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pum精品小說 源素法師 起點-第二十章 湖境閲讀-ew128

源素法師
小說推薦源素法師
连续消耗了几块灵石之后,终于将源力补充了一大半。之前唐雨送的一包灵石还剩许多,但在这个随时可能发生意外的地方待三天,还是节省一点比较好。
萧白缓缓站起身,抖掉身上的灵石化作的飞灰,极目远眺。这片森林极其辽阔,参天古木拔地而起,根本望不到边际。
“这可麻烦了。”萧白自言自语道。如果没有感知手段,茫茫的森林要找一个人实在如大海捞针一般。连基本的方位都无法确定的情况下,莽撞的乱走只会增加遇到危险的概率,甚至可能会离队友越来越远。但原地不动什么都不做,等待队友找来的话,无形中又会增大队友的危险。之前苍山学院那三人真是幸运,竟能传送在同一个地方,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萧白略一思索,还是决定附近走走看看。与其原地坐以待毙,不如争取一点可能性。即便是被对手发现,只要足够警惕,依靠着光系瞬间移动也是可以保命的。想罢,萧白手中凝聚风之源力,淡淡的绿色包裹在脚上,轻轻一跃,悄无声息的在树枝间穿行。
借助风元素的辅助,可以增加移动速度,减轻身体份量,最大化的做到隐蔽前行。比起瞬间移动,这种元素的源力消耗算是微乎其微了。
誘寵小老婆 許墨城
这片森林确实很大,萧白不知道穿行了多久,除之前的三个人外,再也没遇到其他人。即便是风源力消耗甚慢,却也气喘吁吁了。
萧白停驻在一棵高耸的树上,短暂的休息着。都说夜幕森林野兽多不胜数,走了这么久,一只都没发现。周围静的可怕,连虫鸟的鸣声都没有。萧白皱了皱眉头,警惕的巡视着四周。凭借原有的狩猎经验,**静了反而显得不正常,野兽的感知力较常人更加敏锐,眼前的情况,只能说明周围有令其他低阶虫兽恐惧的存在。
萧白不敢轻举妄动,悄悄地从腰间乾坤袋里摸出一柄长刀,随时准备应对突发状况。这乾坤袋还是临行前岳渊发放的,算是给代表学院参加比赛的学员的奖励。口袋虽小,另有乾坤,足可以装下几个徐秉背扛的那种麻袋了。
长刀上隐隐蓝光流动,进入夜幕森林前便已经附魔,此时乾坤袋里还静静躺着几把附魔武器,以备不时之需。
即便是有猎杀野兽的经验,但是没有影杀的侦查技能,要想发现有意藏匿的人或者野兽,的确是件很困难的事情。
耳后猎猎风声呼啸而来,萧白猛地侧身跳到另一棵树上,原先站立的树枝已被砍断,露出整齐的切口。
刚刚站稳,呼啸的风声又至,萧白堪堪避开,整棵树被拦腰斩断,平滑的切面上裸露出一圈圈的年轮。
风声似乎并没有要停的意思,精准的追踪攻击着萧白。除了东倒西歪的断枝,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在移动。
萧白一阵苦笑,“显然这是想把我活活耗死在这里,不行,我要赶快离开此地。”
手中绿色源力涌动,身体一轻,萧白猛踩一脚,借力在树木间逃遁。
身后风声没有停过,树木倒伐的声音络绎不绝。飞速逃遁了不知多久,一处湖泊赫然入目。
“我记得并没有往回走啊。”那个熟悉的湖泊萧白看见过,分明是一开始传送来的位置,这就说不通了,自己明明只是朝着一个方向逃跑的,可是却回到了原点。
湖泊附近没有树木作掩护,来不及细想,萧白纵身越入湖中。
冷冽的湖水浸透衣物,刺骨的寒冷似乎透过皮肤钻入身体一般。萧白只好动用火之源力,勉强维持着温度。风气猛烈的拍击着水面,溅起巨大的水花。湖水虽然冰寒至极,强大的阻力倒是抵御了无形的攻击。
萧白水性一般,勉强可以撑几分钟,短暂的换气后再次潜入湖中。
无形的风气持续轰击着湖面,频率丝毫没有减慢。萧白来来回回潜浮换气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攻击还是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体内源力本就不足,湖水的温度出奇的冰冷,持续凝聚的火源力渐渐缩小,眼看就支撑不住了。
“看不见本体,速度又快还能持续不间断攻击,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物的存在。算了,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出去拼一把。”萧白咬咬牙,瞅准风气的攻击间隙,快速浮出水面。
勉强爬上岸,眼前的一幕瞬间惊呆了萧白。湖周围的树木全被齐齐砍断,东倒西歪,只有一个个树桩突兀的立着。看来对方似乎知道萧白迟早会出来,在攻击水面的同时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将一众可以用来躲藏的树木清空,切断了后路。
此时源力消耗也所剩无几,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涌上心头,之前即便是面对几乎不可能赢的局面,萧白都没有放弃过。可是要与一个完全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敌人战斗,对手似乎还很清楚自己心里所想,未免太过恐怖了。
似乎算准了萧白无力躲闪,强劲的风气呼啸而来。
要结束了吗?
