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1h0都市异能 《貞觀憨婿》-第229章祭祖展示-n4sop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229章
第二天上午,世家的家主前往皇宫当中,韦圆照带着韦富荣一同前往。
那些家主需要在李世民面前给韦富荣保证,以后不再刺杀韦浩,如果行刺,那么陛下可以诛杀他们一族人。
李世民得知这个情况后,也是同意的,当天上午就达成了协议。
世家要在明年正月之前,把钱送到皇宫来,同时,李世民和那些世家说,之前的那些账目问题,不追究了。
对于那些官员分红的事情,也不再追究,此事到此为止,而民部那边所有的官员,都由李世民安排,世家不得干涉,也就是说,民部那边,不再有世家的子弟在。
全部谈妥后,李世民在宫里面宴请了那些世家的家主,现在朝堂还需要他们来稳住那些官员的心,所以李世民请他们用膳,示好一下。
等那些家主走了以后,李世民非常的高兴,这一次是赢了,赢的非常漂亮。
“陛下,可惜今天韦浩没来,如果韦浩来了,该多好?”李孝恭非常高兴的说道。
“嗯,这小子被禁足了,韦富荣不让他出来,他还想要干掉那些家主,还好,韦浩还有韦富荣能够镇住他,要不然,那些家主都麻烦了。”李世民坐在那里,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陛下,此事,我们还没有给韦浩一个交代啊,这样可不行吧?”李道宗坐在那里问了起来。
“诶,那些行刺的人,都要被流放到岭南去,估计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世家的家主,我们现在不能杀,没办法给他一个交代啊,这小子,估计以后不会再帮朕办事了,哎!”李世民听到李道宗这么说,无奈的叹气了起来,现在也只能亏待韦浩了。
“陛下,此事对于韦浩来说,可不怎么公平,那些武将勋爵都有点不满的。”李孝恭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他们不满?为何啊?”
李世民没懂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还让武将国公们不满了呢,这个和他们有什么关系?韦浩什么时候和他们走的那么近了?
“陛下,世家在长安城行刺一个郡公,那么他们就敢行刺一个国公,而那些武将国公,可大部分都不是那几个世家的人,现在他们看到韦浩如此冤屈,如此不公,你说他们能没有意见吗?
李靖更加生气,只是碍于陛下的颜面,不敢发怒,这几天,据我所知,不少国公去找李靖了,只要李靖点头,那些世家家主,他们就敢杀掉!”李孝恭开口说道。
“什么?这?”李世民一听,愣住了,他还真的没有往这方面考虑过。
“陛下,韦浩不单是你的女婿,也是李靖的女婿,而且这小子打架还厉害,为人也豪爽,你说武将们谁不喜欢?不说武将们,就连刑部大牢那边,谁不喜欢他?
陛下,此事,还是需要慎重考虑一下如何来安抚韦浩,这样才能安抚好那些武将,其实,臣也是有点不满的,当然,臣也知道,现在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李孝恭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嗯,你说的对,朕忽略了这个,韦浩可是为了朕办事的。朕不能让他心寒了不是?”李世民此刻点了点头,心里也重视了这个事情。
“陛下,现在没事,毕竟韦富荣出来了,他代表韦浩原谅那些家主了,谁也不能说什么,但是大家心里还是憋着一口气呢。”李道宗苦笑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朕知道了,朕会给韦浩一个答复的,也会让那些勋爵们满意,诶,没办法啊,没有读书人啊!”李世民此刻叹气的说道。
“书楼那边什么时候能够建好?”李道宗问了起来。
“怎么建设?现在大冬天的,地址是选好了,还要在附件建一个学堂,每年招录300人,这个可是关键,此事,太上皇准备负责,朕准备让韦浩协助太上皇做好这个事情!”李世民坐在那里,发愁的说着。
他也希望这两件事能够快点办好,这样,就多了一份希望。
而在韦浩家里,通过韦富荣知道朝堂谈判的事情了。
“行了,没什么事情了,你不是说没怎么休息吗?距离过年也就剩下七天了,明天就是小年了,你呢,就在家里睡觉吧,哪里也不要去了,现在谁都知道,你被老夫给禁足了。”韦富荣笑着看韦浩说道。
“嘿嘿,我可以天天躺在这里睡觉了,爽!”韦浩也高兴的说着,很长时间没这么好好的猫在家里不出去了。
第二天就是小年了,韦富荣忙个不停,这么多田地呢,韦富荣需要出去看看,同时去看看那些佃户。
那些佃户之前就种着家族的土地,现在土地变成了韦浩的了,那么他们愿不愿意继续租种,还是要问过那些佃户才行。
如果他们不同意,他也好去招募新的佃户进来,给自己家种地。
而韦浩的娘亲和姨娘们也在忙着过年的事情。
