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wal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龍騰坤宇 草根生-第一章。廢物看書-xzs6o

龍騰坤宇
小說推薦龍騰坤宇
四盘山,四族同盟,宗家总坛的一处广场上。
广场的正前方放有一座高两米,直径四米左右的石台,石台之上刻有奇怪的符文脉络,显然这是一座小型的魔法阵。
此刻正有一身穿淡蓝色衣裳看起来十几岁的少年正站在那魔法阵的中心处。
嗡~~
只见那魔法阵突然泛起一丝霞光,同时那魔法阵中心的少年也是脸色一变,单薄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似乎正努力的在与某种无形中的力量对抗着。
片刻只听“呃啊”一声闷吭,那少年随即双膝一弯倒在地,同时那魔法阵的霞光消散。
哎!一位身穿黑袍满脸褶皱的老者,站在魔法阵旁,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末日總動員 米溫度
切…那少年紧闭双眸,稚嫩的脸旁有些许苍白,两腮微微隆起,显然他正在用力的紧咬牙关,左手拳头紧握,似乎都能听到吱吱作响的声音,似乎对这次自己的表现既不满又不甘。
片刻那少年一个深呼吸,浑身上下也松弛了下来,缓缓的从那石台上站了起来。
上官御风”灵炁强度一阶,属于最低等级,并不具备成为一名武者的天赋。
魔法阵一旁的黑袍老人,看了一眼那少年,语气颇为无奈漠然的朗声道。
哈哈,灵炁一阶,好像也就比刚出生的婴儿高了那么一点点吧,这个病殃子果然还是不出大家所料,一如既往的毫无进展啊。
是啊!这种垃圾,他也配姓“上官”哎!和这种垃圾一起在生活在“四盘山,宗家”可真是丢人啊。
嘿嘿,又不愁垫底的人了。
这可能是他生活在这里唯一的存在价值吧。哈…哈…哈。
哼!要不是他上官家是我们“四族同盟”的盟主家族,就他这种没用的废人,早就该被驱逐出盟,让其自生自灭了,那里还会让他在这里白白浪费粮食。
唉!他们上官家,代代豪杰,他父亲现任盟主“上官雷”大小也是个人物,怎么生了个儿子却是如此无能。
呵呵,谁知道呢,反正有他这么个废人儿子在,上官家气数将尽了,我看“上官雷之后盟主之位就要易主了。
周围一声声讥讽嘲弄之言此起彼伏,虽然一个个都把声音压的低了一些,但是隐约中还是可以听得见的。
这一声声的嘲讽之语,传进那呆若木鸡的少年耳中,仿佛一把把锋利无比的匕首一般,狠狠的刺进那少年的心窝,让他的心狠狠的一揪,呼吸也变得有些抽搐。
那少年缓缓的抬起头,一张偏瘦,苍白,稚嫩的脸庞上却有着一双与众不同异色瞳孔,一只如天空般蔚蓝,一只则是透漏着一丝诡异紫芒。
少年目光从周围那些嘲讽他的同龄人身上扫过,稚嫩苍白的脸庞上更加增添了几分苦涩。
心中暗道:这些混蛋,用得着对我如此刻薄吗?灵炁低就罪大恶极吗?没有修炼的天赋,就不配降生在这个世间吗?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如此的对我。
一通心中不屈的呐喊之后,少年依旧像以前一样默默的转过身去,对那老者行以尊敬之礼,然后安静而低落的回到了队伍最后面的一块小空地上,这个位置是他打从五岁第一次测试就呆的地方。
追愛之江湖
渐渐的大家都形成了默契,每次测试都会把这个代表着屈辱的位置留给他,十年过去,每次测试这个位置都从来没有易主过。
下一个,司徒家,司徒月影。
听到那黑袍的老者的声音,一名身穿红色鲜艳连衣裙的少女快步的从人群中穿过,少女刚刚走出人群,现场的吵杂之声就小了许多,一双双略显灼热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少女的身影。
那少女年龄和上官御风一样都是十五岁,只是比他晚生了两个月。
司徒月影年龄虽然还小,但却已经具备了成为美女的底蕴,一身紫衣贴身裹体,高挑流线的身材已经发育的已经初具模样,一双水汪汪的双眸如溪流般清澈,还带有一丝稚嫩的小脸上蕴含着几分成熟女人妩媚,看上去楚楚动人,这也让她此刻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那少女来到石台之上先是对那老者躬身行了一礼,然后表情认真的走到石台的中心。
只听那老者说道:以所修之炁抵御这阵法的灵威,直到你无法再坚持。
嗯!那少女点头回应。
好…开始吧。话音一落。
嗡~~~那魔法阵霞光再次泛起。
开始的时候那少女还游刃有余,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魔法阵的霞光越发繁盛起来。
而那少女的脸色也随之起了变化,从游刃有余变得紧张难受起来,似乎正在承受着某种巨大压力一般,虽然双腿已经微微颤抖,仍然坚持着没有倒下去。
旁边的黑袍老者,深邃的眼眸掠过一丝欣喜之色。
一会…那少女终于无法再继续坚持。
啊……一声清脆的惊叫之音,少女的身体随即便跪倒在了石台之上,魔法阵的霞光也随之散去。
灵炁强度…八阶…级别高级,具备成为一名出色武者的修行天赋…不错…不错。
耶!听到那黑袍老者的话,那少女双拳紧握兴奋的跳了起来,稚嫩的脸庞扬起得意的笑容。
哇…”十五岁,八阶灵炁的强度不愧是司徒家的后起之秀,修行天赋很高啊。
