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qfm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刀龍傳奇笔趣-第二十三回 指引讀書-eojxb

刀龍傳奇
小說推薦刀龍傳奇
帕奇里斯在胡思乱想中慢慢的睡去,第二天早上朝阳徐徐,为大地镀上了一层金色。帕奇里斯刚刚醒来就发现爱丽丝已经起来准备离开了,看着正要走的赫黛拉,帕奇里斯也站了起来,跟在了赫黛拉的后面。赫黛拉向前走了几步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便停了下来,在原地站了一会,又向前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然转身向着帕奇里斯吼道:“你干什么,老跟着我干什么。我告诉你,本小姐的忍耐度是有限的,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踹下山去。我警告你不要再跟过来了啊,我警告你啊,我说话算话的。”赫黛拉觉得光说说没有一点的威慑力,看帕奇里斯那纯洁的眼神就知道这混蛋根本就没听进去,于是赫黛拉决定得把本事出来亮出来,让他见识见识才行。于是赫黛拉就拿出自己的弯刀,上面绿光闪现,赫黛拉向前一挥,绿色的刀光闪过,冲着帕奇里斯而去。
帕奇里斯站在原地无动于衷,他看的出来,这刀光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自己不会受到一丝的攻击。果不其然,赫黛拉的能量擦着帕奇里斯而过,打在了帕奇里斯身后的一课大树上。后面一阵轰轰声,帕奇里斯回头一看,后面一个大树被分成了两段,上面一段失去了支撑已经倒了下来。整个切面光滑如镜,很是平整,赫黛拉得意的哼了一声,就大步向前走去。
不料赫黛拉刚走了几步,帕奇里斯就又从后面跟了上来。赫黛拉气的浑身发抖,默然转身,在原地留下一阵轻风,就已经来到了帕奇里斯的右侧。赫黛拉左手按在帕奇里斯右肩上,右手手中的弯刀闪着寒光抵在帕奇里斯脖子上,一双眼睛透露出残忍的冷漠,蕴含杀气,但却没有杀意。
帕奇里斯感受着刀锋上传来的冰冷,一丝痒痒的温热传来,帕奇里斯知道自己的脖子上已经被刀刃开了一个小口子,那丝温热是血流了出来。看着赫黛拉眼中的残酷,帕奇里斯一点也不敢动,心中却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应该可以躲过她的,怎么回事,我,我能清楚地看到她是怎么来到我身边的,但我该怎么做,我要怎么做才能躲过去,为什么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我是谁……”想着想着帕奇里斯的头痛又开始发作,眉头紧皱,一脸难受的表情。赫黛拉以为帕奇里斯在玩什么花样,锋利的刀刃又在他的脖子上抵了抵,寒声说道:“我警告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我想要你的性命易如反掌,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我说道做到。本姑娘现在不想让你肮脏的血弄脏了我的手,给我滚。”
赫黛拉不想再和这个混蛋浪费时间,一把将帕奇里斯推到在地,就要离开。
“我能看清你的动作,那并不快,甚至在我眼中可以用慢了形容。”帕奇里斯语出惊人,赫黛拉迈出的脚步,因为帕奇里斯的一句话慢慢的收了回来,内心却是十分的震惊。虽然刚才赫黛拉并没有用出全力,但也是愤怒一击,速度自然也是没的说的,但在帕奇里斯的眼中也是可以用慢来形容,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赫黛拉按下心中的好奇,慢慢的转过身来盯着帕奇里斯的眼睛,想从他的眼中看出真假:“你说你能看清我的动作,你说我的动作很慢,那你为什么不躲开,哼,虚张声势。”
安樂天下
“我,我……”帕奇里斯脸憋的涨红,却说不出个所以然了,他确实躲不开,或者说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躲开,他连力量的基本应用都已经忘了,但是眼光却还在。
隋末 木子藍色
要说赫黛拉完全不相信,那是不可能,她甚至有一点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在装傻。从昨天晚上赫黛拉刚来到山峰开始,她就对帕奇里斯产生了一丝疑惑。帕奇里斯躲在大树后面,她居然没有发现,而且更让她惊骇的是自己闭上眼睛后,居然没有办法感应到他的存在。当自己睁开眼时,帕奇里斯赫然就坐在那里背靠大树,他明明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可以做出这么多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来。
而现在帕奇里斯又说了这么敏感的话,无疑是在向赫黛拉挑衅,但同时也勾起了她的好奇心。“信不信随你,但是我能够看清你的动作这是实事,我没有必要非要和你说清楚。”帕奇里斯把头扭到一边去,显的很气愤,我都这个样子了你怎么还那样,你那个样子我都没有这样,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醫仙王妃
