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9ze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一劍朝天 txt-第五百五十七章 縱橫捭闔看書-bejvu

一劍朝天
小說推薦一劍朝天
“故事讲完了,我觉得我说的还是很详细的,应该说没人能比我说的更加的详细了,但是对于你来说好像不是那么的友好,但是事已至此,你也只能接受这个事情了!”巨子说完之后,直接伸了一个懒腰。
吕安双眼紧皱,极为的严肃,巨子说的事情帮他解惑了不少事情,原本他想不明白的事情,在这个时候也算是理出了一条明亮的线,尤其是地府的事情,他总算是有了一个大致清晰的了解了。
只是他想不到的是他能安稳活到现在,竟然是因为明白在身后帮他牵扯了那么多的精力,怪不得地府放在他身上的精力如此至少,他还以为是因为他够隐蔽,做事够谨慎,现在看来好像这一切都是一个笑话一样!
吕安极为失望的摇了摇头,想到他的师傅明白,他就感到了一种极为沉重的失落感,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起来,一直都是冷漠的没有说话。
巨子看到吕安的表情,也是直接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你再失望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好好想想你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吕安抬头看了一眼巨子,然后不屑的笑了笑,“前辈今天来的目地到底是什么?总不可能就是想和我聊天,讲故事吧!虽然来看一眼白宇是一个目地,但是我总觉得前辈来的主要目地好像不是白宇。”
巨子哈哈笑了起来,“如果你这么认为,我也觉得没什么问题,说到底我的确是有这个想法,想和你好好聊聊,顺便想和你这些事情,因为你走的路走的实在是太慢了,我想让你加快一下速度,不然的话,我也要快死了!我可不希望在我死的时候,你都还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
“前辈是想让我将地府连根拔起吗?那你可能有点高估我了,等我成为那样的人,可能需要个百年都不止的时间!”吕安苦笑一声。
巨子摇头,直接骂道:“百年?等一百年之后,那我早就死了!我可等不了那么久,而且我可不是想让你将地府连根拔起,而是想让你将整个天罗地网全部都拔出,这个组织已经存在了太长时间了,已经让我感到了一丝恐惧,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将他连根拔起,只要你能拔起这个,那么我们之前谈论的那个人自然便会出现,那个人的存在便是五地存在的危险,如果说的严重点,指不定明白都是死在这个人手上!”
吕安没有应声,这种别人想要将某些事物加在他头上的想法让他颇为不舒服,反正他不是很喜欢这种强行被人要挟的感觉。
“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巨子再次反问道。
吕安摇了摇头,“你可能说的是对的,但是我并不认为你和我算是同盟吧?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答应你这个要求吗?”
“哈哈!愚蠢小儿!现在可不是我在说服你,而是你自己要去做的事情,所以我才说你走的太慢了,慢的让我有点忍不了,等你意识到你自己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我可能早就已经死了!我现在说的便是未来必然会做的事情,你知道吗?”巨子嗤笑道。
吕安仍是一副不相信的表情,“我不信!我自己路绝对不会再按照别人说的走,我自己的路我自己会走!”
“笑话!你现在走到这里,每一步都是别人安排好的,如果不是这些人的帮忙,你觉得单凭你一个人你能成为史上最为年轻的宗师吗?现在你想靠自己?其实已经晚了!”巨子笑着说道。
吕安摇头,“虽然之前的确是靠着别人才走到了现在,但是现在我想改变起来,你和我算是第一次碰到,我们两人之间并没有直接的联系,我觉得你和吴解我师傅,甚至是白宇都没有太过直接的联系吧?所以你和他们几个人的选择肯定不同!因为你催促着我去报仇,这就让我有点不明所以了,你和他们绝对不一样,但是理由我觉得应该有你的想法吧!”
“没错!我虽然在地府担任殿主,但我并不是地府的人,我也没有参与进去,但是我知道地府到底有多强,到底有多可怕,如果我们口中的那个人真的是地府的人,那么这个人有多强你知道吗?必然强的让所有人都愕然的地步,地府这些年做过的事情有多少,你肯定想不到,这其中又有多少事情和这个人有关系,你肯定也想不到,因为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巨子直接说了这么一番话。
吕安瞬间沉默,不知道该如何回复,他对地府都不清楚,更加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是怎么样的!