一晃就是年三十了,韦浩需要前往宗祠那边祭祖,今天是大祭,所有家族有头有脸的子弟都要过去。
韦浩和韦富荣也需要前往,此刻韦家的宗祠那边,可是站着好几百人,都是家族里面有点身份地位的人,要不就是为官的,要不就是有钱的,这些人可以说是家族里面的精英。
“族长,韦浩今天会过来吗?”韦挺走到了韦圆照身边,开口问了起来。
“会吧,祭祖呢,韦浩不懂,韦富荣该懂的,应该会来!”韦圆照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诶!”韦挺眉头还是有点发愁。
“钱还没有筹到?”韦圆照看着韦挺说道。
“是,族长,我这份太多了!”韦挺看着韦圆照说道。
韦挺个人需要掏3000贯钱出来交给家族,这个钱是分摊出来的,就是这么多年,他们那些子弟参加过分红的,都要按照比例拿钱出来。
“没办法,老夫也没有钱,有钱我也不会让你们掏,这个事情,老夫真是帮不上忙啊!”韦圆照也很愁的说道。
“诶,我知道,大家其实都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家里没有那么多现钱,要弄这么多钱出来,只能变卖一些产业,你知道吗,现在长安城的土地,都已经降低到了4贯钱一亩地了,还要求着别人买才行,其他的家族现在在大量放土地出来。”韦挺很郁闷的看着韦圆照说道。
“诶,老夫能不知道吗?”韦圆照叹气的说着。
这个时候,韦浩和韦富荣的马车已经到了宗祠外面的门口。
“浩儿,就是这里了,走吧!”韦富荣下了马车,提着一揽子的祭祀物品,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则是接了过来,现在那些家丁可不能进去,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给韦富荣提
东西。
“走,慢点,爹,昨天才下的大雪,路上滑!”韦浩一只手提着篮子,一只手餐扶着韦富荣。
韦富荣年纪其实不大,就是四十五六岁,但是胖啊!这要是摔一跤,可够呛的!
“金宝兄和浩儿来了?”站在最外面的一个人看到了韦富荣,就笑着拱手说道。
“诶,来了,浩儿喊叔!”韦富荣高兴的说着,同时对着韦浩说道。
“叔!”韦浩点了点头喊道。
“诶,快进去,现在大家就等你们两个呢!”站在那里的那个人高兴的说着。
他站在最后面,就说明在这里面,地位是最靠后的,但是韦富荣一句让韦浩喊叔,让他感觉倍有面子。
“诶,好,你先忙着,我们先进去!”韦富荣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带着韦浩就一路往前面走去。
韦家的子弟,有的喊韦富荣为兄,有的甚至喊阿祖,太阿祖!
“爹,咱家的辈分到底有多大啊?”韦浩非常震惊的看着韦富荣说道。
“诶,咱们家开枝散叶慢,有什么办法?”韦富荣小声的叹气一声,又提起这伤心事了。
很快,韦富荣和韦浩就到了最里面了,站在前面的,都是韦家为官的那些子弟,他们是家族的核心,护着家族的周全。
“见过族长!”韦富荣对着韦圆照拱手说道,韦浩也拱着手。
“嗯,金宝来了,浩儿你也来了,就等你们两个了,浩儿,把祭祀物品放到前面的桌子上去,然后拿六根香点燃后过来,该祭祖了,祭祖后,中午你们这些子弟,都在我家用膳,晚上,你们再回家吃去,一年到头,也就今天能够聚聚了!”韦圆照对着韦浩开口说道。
“这!”韦浩为难的看了一下韦圆照,今天是过年啊,难道不要在家里过吗?还去族长家吃饭?
“行,老夫先答应了,浩儿,天黑前回来就行,到时候家里要吃团圆饭,你还要陪着爹守岁!”韦富荣先点头说道。
“啊!”韦浩看着韦富荣,年三十,还真可以去别人家吃饭啊?
“啊什么啊,都是家族的子弟,年后你就加冠了,也要入朝为官了,往后,也需要和家族的子弟,互相帮衬着!”韦富荣对着韦浩开口说道。
“哦,行!”韦浩听到韦富荣这么说,也没有多说什么,于是提着篮子就到了前面,放下,然后准备抽六根香。
这个时候,旁边一个官员马上抽好数好,递给了韦浩。
“多谢!”韦浩点了点头。
“阿祖你客气了!”那个官员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这个人最少有40岁,他喊自己阿祖。
“好了,都站好!”韦圆照开口喊道。
接着外面的人也跟着喊着站好,韦圆照站在最前面,同时拉着韦浩站在自己的左手边,韦挺站在自己的右手边。
“准备祭祖!”韦家一个长老大声的喊着,所有人肃穆了起来。
“举香!”那个长老喊道,韦浩他们把香举高。
接着韦圆照开始喊祭词,韦浩听的懵懵懂懂,就是说着今年家族一年发生的事情,也提到了韦浩,被封为郡公,是家族的大幸事,还有三个子弟入朝为官了等等。
念完后,就开始祭拜,韦浩看到了别人拿着香鞠躬,自己也跟着鞠躬,三鞠躬后,韦圆照开始插香火,插好后,就让韦浩去插,接着一个一个来。
而外面的人,只能插在外面的香炉当中,插完后,韦圆照提着篮子,篮子里面装着祭祀用品,开始单独祭祀,接着就是韦浩,这个是一家一家进行的,韦浩和韦富荣一起,韦富荣提着篮子祭祖,韦浩跟在后面鞠躬,插香火!
