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5ql7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雲頂天尊-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切的終點-2ds0y

雲頂天尊
小說推薦雲頂天尊
洛凡尘道:“重生是现在”。
逍遥子向前挪了挪身子:“那未来是什么?”
洛凡尘道:“死!”
逍遥子颓然坐了下去,他接着抬头问道:“未来距离现在还有多远?”
洛凡尘眼中闪过一丝哀伤,她眼中的犹豫并没有存在太久:“现在到了!”
逍遥子忽然看到一道白光,他被那道白光深深地吸引,:“原来这就是道!”
洛凡尘手中托着逍遥子的仙魂,她忽然间就好似一朵冬日的花,瞬间枯萎了,这个天赋已经耗尽了她的生命,她困住的是仙,若不是肚子里的孩子,她本可以杀死慕古或者自杀,可如今······。
她低头慈爱地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皮,她不知道死对她来说也一样是现在,就在她生命的尽头,她的右手还死死捂着肚子:“我求求你,这个孩子也是你的骨肉”。
骨肉对慕古来说没有任何的意义。
洛凡尘从慕古的眼中已然看到了她的结局,她忽然拿起了刀,本是妙龄的她,手却如同苍老的枯树皮,所以本应迅如闪电的一刀却被接了住。
慕古腾出了一只手接了住,他笑得无比阴毒:“我还没有玩够,你着什么急!”他伸出木杖将逍遥子的仙魂吸了进去,又用木杖点了点洛凡尘的天灵,一道白色的幽光飘入了木杖,一道灰白的幽光飞入了洛凡尘的天灵,她就如木偶一般,手和脚不自然的摆动起来,慕古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木偶可能是他最完美的一个作品。
慕古走向了洛惊鸿用木杖抵住了他的天灵,洛惊鸿的眼眸立刻就变成了灰白色,一股金色的气脉飞入木杖,慕古牵动木偶,洛凡尘接过了木杖,将慕古也吸了进去。
有逍遥子的仙魂做底,慕古不怕任何人插手,所以他放心和洛惊鸿一起变成灵槐木,为了以防万一,他还顺便摧毁了洛惊鸿脆弱的心,没有了心的人就不会有任何的变故。
重生八零之女首富養成計劃 玉壺冰
灵槐木合二为一,将仙魂和道念吸了进去,变成了道念的初始,人生的第一声啼哭。木偶将木杖点向了自己的肚子。
就在腹中婴儿张开嘴的瞬间,闪过一红一绿两道光芒。
木偶忽然用双手撕开了自己的肚子,拖出了一个婴儿,那个婴儿没有哭,却瞪着一双大眼睛打量这个世界,他的眼睛清澈得就像天池,婴儿从沾满了血迹和罪恶的双手跳下,慕古是不是已经完成了他的计划?他现在是完整的灵槐木慕古,但是那双眼睛又像极了洛惊鸿,他是慕古还是洛惊鸿,又或者两个都是。
婴儿的眼眸虽是碧绿色的,却又注满了哀伤和不幸,他回头看了看洛凡尘,张嘴想要说些什么。
天空一道银色的光芒撕开了黑暗,道法仙门终于来了,他们为什么要等到现在?不过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天道已经降临,他一出现天地间就只有唯一,天和地、雨和风,所有的所有都变成唯一,天地初始的唯一,正一天道!
梵歌阵阵,金色的长阳万里遥,天空打开了一道门,一道只有佛才能打开的门,门开了一条缝,一道光,一把剑,一尊佛,一声阿弥陀佛。
“梵天佛首你也来了?难道你也觊觎那尊仙胎?”正一天道眼不转牟,天地却好像静止了,没有人能动,也没有人敢。
“仙胎?”梵天佛首看了看身后的佛碟,那流转着轮回的圣器仿佛在诉说着超脱尘世的悲伤,佛首流泪:“佛碟说仙胎也是魔胎”。
“哈!没想到佛首也学会了谎言,如今我们两人已到”正一天道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听到了一声龙吟,龙吟长空,静止的天地忽然开始转动。
“三教顶峰怎能少了我?哈哈哈哈”九龙化人,一人踏云而来,正大光明,正气龙气仿佛能承载世界,“佛首、天道,我们是不是也该打开这道封印?”。
“圣儒!这道封印少了你又如何得破?”
三教顶峰都为了仙胎而来,却根本没看仙胎一眼。
仙胎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大了,他紧闭着眼,没有呼吸,仿佛还在天地未开的混沌中,是畏惧人世,还是眷恋仙尘?
一片黑暗,却是前所未有的宁静,洛惊鸿睁开了眼,却什么都看不到,所以他又把眼睛闭上了,眼睛能看见光,却看不见未来,他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他还没有死,或者他已经死了,变成了一只孤魂,所以他笑了笑,就算是死,他依然是孤独的。
一道光,蜇得他睁不开眼。
“你醒了?”
“你是谁?”洛惊鸿没有动,因为他已经不需要再动。
“我是你?”那遥远的声音忽然拉近了。
洛惊鸿苦笑:“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你是不是我都已经没有意义”。
魔君大人請寬衣
“没有死,因为没有生,你所在的世界是真实的吗?”