“除了这个事情之外,还有另外的事情,那就是太一宗,这个庞然大物不管是对于谁来说都是一个不能绕过去的存在,楚家在中州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家族,赵家和楚家分别把持着太一宗和中州派,只要你要去中州,想去寻找地府的麻烦,想去找那个人的缘由,甚至是想要报仇,那你就无法绕开这两帮人,这其中的难度有多大你可想而知,只要你有这样的想法,那就还是一样的事情!另外我可以这么说吧,凡是中州发生的事情,那就无法绕开这两方!”巨子微微一笑。
吕安沉默的表情让巨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害怕了?”
吕安依然还是一副沉默的表情,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巨子,然后突然笑了出来,极为讽刺的笑了起来,“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肯定是怕了!一个人面对太一宗这种庞然大物,还想要战胜它,说实话不怕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我觉得这也无所谓,反正你到头来还会和他们碰面,这只是早晚的事情!”巨子一副信心十足的说道。
这番话让吕安感到极为的不舒服,这种什么都被看穿的感觉说实在的,实在是有点不那么点的舒服!
“如何?考虑好了吗?接受我的建议了吗?你去做的话,我会给予你帮助,当然是我有效的条件下!”巨子再一次问道。
这一次吕安没再继续沉默,直接问道:“你敢确定你说的就是实话吗?”
“自然!我都已经是一个要死的人了,你觉得我还会骗你吗?”巨子笑呵呵的问道。
一听要死,吕安直接反问道:“那个人也是这么说的,他也说自己要死了,你觉得我应该要相信他吗?”
巨子顿时一僵,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的好!有道理,这个好像的确不能称之为理由,我可以换一个,如果我说的是假的,那么天道轮回,自有报应,现在你总相信了吧?修士可不敢那天道开玩笑!”
吕安默默点了点头,“好,既然你说的都是真的,那我暂且相信你!但是我仍然有疑问,你本身就是地府的人,你为何不从内部去瓦解他们,或者你自己称王,这样的话地府不就你说了算吗?而且你还会变得更加的厉害,做你想做的事情?甚至你还不会死!”
巨子眉头直接皱了起来,然后立马极为不正常的表情,沉默了片刻,“你在试探我?”
吕安摇头,“先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不那么做呢?”
巨子的眼神慢慢变得冷漠了起来,“你觉得呢?如果我能这么做,我还会将希望寄托在你身上?我没有实权,但是别人有,尤其是和我一起的那三个殿主,如果连我都能这么做,那么另外三个人是不是肯定也可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地府早就四分五裂了,最主要的自然还是因为我做不了!有人看着我们,如果我真的这么做,那么我可能已经死了!”
这番话一说出来,吕安立马就愣在了原地,表情都是呆住了,“什么意思?你这话确定不是在骗我?你都已经是殿主了,还会有人让你死?”
“没必要骗你,我之前就已经说了,罗殿之上还有人,只不过是谁,连我都不知道,况且另外三个殿主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可不会容忍我做这种事情!之所以只有你才能行,万年以来出现的天才何其之多,日月宗的传人也是何其之多,为什么他们不行?不是因为他们的天赋不够,也不是因为他们不是血脉的传承人,而是因为条件实在是太过的苛刻,时机有些时候是注定整个事情关键,以前的那些天才只是缺少了一个时机而已,一个能拥有五行之精的试剂,一个能将五种五行之精全部聚拢的时机,唯独这样才能真正激活你身上的血脉,因为你的祖先,那位惊才绝艳斩杀雪帝的祖先便是如此,想要完全聚拢北境的气运,唯独如此才可以,北境对你很重要,相反你对北境来说,也是极为的重要!”
