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t45人氣言情小說 幽呤 txt-第13章:靈王熱推-n72wq

幽呤
小說推薦幽呤
“不!不要,我也是受人之托,不要杀我!”贵向晨神情惶恐,浑身颤抖着,腿脚发麻,缓缓向后退去。
风秋雪没有说话,他一步步朝贵向晨走去,他手中的圣王剑,沾满了鲜血,剑身显得越发的暗淡。
抗戰之鋼鐵風暴
忽然,一道寒风吹去,白衣年轻男子就此消失于此地,来到了风秋雪的身前。
“救我!我按照了你的计划去做了,你一定要救救我啊!”贵向晨扒着白衣年轻男子的臂膀,口中哀求道。
“哦?是吗?”白衣年轻男子嘴角微微上扬,随即猛然回过头来,一双瞳直视贵向晨的眼睛。
“不,不!”贵向晨的身体急速老化,最终化作了一副皮包骨,倒地而亡。
“死!”风秋雪突然来到了白衣年轻男子的身后,一剑斩去。
“哼!”白衣年轻男子冷哼一声,随即转身,伸出二指便将圣王剑死死的夹住。
风秋雪试图将圣王剑收回再次斩去,可白衣年轻男子这二指的力道,竟使风秋雪无法撼动此剑。
“没想到啊,你体内的鲜血竟被黑龙血同化了!你说,吾是你杀了你这个废物,还是留你一命呢?”白衣年轻男子神情一变,一阵狂风朝风秋雪扑去。
“哇啊!”狂风吹打在风秋雪的身躯之上,顿时龙鳞哗然落下,洒落一地,风秋雪身子大震,大量的黑血从风秋雪的口中涌出,额头上的黑龙角缓缓退去,左眼缓缓闭合,他逐渐恢复了常人的样貌。
白衣年轻男子看向手中的圣王剑,又不由的冷声说道:“万狂天,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愚蠢的儿子!已黑龙玉封住了他体内的血莲圣血,常年因黑龙玉干扰血脉,虽然能使其不用黑龙玉也能“黑龙化”,但那又能如何?终究只不过是一头畜生的力量罢了!”
“呼,呼啊~”风秋雪半跪在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他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抽干了一般,随即缓缓抬头看去。
“田儿!”风秋雪看向倒在血泊的女子,顿时身子大震,唯一的右瞳,逐渐湿润,泪水不由的哗然落下。
看着那满地的尸体,与白衣年轻男子手中沾满鲜血的圣王剑,风秋雪顿时想到了什么,口中嘶吼道:“是你杀了田儿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白衣年轻男子冷冷一笑,微微抬手,一种奇异的力量将风田儿的尸体缓缓飘向天空,随即白衣年轻男子左手用力一握。
“砰!”一声爆响,风田儿的尸体被炸的粉碎,血肉洒落了一地。
“我和你拼了!”风秋雪神情癫狂,拿起掉落在一旁的大刀,便朝白衣年轻男子冲去。
白衣年轻男子冷然一笑,大手一挥,一道狂风吹去。
“噗啊!”狂风吹来,风秋雪根本就无法抵御,强大的风流将风秋雪吹飞,重重的撞在了石壁上。
风秋雪缓缓从地面上爬了起来,他浑身是血,身体上足足有数百道细小的伤口,那是强大的风流割伤导致而成的。
“你真是与他一样的蠢!弱者,就应当臣服,你不该站起来!”白衣年轻男子似乎想起了往事,顿时神情激昂,振臂一挥,一股强大的狂风再次吹去。
“啊!啊!啊!”强大的狂风吹来,将风秋雪的身体割开一道道伤口,顿时血肉模糊,最终他体力不支,倒在了石地上,血泊中。
“没有了他的力量,你根本就是个废物,吾念你是故人之后,便放你一马,你若有一天成神,可以去青天州找吾报仇!”白衣年轻男子话音一落,便要离开。
当白衣年轻男子即将离去之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即沉声道:“吾忘了告诉你吾之名,吾名——万狂天!”话音一落,一道寒风吹去,万狂天就此消失于此地。
风秋雪的内心咆哮着:万狂天?血莲圣教?为什么!他要这样做!?田儿,不!我对不起你,或许我就不应该拥有朋友!我是一个不祥之人,我害死了身边的所有人,我该死!