掠天鼠王 fanshi庸才
赫黛拉歪着头想了一下说道:“让我相信你也不是不可以,这个很简单,等一下我们做个试验,我会用和刚才一样的速度快速的躲起来,只要你能大声说出我藏身的地方,就算你赢,我就相信你说的话,怎么样?”赫黛拉拍着手说道,显然认为自己能想出这个办法,还是很聪明的,为此高兴不已。
“好,就用这个办法……”帕奇里斯大义凌然的扭过头来,话还没说完,就愣住了,人呢?赫黛拉早在帕奇里斯回头前,就已经快速的躲了起来,偷偷地看着帕奇里斯愣在当地傻傻的样子,捂着嘴喊道:“喂,野人,你不是说能看清我的动作吗,你倒是说我在哪啊。”赫黛拉不喊还要,帕奇里斯根本就不知道她跑哪去了,她一喊算是完了,帕奇里斯转身直勾勾的看着赫黛拉藏身的大树树冠,两只眼睛直冒绿光,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小样,我知道你在哪了。
赫黛拉无奈的从树上跳了下来:“没想到你的耳朵还挺灵的嘛,这次不算,我们再来一次。”话音刚落,赫黛拉就从原地消失。帕奇里斯无语,只好转身,看一看四周,没有,再转身,还是没有,又转身,一连转了四次身,也没有发现赫黛拉的身影。“喂,你累不累啊?”帕奇里斯突然开口,赫黛拉心里一突:“他发现我了,应该不会,他这是在诈骗我上当,我一定不能相信。”
指間砂 滄月
帕奇里斯再一次转身,还是什么都没有。“我说你累不累啊,在我后面转来转去的,早就发现你了,快出来吧。”原来赫黛拉自始至终都跟随着帕奇里斯的转身,而停留在他的后面,她还以为帕奇里斯转身是为了找她,看来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站在他背后了。
赫黛拉垂头丧气的从帕奇里斯背后走了出来,很是受了打击。“你怎么知道我一直就在你后面的?”
緋色都市的妖孽人生:曠世奇才
“我说过我能清楚地看到你的动作,我还看到你向我后面躲得时候还对我做了个鬼脸,真难看。”
扮仙記
“什么,你说本小姐长的难看。”赫黛拉不乐意了,冲着帕奇里斯大声吼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说你做鬼脸的样子,没有现在好看,呵呵,对,就是这样的。”帕奇里斯赶忙摆手赔笑道,心中感慨:“哎,又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女人呀,嗯?我为什么要说又,奇怪。”
“算了,我相信你了,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不过本小姐没工夫陪你玩了,我要走了。被你一闹,心情好了许多。我看过被你破坏的那块地方,应该是从南向北撞击出来的。你从这里下山后,一直向南走,那里有一个小镇,也许会有人认识你也说不定。”不等帕奇里斯说句感谢的话,赫黛拉眨眼就消失在帕奇里斯的视线中。帕奇里斯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那条被刀割伤的浅浅的伤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愈合了,没有留下一点疤痕。
“南边的小镇…..”帕奇里斯看了看太阳,已经斜上半空了,又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山下走去,不时的还要抓紧树干,以缓冲下坠的力量。一直到了中午,才过了半山腰,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又被挂的支离破碎。
熾焰之魂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帕奇里斯刚走没多久,赫黛拉就从一颗树的后面走出来,看着帕奇里斯的背影,一点一点的消失。“看来是我多心了,不过我已经在你身上中下了控心种子。如果以后我们不会再相见,那么你会没有一点事,但是如果你将来成为我们的敌人,成为那些阻拦我们魔族大计中的一员的话,我会毫不留情的夺去你的心,希望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不会是以敌人的身份。”
鏡·織夢者
但是赫黛拉自己也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将来大陆上的每一个人都会是她们魔族的敌人。除非帕奇里斯是一个丝毫没有威胁力的普通平民,但是这可能吗?或者帕奇里斯肯投奔魔族,不然是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的,而魔族也不是非要把大陆上的所有人都屠戮殆尽。所以帕奇里斯最后会不会成为魔族的强敌,赫黛拉还不知道,起码赫黛拉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在她眼中的野人,就是她的目标——帕奇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