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zy19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九世塵埃討論-第二十一章 奪天鼎展示-akehx

九世塵埃
小說推薦九世塵埃
最终甲子果以五亿八千万的高价被一个老头买走,甲子果到手,老头却没有半点高兴,反而是一脸愁容,五亿八千万几乎花光了家族所以的积蓄,若在未来几十年内修为无法突然的话就意味着家族从此衰败落魄。
“接下来拍卖的是药王前辈遗留下的药王炉——夺天。和夺天一起配套拍卖的还有药王前辈一生研究成果《万丹》,夺天是药王前辈亲手用虚空之晶炼制而成,没有任何属性,可以炼制任何属性的丹药。而《万丹》是药王前辈花费一生精力研究的各种丹药的炼制方法,里面包含了三万六千种丹药的丹方。”
合理發展的忍界 更新不定期
李阳听了白樱的介绍精神一震,丹药,李阳早就想学习了,之前在妙音坊也有学习一些基础,但没有合适的炼丹鼎,也没有合适的丹方,而且妙音坊的炼丹师脾气古怪,李阳无法与之相处,也就没有学成。现在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只要有药王的《万丹》加上李阳的天赋,还怕学不会?
“药王炉夺天,起始价八百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一百万。”这次药王鼎的价钱不是很高,药王鼎对于一般人来说根本没用,要学习炼丹必须有异于常人的神识,对神识的控制利用也要极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炼丹的。炼丹的灵药非常昂贵,炼制成丹的概率太低的话陪都陪死。
李阳对中品灵石没什么概念,之前在斗兽场赚了几十亿,灭了斗兽场又得到几十亿,百亿的身价。在他的意识中赚钱是很容易的,却没有想到他身上的钱是一个大势力全部的积蓄。
“这药王鼎这么好怎么这么便宜啊?”李阳自言自语道。
煉屍成聖
“公子,已经很不便宜了,你知道一块中品灵石就够一个普通三口之家一年的全部花费了吗?”对于李阳说八百万便宜婉儿也是很无语。
美男無敵
不到一分钟时间,药王鼎的价钱已经叫到两千万。
東方好萊塢 一品黃山
妃常鬧騰:嫡妃不如美妾 舒歌
“两千万有没有更高的?”
“五千万。”李阳直接加了三千五,这下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偷菜女強銀 孤獨千年
“那家伙是傻子吗,先是一亿买了昊天锤,现在一个炼丹炉又出五千万。”
“败家子,灵石花不完拿来给我啊,怎么这么浪费啊。”
…………
“六号贵宾包间的前辈出五千万,有没有更高的?”白樱兴奋的喊着,脸都有些涨红了。此时白樱心里想“六号包房里的是个什么样的人啊,不会是个老糊涂了的老家伙吧,真有钱啊,但如果是老家伙他怎么不竞拍甲子果呢?不管这些了,反正他很有钱就是了,要不要去勾搭他呢?说不定能弄到一大笔灵石。”心理虽然想着,但脸上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
“五千万一次,五千万两次,五千万三……”
穿越之替身夫君 零落莊生
“五千一百万。”
一个中年男人叫到,台上的白樱一惊,随即恢复过来。这时刚才叫价的男子开口了,他转过身对着李阳的包间鞠了一个躬道:“前辈,把这个炼丹炉让给我把,丹方可以给前辈,这个炼丹炉和丹方是家父的遗物,只要前辈把夺天让给晚辈以后前辈有什么需要晚辈一定尽力相帮。”这个中年男人虽然表现的很礼貌,但话语间透着骄傲和优越感。
天下為聘:腹黑邪皇逆天妃
中年男人认为把自己药王之子的身份搬出来的话对方或多或少会给自己一点面子,毕竟没有那个愿意去得罪一位高阶炼丹师。(就像现在社会没有那个聪明的家伙会去得罪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一样。)
大神,前方有怪 王碧川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把炼丹炉让给你你就欠我一个人情咯?”李阳用毫无感情波动的语气说道,中年男人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表情默认了
洞房錯
“你的意思是我需要你这蝼蚁的人情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李阳还是没有一点情绪波动的说着。
“前辈,话不能这么说,你不稀罕炼丹师的人情不代表别人不稀罕啊!”在中年男人看来李阳就是钱多了花不完,买这个炼丹炉也只是当礼物送给别的炼丹师,因为之前有两样炼丹师梦寐以求的灵药李阳没有参加竞拍。
“天下只有你一个炼丹师吗?药王后人是吧?听说这几年药王家族还算繁荣。回去等着被灭族吧!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敢得罪我邪眼魔君,就必须付出代价。”李阳的语气冰冷刺骨,全拍卖行的人都打了个寒颤,包括别的贵宾包间里的大能者。
中年男人此时面无血色,浑身冰凉,双目空洞,嘴里念叨着:“邪眼魔君,是邪眼魔君,凭一己之力灭了斗兽场的邪眼魔君,把斗兽场变成人间炼狱的恶魔,喜欢把人慢慢折磨死的魔头,他要灭我一族,我竟然得罪了这个恶魔…………”
所有人听了邪眼魔君四个字都吸了一口凉气,此时白樱脸色也有些发白,刚才还在想是哪个老家伙,要不要去勾搭呢!
“既然炼丹炉是邪眼魔君前辈看上的,那我就代表拍卖行把它送给前辈了。望前辈笑纳。”白樱只是个拍卖师,根本没有权力这样做,但她还是这样做了,因为她知道拍卖行不会怪她,还会奖励她,要是一个炼丹炉就能获得一个魔头的好感那就赚大了。而且以李阳的身份怎么可能免费要,主要是一个态度。
一旁的婉儿也吓了一跳,之前和李阳亲热的时候李阳一直带着拍卖行给的特制面具,面具只遮住眼睛周围和额头,婉儿没有看见李阳额头上的竖眼,还不知道这个差点夺走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就是邪眼魔君。婉儿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心里虽然还是有点怕,但从刚才的接触中她知道李阳不是传言中的那样,所以马上脸上有恢复了笑容,而且比刚才笑的更甜,脸也有些绯红。
婉儿心里想着:“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邪眼魔君啊,刚才还跟我亲热了,还差点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呢,竟然是邪眼魔君大人啊,好幸福哦,跟魔君大人亲热过,就算死也值了,嘻嘻嘻!要是魔君大人能带我走就好了,做魔君大人的丫鬟那该有多幸福。”越想脸越红,笑的越甜。李阳在让她也没注意到。
李阳看了无奈的转过头对着拍卖台道:“拍卖行的美意我心领了。夺天的钱我会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