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1zf人氣都市小說 希望起源 愛下-112分享-5jjfo

希望起源
小說推薦希望起源
悠扬的歌声飘扬在皇宫的上空,即使没有人知道舞台上那位小女孩唱什么,他们都一副陶醉的样子。
“啊!德妃妹妹!你怎么啦!”
“啊!不好了!德妃娘娘晕倒了!”
“德妃娘娘晕倒了!”
“快叫御医!”
马上从人群中走出一位油头粉脸,一看就知道是冒牌的的中年大叔。他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嫣然说道:“德妃娘娘是中了很邪恶的诅咒,必须用施术者的鲜血才能解除!”
“什么!是谁那可恶”
“有那么恐怖的凶手潜伏在我们身边简直是太可怕了。”
“是啊,不知到什么时候就会被诅咒。”
鳳臨之妖王滾下榻
……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声音盖过了梓颖的歌声,梓颖看着越来越混乱的场面不禁叹了口气。
“大家安静!……安静!……”宰相的声音经过魔法扩大传进所有人的耳朵,在场立刻安静下来了。
“大家先不要惊慌,我们会尽快找出凶手的。在此之前,陛下会派禁卫军保护各位的安全,请大家不要惊慌,现在大家先回去吧。”
在宰相的安慰下众人很快就平复了情绪,有秩序地离开现场。嫣然也被人抬走,很快就只剩下梓颖,韶芳以及她们的侍女了。
“扫兴……”梓颖抱怨一句就和韶芳她们回去了,但是她们刚一回到静云殿门前就发现门口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宫女甲:“淑妃娘娘,你的歌还没唱完呢!”
宫女乙:“是啊是啊!淑妃娘娘,奴婢们专程过来听你唱歌呢!”
宫女丙:“是啊是啊,虽然不知道娘娘你唱什么,但是旋律很好听呢!”
……
exo之十二個美男子 靈心欣
梓颖发现场景似乎又有点失控了,于是赶紧举高双手说:“安静!安静!……”众人都安静下来看着她,她清了清嗓子再次唱出熟悉的歌谣,清脆稚嫩的童声唱出古老而优美的旋律。梓颖沉醉了,她在歌声中回忆起过去快乐的生活;其他人也沉醉了,他们在歌声中感受到快乐,仿佛带有可以洗涤心灵的力量,让人们暂时忘记刚才的恐慌、放下心中的焦虑、全身心地放松。音乐无国界,即使语言不通,也能够感受到歌曲要表达的意境……
终于唱完最后一句,没有人吝惜自己的掌声。在这特别的日子里,所有人都都在歌声中互相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快穿之尋憶旅程 暗舞憶
東宮有本難念的經 泊煙
宫女甲:“淑妃娘娘,晚宴的时候你会上台表演吗?”
宫女乙:“对啊淑妃娘娘,晚宴的时候皇宫里所有人都会集中到御花园呢!如果你能上台唱歌,不仅大臣们能够享受你美丽动听的歌声,就连奴婢们都能够分享到歌声中的快乐呢!”
宫女丙:“对啊娘娘,奴婢们服侍各位主子,一年才有一两次机会放松一下,能看到娘娘表演是奴婢们的心愿啊!”
