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6cw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以身化道》-終章 以身化道分享-os25j

以身化道
小說推薦以身化道
众人赶到天枢山,发现天枢山已被破坏的山崩地裂,老头现身出来,严肃地对众人说道:“不好,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洛羽涵急切地问道:“他们难道也把黄麟灵兽取了吗?”老头脸色阴沉地回答道:“事情可能更为严重。”
见老头从未有过的凝重,狗儿阴沉着脸严肃地问道:“前辈,莫非他们有什么阴谋不成?”老头冷哼一声,道:“阴谋?只怕他们已经懒得搞什么阴谋了,今天或许我们就要见到正主了。”
众人听了,都吃了一惊,不自觉地握紧各自法宝,放开炁场,感受着天枢山里的动静。这时狗儿对众人说道:“诸位,此事因我而起,多谢诸位陪我到此,现在请诸位马上离开这里,一切因果,我自会在这里了结。”说完,上前一步就要独自离开。
这时狐小天回绝道:“你有你的坚持,我们也有我们的选择,离不离开是我们的事情,这与你无关。”狗儿听了,皱了皱眉。这时龙少天也说道:“张兄弟,我知道你是好意,不管你是为了悦儿也好,为了天下苍生也罢,于公于私,我们都不会弃你不顾。”
洛羽涵也拒绝道:“我的大仇还未得报,我是不会离开的,不管你接不接受,我们只需要你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所有的一切也不应由你一个人来承担,如果你还把我们当朋友,就不要执着于自己一个人去承受一切,我知道,失去悦儿对你打击太大,我们同样也不比你好受,你可以为了她,我们又怎么能忍心抛弃她。”
了空大师也说道:“阿弥陀佛,张施主,老衲虽已遁入空门,但我佛尚有慈悲之心,以普度众生为念,佛语有云‘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请张施主不要以一己之私,阻止我等修佛之心。”狗儿见劝不动众人,脸色愈加难看起来。
这时老头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别在那里你侬我侬了,哪那么多废话,你们还以为这是自己家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别说你们不走,就是要走,也要先问问人家答不答应。”听了老头的话,众人觉得情况更加严重起来。
这时突然一阵笑声传来,江天望、赵青志、百里通和江不悔便出现在半空之中。江天望对众人笑道:“真是感人,既然你们这么情真意切,那就都留在这里好了。”这时洛羽涵厉声责问江不悔道:“江不悔,你为什么要勾结江天望,害死我父亲?”
江不悔轻松地回答道:“其实我也不想,你也不要怪叔叔,为了得道飞升,为了天下大义,我也是迫不得已,你放心,只要我成为神,我依然会守护我们的圣教。”洛羽涵听了,恶心地“呸”了一声,大声责骂道:“你这样背信弃义,还有什么脸面得道飞升,还有什么脸面守护我圣教,还有什么脸面口口声声天下大义!”
这时江天望说道:“妖女,你以为你们做的就是对的吗,若不是百年前的那场浩劫,我们又何至于此,要怪就怪那李啸然的好儿子李绝天吧,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狗儿道:“江天望,你休要再血口喷人,李前辈光明磊落,为天下苍生而战,岂是你能够相提并论的!”
