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hl6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泯然一笑薄情了》-33【若得君前一笑顏,我心何須要誰憐二】看書-3nmu3

泯然一笑薄情了
小說推薦泯然一笑薄情了
269下棋
阁楼上
风生和公孙尺正在下棋
风生一子落下
“今日之局,家主是心有余力,步步设防,这样可不是一个好棋手啊”
公孙尺
“棋盘如人生,不到最后谁知道结果”
风生
“齐连生野心太大,只怕到时候没有那个能力驾驭,这可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一定要好好谋划”
公孙尺
“那无名山庄了”
风生
“无名山庄只要还是他萧凤南掌管,就翻不了浪花,再说有用的是无名山庄,而不是他萧凤南”
公孙尺
“只是所有人都想做棋手”
风生笑着
“哈哈哈,想要换一局棋很难,只是如今这棋盘都在我们手里,家主胜是家主的,我胜,我的也是家主的”
公孙尺笑着
“看来风总管底气十足啊”
风生
“家主是要成大事的人,我当然不能拖后腿”
这时门被人敲响。
风生
“进来”
凌龙走了进来,在风生耳边说着什么。
风生点了点头。
“行了,你出去吧”
公孙尺看着凌龙出去,看着风生。
“怎么了”
风生笑着
“今日倒是错过了一出好戏”
“那蒲尚农之死与石奇康有关”
公孙尺闻言扔掉手中棋子站了起来
“真是可惜了,原本我还以为他能有一番作为的”
风生摇摇头
“江湖的烂调而已”
“还有一件事,那华峰在这里冒头了,夫子只怕是回不来了”
公孙尺
“现在是多事之秋,不要出事,先盯着吧”
风生点了点头
“一步步来,不能急”
【】
一条大道上华峰打扮成一挑柴老者,行走在道路中间,这时身后两匹快马疾驰而去
华峰抬头看着马背上两人皱着眉头
“白家马场”
再回头看去,一辆马车在路上缓缓驶来。
270鼎中秘密
萧莫眺望着百草园。
“武婆婆今天怎么没有出来”
苗业站在一旁。
“萧公子,要我说,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这样一味的劝说,也没有什么作用”
萧莫
“我只是有些不明白,那武婆婆为何会那般绝情,人心不是肉长的吗,见死不救肯定有原因,就是不知道武婆婆是什么来历”
苗业看着萧莫
“萧公子不妨去问问南宫前辈他们,或许他们知道”
萧莫点了点头向一旁的南宫寻心行走了过去。
吴桐宇看着萧莫走了过来。
萧莫看着几人。
“前辈,我想问一下,那武婆婆是什么来历”
南宫寻摇摇头看着心行。
心行
“那武婆婆成名四十多年了,时间太久了”
萧莫
“那武婆婆和昨日那姐姐是什么关系”
心行
“影姑娘吗,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影姑娘他娘原名顾菲菲,当年是武当二弟子,后来成家之后与武婆婆有过节,只是听小玉说过,两个女人吵骂了一天,就离开了,后来武婆婆就是医道初露峥嵘,而顾菲菲和影天在失落崖一战中殒命,影家堡也四分五裂,可惜了”
“你要是想要追查那武婆婆来历恐怕没那么简单,”
【】
这时却是江含一声断喝
“傻小子,你给我好好练,别想着偷懒”
众人看了过去。
白雁有些疑惑的摇着长棍,满头大汗。
白雁
“前辈不是的,我有点想不通”
江含
“想什么也没用,你帮不上什么的,别废话,练不成一套有你好看”
白雁舞动几下又停了下来。
“前辈,为什么我总感觉有些别扭”
江含站了起来,伸出手就朝白雁抓去。
“我现在很生气,是要我陪你走两下吗”
白雁看着江含伸手过来,往后退去。
江含挥着手中的铁链向白雁砸去。
白雁
“啊,前辈,不是的”
这时身后传来
“雁儿,虎虎生风”
白雁挥着长棍击打在铁链之上,回过头来看着高平喻十一娘。
“八叔,十一娘”
十一娘看着江含又挥着铁链打来
“雁儿,别分心,听你八叔的”
白眼点了点头看着江含持着木棍扫去。
江含跳了起来
高平站在一旁。
“雁儿,枪出如龙,要快”
白雁将木棍狠狠地刺了出去,正好卡在锁链的空洞之中,狠狠地落到地上。
江含伸手提了提,眼看是拔不出来。
“好小子,有出息了”
只见江含又跳了起来,另一根铁链也抽打了出来。
高平看着这一幕。