风秋雪内心中最后的求生意志破散,他没有用灵气来愈合身体上的伤口,他任由鲜血溢出,或许这就这样死去也不错。
风秋雪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冷,心跳脉搏急速下降,最终他缓缓闭上了沉重的右瞳,或许他该去那个世界了。
——————
四周漆黑一片,这个世界中,仿佛没有光明只有黑暗,风秋雪身在其中,他感觉不到疲惫,伤痛,与饥饿感,他只能默默的坐在原地,等待,一直等待着。
末日升龍
不知过去了多少天,多少月,多少年,一道沉重的脚步声传来,脚步声来越来大,风秋雪缓缓将目光放在脚步声传来的方向,黑暗,只有黑暗,他什么也看不见。
“万兄,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再次见面了,可惜这里只有黑暗,没有蓝天白云!”黑暗中,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
听其声,风秋雪瞳孔微微放大,随即轻声问道:“是你吗?方天兄。”
“你难道就不想回去吗?你还有那个机会!”黑暗中再次传来年轻男子的声音,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急切。
“这里与外面又有什么不同呢?不都是受苦吗?为什么死了,我的灵魂还得不到解脱!却在片世界中默默的“活着”。”风秋雪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直到过了良久那道声音才再次传来。
“这里关押着无数的灵魂,它们每一个都渴望着再次见到光明,在这里你连伤痛都感觉不到,而他们却宁愿在外面受苦受难,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风秋雪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的蹲在了地上,他的双瞳显得十方的浑浊,而又无神,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信念了。
“来,我带你去个地方!”突然有一只大手抓着风秋雪的手掌,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方天兄,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风秋雪出声问道,前方的魂魄,拉着他飞快前进着。
女總裁來潛之傲嬌男別逃 陸茶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知过去了多久,前方的魂魄停下了脚步,就在不远处传来哭喊,悲痛,狂笑声。
在声音的中心,插着一柄长剑,此剑长五尺,剑身之上刻有鬼图,剑柄上挂着一颗鸡蛋般大小的骷髅头,这颗骷髅头那空洞的双瞳,时而燃起幽冥紫火,时而发出阵阵狞笑之声,似有灵。
萌軍崛起
此剑身所散发出来的微弱紫光,仿佛照亮了这片天地,风秋雪逐渐看清眼前的人,他的身体呈透明色,身穿一席黄袍,相貌俊朗,此人正是方天夜。
“来。”方天夜抓着风秋雪的手,跨越一道道灵魂,朝中心走去。
风秋雪看着那一张张狰狞,可怖的脸,心中逐渐生出恐惧之意,风秋雪不由的暗道:这就是世人所说的鬼魂吗?哼哼,恐怕如今的我,又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呢?
方天夜带着风秋雪越过无数的灵魂,这里的灵魂实在是太多了,百万?千万?亿万?不!无穷无尽!
校花的近身高手
风秋雪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什么也感觉不到,饥饿感,疲惫感完全没有,他仿佛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般,或许时间对于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终于,方天夜将风秋雪带到了鬼剑下,鬼剑下一位中年男子盘膝而坐,这位中年男子身穿一席绿袍,体态魁梧,相貌俊美,一头乌黑长发十分的茂密,直达脚根。
“灵王,这就是我常常向你提起的万剑狂!”方天夜恭敬的对着鬼剑下的中年男子说道。
灵王睁开双瞳,那是一双碧绿色的瞳,很美。
“灵王?”风秋雪心头一震,这个名字太过如雷贯耳了,整片灵界何人不知其名。
灵王乃是道始年间的头号人物,其道法高超且不说,其巨作《灵王记》乃是一座巨大的知识宝库,据说此书字已千万记,详细解释了万物的生与死,与诸多奇异的地方,与一些奇异的物质,在千年前道天末年,大量被“风天帝”剑灵风焚毁,从此消失于人世间。
见来人,灵王微微一笑,说道:“请坐!”
神醫俏農女:將軍請下田
方天夜盘膝而坐,见风秋雪不动于衷,便扯了扯他的衣物,风秋雪这才回过神来,随即盘膝坐地。
“小友,你看到了他们的神情吗?”灵王抬手指着无数的灵魂,说道。
“恩。”风秋雪点了点头。
灵王微微一笑,又道:“那你看看,他们与吾的神情有何不同?”
“他们,好像很痛苦。”风秋雪转过身,看了看那无数的灵魂,他们的神情是痛苦的,而灵王却不同,他的神情显得十分的平静。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本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说道此处灵王的神情显得十分的严肃。
“哦?难道他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吗?”王笑山传给风秋雪的记忆中,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人即死入幽冥,六界抉择化新生。”
“没错,原本在这个世界中,人们可以选择六个世界,开始一段新的旅途。但就在千年前,这一切都变了,吾不知他的名字,吾只知他拥有改变时间的能力,他来到了这里,他自私的夺走了天石!让所以死去的人们,都无法得到新生!而他们灵魂只能在此沉淀,受到无尽的折磨!”说的此处,灵王的神情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