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3m9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光明王 ptt-外篇 武嶽之死鑒賞-o3amf

光明王
小說推薦光明王
眯缝着眼睛,夏风将军勒住了座下的银鬃马。
高高举起右手,押送的队伍在夏风将军的动作下停了下来,一时间古道上变得寂静无比,能传入耳中的,只剩下了骑士手中的大旗,被风吹动的声音。
要夏风将军停下的是一个白衣的少年,那少年看上去并无奇特,只是略带几分俊朗,此刻他双目微闭,怀抱长剑,仿佛根本没有看到一队骑士的到来,但他的身子却笔直的钉在了大道的中间,似乎正在向他面前之人发出无声的喊道:“此路不通。”
“小哥为何挡住我的去路?”夏风开口,语气柔和的像是在与邻家少年谈心。
最終末日 暗魘之喵
少年的双目猛地张开,在这一刹那,似乎有两把寒芒闪烁的尖刀从他的眸子里暴射而出,刺得人心胆皆寒。
锵!
齐刷刷,数十把马刀同时出鞘,在少年的威压下,骑士们本能的做出的反应。
“紫金的骑军,果然不凡。”
淡然一笑,那少年忽地上前一步。
“西溜溜。”
重生之第二帝國 幽泠秋月
似乎看到恐怖的怪兽朝自己张开了血盆大口,骑士们座下的战马,忽然乱做了一团,竟是不理主人的鞭笞,兀自朝这少年的相反方向退去,这一下,能留下原地的,唯有夏风将军,以及他胯下的银鬃。
當系統遇上精神病 五陵
“留下人,我便放你们离去。”少年的话冷冷地,落到了众骑兵的耳中,不由得要人从脊梁骨生出一股冷气,直冲上头顶。
眯起的眼睛慢慢张开,夏风将军的微笑开始固化:“你在说笑?”
“十息之内,留下岳大人,否则——死!”
如果说刚才少年的话冷冰冰的,那么现在他的话,就好像阎王在说给死人,竟是不带一丝生气。
“阁下何人,小小年纪,竟敢劫朝廷的重犯?”
妾大不如妻(第4-5卷)
夏风的手慢慢的转到了腰间,那里有着陪伴了他数十年的刀——百战。
“巅峰——月沧岚。”
少年吐出很平凡的五个字,但这五个字听到了夏风的耳中,却要他仿若雷击一般。
巅峰不是山,而是一个门派,一个弟子稀少的门派,但在整个世上,却从来没有人敢小视巅峰这两个字,因为在这个门派中,有着一个名叫暗月的男子,一个天下无敌的存在。
豆大的汗珠从夏风的额上滚落,但他却不肯退,如果他退了,不光是他,就连他的九族也会被朝廷全部诛杀。
“暗月是你什么人?”夏风问,此刻他心中暗想,如何来者只是巅峰中一个小角色,那么自己就全力一搏,只要今天杀掉了他,那么面对暗月的将不是自己,而是整个紫金帝国。
“你的话,太多了。”
月沧岚的拇指突然在剑柄处一扣一弹,龙吟之声便响彻了全场,不待夏风反应,凛冽的剑光已经从月沧岚的手中绽放,剑气浩瀚、如展翅高翔的大鹏,剑意激荡、似搏击云天的苍龙。
如梦如幻,当夏风从这一剑之威下缓过神智时,漫天的剑气已经消散于无形,而那把光华四绽的剑,也回归了鞘中。
清风吹过,月沧岚的白衣微拂,但他的发丝却如雕塑一般,不动依旧。
“一剑凌风。”
夏风的目光中满是绝望,无奈的道。
月沧岚点头,刷地一声,夏风整个人,连同他身上的那席重甲,整齐的分作了两半,但他胯下的银鬃却未损分毫。
“将军!”