“雁儿,拔出来,翻云覆雨”
只见白雁手拿着长棍尾部,正要拔出,江含用力一拉,木棍带着白雁一个晃动,另一条铁链已经砸了过来,白雁在地上滚了几圈,吐出血来。
高平,喻十一娘连忙走了过去。
“雁儿”
“雁儿你怎么样”
高平二人扶起白雁。
白雁擦着嘴角的鲜血
“没事的,八叔,我都习惯了”
杨延东看着江含。
“四弟,你胡闹什么”
江含看着杨延东冷哼一声,又坐在地上。
“哼,偷学了我鼎中的武学,还这么没用,真是废”
高平有些不满。
“多谢阁下教导我家雁儿,只是教导归教导,刚才我看了片刻,雁儿这明明就是很高明的枪法,阁下却让他当棍法用,首先方向就是错的”
江含
“棍是他自己选的,招数是他想的,我还不想教了”
高平一阵无言,拱了拱手看着白雁。
“雁儿,你胡闹,你以后有什么事要多问问”
白雁点了点头。
“恩恩,我说怎么这么难,原来是错了”
“对了八叔,姨娘,我好想你们啊”
十一娘
“我们也是,这大半年到处找你”
“雁儿现在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宇姑娘她们怎么也在这里”
“雪雪姑娘病了”
“很严重”
“哎,傻孩子”
“让姨娘好好看看”
】】
这时宿星草小跑了过来。
“少爷少爷”
苗业看着宿星草。
“宿星草你怎么了,什么事这么开心啊”
宿星草跑到苗业跟前,拉着苗业衣角。
“少爷,我听老爷说你会一种很高明的步伐,我之前怎么不知道啊”
苗业笑了笑。
“我自己都不知道,那只是情急之下,对,情急之下胡乱走出来的”
hello!卡哇伊千金 茶小沫
宿星草
“少爷,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我就瞧瞧好不好”
苗业笑着
“我也想给你们看看,但是我现在忘了”
这时江含看了过来。
“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苗业看了一眼宿星草有些疑惑的向江含走了过去。
“前辈”
江含看着苗业。
“跪下来,磕三个响头”
苗业
“敢问前辈是为什么”
这时宿星草也跑了过来看着江含
“对啊,凭什么让我家少爷给你下跪,还磕三响头”
江含看着苗业。
“偷学了鼎中的武学还想抵赖不成”
苗业摇摇头看着江含身后的大鼎
“原来是这鼎中的武学啊,怪不得,怪不得”
宿星草也看了过来。
“少爷少爷,你的步伐是这鼎中所学”
苗业
“我也说不清,有可能是吧”
冷心總裁:小女仆別逃
江含瞪着眼
“臭小子,明明就是,你现在忘了,那是你没有学以致用,赶紧跪下磕头别错过了时间”
宿星草看着江含,又看见三老也跑了过来。
“江小子,让我也进去看看吧”
江含看着宿星草和三老。
“可以啊,跪下来磕三响头”
“你们也想看”
宿星草吹着气。
“想得美,不看了不看了”
三老摆摆手
“不看”
“不看”
“有什么好看的”
说着三老拉着宿星草。
宿星草看着三老。
“喂,你们干什么呢,真是的”
三老笑呵呵的。
“走走走,我们去个好地方”
“真的,很有趣,肯定不会让你失望”
宿星草看着三老。
“真的”
三老点了点头。
“恩恩,别啰嗦了”
宿星草看着苗业。
“少爷,我这去去就回啊”
苗业点了点头看着四人高高兴兴的离开了,又看着江含。
“江前辈,我不想习武,所以这个磕头拜师就不用了吧”
江含跳着眉头。
“不想习武,学都学过了,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说着几步垮了出去,将大鼎扔了过去将苗业盖住
“啊啊啊,前辈饶命”
“前辈救我”
“你给我在里面好好想想”
【】
十一娘看着这一幕眼角都抽了抽。
“这江含还真是喜怒无常,雁儿怕是吃了不少苦”
高平看着白雁。
“雁儿,你那枪法,真的是那鼎中的武学”
白雁点了点头。
“江前辈是那样说的,应该不会错吧”
高平
“还真是神奇,雁儿你有拜师吗”
白雁抓着脑袋。
“好像没有吧”
【】
华峰站在远处看着这边,口中喃喃突然恍然大悟的样子。
“鼎中武学,难道是那口鼎”
说着便看向江含,只是江含也是突然转过头来。
华峰连忙背着柴低下头向远处而去。
江含看着背柴人离开在思索。
这时大鼎之中,苗业又开始哭喊。
江含却是一脚踢着大鼎上。
“别吵,再吵弄死你”
众人摇摇头
杨延东
“四弟,你注意点”
江含瞥了一眼杨延东