不但,天赋高,人也想的这么漂亮,日后肯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武者的。
听到来自人群中不断传来的羡慕,赞美之音让司徒月影的脸颊更填了几分得意之色。
我的丹田是地球
世人都喜欢称赞之言,尤其对女孩子就更为受用了。
在对那老者恭敬的弯腰行礼之后,司徒月影随着一众灼热的目光,欢快的跑回队伍中,与平日里在一起嬉笑的姐们相互的谈笑着。
处在队伍最后面的,上官御风”头颅微微轻台,视线透过周围的人群最后把目光落在司徒月影的身上,想起眼前这位清丽的少女也曾是自己儿时的玩伴,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身边的同伴一个个的远离了自己,直到此时自己在这个偌大的四族同盟总坛里在也找不到一个所谓的朋友了。
上官御风眉头微皱,哎!深深的吐了口气,心中暗道:真是世风日下,世态炎凉啊,如果自己能够和她一样,不”哪怕我天赋平平,以我盟主之子的身份,恐怕也不会落到今天这幅摸样吧。可是如今他不是天赋平平,而是根本没有天赋,上官御风心中泛起一丝伤感。
说来奇怪,正常来说,只要是人,生来具有灵炁,随着年龄的增长灵炁也会慢慢的增长,经过几年的成长以后,体内的灵炁便足可以支撑最低等级的灵炁修炼功法,从而加快自身灵炁的增长速度。
就这样年复一年的不断修炼,让自己体内的灵炁不断的增强,为以后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打下坚实的基础。
可是上官御风却是完全的不同,他出生的时候,自身的灵炁储量就足以支撑修炼最低等级功法所需。
当时上管家都以为这个孩子是个天生的修行天才,为此上管家上下无不一片欢腾。
可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却是上天跟他们上管家开了一个玩笑。
上官御风的成长不但没有达到他们的逾期,反而更糟糕是,他的灵炁自出生以来就从来没有成长过。
不管他如何的努力修炼,炼化出来的灵炁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无法在体内积存,从五岁就开始修炼的他至今为止灵炁修为都没有半点成长。
不光是这样,他还从小体弱,看上去整个人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这么多年来不知道看过多少名医,用过多少药石,但是始终都不见有半点好转,所以同盟中其他的同龄人就给他起了个“病秧子”的响亮外号。
所有出生在“四族同盟”的孩子们,打从降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在这里,弱小的人是没有话语权的,就算你是家族高层的孩子,一样要有过人的实力,这样才能让整个同盟中的族人都服你,敬你,尤其是同盟中男丁更是如此。
相反,则在整个同盟中,甚至家族中的地位都会岌岌可危了,而且还要默默的承受着孤独,因为没人愿意去过多的关注你,更没有人愿意和一个废物做朋友。
所谓四族同盟,其实是四个以传说中的四方神灵为图腾标志的四个家族的联盟,分别是“青龙~上官家”“白虎~司徒家”“朱雀~皇甫家”“玄武~公孙家”。
下一个,皇甫家族,皇甫俊。
喧闹吵杂的人群中,那黑袍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皇甫俊~~随着这个名字响起,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一个身穿棕色衣衫,身材修长,面容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甚是俊朗,一头乌黑的中长发随风洋溢,翩翩公子般,穿行在众人注释的目光中。
哇……好帅啊…
不”是又帅又潇洒又绅士才对。
是啊…是啊…如果我日后的相公能有他一半帅气,我就知足啦。
切…别做梦了你……
随着皇甫俊的出场,底下的一众少女的眼球就都被他给勾走了。献上她们不羞的言语,和献媚的目光。
皇甫俊缓步来到石台上,走到那魔法阵的中心,一切就绪以后,
嗡~~~
魔法阵开始泛起霞光。
但是,那阵中的皇甫俊并没为其所动,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似乎那魔法阵的灵威并未给他完成任何的影响。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那魔法阵的光晕越来越盛,可是那皇甫俊依然面无表情屹立在那里,只是那自然垂下的双臂,双手微微紧握。
又过片刻,那魔法阵的霞光已是已是极其繁盛达到了顶峰,可是那阵中少年“皇甫俊”依然还未倒下。
啊……?不是吧,这么长时间了还能扛得住?
哇!太牛了。台下的一众少年们此时也开始惊讶了起来,互相交头接耳的轻声讨论了起来。
此时只见皇甫俊,一双透彻的双眸也变得凌厉起来,原本无一丝波动的表情也变得吃力起来,双拳更加紧握的同时,一股青色的灵炁从他身体周围慢慢散发出来。
啊……站在一旁的黑袍老者也是眼光发亮,表情惊讶。
喃喃道:灵炁化形,炁元?难道已经聚炁成功来到武者之境了吗?