巨大的水幕从湖面骤然出现,遮挡在萧白面前,水幕略微晃动,便将风气抵消了。
悶騷老公,寵上癮! 醉臥天下
“这是……”萧白盯着突如其来的屏障,愣住了。
水幕中,蓝色长袍的男人缓缓走出,冲着萧白微笑道:“这么大了,还是这么懦弱,小小的攻击就放弃抵抗了。”
“父,父亲。”看着那张熟悉的温柔儒雅的脸,萧白颤抖地叫了出来:“您还活着?”
緣來男逃 怕怪怪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死了?”萧道业脸色严肃起来:“还有力气站起来吗?”
“有,有力气。”萧白眼中泛着泪光:“可是洛叔叔亲手埋葬的您啊。”
“事情不是亲眼所见,就不要认为是现实。”
“父亲的教诲,孩儿记下了。”萧白站起身来,说道:“父亲小心,这风有古怪。”。
奇怪的是,自从水幕出现,再也见不到呼啸的风的攻击了。
萧道业手一挥,水幕退散,重新涌入湖中。
“奇怪了,之前攻击还那么猛烈,一眨眼怎么就没了。”萧白自言自语道。
“估计是害怕了。对了,白儿,你为何会出现在此?”萧道业问道。
“之前您让我去秋枫学院,我是作为学院的代表来参加比赛的。”
“哦。”萧道业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道:“最近修炼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吗?”
“还算顺利。父亲这些天都去哪了?我以为父亲真的过世了,就把家里的人都遣散了。”萧白急切的问道。一直陪伴自己的人突然逝世,又突然活生生出现在自己身边,巨大的情感落差使萧白一时间难以平复激动的心情。
“这里环境复杂,说话需格外注意。你靠近来,我告诉你。”
女皇風華
萧白点点头,努力强迫自己镇定,附耳过去。
“其实是这样的……”萧道业表情蓦然变得狰狞起来,巨大的水流从掌心涌出,轰击在萧白身上。
如此近距离的攻击,打在源力所剩无几无法躲避也没想过躲避的人身上,强劲的力道将萧白击飞,重重砸入湖中,升腾起巨大的水花。
寵妻上癮:冷酷總裁的私寵 馬語孝
萧道业低声吟诵咒文,水柱自湖底升腾而出,精准的将萧白的身躯封禁在里面,只留下面部裸露在外。
“为什么……”萧白面色惨白,嘴角渗出的血不断被水柱吞噬,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因为你资质太差。”萧道业残忍的笑着:“你现在的样子太让我失望了,放任你在外面会让我很没面子的”
“那您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去秋枫学院学习?”