洛惊鸿忽然感到自己的脑子被打开了,然后所有的光都钻了进去,他从没有感到如此清明和从容过,他忽然想起了很多事情:“难道!难道!难道······”
那道声音无比清晰起来:“你死前做的事是你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洛惊鸿在临死前究竟做了什么?
“哼!”洛惊鸿笑了笑“没想到我真的解开了,那绿色符文对你来说果然是枷锁”。
那道声音说道:“不只是枷锁,也是另一个世界”。
洛惊鸿道:“你究竟是谁?”
“我是毁灭,也是重生,我是佛,灭世的佛!”
谁说死了就不用再惊讶,洛惊鸿现在简直能惊讶地活过来:“灭世的佛,你是魔佛波旬!”
“我是魔佛波旬,我也是你,你也是我······”。
洛惊鸿笑道:“佛!你既然无所不能,那我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波旬悲悯:“你的父亲没有死,他只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
波旬道:“那个洞悉了一切的人,那个双眸如星的人”。
人,悲伤到极点,不再有泪。
洛惊鸿在笑,那笑声无心:“我的父亲是释道!哈哈哈,竟然是释道,那他为什么?”
波旬道:“你寻他缘起,你不寻缘灭”。
洛惊鸿道:“我只想见他最后一面,虽然我根本不能算是一个人,我只是一个灵槐木,一个仙胎的材料”。
波旬无言。
仙胎睁开了眼,他悲悯的看着世间的一切:“这世界污了!”
他是洛惊鸿?慕古?还是波旬?
佛首的佛碟在战栗,九龙圣儒的烈日长阳失去了光华,正一天道手中的天道就快要脱手而出。
梵天佛首忍不住道:“他不是逍遥子!”
“绝对不是!”正一天道第一次感到呼吸困难。
“怪不得我们打不开结界,那根本不是慕辰能部下的结界!”九龙圣儒点头道。
“那个孩子究竟做了什么?”
波旬不悲不喜:“那个孩子在临死之前解开了空间符文”。
“空间?”
“符文?”
“你是谁?”
波旬道:“我是毁灭!毁灭之佛!”
梵天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波旬,你要灭绝这个世界吗?”
波旬道:“这个世界本已毁灭,但,我喜欢这个孩子,他还有最后一个愿望”。
萬能項鏈之奇幻修真 貧道五行
梵天佛首手中的佛碟已出窍,佛碟是一柄剑也是一尊佛,天空梵歌四起。天地间充满了清圣之气:“杀生为护生,看剑——佛海无边!”。
火气,天地间被火淹没,焚尽世间污垢——烈日长阳——九龙天守。
太阳升起,天空更亮,另外一半却黑了下去,一轮明月升起,日月同辉,因为正一天道出手了:“波旬,你可知天道为何?”
波旬闭住了眼,仿佛不忍看到血,他叹了一声。
天塌了!
惡徒 朱紫衣
波旬幽幽道:“灭世一式——佛叹!”
一声长叹,天地间仿佛因为一声长叹而变得无所谓起来。
佛碟折断,烈日长阳滚落黄沙,日月沉沦。
波旬道:“地下的小龙,你要躲到什么时候?”
地底龟裂一头黑龙飞出:“放开我!”
波旬道:“佛心该还了!幽渊龙楼!”
黑龙喷出一口血,血渐渐凝成了一颗心,滑入了波旬胸口。
“波旬”释道踩着莲花走来。
無敵之悠閑 汙蘿蔔
波旬眼中的金光忽然收敛:“你该叫我洛惊鸿!”
“孩子!”
“住口!”
释道眼中掩不住的悲伤:“孩子,你怎么?你可知道,你解开的绿色符文,封印的是魔佛波旬的金身!灭世大佛!”
洛惊鸿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骗我?我对你来说究竟是什么?”
释道:“你对我来说是爱,超越世间所有的爱”。
洛惊鸿的眼眸湿润了:“爱?我以为你死了,我受尽世间苦楚,我被人夺基的时候你在哪?妹妹被杀的时候你在哪?你的血好冷······”
释道无言。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和慕古根本不是什么灵槐木?”
释道点了点头:“你们不是灵槐木,你们是圣魔元胎,波旬降临的条件”。
“为什么要这样做?”
释道:“这个世界根本就不是真实的”。
洛惊鸿无言!
释道:“洛神飞升,根本不是飞升,成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我们只不过是丹炉里面的一粒丹药而已”。
洛惊鸿恍然:“所以你制造了圣魔元胎,你招来了波旬,你要打破这个世界?”
释道痛苦地点了点头:“我宁愿死也不愿在虚幻的世界里活下去”。
洛惊鸿眼中又泛起了金色的光。
他再叹:“缘灭!”
世界就像镜子一样被打碎了,露出了仙气淼淼的世界。
洛惊鸿坐起,他伸了伸懒腰,好似做了一场梦,只是他没有发现,手中的那枚闪闪发光的绿色符文。
(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