“我知道分寸”
众人看到这样也不再去理会
【】
星星看着萧莫等人走了过来。
“萧大哥,几位前辈”
众人点了点头。
【】
心行看着南宫寻。
“修行就是静心”
南宫寻
“大隐于市,小隐于林”
心行点了点头
萧莫站在一旁叹息了一声。
南宫寻
“年轻人叹什么气”
星星看着萧莫。
“萧大哥说实话,开心一天苦恼一天,顺其自然就是”
萧莫点了点头。
“想的多了,也感觉没什么用”
星星点了点头。
“恩恩,我昨夜翻看了一本小人书,我觉得很有趣,要不我给大家当成故事讲吧”
众人点点头。
271白雁华峰
十一娘看着星星一行人看着白雁。
“雁儿,要不我们也过去吧”
白雁点了点头,这时突然望着远处。
十一娘
“雁儿”
白雁很是激动,往外面跑去。
高平和喻十一娘都有些疑惑,连忙跟了出去。
白雁奔跑了片刻便停下来,有四处张望。
这时高平二人赶了过啦。
“雁儿,你这是怎么”
白雁有些慌神了。
“八叔,姨娘,是响马哨,是响马哨”
傾國傾城
高平二人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雁儿别慌”
“雁儿,你是不是听错了”
白雁摇摇头
“八叔我是不会听错的,真的是响马哨,那是我唯一的记忆”
说完白雁便向前跑去。
十一娘看着高平红着眼。
“这怎么可能”
高平摇摇头。
“走吧,我们也过去看看”
白雁追到一处又停了下来。
華夏娛樂天才 百煉
高平二人也追了过来。
这时白雁看着前方。
“就是这里的”
高平看了过去。
“二哥,是你吗”
林中走出一人。
“还二哥,早就是一堆枯骨了”
十一娘
“你是谁,为什么会有我二哥的响马哨”
华峰
“你们猜猜看看”
白雁
“你是华峰对不对”
我不該去救那個女孩
华峰笑着
“哈哈哈,还真是想不到,被人认出来了”
高平变了脸色。
“你们快走”
华峰
“走好不容易把你们引过来,怎么可能放你们走”
十一娘
“雁儿快走,我和你八叔顶着,去找萧公子他们”
华峰已经对高平出手,一拳将高平打翻在地上。
“傻小子,你若是真的跑了,我可就要大开杀戒了啊”
高平倒在地上,看着华峰向十一娘而去。
“雁儿快走”
白雁
“八叔,姨娘”
“你要做什么”
华峰笑了笑。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伤害你吗”
“我有事找你”
“什么事”
高平和十一娘躺在地上看着白雁。
“雁儿,你快走啊”
“你快走啊,不用管我们”
华峰看着白雁,突然笑着走向高平两人。
白雁刚想转身看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
华峰伸手将二人打晕咧嘴一笑。
“放心我只是把他们打晕了,这样不影响我们交谈”
“我看你是个老实人,我也最喜欢老实人了”
“明人不说暗话,我要那鼎中的武学”
白雁
“我自己都不会”
华峰盯着白雁。
“我要你给我拓印一份就行”
说完就看见华峰扔出一个包裹放在地上。
“若是拒绝,我现在就杀了你们,你自己选吧”
白雁
“住手 住手,不要伤害他们,我去,但是你不能再伤了他们”
华峰嘿嘿一笑,提着高平,喻十一娘飘入林间。
“那是自然,三天,我再给你三天时间,距离这里二十里外有一个落马山坡,我在哪里等你,你不仅不能让人察觉,也不要给我耍花样,要不然我随时宰了他们”
白雁看着华峰离去,从地上捡起包袱,是一些墨盒白纸。
“八叔,十一娘”
272讲故事
一处草药田里,四老正趴在地上,挖着一株草药。
宿星草搓着手。
“呵呵,慢点慢点,小心它跑了”
三老小心翼翼的挖出。
“跑不了的”
“怎么样,这个地方不错吧,哈哈”
宿星草笑眯了眼。
“哈哈哈,不错不错,亏死那个老婆子”
这时远处传来断喝。
“好啊,原来是你们四个老混子,我就说什么东西这么大胆敢来偷我的参药,总算是被我抓住了吧”
这时四人脸色惊变,一下子跳了起来,往外面跑去。
“快走”
武婆婆嘲笑着,扔出手中的石头。
“想跑”
石头砸在四人身上。
宿星草
“哎呦,这是点穴手法,我动不了了”
三老也是各自站着。
“啊啊啊,我也不能动啊”
“动不了怎么办”
宿星草看着武婆婆慢慢走了过来都哭了。
“今天真是被你们害死了”
这时又是听到三声响便是看见三老一溜烟的跑了。
宿星草瞪大眼睛。
“喂喂喂,还有我啊,你们不能不仗义啊”
武婆婆走了过来。