“本想借别人的手杀掉你,可惜你竟然活下来了。只好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杀掉你了。”
“我不信,不是这样的。”萧白喃喃道。
“信不信,反正你都要死。就让你死的壮烈一点,在我的‘水霰弹’下葬身吧。”萧道业开始吟诵咒文。
空气中大大小小的水珠不断凝聚出来,密密麻麻笼罩在水柱周围。
“父,父亲……”透过密集的水珠,萧道业极度扭曲的脸上狰狞的表情令人不寒而栗。
橘红色的火焰在空中一闪而过,一道灵活的身影穿过水珠阵,突破水柱,背起几个起落,消失在树桩中。
萧道业冷笑一声,也化作雾气消失了。
“萧白,醒醒。”是唐雨焦急的呼唤。
萧白睁开眼睛,依旧是在湖边,印入眼帘的唐雨和杨林,还有低声呜咽的灵兽小栀子。
看到萧白醒了,杨林说道:“队长,你在这照顾萧白,我去附近侦查一下。”
“好,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回来通知,一定注意安全。”
杨林点头,身形一闪,消失在森林里。
“我父亲呢?”身体的疼痛昭示着那并不是一个梦,萧白挣扎着就要站起来。
“你先老老实实躺着。你说看到你萧叔叔了?”唐雨紧搂着怀中的萧白。
“我父亲在哪?”
“别激动,你刚才是中了幻境了。萧叔叔已经过世了。”唐雨低声道。
“不可能是幻境,我身上的伤,受到攻击的真实感,不可能是幻境。”萧白嘶吼道:“我父亲去哪了,你一定知道的,告诉我。。”
“萧白,你冷静下来听我说。这座湖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幻阵,精神力低的人会被幻阵牵引,进入虚幻的世界。幻阵会读取被迷惑的人内心的恐惧和渴望,以此伤害人的神识。所以幻阵中受到的一切伤害都会在现实中同样承受。相信我,这真的是幻境。”唐雨轻声的解释道。
“内心的恐惧和渴望吗……”萧白喃喃自语,环顾四周,湖周围的树木都是完好的,看来真的是幻境。
“还好小栀子可以穿梭神海,所以才能从你自己的意识里把你救出来。倘若不是我精神力稍微强那么一点,也会深陷其中。”
“所以,一切都只是我的臆想吗?还好,不是真的。”萧白叹了口气
“幻境会自主攻击人心中最脆弱的地方,再厉害的人也会中招。想开一点,一旦从幻境中解脱,那便不会再次陷入了。”唐雨安慰道。
“学姐,你先让我起来吧,这样抱着不太好。”萧白略有尴尬的说道。
唐雨脸色一红,扶着萧白坐下。
“你们三个是怎么会在一起,又怎么会找到我的?”萧白问道。
“影杀可以侦查,速度快,感知力又强。对队友的特质都熟悉,自然会很快找到对方。他们两兄弟找到我和慕容嫣以后,担心你的安危,就分成两队,慕容嫣跟着杨栓去找其他人,杨林跟我来找你。”
“还是学姐想的周全。”萧白感叹道。不愧是新生中的第一队伍,尽管是被分散了,依旧能第一时间聚在一起并迅速做出反应,这份默契,真的是普通队伍难以做到的。
“你还是别叫学姐了,听着别扭。”唐雨笑道:“你年龄比我大,我叫你哥哥吧。”
萧白一时语塞,好一会才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比你大……”
“呃,之前你入学比赛中说过。”唐雨眨眨眼睛。
地獄十四層
“这样不太合适吧,学姐你实力那么强……”
“所以你一定要把我叫老了不成吗?一定要比我大还装嫩吗?”唐雨板起脸,瞪着萧白。
“不是,唉,既然学,你执意要这么叫,那就依你吧。”萧白无奈道。
“这才是我的好哥哥嘛。”唐雨喜笑颜开,搂着萧白的胳膊撒娇道。
異世之淡定的日子
“我得先恢复一下,不然一会有敌人来了,怕会给你们拖后腿。”
“谁敢碰我哥哥,我就让小栀子烧死他。对吧,小栀子。”唐雨粉拳紧握,信誓旦旦的说道。
小栀子呜呜的叫着,低头蹭着萧白的衣襟,似在回应一般。
萧白只好伸手摸摸它顺滑的毛发。三阶的灵兽竟然会如此温顺,也只有灵媒能做到这种地步了吧。
“其实,我发现小栀子对你似乎格外亲近。自从我和你第一次对战的时候,它就不愿攻击你。”唐雨说道。
“可是,我的精神力很一般,连幻境都会中。”萧白苦涩的说道,那种直击心里的绝望依旧历历在目。
“这个与精神力没有多大关系。不过我也说不准是怎么一回事。”
树林中突然传来一声短促的口哨声,紧接着是悠长的哨声,彼此交替。
“不好。”唐雨脸色一变:“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