“如果你失败了,那么这个世界依然还会如此,可能会变得更加的糟糕,想要出现下一个人,我们这些人不知道还要等多少年才能出现下一个人!吴解早就已经知道这个事情的缘由,作为事情的布局者,明白更是早就已经知晓了,所以他这一切都是再给你铺路,他想在前期,更可能的给你铺一条能走到最后的路,唯独这样,你才能安稳的渡过你最危险的前期!”
巨子说的有点无奈!
吕安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这话算是说服了他吧,从巨子出现到现在,他说的这些话都是让吕安无法反驳的话,有理有据,有情有理,吕安现在能做的好像也只能听从巨子的安排了吧?
“好!我答应你!你说的话我认同,你说的事情我也会去做,但是我会以我的想法做这个事情,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两者互不干涉!”吕安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的前半生都是在他人的安排下渡过,那么接下来的话日子,他必然不会选择在相同的情形下渡过,他要走出自己的路,还要为明白报仇,摧毁地府,更加还要找出那个人,这一切都要他去做。
所有人都认为这个事情只有如今的他能做,并不是因为他是日月宗的传人,更加不是因为他是五行之精的拥有者,而是因为他代表着北境,身上的这团北境气运才是真正的缘由,联想到曾经小兽和他说的那些话,他就更加的清楚原因是什么,五地气运缺一,缺的便是他这个一,可能才是真正的原因所在吧!那个老人说的也是相同的道理,在没有汇聚其五种五行之精之前,他便无法将北境的气运聚拢。
他和小兽相辅相成,曾经它代表着北境,而如今,自己才代表着北境。
老人等的已经也是他聚齐五种五行之精,那么他想要的可能也是代表北境的气运吧!
他想突破这个限制,可能便是需要这五地的气运吧!否则的话他不可能如此期盼的想让他成功,也不会在火精的地方留下他的印记,来和他进行一次面对面的交流!
只不过如今巨子的突然出现,将吕安心中所有的谜团一下子解开了一大半,这个事情的进度一下子加快了许多许多,吕安对于自己的使命,或者说是明白吴解白宇甚至是那个老人强加在自己身上的使命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这让他又惊又怕,但有感觉不得不去承担,完成自己的使命,找到那个老人,解决掉五地的麻烦,让这一切都重新回归到曾经的地位。
北境沉寂了那么多年,这个时候好不容易重新活了过来,自然也是需要自己能担起这个使命吧?
第一次如此清晰的认清自己,这让吕安直接笑了出来。
这一刻他感觉这么多年他好像都白活了,实在是有点不太像话呀!此时终于明白了自己存在的使命是什么,虽然这些都是别人摁在他肩上的使命,但他还是能接受的!
毕竟这可算是明白的遗志了!
看到吕安的表情变化,巨子长吁了一口气,他明白这番话的意思是什么,他也很欣慰吕安能诚心接受这个意见,那么他这一趟这一番口水好像并没有浪费!
“你的建议我必然同意,以前的路是别人让你走的,接下来的路你可以选择自己走,我们所有人都会在一旁看着你走下去,在我死之前,我会如此,吴解也会如此,死去的白宇同样也是如此,他已经将你的前半生安排妥当了,接下来的路可就要你自己走了!”巨子极为欣慰的说道。
吕安点了点头,“明白!今天多谢前辈特意过来解惑了!”
巨子摇了摇头,“解惑是一方面,你自己能想清楚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我其实只是和你说了一个故事而已,并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五地很复杂,复杂的让我都有点头疼,如果一定要形容五地的情况,可能只有用纵横捭阖来形容,太一宗和中州派亲如一家,武阁和吴越派亲如一家,甚至结为联姻,同属一地的吴越派却和玄水门势如水火,燚火门和青山派也是如此,仇怨极大,正门山却能和燚火门结合在一起!玄水门和太一宗又是死敌,正门山又能和玄水门联系在一起,正山门和太一宗的关系就别说,两者肯定是争的火热,但是和正山门联合起来的燚火门,背地里面却和太一宗勾勾搭搭,哼!五地上面的所有宗门如果用线条画出来,那么这些宗门之间的勾当简直可以出一本书了,实在是让人理解不了了!更别说关系更为暧昧的逍遥阁了,它背地里做了多少事情谁能知道?”