江天望听了,大声笑道:“好一个为天下苍生而战,那你们也和他一起为天下苍生而死吧!”说完,便带着三人向狗儿等人冲来,瞬间释放出白虎和黄麟两只灵兽。
众人看去,只见白虎和黄麟两只灵兽此时颇为诡异,两只眼睛都是血红色的,像是入了魔一般,丝毫没有什么理智。众人眉头紧皱,狗儿也召唤出青龙、朱雀和玄武,三只灵兽一出现,看见两只被控制的伙伴,眉头也是一皱,跟着狗儿一起冲向江天望等人。
狗儿和洛羽涵对上了江天望,狐小天和龙少天对上了江不悔,了空、了无和了尘三位大师则对上了赵青志,玄武灵兽对上了百里通,青龙灵兽对上了白虎灵兽,朱雀灵兽对上了黄麟灵兽。
豪門小逃妻:走錯總裁房
異界升龍
狗儿此时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顶峰,与江天望不相上下,如果说有差距的话,那就是狗儿的战斗经验比不上江天望,不过有了洛羽涵这个得力助手,倒也能稳占上风。
只见江天望施展天门功法,幻出一只巨大白虎,体型之大竟与五灵兽一般。洛羽涵则幻出一只巨大朱雀,个头虽略小于白虎,气势却也不相上下。狗儿则是周身气息暴涨,背后混沌之气猛涨,渐渐幻化出一个手持混沌之斧和白虎大小差不多的战神一般的巨人来。
一声暴喝之后,狗儿、洛羽涵便与江天望交上了手,半空中,巨人、朱雀也与白虎撞击在一起。狗儿与洛羽涵默契的配合不断向江天望发起猛攻,朱雀和巨人也不断变换身形攻击白虎。
突然,朱雀一声长鸣,化作一道利箭冲向白虎,白虎仰天虎啸一声,迎头顶上朱雀,两只幻化出的灵兽瞬间又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轰鸣之声,接着两只灵兽纷纷被震开。这时那手持战斧的巨人突然消失在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白虎上方,一声怒吼之后,巨人一斧朝白虎劈下,轰然一声巨响,一声惨嚎响起。白虎身体虽然没有被斩断,却也被劈开一道深深的伤口,灵力不断消散,身体瞬间黯淡了不少。
受此重击,江天望身形也是一晃,喷出一口鲜血,狗儿和洛羽涵见了,乘胜追击,继续发起猛烈攻击。
狐小天和龙少天那边,这三年来,狐小天也是闭关苦修,加上青丘宫主和狐统领不计成本地栽培,此时的狐小天修为也是快达到顶峰的存在,龙少天的修为和狐小天也差不多,再加上又见到了两次青龙灵兽的现场教学,又领悟了不少。
跨界閑品店 給您添蘑菇啦
不过江不悔的修为,此时与江天望不想上下,都是顶峰的存在。所以此时两人对战江不悔,虽然个人比不上江不悔,不过联合起来一时倒也不落下风。江不悔幻化出一只巨大朱雀,狐小天和龙少天分别幻化出一只巨大九尾白狐和一条巨大神龙。
九尾白狐和神龙一起,不断向朱雀发起猛烈攻击。江不悔老奸巨猾,不断变化招式防御,只见那朱雀身法灵活,不断变换身形,将九尾白狐和神龙的攻击一一化解。防御了一阵后,江不悔突然大喝一声,手法快速变换,猛地向狐小天和龙少天发起攻击。狐小天和龙少天冷哼一声,也迅速变换手法迎击而上。
一声轰然巨响,朱雀与九尾白狐和神龙撞击在一起,一道耀眼白光瞬间爆发开来,将三人淹没。片刻之后,光芒散尽,江不悔、狐小天和龙少天远远对峙,各自大口喘着粗气,双方都遭受重创。
了空、了无、了尘三位大师和赵青志那边,了空大师的修为最高,和赵青志一样,都是顶峰的存在,再加上两位师弟相助,所以战斗起来比其他人要轻松,可以说是压着赵青志开打。
家養小首輔
只见三座大小不一的金佛现身半空,围住一只麒麟不断拍出一记记佛掌,只听麒麟身上不断传来“嘭嘭”之声,麒麟发出一声声沉闷的惨嚎,仿佛身体随时都可能爆破一般。终于,在坚持了不知道多少掌之后,麒麟身体终于爆破开来,化作无数灵力消散在空中,赵青志身体也是被重重击飞出去,一口鲜血忍不住喷出。