“当真是善者以言论蛊惑天下,恶者以才能为祸人间,你说我该怎么办”
宿星草看着武婆婆。
“老婆子,是他们三个带我来的,他们才是罪魁祸首,你不抓他们抓我,你偏心”
武婆婆冷冷笑着。
“跑不了,我去找他们算账”
宿星草
“那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不和你作对”
武婆婆
“你想多了吧,好好在这里晒晒太阳,待我去把他们抓回来,再来一起收拾你们,呵呵”
宿星草哭着。
“老婆子,你太狠了”
【】
星星看着萧莫等人。
“要不是江湖巨变,他看透了江湖纷争之后远走他乡,虽然孤苦无依,但是最后也是最幸福的,但是那名女子却是哭断了愁肠”
萧莫
“天下女子哪一个不是希望,王侯将相,江山来换,只是可怜了,那个女子的等待”
吴桐宇看着萧莫
“若是那个女子,主动一点不就好了吗”
星星苦笑着摇摇头。
“故事不是这样讲的,若是太过平淡也不会有人去关注”
吴桐宇点了点头。
却是不知道武婆婆慢慢走了过来却是看着星星。
“后来呢,那个女人去了哪里”
星星看着武婆婆,吓了一跳,连忙起身。
“武婆婆”
武婆婆看着四周在找寻着三老踪迹。
“你讲你的,不用管我”
众人相互对望
星星看着众人点了点头,有时不时瞄着武婆婆。
“天已将方,月依有光,只剩那女子,冷若冰霜,望眼欲穿”
武婆婆突然看着星星。
“那结果了”
星星急忙拿出一本小人书。
“武婆婆,我还没看完这本小人书,所以还不知道结果”
武婆婆看着小人书伸手接过。
“我从来不收人东西,但是这群人中唯独看你比较顺眼,既然这样,那就先借给我看看,怎么样”
星星看着众人一喜,笑着递给武婆婆。
“既然武婆婆想看,那星星就借给武婆婆,只是–”
武婆婆看着星星
“想求我救人是不可能的,我不是白拿你的东西,所以我也不需要对你有什么付出,但是我必须和你说一件事,,那三个老家伙是你带来的吧”
星星点了点头
武婆婆
“是你那就没错了,他们三个偷偷跑到我药园里面祸害了十几颗参药”
“偷我的药,让他们小心点,我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看着武婆婆转身离开。
星星四处张望,便是看到远处三老趴在地上,瞄着。
三國之求生之路
星星
“爷爷,爷爷”
“萧大哥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我也不想惹武婆婆生气”
三老
“星星星星,你别生气,你别生气”
“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星星看着三老
“爷爷,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等下,等下,我们给她道歉去”
“好不好,好不好”
“星星姑娘,你别生气了”
【】
江含低着头,闭上了眼睛。
杨延东从远处走来看着江含,叹了一口气。
【】
心行看着星星有些疑惑。
“想不到这本小人书是落到星星姑娘手里了,害得我好找”
星星看着心行。
“这本小人书,是大师傅的吗”
心行点了点头
“尘缘不尽,六根不清,写书看书,不过是排遣寂寞,慰藉悲苦”
“只是想不到这才多少时间,星星姑娘就会倒背如流,真是厉害”
星星点了点头
“大师傅也很厉害的,我是写不出这么好的故事”
心行
“一本书就好像是一个人,文采是血肉,故事是骨骼,思想是脉络,过多的修饰就是肥胖臃肿,故事没有逻辑就是缺胳膊少腿,总是差一点,没有思想主线,就是白痴,索然无味,一张白纸,这些你若是懂得,你也能写好一本书的”
“最主要的还是需要有人来讲,来衬托才是好的
星星看着心行
“大师傅,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去过七月和嘛,那弹琴之人”
心行
“我去看一个故人”
273白雁入鼎
一旁白雁慌慌张张走了过来,他看着江含欲言又止。
江含一脸不耐。
“傻小子,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别想跑也别在这里傻站着”
白雁摇了摇头,一拱手。
“江前辈我不会跑的,只是我最近有点心神不宁,我想请前辈帮个忙”
江含瞪着白雁。
“说”
白雁吞吞吐吐指着那口鼎。