骑士们嘶吼着跳下了受惊的战马,挥舞着马刀,朝着少年冲来。
“挡、我、者、死、”
前行四步,月沧岚每走一步都口吐一字,当他第四步走完时,在他身边已经幻化出了上百道剑光,同时,一蓬蓬的鲜血染红了他身边的大地。
夏风所待的兵,都是身经百战之辈,原本他们以为,他们一直摸爬滚打的战场便是森罗地狱,但当看到杀人数十,却连表情都无一丝变化的月沧岚后,他们才知道,有那席白衣所在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地狱。
月沧岚的手,握着剑,一步步的向残存的骑士们逼近,骑士们惊惧的望着月沧岚,不知道是战是逃,此刻,走向他们的噩梦,是那么的真实。
“砰!”
就在骑士们绝望之时,在他们身后所押送的囚车,却炸裂开来,一个黑影,速度奇快的从囚车中冲出,月沧岚的双目中闪过了一丝异样,脚下猛的一踏地面,剑光再动,竟是凌空而起。
剑若奔雷,划过的轨道,空气不由为之撕裂,但虽然刺出了这一剑,月沧岚的脸上却呈现出了惊骇之色。
亂世修神傳 閑明
他,看到了一杆枪。
那也许算不上是枪,那只是一根用来制造囚车的粗糙的、不均匀的木棍,但在使用他的人手中,那就是枪,无坚不摧,无强不破的绝世之枪。
枪剑相交,月沧岚剑上所蕴含的无匹剑气,被消散于无形。
“平局?”
当这两个字从月沧岚的脑海中闪过时,他便知道,他错了。
那杆粗糙的木棍,已经抵在了他的咽喉,那持枪的人,正是他所要救的人——武岳。
“莫要在做杀戮。”五岳的话,沙哑无比,此刻他的唇如连年大旱的土地一般龟裂着,说话时,丝丝鲜血从那裂痕中流出,覆盖了他唇上的血痂。
收剑,长叹。
月沧岚突然苦笑了三声,然后道:“原来,你无需我来。”
綜漫蓋亞 海王波士頓
武岳默然,扔掉了棍子,走到了囚车旁,上车。
“你!”
月沧岚眉毛一挑,然后猛地闭眼:“你这是何苦?”
武岳仰天望天,突然长叹三声,大笑道:“若是给我半年时间,我便可以收复帝国的全部山河,哎!”
武岳的笑声中满是苍凉,英雄末路的感觉,如同一柄剑,刺着在场众人的心扉。
女人,乖乖就擒
“来我巅峰,从此不问朝堂?”月沧岚试探道。
雙魚玉佩 彥穆
“今生为紫金的臣子,则永生为紫金的臣子。这趟京师,我必去。”武岳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
“皇帝怕你功高震主,他想杀你,你就这么任他去杀!”月沧岚怒吼道。
垂下头,武岳叹道:“陛下无心收服山河,即便我五岳不死,此生又能有何作为?不若死掉。自紫金开国,从未有过大臣置君命于不顾,武岳不能开此先例。”
“你——愚忠!”
爺的二手王妃
月沧岚拔剑在手,剑势滔天,似乎要把满腔的怒火,发泄道那些战战兢兢的骑士身上:“我月沧岚今日,便要救你,我看谁人敢拦!”
“虽然我现在是在押之囚,但我依旧是紫金的大帅,不要杀我的兵。”武岳言似恐吓,但却实为祈求。
“师兄!”
月沧岚唤了一声。
武岳摇头叹道:“当出披上军衣之时,师傅已经将我逐出师门,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师兄,你走吧。”
“好,好,好。”
连道了三个字后,月沧岚恰似一缕春风,消失得无踪无迹,只是在空旷的古道上,回荡着他的呐喊:“今日,我成全你的愚忠”……
————————————————————————————————–
如果一个人活着生不如死,那么我便不去救他。
但我却有着为他报仇的权利,那一夜,我带巅峰三百剑手,杀上了紫金皇宫。
也许是因为想起了师兄的缘故,我的剑光如同回忆,苦涩而又美丽,不知不觉,三千铁甲已经尽数死在了我的剑下,对于我来说,人命不过是蝼蚁,至今我仍不明白,为什么师兄要为那些蝼蚁而战,为蝼蚁而死。
这个问题,我想他一定会知道,于是我便找杀他的人去问他。
皇宫正殿,我站在血泊中,问那皇帝:“ 没了武岳,当今世上,谁来保你?”
皇帝无言。
于是,挥剑,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