百里通那边同样不好受,虽然修为和江天望三人一样,都是顶峰的存在,可是独自面对一头货真价实的灵兽,心里叫苦不迭,要知道当时狗儿面对青龙时的惨状,就可以知道此时百里通心里是多么的悲苦。
玄武灵兽对上百里通,简直就是吊打,百里通实力全开,幻化出麒麟助阵,边躲边招架,偶尔突然发起攻击,奈何玄武灵兽防御力极强,受到百里通和麒麟的攻击,连挠痒痒都不如,这让百里通更加郁闷。一番玩弄之后,玄武灵兽突然身形消失,只听一声爆破之声响起,幻化出的麒麟便被实打实的玄武撞击的粉碎,接着又是一声沉闷撞击声响起,百里通便被玄武重重撞飞出去,百里通喷出一大口鲜血。
青龙灵兽那边,看到白虎灵兽被控制的样子,神情凝重,与白虎纠缠在一起却又不忍发挥全部实力,毕竟对手是自己的伙伴,一时下不去重手。而白虎见了青龙,却像是见了仇人一般,疯狂地发起进攻,青龙只能利用灵活的身法勉强化解,青龙越是这样,白虎越是暴怒。
终于,白虎忍无可忍,停住身形,准备放出大招气吞山河,青龙见了,皱紧了眉,这时只听朱雀那边骂道:“你脑子被驴踢了吗,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唤醒他吗,你若为了他好,就不要留手,只有将其彻底击败才能够把他救回来,你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被你连累死了。”
青龙听了,没好气地冷哼一声,身子一抖,也放出大招龙啸乾坤,轰然一声与白虎撞在一起,然后两只灵兽被爆炸之力震荡开来。
朱雀那边,边骂青龙边全力轰击黄麟,黄麟更是毫无保留地向朱雀发动猛烈攻击,几番激烈的碰撞之后,两只灵兽也双双震飞出去。
又是一番苦战之后,伴随着一声轰然巨响,双方分开,远远对峙着。此时江天望这边,除了白虎和黄麟两只灵兽外,四人都已落入下风,再战斗下去,必然会陨落在此。不过江天望却撑着重伤的身体,一脸轻松地大笑不止,仿佛将要失败不是自己,而是狗儿众人。
见江天望这样,狗儿众人也是不解。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天空之上突然射下四道金光,分别进入江天望四人体内,金光入体,江天望四人精神一振,气势瞬间提升,呼吸间就已经完全突破了顶峰,达到了世间修行者无法达到的高度。
原本众人还以为胜券在握,此时见江天望四人陡然剧变,都是震惊不已,相互对视一眼,然后毅然决然地向前一步。江天望四人对狗儿众人笑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惊喜,卑微的人类,今天就让你们尝试一下诸神的愤怒!”
“张兄弟,有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不叫上我,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此时狗儿众人身后传来一个青年的声音,接着只见一只巨大火凤凰越过众人,落到众人身前。众人见是凤九天到来,狗儿刚要开口,凤九天摆摆手,然后又往身后一指,只见又是几道身影飞来。
落地后,众人看去,发现是老毒物、瞎子、秦左使和李啸然,众人见了面,相互点头打过招呼,也不废话,一起看向江天望等人。
这时瞎子嘲笑道:“嘿嘿,我说老杂毛,你还真把自己当神了,到现在还执迷不悟,其实你们只是被当做了炮灰而已。”江天望冷哼一声,道:“无知,神的旨意岂是你等凡人可以理解。”说完,便向狗儿众人冲来。
这时老头吩咐青龙、朱雀和玄武道:“你们三个赶快把那两个蠢货拿下,否则我们都会葬身在此。”三只灵兽点点头,然后众人也冲上江天望等人。
我要做皇帝 要離刺荊軻
我的狐仙大人 水妖兒
这次青龙、朱雀和玄武三只灵兽对上白虎和黄麟,狗儿、洛羽涵和老毒物对上江天望,秦左使和李啸然对上江不悔,狐小天、龙少天和凤九天对上赵青志,了空、了无和了尘大师对上百里通,瞎子则躲到了一边。
