那就是没有咯?”顾晨其实也就想求证一下。
刘全当即嗯道:“当然是没有的,家里的亲戚都好着呢,这丫头,怎么能用这种理由请假呢?”
想了想,刘全又道:“顾警官,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她在手机上,给自己安排了两条路线,一条是去江南市,一条是去往西萍市高桥国家森林公园。”
“目前我们能够找到的线索是,她在西萍租了一辆小车,独自一人开到高桥国家森林公园。”
“而且从车上情况来看,她应该有酒驾的嫌疑,并且车辆在高桥国家森林公园合江村附近撞上一棵大树。”
“什么?撞树了?”闻言顾晨说辞,刘全心里不由咯噔一下,立马又问:“那……那后来呢?我女儿有没有事?”
“没有。”顾晨否认着说道:“从当时接触过她的人讲述,虽然车辆受损严重,安全气囊也被弹了出来,但是刘文静本人并没有受伤。”
“可就一点,她谢绝了好心司机帮忙报警的请求,也有意躲避了正好巡视到路边的警察,所以我们断定,刘文静当时可能存在酒驾的可能。”
“酒驾?这孩子。”感觉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女儿刘文静吗?
刘全整个人心里七上八下,也是赶紧又问:“那后来呢?”
“后来失踪了。”顾晨说。
諸天試武 西風嘯月
“失踪。”电话中,刘全越来越懵,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顾晨则是安慰道:“目前我们已经协调了西萍市警方,还有当地蓝天救援队,正在对刘文静消失的地域展开搜索,想必应该会有所发现的。”
“但是目前我有几个自己的判断,不知道当不当讲。”
见顾晨如此坦诚,刘全而已是直接道:“顾警官,你但说无妨。”
“刘文静曾经服用过避yun药,而且她跟便利店老板请假之后,先到银行自助取款机取出她的所有存款,随后回到便利店,购买了价值几百块的红酒。”
“取钱和买酒的情形都被监控拍摄下来,这期间并没有人尾随,都是刘文静一个人完成的。”
“而且我们在她租赁的那辆车上,还发现了有关登山的书籍,所以综上所述,我们怀疑刘文静是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故意躲了起来,或者是因为心情抑郁而选择自杀。”
“躲……躲起来?因为抑郁而想自杀?”闻言顾晨的坦率,刘全似乎有些接受不了,甚至强烈反对。
“顾警官,我女儿刘文静生活的很好,她不会想不开的,也更不可能自杀。”
“她或许只是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什么的,不会是你说的那种情况,肯定不会。”
“刘先生,您先别激动。”感觉此刻的刘全,似乎有些接受不了这种现实。
毕竟,从顾晨目前掌握的这些线索来看,刘文静刻意躲避的可能性很大。
尤其结合她留给庄文的信件,以及自己独自一人租车,购买红酒,以及登山书籍都不难看出,她这是要荒野求生。
尤其是刻意躲避警察,可见她并不想被人发现。
然而当顾晨告知给刘全这些后,刘全此刻却情绪崩溃,他赶紧道:“顾警官,我不相信我女儿会躲起来,她一定还活着,你们一定要帮忙找到她。”
“会的,我们一定尽全力。”顾晨说。
刘全又道:“这样,我现在就动身,我现在就来西萍,我要跟你们一起寻找我女儿。”
“您要过来?”感觉此刻的刘全已经心态失衡,找女心切的他,要来西萍市亲自参与搜救。
顾晨想想也在情理之中,于是答应道:“那好,你到了西平时,记得联系我。”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刘全在电话中,跟顾晨客套了几句,有些失望的挂断电话。
億萬獨寵:少主的溺愛萌妻
顾晨知道,告知他这种推测,的确很残忍。
但是顾晨对刘文静生还的可能,不抱太大希望。
毕竟种种迹象都表明,刘文静在遭到多层心理打击后,情绪有崩溃的迹象。
首先是男友庄文的冷暴力,不负责任,不理不睬。
其次是因为父亲的呵责,冷漠,不理解。
在就是分居多年的姐姐,似乎也遭到男友同样的待遇。
重重因素加在一起,顿时让这个平时看似疯疯癫癫,没心没肺的年轻女子,突然又了另类想法。
毕竟便利店女营业员也说了,刘文静最近奇奇怪怪的想法越来越多,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
可往往就是这种因素,最容易导致事故的发生。
大雷神相 鍋鍋
调查还在继续,顾晨在许思彤的带领下,提前回到了西萍市城东分局。
而大家在办公室内,联系了正在高桥国家森林公园搜救的蓝天救援队,和警队搜救人员。
两支队伍在A、B两条路线上一路巡视,也终于在C集合点汇合。
然而令大家失望的是,两条路线都没有发现刘文静的踪迹。
由于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夜里留在深山老林中会有危险,因此在蓝天救援队领队熊涛得建议下,大家远路返回,准备从长计议。
晚上7点40分。
两支队伍都回到城东分局。
此时此刻,队员们疲惫不堪,城东分局局长廖建波也来安慰众人。
见顾晨双手抱胸,站在台阶上陷入沉思,城东分局局长廖建波也是建议说道:
“顾晨,分派这么多人去搜山,感觉没什么必要,就连蓝天救援队的熊涛他们也不敢在晚上待在深山老林,更何况刘文静只是一名弱女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可是刘文静待在高桥国家森林公园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顾晨有一说一,也是实话实说。
廖建波有些为难道:“那我们可以从其他地方调查一下,不一定就要搜山,这样需要动员许多的人力物力。”
“可是刘文静现在连尸体都没有找到,总不能不找吧?”卢薇薇跟顾晨搭档很久,也渐渐有了顾晨执着的性格。
老油条王警官倒是打趣着说道:“人家廖局长又没说不找,只是考虑到人力物力方面,想从长计议。”
人魚之白澤 解憂哥哥
见王警官主动给自己找台阶,廖建波也是淡笑着说道:“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離婚前規則
然而就在廖建波话音刚落之际,许思彤则拿着手机,赶紧跑到廖建波面前:“廖局长,不好了,现在西萍本地网络论坛,到处都是关于刘文静的帖子,许多网友都在声讨我们警方。”
“声讨我们警方?”廖建波一听,当即愣了愣神:“我不是让你们发布寻人公告吗?怎么变成声讨我们了?”
感觉哪里不对啊?
之前为了寻找刘文静的下落,警局是有发布一些寻人启事,这都是正常操作,也没有哪里不对。
可现在什么情况?廖建波感觉有点懵。
许思彤则是一脸认真道:“是有人在网上带节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