“我想入鼎”
江含看着白雁点了点头。
“这个简单,不过你坐在地上,我盖住你,免得我还要拖着你,别搞出什么动静影响我”
白雁点了点头,坐在地上。
江含将鼎举起,翻转过来罩下来。
萧莫看着江汉的举动。
“四叔,白公子这是怎么了”
江含看着萧莫摇摇头,又看着远处。
白雁点着烛火。
拿出准备好的纸张印在鼎内侧。
【】
274武婆婆看小人书猜测
武婆婆掌着灯火落在桌子上,自己也找了把椅子靠了过来,那本小人书放在眼前。
武婆婆坐了下来拿出那本小人书,书面有这样一段蜚语。
“江湖是有纷争,红尘似雪滚滚,泯然一笑薄情了,空逗留,一段记忆忧心”
“原本是一对碧玉佳人啊,倒是可怜了那几个痴情女子”
“这个邱公子如此风华绝代和我那洛大哥倒是有几分相似”
“可恨,这些个些许名声算什么”
“江山换美人啊,好英雄气概”
“这个该死的东西,岂不知,一个女子为了他变成这般模样,他还不领情,真是无情无义之徒倒是可怜了那个孩子”
“一个女人若是死心踏地的跟着你,什么都拦不住的可惜我没那有命”
“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天意弄人,我又何尝不是”
“怎么就没了,那后来那个孩子怎么样了,那个神医若是没有出手,是不是会后悔一辈子啊”
“空逗留,空逗留,一段记忆尤新,一段记忆”
“这个和尚还真是大胆,既然这样步入红尘”
“想要知难而退也不是那般容易”
“邱公子,洛大哥,洛秋生,这是”
只是这时武婆婆连忙起身。
【】
白雁猛地敲打的鼎壁。
“江前辈,快放我出去”
江含怒气上来。
“混小子,让你别打扰我,你还敲”
武婆婆快步走了过来。
“蠢货,没感觉到,闻到味道吗,傻小子在里面玩火,你再不把人放出来,就活活憋死了”
江含一愣连忙掀开鼎。
看着白雁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武婆婆站在一旁。
“要说蠢,你们两个都是”
白雁看着江含
“江前辈,都是我不好”
江汉却是看着武婆婆。
“武婆婆,你要干什么”
武婆婆看着江含诡异一笑
“你们不是一直求我给她治病吗,我来了,你还拦着我”
江含一怔一喜。
“不敢,不敢,请”
众人大喜,跟在武婆婆身后。
武婆婆
“杨延东,江含,你们来,其他人都滚远点”
众人愣了愣。
275武婆婆问话孙雪雪
武婆婆看着孙雪雪。
“她是不是洛秋生的后人,这个问题可以决定我救还是不救”
杨延东大喜
“武婆婆,洛秋生是我师傅,这孩子他娘的确是师傅的女儿”
武婆婆眼神在闪动,点了点头。
“好,先把他给我送到我屋里去,我要先检查一下”
江含有些激动。
“好,太好了”
武婆婆点了点头转身出去。
众人等在外面看着,武婆婆看着星星。
“小姑娘,这次多谢你了,雪雪姑娘我会出手,要不是你我不知道要犯多大的错误”
“这本小人书我还给你,里面虽说有些纰漏但总体来说不假,多谢了”
星星有些慌乱的笑了笑。
“武婆婆,您不用那么客气”
星星看着武婆婆离开,之后走到心行身边。
“想不到大师傅,这么有本事,单凭这本小人书,就让武婆婆出手了”
“大师傅,多谢你了”
心行
“我也不知道,会有这么大影响,要是早知道的话,我很早就应该过来了,毕竟我师傅受惠于人,我来报她后人也是应该的”
【】
武婆婆独自行走在草园中,却是看着不远处的宿星草走了过来。
宿星草看着武婆婆。
“老婆子你给我等着这次我绝对和你没完”
武婆婆看着宿星草笑道。
“老家伙,我今天是心情好,放你一马,你要是再敢给我放肆,就不用走了”
宿星草后退几步,跑开。
“我知道你是服软了,但是这样我就不计较了吗,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
白雁独自一人坐在屋子里,满脸铁青,他看着屋外众人欢天喜地,自己不觉得摸了摸心口。
【人物介绍】
武婆婆
为人医者,当救死扶伤。
争名夺利,庸医尔,死不足惜。
为师者,重道体己,无外乎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廉耻勇。
四十年前被洛秋生所救,浪子有情,我心犹在,目睹世人对心中人所作所为,忍辱负重,终得报,也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