哗……
就在黑袍老者心中暗惊的时候,那魔法阵的光芒徒然散去,而直到最后那魔法阵中心的皇甫俊虽然略显吃力,但始终都为曾倒下。
这时整个广场都寂静了下来。
无论台上老者,还是台下一众少年都用难以置信的眼光愣愣的看着台上的皇甫俊。
已经结束了吧。
这时只见皇甫俊转头朝那黑袍老者说道,语气虽轻,却尽显高傲。
噢噢~结…结束了…回过神来的老者有些结巴的回道。
然后大声的宣布道:皇甫俊,在这魔法阵的灵威之下抵抗到了最后依然没有倒下。
那么我可以负责任的宣布,皇甫家,皇甫少爷已经正式进入武者之境了。
台下众人听到老者的高声宣布后,都不由得为之一振,先是一片寂静,然后哗啦一声,现场变得喧闹吵杂起来,讨论之音此起彼伏。
这家伙也不过就十五六岁而已竟然就已经进步至此,太厉害了吧。
我敢打赌,四族同盟中的年轻一辈,皇甫俊的天赋应该是最强之人了吧。
重生之攻星記
不”恐怕自从四族同盟成立之初到现在也无人能出其右了吧。
台下一众少年们开始了大声而激烈的讨论,眼神中无不充斥着崇拜,羡慕之色。
什么…?这家伙竟然已经进入武者之境了?…可恶…在队伍最后边的上官御风原本就郁闷非常,在看到皇甫俊已经进入武者之境时,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
灵炁强度分九个阶段,这是每一位修炼玄道之人都必须经过的必经之路。
当体内灵炁达到第九阶的时候,便可尝试着将体内灵炁凝聚成“炁元”,寄存在灵魂的最深处,炁元乃是修炼者的力量源泉,它的成长直接影响着修行者的修为成就,一旦凝聚炁元成功,就有资格说自己是一名武者了。
以十六岁之龄,就达到如此成绩,天赋之高,在常人看来确实可以用恐怖来形容了。
望着,魔法阵中心得皇甫俊,一旁的黑袍老者震惊的脸庞上显现出一抹难得笑容。
最強寵妃:呆萌小暗衛 曹雪菜
对着眼前的少年略微恭敬的说道:皇甫少爷,如此天纵横资,在整个四族同盟的历史上恐怕也是绝无仅有啊。
再接再厉,日后必定成器,皇甫族长定会以你为荣,相信在日后的四族同盟中也会有你的一席之地的。
谢谢”只见那少年,右臂轻捂心口,微微躬身,礼貌的说道。
但是他的脸上却并没有因为自己取得的成绩,和别人对他的称赞夸奖而显露出半点喜悦之色。
因为这样的称赞之语他已经听过无数次,在他心中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那般傲气,那般盛气凌人,那是只有强者才有的姿态,很明显现在的皇甫俊起码已经把自己定位在四族同盟同龄人中的绝对强者了。
皇甫俊转身迈着飘逸洒脱的步伐穿过人群当中回到自己的位置,在这一过程中所过之处,无不侧目以对,就连刚刚的司徒月影此刻也向皇甫俊投来一缕崇拜的目光。
上官御风看着此刻受到万众瞩目的皇甫俊,心中也不由得升起一丝羡慕嫉妒恨,他羡慕皇甫俊那堪称恐怖的修行天赋,嫉妒皇甫俊,受众人崇拜的潇洒身姿,他更恨苍天,为什么给了他一副如此虚烛残破的身躯,却又降生在这样的环境之中。
他身为盟主之子却要仰望他人的无线风光,双拳紧握,眼中尽是不甘。
突然,只见回到自己位置处的皇甫俊徒然的转过头来,一缕目光落在了最后面的上官御风身上。
四目相对之时,上官御风表情一滞,心中猛地一抽,目光不知所措的移了移后又忍不住的再瞥了一眼。
哼~只听皇甫俊低哼一声,随即将目光转了回去,眼神中的那股不屑之色尽显无疑。
轰……就是这一抹不屑的眼神,却如惊雷闪电一般在上官御风的脑海中炸响,让他呆立当场。
那是一抹强者藐视弱者的眼神。
上官御风一口银牙紧咬,心中愤怒的暗自喊道:这算什么,是挑衅,宣战,不把我放在眼里吗?为什么每个人都要针对我,你们这群混蛋。
片刻,嗨…!一口长气叹出,随即紧绷的身体也松懈了下来,即使他心中愤恨不甘,可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别说拥有恐怖修行天赋的皇甫俊,就是在其他的人眼中自己也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心情低落到谷底的他,已经不想在这里继续见证属于别人的荣光,踉跄的站起身来默默的转身向广场之外走去…
单薄的孤独身影,恍如与世隔绝一般,落寞…凄凉…,没有人在乎他的离去,没有人行在他的身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