突然起来的讲解让吕安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些宗门势力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有点太繁杂了,但是他听到了一个讯息,那就是太一宗燚火门正山门之间的关系好像有点不对劲。
“前辈你的意思是正山门被燚火门太一宗联合起来戏耍了?”吕安直接问道。
“谁耍谁,现在还说不准,但是燚火门这棵两头草自古便是如此,两头倒,两头不得罪,不过他的好日子也是快到头了!”巨子突然嘲讽的说道。
这话吕安有点没听明白,但是他隐约好像意识到了一丝不对劲的感觉,现在辛火可就在他这里,如今真的出事了,他可能还会架不住辛火的请求,这又是一个麻烦事!
看到吕安忽明忽暗的表情,巨子直接解释道:“这个事情和你没关系,而且还早,如果一旦出事,他们肯定不会是第一个!很有可能是第二个第三个!”
“前辈能否再说的明朗一下,这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都指的是什么?”吕安直接询问道。
巨子摇头,“不明说,说了对你没好处,有些事情毕竟有了进展才能知道事情发展到了哪一步,你只需要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好了,走你自己想走的路,暂时不需要你担心!”
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非但没有说服吕安,甚至让吕安感到极为的好奇,他隐约猜到了什么。
“前辈!是不是燚火门会出大事,比如叛变灭门之类的大事情!”吕安突然开口说道。
巨子微微一笑,非但没有否认,还笑着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但是可不是只有这棵墙头草!五地存在的宗门实在是太多了点,一宗三门四派六阁,这些可都是举足轻重的势力,每一个都不是好惹的存在,那么这自然不是一个好现象,如果有人统一了五地,想要管理的话,可就是一个难事?”
“统一五地!”吕安的声音都拉长了一丝,这是一个有点疯狂的想法,五地这么大,都可以用地广人稀来形容了,为何还需要干这种蠢事!
“你觉得可笑,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觉得的,实话和你说吧,地府就有这样的想法,遍布五地各地的势力,唯二之一,实力如此雄厚,这种势力为何不能有这样的想法,更何况他们身后站的可还是太一宗!虽然没有明确,但是太一宗绝对跑不了!如此一想,是不是有这个可能了?”巨子讽刺的笑道。
“难不成,那个老人也是如此的想法,他也想同意五地?”
吕安下意识接了一句,不过转瞬他就开始摇头,老人如果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必然充满着朝气,而他见到的那个老人则是一脸的暮气,两者完全就不可能发生,一个活了万年的人,怎么可能还会在意这一地的得失,要做的话,他肯定早就已经做过了,没必要等到现在!
“我懂了!”吕安突然点头,表情一下子变得极为的严肃,他心中立马又多了一个使命!
看到如此认真的吕安,巨子颇为欣慰,然后又想到自己的那个徒弟,无奈的笑了笑,“我那个徒弟,自许天下第一,可惜该用脑子的地方他没用到位,到现在都还窝在一个大汉,自认为掌握了天下大势,还以为自己能指点江山,唉!可惜呀可惜呀!他到死可能都不知道他比他师兄要差远了!”
“什么意思?前辈指的是弓良还不够好吗?”吕安不解的问道。
巨子摇了摇头,“单论某一项他已经足够好了,可惜眼界不够好,看人看事终究是差了一步,我有一事相求。”
吕安顿时就是一惊,连忙说道:“前辈说笑了!”
“不说笑,是真的,未来你能否放他一次!不多,我只需要你放他一次就行了!未来北境是你的,不管你在大秦还是匠城,北境到头来肯定会归你所属,到了那时候,我希望你能放他一次,如果被你放过一次,他依然还是执迷不悟,那么就随你处置了吧,他一条命需要我用二十年去偿还,一次还行,二次就不行了咯…”巨子的话逐渐变得落寞了起来,就好像是看穿了未来一样的眼神。
吕安整个人都是不解的表情,就这么呆呆的看着巨子。
沉默片刻之后,巨子突然笑了起来,“五地从明天开始就要变得大不同了,小子,希望你能成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