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x9z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卿淺-300 報應【1更】熱推-clsud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傅一尘看着被云雾提进来的三十条毒蛇,双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如筛糠一般地抖了起来:“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傅一尘知道这是蛇,但是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他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更别说辨别毒蛇了。
天地謠 瘋逍遙
但是他眼不瞎,这些蛇长得一条比一条可怕,还嘶嘶地吐着信子,声音不断地摩擦着他的耳膜,几乎要让他肝胆俱裂。
偷天換帝
“哟,不认识?”云山指着其中一条蛇,很贴心地讲解,“这是眼镜王蛇,它的毒液里含有神经毒素,和心脏毒素。”
“咬一下,就能够让你迅速毙命。”
又指着另外一条花纹蛇:“这是原矛头蝮,头是比眼镜王蛇还要毒的蛇,毒液致死量,仅需0.12毫克,你看看你能不能逃得过。”
“还有这条。”云山的手指落在了一条绿色的蛇上,“这是白唇竹叶青,挺好看的是不是?不过呢,能让你心脏衰竭死亡。”
伊恩在一旁听着,都冷汗直冒,更别说傅一尘了。
傅一尘想晕过去,但因为极度的恐惧,神经也一直绷着。
他忽然就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快二十年了,但画面在这时却能够清晰地浮在他的脑海里。
那个时候,傅昀深只有三岁。
很漂亮的一个小男孩,但是不会哭也不会笑,神情冷漠,永远都是用一双浅琥珀色的瞳孔淡淡地看着别人。
傅一尘十分讨厌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弟弟,但傅老爷子喜欢,他嫉妒。
他就仗着他比傅昀深大,经常变着花样欺负傅昀深,只是他一直都没能得到好处,几次还自食恶果了。
直到有一次,傅明城警告他让他不要靠近四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因为里面有毒蛇,会让人毙命。
一瞬间的恶上心头,傅一尘找了个机会,把傅昀深关进了那个房间里,还专门锁了门。
之后他就高高兴兴地跟着傅夫人去游乐场了,早就把这件事情抛到了脑后。
傅一尘想着一个三岁的孩子,肯定不可能活下来。
可是三天后ꓹ 他见到了被傅老爷子送去医院的傅昀深。
好好地活着,但受了很严重的伤。
没人知道傅昀深是怎么出来的。
包括傅昀深自己。
有时候活下去这三个字ꓹ 能让人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力。
他要报仇,他就必须要活着。
哪怕遍体鳞伤。
“和、和我无关!”傅一尘终于回忆起了一切,他冷汗涔涔ꓹ 大叫出声,“是我爸ꓹ 都是我爸干的!你们去找他,去找他啊!”
“别急别急ꓹ 傅明城要更惨ꓹ 少爷会亲自收拾他。”云山说着,已经打开了一个笼子,“今天你就知道了,一会儿给你看新闻。”
这些毒蛇训练有素,并不攻击其他人,慢慢地朝着傅一尘爬去。
“你们这是杀人知不知道?”傅一尘疯狂地后退,“我要是死了ꓹ 你们也要完蛋!”
“放心。”云山呲牙一笑,阴森森的ꓹ “你不会死ꓹ 你只会体验濒死的窒息感和毒素麻痹心脏的感觉。”
暗流之門
神仙讓我去異界 手中有寶
“一旦你要死了ꓹ 我们这有解药ꓹ 会给你注射,然后你会再被咬ꓹ 我们再给你注射ꓹ 如此反复。”
“你关了少爷三天ꓹ 他那时只有三岁,你现在都快三十了ꓹ 我们关你三十天,不为过吧?”
傅一尘瞪大了双眼,简直是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疯子,你们这群疯子!”
这时,一条白唇竹叶青“嗖”的一下上前,已经咬住了傅一尘的手臂。
剧烈的疼痛让他惨叫出声,眼前也是一阵阵发黑。
儒術
另一条毒性并不强的蛇勒住了他的肩膀,吐着信子。
“怎么疯了?”云山拍了拍手,“你以前不就这么干的?风水轮流转,报应而已,别说我们欺负人。”
“你真聪明。”伊恩忍不住夸赞,“怎么想出这个法子来的?”
简直是个变态。
但他喜欢。
“不是我们想的。”云山摇了摇头,“我们想着是把这小子直接丢到毒蛇群居的山里去,让他自生自灭,这是嬴小姐想的,解药也是她给的。”
“厉害厉害。”伊恩想了想,又问:“嬴小姐是谁?”
