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0kw非常不錯小說 何爲凡人何現仙 txt-第十八章 迷茫之錯展示-n4cfy

何爲凡人何現仙
小說推薦何爲凡人何現仙
朱子墨躲在一旁看着此刻的情形,但他大半注意力都在林中隐藏的那人身上。他居然没有发现这人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心中自然对那人大为忌惮,他默默运转灵力隐藏起来。
【这样的潜行之术,再辅佐暗杀,实在可怕。】
朱子墨心中感叹的同时,情形又发生转变。
“你找死吗?”大汉看了一眼何兵,恶狠狠道。
何兵不慌不忙,慢慢道,“找死的应该是你吧。我们脱离那队人之后,你却压迫威胁我们,抢走我们仅有的食物和用具,不是想让我们饿死又是什么?现在又想让我们去送死……嘿嘿,其心可诛啊!”
众人心中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之前摄于大汉的淫威,不敢反驳。
此刻经何兵一说,在场的人也被点破了心中的那层纸,他们立马又找到了主心骨,开始声讨起大汉来,进而怒骂、痛骂。
大汉死死擒拿住的身前的人,这人早已被他打昏过去,避免林中的人放冷枪,大汉虽然什么也没说,但却气得忍不住颤抖。
“这丫的看起来一大坨的,本以为是个好汉,原来就是他妈的孬种,唉……”
“孬种个屁,要我说,他妈的就是杂种……哈哈哈……你们看那不伦不类的衣服,惨不忍睹的相貌,大伙说是不是啊……”
“兄弟说得对,你看他弟弟是个瘦削光头,而他是个魁梧大汉,我看啊他是个野种……哈哈……”
……
在场的人的嘴巴一个比一个毒,从大汉问候到大汉的祖宗十八代,每一代都是苟且不堪之事。
大汉听到这些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早已气炸肺,对这些人起了必杀之心,恨不得将这些人通通折磨而死。可是林中的敌人又不可见,再来一下冷枪,他也保不准自己是不是能躲过。
“嘿嘿!”大汉看着众人目光阴沉,咬牙切齿,“你们。很好。”
何兵心中冷笑,他就是想激怒大汉,让大汉枉死枪下,于是笑着,想更加激怒大汉,他受宠若惊般,“那多谢……”
我與你狼狽為賤 念北
何兵话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听到众人杂乱的惊呼,就感到身体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出现一种腾空的感觉,然后重重跌到地上。
“你……”何兵反应过来惊恐叫道,他完全预计错了对方的力量,这世界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人。
这时,大汉又变成黑影,一脚踏在何兵的胸口,慢慢碾磨起来。
大汉看着周围冷冷道,“谁动我杀谁!”
在场的人一听,纷纷闭嘴,不敢乱动,连大气都不敢出,惊惧看着大汉,后悔刚才说了那些话,有些人甚至已经有了举报心思。
何兵还想说话,但却说不出来,他只能听到自己的胸骨慢慢的被一根根碾断,感到满口鲜血,心中充满恐惧,又不能昏迷过去。
大汉的力道恰到好处,就在那条边缘线上,让何兵痛不欲生,连惨叫都发不出,感受死亡的恐惧,看得人毛骨悚然。
朱子墨不忍,把眼睛闭上。他心中挣扎片刻,再次睁眼时,一个淡青色的火球在手掌浮现而出,他故意朗声对着那个隐藏在腐叶下的人说,“你还不出手么?”
那人好像一惊,向这边望来,只见一个满身泥土的人手掌悬浮着一个淡青色火球,全身有青光隐现。
她戒备地站起身来,凹凸有致,英姿飒爽,正是沐婷,她讶然道,“是你!朱子墨,你居然是修真者。”
朱子墨有些惊讶,这人居然认出了满身覆盖泥土的自己,他看着沐婷说道,“是我!你不救他么?”
“我只是负责清理潜在威胁。”沐婷没有直接回答。
土匪寵妻:大當家的女人
朱子墨皱了皱眉头,他确实找不到什么有意义的话来回答,“救人要紧。”
“你为什么不去救他?”沐婷问道。
“谁?是谁?滚出来和爷爷单挑啊!”大汉听到林中的声音望了过去,惊怒大吼。
两人没有理会大汉,朱子墨回答沐婷,“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敌人。”
沐婷想了想,刚才如果对方真的想致自己于死地,那应该直接出手才对,当时自己可一点反抗之力也没有。
【不过他又是修真者……那个那姑娘的同学……难道……】
此刻朱子墨真想一巴掌把自己抽死,没事装什么大尾巴狼啊!现在不仅救不了人,浪费时间,更把自己搭了进去,或许孔蒙师兄他们都被自己冒失的举动给牵扯了进去。
【以后绝对不能这样……】朱子墨心中狠狠道。
沐婷沉默了会,忽然落落大方,诚恳道,“或许我们可以合作。”
“合作?那好!”朱子墨听着,明显一愣,他也搞不清楚这位女警官为什么这样爽快了,但眼前的事又刻不容缓,所以说道,“我们还是救人要紧。”
武極虛空 一世青燈
“好。”沐婷心中有了决定,也不管朱子墨,自己一人冲上前去。
朱子墨看着这样的情形,心中疑惑的同时也放下戒心,将手中的火球熄灭,跟上前去。
××××××
大汉看着身前突然出现的两人,心中一凌,【高手,绝对是高手……】
大汉的目光在沐婷身上转了转,他很清楚他们是同一种人,都有浓厚血腥气,这是大量杀戮造成的,不是一两条命这样简单。
“真想不到沐警官原来还是个高手。”大汉看着沐婷,漠然道,“不过,你带着这样一个,嘿嘿,还在泥里打滚的年轻人来,就不怕他夭折在这里?”