狗儿这边虽然多了四个帮手,不过由于江天望四人又获得突破,凭借绝对实力占据了上风,所以这次战斗与刚才相比,变得更为艰难,每个人都丝毫不敢保留,都是竭力一战。
一番苦战之下,一声轰天巨响,五只灵兽那边,白虎率先败下阵来,青龙和朱雀上前将白虎控制住,一番破解之下,白虎双眼渐渐恢复清明,缓过神志,看看青龙和朱雀,又看看场中的战斗。
洪荒之玄龜逍遙錄 星空下的藍月
朱雀简单将事情讲了一下,白虎听后暴怒不已,和青龙、朱雀一起奔向正在和玄武纠缠的黄麟,几个回合之后,黄麟也被拿下,恢复神志,五只灵兽然后加入到众人战斗。
有了五只灵兽的加持,战局渐渐逆转起来,片刻之后,“嘭嘭嘭嘭”四声沉闷之声发出,江天望四人分别被重重击飞。
稳住身形,江天望四人依然泰然自若,又是四道金光入体,狗儿等人眉头皱得更紧,这时老头对众人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把正主找出来,生死成败,在此一战。”说完,又对五只灵兽吩咐道:“现在该你们登场了,你们就助这小子一臂之力吧。”五只灵兽点点头。
只见五只灵兽纷纷进入狗儿体内,狗儿感觉体内瞬间爆发,修为疯狂增长,几个呼吸的时间,修为已经远远超出江天望四人,洛羽涵等人也是惊喜不已,修为还没停止,老头就吩咐狗儿道:“去吧。”狗儿听了,手持混沌之剑,直冲云霄之上。
然后缓缓施展起绝天剑法,一剑破天完成,斩向虚空,一道混沌之光如长虹贯日,轰然破开虚空,一片金光便从虚空之中撒下,虚空之中一声怒吼,然后只见一个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仙风道骨的白衣老者从虚空中走了出来,怒视着狗儿。
重生之藥醫
白衣老者冷冷地问狗儿道:“怎么,你也要来取老夫性命?”狗儿毫不畏惧地回道:“不是我要取你性命,而是你将我的亲人伙伴从我身边夺去,今天我就要替李前辈完成未了之愿!”说完,混沌之剑一震,便直冲老者而去。
老者冷哼一声,手往虚空一伸,一把轩辕神剑便出现在手中,然后身形一闪,便与狗儿交击在一起。连拼数剑,二人分开,狗儿施展起一剑绝世,老头见了,冷笑一声,道:“无知小辈,想不到你也要重蹈覆辙,你以为修炼了他的剑法就能与我抗衡,真是不自量力!”说完,也施展起剑法。
随着狗儿剑法舞动,混沌之气流光波动,在狗儿周身形成一个巨大的炁场,剑招渐成,剑身气势不断增长,混沌之光越来越盛,剑招完成,混沌之剑气势也达到巅峰,然后狗儿一剑斩向老者。老者也施展完成,同样一剑劈向狗儿,两道巨大剑光瞬间交击在一起,气势与剑光一起将两人淹没。光芒散尽,狗儿又是一剑破天斩去,接着又是一剑斩神,老者不慌不忙,沉着应对,一一将两剑化解。
然后狗儿又施展起大音希声,老者见了,“咦”了一声,点点头,露出笑容,然后自言自语道:“有点意思。”狗儿这一剑,简简单单,舞动起来无声无息,威力却是更胜之前的绝天剑法,老头看了,也郑重地施展起更为厉害的剑法,然后两剑挟天地之威瞬间又交击在一起。
两剑交击,一切平静至极,剑气却疯狂地涌入二人体内,两人都是急速运转功法,将剑气化于无形。
片刻之后,两人分开,然后又各自施展剑招,狗儿又将大象无形、大道至简两剑斩出,老头越战兴趣越浓,不由也高看了狗儿几眼,不过这也并不能丝毫消减对狗儿的杀戮之心。随着最后一剑大道至简与老头碰撞,两人身子都是一震,然后被一股磅礴之力荡开,顿时狗儿感觉体内一阵血气翻涌。老者那边也不好受,同样体内翻江倒海,波涛汹涌。
这时老者手中轩辕神剑一阵躁动,然后突然从老者手中射出,化作一道流光直冲狗儿而来,狗儿手中混沌之剑似有所感,也是一阵激动,从狗儿手中挣脱,然后冲向轩辕神剑,与那道流光轰然撞击在一起,然后两道光分别化作两个老头身形,相互乐呵呵地看着。
只见两个老头在那里叽叽歪歪,时而交流,时而对骂,时而相互叫嚣,时而大打出手,狗儿和老者一时也搞不清什么状况。过了一会儿,两个老头分开,神斧老头转头对狗儿说道:“小兄弟,这里就交给你了,老头子要会会那老不死的。”说完,便和轩辕神剑消失在二人视线之中。