韦浩祭祀完了,就是韦挺一家,接着一家一家来,韦浩先祭祀完,就先到了外面。
“你等会就跟着族长,爹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事情,每年家族那些为官子弟都要聚一次,你呢,现在也要参加!”韦富荣提着篮子,对着韦浩说道。
“行,我送你出去,给我吧!”韦浩接过了篮子,扶着韦富荣说道。
“嗯,不要乱说话,都是一家人,差不多,就算了,咱们也不要去计较那些事情,可不要吵架啊!”韦富荣交代着韦浩说道。
“放心吧!”韦浩点点头说道。
送走了韦富荣后,韦浩就在里面等着,等全部祭祀完了,韦浩跟着韦圆照,和那些为官子弟一起抄小路前往韦圆照的府上。
“韦浩啊,跟你说个事情,你能不能买我的田地,我给你750亩地,你给我3000贯钱,都是好的良田,虽然不在长安,但是位置也是可以的,骑马最多半天就到了!”韦挺拉着韦浩,小声的对着韦浩说道。
“不是,你卖田地干嘛,有困难啊?”韦浩不懂的看着韦挺问了起来。
“啧,这不是要填补我们家族的窟窿吗?我要掏出3000贯钱来!我一时半会哪有这么多钱啊,之前的那些钱,一部分买宅子了,一部分用来买田地了,就买了750亩地,这不,一下就给掏空了!”韦挺很无奈的对着韦浩说道。
“哦。这个事情啊,3000贯钱,你自己家里就没有多少钱?”韦浩才想到怎么回事,就问了起来。
“哪有这么多啊,家里就是100贯钱!”韦挺很发愁的说道。
“行了,你也别卖了,年后,到我家来,我给你拿3000贯钱,等你有钱了,就还给我,我家可不缺田地,现在我爹还愁呢,这么多土地,怎么管理都是一个问题!”韦浩对着韦挺说道。
“那我可就当真了啊,我是真没有,这几年的钱,真没有剩下多少。”韦挺非常惊讶的看着韦浩说道。
“我还能说假话,填补了这个窟窿好,要不然,谁也不知道这个事情,什么时候爆发,到时候,可就要了你的命了,你现在在尚书省,几年以后,就有可能担任六部当中的一个尚书,可不能因为这样的事情,毁了前程!”韦浩对着韦挺说道。
“是这么说,之前大家都担心,现在陛下也说了,填补了窟窿之前的事情,既往不咎,那大家还有什么好说的,总比坐牢好吧,现在韦羌还在牢房里面呢!”韦挺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还在牢房?他也没多大的官啊,怎么还没有弄出来?”韦浩一听,看着韦挺就问了起来。
“这个事情,现在还没有审问呢,怎么放出来?估计他是难了,听说被抓的那些人,很有可能也要流放岭南,他们倒霉啊!哎!”韦挺在那里叹气的说道。
而走在前面的韦圆照,其实一直在听着他们两个说话,后面的那些官员,也在听着,毕竟,他们两个说话其他人根本就不敢插嘴。
“哦,行,到时候我去找一下刑部尚书,实在不行,就去找父皇,放他出来吧,一个小小的办事郎,能有多大的事情!”韦浩点了点头说道。
“还有两个人呢,分别是韦沉和韦清,你也要想想办法才是!”这个时候,韦圆照回头看着韦浩说道。
“他们是什么级别的?我怎么不知道?”韦浩看着韦圆照问了起来。
“都是最末流办事的,也被抓了,两个人都是从八品,才刚刚入仕三年!”韦圆照开口说着。
“不是,你这,太坑了吧?”韦浩对着韦圆照说道,才三年就让他们办这样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之前民部是升迁很快的,还有好处,能够进入民部,老夫可是费了番功夫呢,还求了韦贵妃,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你要是去捞人,就连他们两个也捞出来吧!”韦圆照看着韦浩说道。
韦浩则是郁闷的看着韦圆照,自己还以为是一个人呢,现在三个人,那就不好捞啊。
“还有那个…你能在牢房说上话吗?他们家人一直求我,希望我能够送点东西给他们,你说,我也进不去啊,陛下不让啊!你看…能不能…”韦挺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刑部大牢还有我进不去的地方?送什么?”韦浩听到了,笑了一下说道。
自己别的地方不熟悉,刑部大牢那是相当熟悉的。
“就是一些衣物,还有书籍!”韦挺对着韦浩开口说道,希望韦浩能够帮着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