云山沉默了一下:“可能是唯一能让少爷支撑下去的人了。”
**
傅家。
傅明城接到傅夫人的电话后,匆匆地从御香坊工厂那边赶了回来。
他脸色冷厉:“傅一尘是不是又干什么坏事了?”
傅明城一直认为那是傅老爷子认识的人。
如果不是,怎么会在傅一尘把傅老爷子气晕过去后,把他带走?
既然是傅老爷子认识的,那么傅一尘就不会有什么大事,毕竟傅一尘还是傅老爷子的孙子。
最多不过是教训一下而已。
“怎么可能?”傅夫人急得都快哭了,“上次他被打了之后,就安安分分地在家里,也没闹出什么事来。”
“先去找人。”傅明城皱眉,“估计又是把他绑走饿几顿,没什么大事,苏良辉今天的飞机刚到,我一会儿还要去接他,你先看着。”
说完,他又匆匆走了。
对傅明城来说,傅一尘也没有御香坊和碧曼的合作重要。
只要他今天从傅昀深手中把御香坊的管理权拿过来,下午就可以去和碧曼合作了。
傅夫人手足无措。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又说不上来是什么。
春光乍泄 戈薇
傅明城不管,傅夫人没办法,只好又给傅翊含打过去了电话。
**
傅老爷子的葬礼虽然已经结束,但沪城依旧暗潮汹涌着。
这是傅家最动荡的时候,也最容易趁虚而入。
大小家族都虎视眈眈。
江漠远在公司制定完了针对傅氏集团的计划后,中午驱车回江家老宅。
路上的时候,他眸光一偏,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女孩站在奶茶店前,一手提着两杯奶茶,另一只手正在扫码付款。
她穿着雾岚色的长风衣,带着一顶贝雷帽,墨发及腰,缥缈如雾。
一个背影,就美得让人心颤。
让人无法把她和曾经清水县那个沉默寡言的乡下女孩联系在一起。
江漠远抿紧了唇,手指在方向盘上敲了敲,还是起身下车了。
他走过去,也没注意路边还停了一辆玛莎拉蒂。
嬴子衿付完款,提着奶茶准备上车。
“小衿。”江漠远开口,“等等。”
嬴子衿脚步一顿,转头。
“听说你离开嬴家了。”江漠远没觉得他的称呼有什么不对,“那就去江家吧,江家比嬴家好,我也能好好地照顾你。”
公主的淚漫過漂流瓶 Sara.諾
叶素荷也还没给他订婚,他身上并没有婚约。
这些天,他才想明白了,当时叶素荷说要去嬴家退婚,他松了一口气的原因,是因为他发现他有喜欢的人了。
驅魔龍族之極品言靈師
最后嬴露薇也进了监狱,和他再没有半点干系。
这一句话,让靠在副驾驶上的傅昀深眼睫一动,双眸睁开来。
“很遗憾,江先生,你总是这么自以为是。”嬴子衿抬头,是很礼貌的态度,却冰凉得刺人,“从我们第一次见面开始。”
“你说什么?”江漠远一怔,眉皱起。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他去清水县那边扶贫,当时他还问她想不想去沪城读书。
语气是冷了点,怎么就自以为是了?
嬴子衿没再看他一眼了,她拉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上。
江漠远这才注意到了还有别人,心瞬间一滞。
圈子里现在嘲讽傅昀深没钱没权没地位,但都没一个会嘲讽他的脸。
这么一张脸,哪怕什么都没有,依然会有很多人甘愿去沉沦。
“因为他?”江漠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想冷笑,“没了傅家,他能干什么?一个纨绔公子,拿什么保护你?拿脸吗?”
听到这话,嬴子衿侧头,还真的认真地观察了一下。
“江漠远,这一点你不必担心。”傅昀深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浅琥珀色的瞳孔色泽温柔,“夭夭说了,她养我。”
就这么一句话,让江漠远的面色一点一点地变白。
这个在事业上成功的男人,第一次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来。
江漠远从来没有见过傅昀深这样的,能把吃软饭这么坦坦荡荡地说出来,似乎还很骄傲的样子。
“她养你?”江漠远这下是冷笑出声了,“傅昀深,你真是好意思,你怎么不说——”
他后面的话没能说完,全部被堵在了喉咙里。
“养你,小朋友。”嬴子衿将另一杯奶茶放在了傅昀深的手中,“甜的,趁热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