狗儿和老者也顾不得许多,任他们两个离去。狗儿和老者然后各自施展起功法,如两个天神般继续战斗在一起。
洛羽涵这边,此时和老毒物一起对战江天望,只见一只巨大白虎在半空中与两只巨大朱雀激烈战斗,片刻之后,白虎一声气吞山河的虎啸,与两只朱雀最后相撞,两声爆破,白虎破开两只朱雀,然后撞向洛羽涵和老毒物,又是“嘭嘭”两声,洛羽涵和老毒物防御被破,两人被撞飞出去,分别喷出一口鲜血。
江天望看着洛羽涵和老毒物,疯狂大笑起来。老毒物和洛羽涵挣扎起身,然后再次冲向江天望,又是一番苦战之后,老毒物突然快速结印,然后一声断喝,气势噌噌暴涨,洛羽涵和江天望见了,都是一惊。洛羽涵惊的是老毒物此时采用了秘法强制透支身体提升修为,心里不禁一阵悲痛,江天望惊的是没想到老毒物竟然这么不要命,想要鱼死网破。
只见老毒物身后重新幻化出一只巨大朱雀,体型与气势丝毫不弱江天望的白虎,决然地向江天望冲去,洛羽涵也是释放全部潜力,再次幻出朱雀与老毒物一起撞向江天望。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江天望和老毒物被震飞重伤不起,洛羽涵也是深受重伤。
此时云霄之上的老者见状,一挥衣袖,一道金光射出,直冲江天望而去,狗儿见了,赶紧变换手法射出一道混沌之光将那道金光打散。
洛羽涵挣扎着来到老毒物身前,老毒物抬手指向江天望,急切地吩咐洛羽涵道:“快,快杀了他。”洛羽涵听了,手持朱雀神剑,带着悲痛与愤怒,施展出最强一剑,直冲江天望,江天望见了,大惊失色,想要挣扎逃跑,可是此时身体已是重伤,根本行动不了。
一声惊天惨叫,朱雀神剑透体而出,然后只见江天望满脸惊恐与绝望,身体瞬间被朱雀真火包裹,几个呼吸之间就被焚烧殆尽,化作一缕青烟消散。
解决了江天望,洛羽涵双脚一软,跌倒在地,勉强用朱雀神剑支撑起身体,喘了几口粗气,然后踉跄回到老毒物身边,扶起老毒物送到瞎子身边,然后又加入到秦左使、李啸然和江不悔的战斗中。
江不悔虽然略占上风,不过战斗下来,却也始终拿不下秦左使和李啸然,此时又见江天望陨落,洛羽涵又加入战斗,心里也焦躁不安起来,便生了逃跑之心。秦左使见了,然后一个纵身拦住江不悔的去路,三人将江不悔团团围住。
百媚千驕 千島女妖
江不悔见逃脱不得,心下一横,直接施展最强攻击,冲向最弱的洛羽涵,秦左使和李啸然见了,也赶紧施展最强招式,飞身挡在洛羽涵身前,然后共同向江不悔抵挡而去。三人撞击在一起,僵持在半空之中,都不得前进半分。洛羽涵趁势幻出朱雀,也撞向江不悔,随着洛羽涵的相助,三人一起将江不悔向后撞飞而去。
后退一段距离之后,江不悔突然气势再次暴涨,一下稳住身形,然后再次突然爆发,将三人震飞出去,接着又变换手法,向三人冲来。三人都是一惊,这时秦左使快速结印,一声暴喝,稳住身形,召唤出一只巨大朱雀,将李啸然和洛羽涵护在身后,然后迎面向江不悔冲去,江不悔见了,冷笑一声,与秦左使撞击在一起。
片刻之后,秦左使身子倒飞而出,江不悔身子也是一震,吐出一口鲜血,这时又是一声震天巨响,江不悔身子如遭重击,也倒飞出去,原来是李啸然趁机再次施展白虎袭击而来。
洛羽涵将秦左使接住,落地后秦左使吐了几口鲜血,面带微笑地看着洛羽涵,伸到一半的手突然一滞,然后便再无气息,洛羽涵见了,悲痛地大叫一声,然后痛哭起来。
王牌悍妃,萌夫養成
将江不悔击飞,李啸然紧追不放,又是一连串的轰击,落地后,江不悔的身体已经被轰击的血肉模糊,残尸碎肉落满了一地。
解决了江不悔,李啸然和洛羽涵又加入到狐小天、龙少天、凤九天和赵青志的战斗中。狐小天三人勉力支撑,与赵青志打了个五五开,此时又加入了李啸然和洛羽涵,顿时占据上风。
赵青志见江天望和江不悔双双陨落,内心也是浮动起来,不过为时已晚,支撑了一阵后,李啸然等五人纷纷爆发,施展最强功法,一场绝对碾压地轰击之后,赵青志也死不瞑目地陨落当场。