“我弟弟到这里,自然有他的手段。”沐婷没有辩驳什么,却顺着大汉的口吻说道。
朱子墨心中一愣,也没有辩解,谈话这方面他确实不擅长,以往很多次和人口角交锋,明明可以占据心理上的优势,拿到道德大棒,可每次他都成为败者。
大汉冷笑一声,说道,“不知道沐警官是按江湖的规矩办事,还是……”
分神
“我虽然身有官职,不过我弟弟却对江湖上各门各派的武功很感兴趣。”沐婷淡淡说道。
朱子墨听着这话,心中一阵嘀咕,【这女人不会要我去打吧?】
大汉沉默,车长既然派了这个女人来,那一定还有什么后手,“你们就这么确定吃定我了?”
醫香嫡女:世子請閃開
大汉说着,面带残忍之色,又一脚踩在何兵的身上,刚刚昏迷的何兵又惨叫着醒了过来。
永樂奇案 半路出家人
沐婷见状,不想让朱子墨这个盟友有什么芥蒂,于是说道,“这样吧!你我弟弟打一场,你赢了,我们就放你走。”
“你能做得了主?”大汉皱了皱眉眉头,忽然一脚踢飞怨毒之色的何兵,甩开一直拿在身前的人,冷笑一声,“看来我别无选择。”
沐婷做了个请的手势,退到一边。朱子墨无奈地看着这一切,心中也充满了对大汉的怒意。
朱子墨还有些不适应这个环境的转变,还想说些什么。可在这是,大汉已经冲了过来。
朱子墨见此,慌忙一避,跳到了树上。他心中也有些恼怒自己了,居然还以为是什么电视剧要说点什么,他想着,不等大汉过来,一个淡青色的火球浮现在手掌。
“修真者?”大汉一见,惊惧大叫,慌忙逃开。他从小就听那个师傅说修真者到底有多恐怖,移山之力,倒海之能。
修真者高高在上,犹如天道,视万物为刍狗,人与蝼蚁并无分别。
而此刻,朱子墨不知道应不应该杀了大汉,虽然他觉得做尽恶行的大汉就应该千刀万剐,可是当那个行刑者是自己的时候,他又有些茫然了。
“你要杀我,那让所有人都给我陪葬吧!”大汉恐惧之下歇斯底里起来,陷入疯狂之境。他不在注意朱子墨和沐婷,他冲入人群,犹虎入羊群一般杀戮起来,一片片惨嚎恐惧声响起,转眼之间大汉就杀了五人,都是一招致命。
朱子墨从惨叫声中惊醒,心中震撼可想而知,一怒之下,就把火球扔了出去。这饱含他的灵力的火球,动如闪电,眨眼之间,“轰”的一声巨响在林中炸开,火光肆略,与此同时凄厉声此起彼伏。
貴族校草獨家小甜心
沐婷默然看着,看着青色火焰中的人烧成飞灰,她眼眸中有些不忍,甚至有些泪光,不过又马上坚韧坚定起来。
扔出火球之后,朱子墨从愤怒中清醒,心道不好,他听着凄厉的惨叫声,眼睛睁得老大,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在自己的火球术下烧成骨架,烧成飞灰。
風流巫眼在都市
婚謀成癮 一樹一風
“啊!”朱子墨大叫,从树上掉了下来,以他现在的体质自然不会有什么事,况且全身灵力覆盖,他神经质道,“啊,我做了什么?”
朱子墨大叫着,看着还活着的人,这些人对他充满了恐惧、戒备、厌恶。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他痛不欲生,他惊恐地看着活着的人,觉得自己如同见不得光的虫子,逃也似的冲入树林。
沐婷看着这一切,大声道,“还活着的人,跟我回火车。”
众人这时才注意到一边的沐婷,他们仿佛看见了……希望,不少意志稍弱的人都嚎啕大哭起来,连滚带爬地扶起伤者,跟着沐婷向火车走去。
(PS:发现一些事,这个书名可能有版权问题。所以决定新开一本书,接着这里之后写,绝不进宫!没看的可以当一本新书来看,看了的剧情了解得更多一些……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