……
挡不住众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宫女们的哀求,梓颖答应了晚上演出,不过条件是和韶芳同台演出。韶芳看着下面宫女们充满希望的眼神,无奈地点了点头。
倚月殿,密室。
这是一件很简朴的房间,四面的墙壁没有经过粉刷,整个房间就一桌、一椅、一书柜。玲音拿着一本很厚很老的书在昏暗的灯光下翻看着,还不时地在一张纸上画着什么,这时司马走进来说:“小姐,淑妃已经答应晚宴上台表演了,而且是和公主一起的。”
玲音继续在翻书。“是吗?那太好了。”
“小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萌寶1加1 千層雪
“我正在画噬魂咒,待会你去舞台前布下噬魂阵。”
“啊!什么?那样会连我们的人都中招的。”
“爹爹会把我们的人安排好的,等淑妃和公主在上面唱歌的时候我们悄悄发动噬魂阵,接下来的事情爹爹会处理的。现在你先拿着那个布娃娃,它就是淑妃或者公主诅咒德妃或者贤妃的证据。”玲音阴笑。“淑妃唱歌我们听不明白对吧?到时候就说她其实是在念邪恶的咒语……嘻嘻……哈哈哈……”玲音疯狂地笑。
“是不是晚上会搜查静云殿,然后搜出这个东西?”司马仔细打量着手中的布娃娃,疑惑地问:“这就是巫术娃娃吗?好像要有诅咒对象的姓名、性别、生辰八字、年龄、身高、体重、职业、兴趣爱好、家庭住址……”
嬉遊花叢 赤雪
“够了!谁告诉你要那么多东西的?”玲音放下手中的笔生气地说:“你是不是在捣乱?没看到我正忙吗?”
“小姐你又冤枉奴婢了!明明是小姐前几天才这样对奴婢说的。”司马拉长嘴巴在抱怨:“还说要奴婢收集淑妃这方面的资料,怎么那么快就忘记了。”
“哦,是吗?”玲音作思考状:“我忘了,都怪你,不早点提醒我。”
“其实小姐可以随便作上去的,反正又不是要真的诅咒什么人,只不过是嫁祸的道具而已。”
“哦,是喔……好!你就把皇上的名字写上去吧,嘻嘻,到时候给她一个弑君的罪名也不错……”
────────────────────
月明星稀,漆黑的夜空中挂着明亮的月亮,柔和的月光和魔法灯光照射在御花园上的每个角落。舞台下,只要能站人的地方都站满了人:桌上,树上,假山上。舞台上,一大一小、一红一黄两位少女正在专注地表演着。这是梓颖和韶芳经过一个下午的练习,由韶芳伴奏,梓颖演唱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虽然还是用汉语唱,但是梓颖已经把歌词大意翻译了挂在舞台后作为背景。
台上梓颖与韶芳尽情地表演着,台下观众们也沉醉地听着。韶芳手执大管吹出深邃低沉的节奏,声音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梓颖则抱着高音阮边弹边唱,声音清脆高亢,与韶芳底沉的背景音乐互相搭配,组成一种独特的音乐盛宴。作为母体,梓颖可以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虽然如此,第一次使用“阮”这种古老的乐器,梓颖还是觉得有点生疏。她很紧张,无法像清唱那样完全投入歌曲当中。于是台下的人们就没有融入歌声中,虽然还是很好听,但总是感觉好像比上午少了一点什么。
十界情聖 舞鳳花
“哼!还说什么听到她的歌声就会沉醉在其中,简直是一派胡言!你看我现在还是那么清醒,一点都不受影响。”玲音坐在下面用阴毒的眼神盯着梓颖说:“这么好听的声音竟然长在一个平民身上,上天怎么这样不公平!等你落到我手里,我就用烧红的铁棒**你的喉咙,让你以后都不能说话!”
“原来我们的贵妃娘娘是这样阴毒的啊!又是插屁股、又是插下阴,现在又插喉咙。”善雅突然出现在玲音身边,把玲音吓了一大跳。“果然是宰相的女儿,学习能力就是强大。几年不见,见缝插针的功力又上一层楼了,已经是炉火纯青啊!不过你要注意了,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随便插的。要是**去拔不出来,那就要砍掉手指了……”
“呵呵,果然是将军的女儿,感觉器官就是灵敏。不过你可听错了,我刚才是赞美淑妃妹妹唱得好,人又长得漂亮,看得我口水直流,所以才擦口水……”
愛灑向心海全是淚 肖一天
“好了,不用解释了。我来是想送你一份礼物的,刚才在地上见到几块很漂亮的石头,所以才打算过来送你一块的。”善雅说完就从怀里拿出一块漂亮的宝石,在灯光与月光的照映下散发着幽幽的光芒,赫然就是噬魂阵的阵眼!
“你……好!谢谢你的礼物,我会记住的……”玲音咬牙切齿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