然后就是百里通那边,五人又加入到对付百里通的战斗。片刻之后,百里通见败局已定,仰天狂笑一阵,然后突然施展秘法,冲向众人,气势不断暴涨。众人见状,丝毫不敢大意,共同施法对抗。
一声巨响之后,百里通破开众人防御,众人纷纷被震飞出去,百里通则趁势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了无大师,然后又是一声轰然巨响,百里通与了无大师消失不见,只留下两道血雾飘散在空中。
见百里通带着了无大师自爆身亡,了空主持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一声,眼含热泪地凝望着半空。
彻底解决了江天望四人,众人看向云霄之上的狗儿和白衣老者的战斗。此时狗儿和老者战斗的越来越激烈,凭借着混沌之体、混沌之法和混沌之力,狗儿与老者一时不分上下。
这时洛羽涵众人也冲上云霄,来到狗儿身后,狗儿看看身后个个带伤的众人,众人都点点头,狗儿也不阻拦,与众人一起和老者展开新一轮战斗。
老者见江天望四人都已陨落,也暴怒起来,气势又提高了一倍,狗儿众人顿时感觉压力陡升,不过想到这非死即生的战斗,为了自己,为了悦儿,为了李绝天,为了无辜死去的众人,为了天下苍生,没有一人心生胆怯,都怀着一颗赤诚的必死之心继续战斗下去。
狗儿众人一次次被击飞,不知吐了多少鲜血,每一次都又重新挣扎而起,为了心中坚定的信念,一往无前。
终于,又是一次猛烈地撞击之后,狗儿众人纷纷坠落而下,个个重伤倒地,吐血不止,都已透支了身体,再也没有一战之力。
狗儿看看众人,在自身极强的修复能力和混沌之力的加持下,狗儿再次挣扎起身,重新冲上云霄,与老者遥遥相望。
这时虚空中传来老头的声音:“道可道,非常道,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狗儿听了,紧绷的脸渐渐舒缓,喃喃道:“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天道无亲,常与善人……”然后看向地上的众人,微笑地看看老毒物和瞎子,看看洛羽涵……
继而转过头,面对着白衣老者,双手背在身后,缓缓闭上双眼,露出一副解脱的表情,一个精致的锦囊缓缓飘落。白衣老者见了,也不知道狗儿在搞什么鬼,然后施展起终极一击,只见白衣老者身形消失,化作一道流光,在天空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然后穿透狗儿的身体,洛羽涵大叫一声“不要!”
流光透体,狗儿身体化作一道混沌之气,渐渐消散,白衣老者转身看着狗儿,捋捋白色胡须,心满意足地看着狗儿的身体慢慢消散开去。片刻之后,狗儿身体消散殆尽,紧接着,白衣老者身体也渐渐开始消散。
原本得意洋洋地白衣老者,发现自己的身体也在悄无声息地渐渐消散,顿时大惊失色,慌里慌张地不断挥舞双袖,不断运功疗伤,想要止住消散的身体。任凭老者如何挣扎,却都无济于事,终于,在最后一根白发消散之后,老者也不复存在。
然后九天之上隆隆之声响起,无数精气悄无声息地重新注入到天地之间,老毒物背靠着瞎子,二人默默凝视着天空,露出欣慰的笑容,瞎子喃喃道:“终于可以去见李兄了……”
……
“哥哥”,一声亲切地呼唤,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将一束蕴含天地精气的鲜花放在狗儿墓前……
————————————————————————————————————————————————————————
第一本书创作比较粗糙,到此完结。新书《我不是怂货》(又名《我真不是怂货》)连载中,有兴趣地可以支持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