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xy7好看的都市小说 喋血狂歌-第五十二回 海上決戰鑒賞-ijs3t

喋血狂歌
小說推薦喋血狂歌
林逦果真邀请到了一批高手。胆敢直撄祝山海和超凡帮锋芒的,武功自然非同凡响。
打铁趁热,裴延空、林逦、褚尚德三人星夜兼程,赶往愚公湾。待他们抵达愚公湾,同林逦请来的十七位高手汇合一处时,载满超凡帮众的三艘大海船早已起航。
林逦询问道:“裴龙头,我们要不要追出海?”
裴延空眺望碧波,目光坚毅,道:“不妨一鼓作气,杀他个出其不意!”
林逦振奋地道:“正合我意!”
不滅聖靈
于是二十人分开乘坐两条舢板快船,立时出海追击超凡帮而去。风疾浪猛,约莫航行了大半天的路程,超凡帮的三艘船便已遥遥在望。
此时接近子夜,明月高悬。
决战的时刻就要来临,裴延空小心翼翼地检查了随身携带的壮思剑和银河刀。刀剑本无杀人意,奈何世间多仇敌?
裴延空再打量身边,那十七位林逦相邀前来参战的高手,皆穿着一身漆黑的夜行衣,并以黑巾蒙面,用的兵器也全是质地上乘的军刀军剑,想必是为了彻底隐藏掉身份。此时夜风凛凛,这些人一言不发,仿佛潜藏在黑暗之中的影子,姑且就唤作“十七暗影”。
随着所有人暗自调整状态准备作战,他们已然悄悄地追近了超凡帮的船。
忽然之间,警报大作,超凡帮众竟已发现后有追兵,三艘海船之上刹那间亮起了无数火把。
杀声四起,火光冲天,裴延空望去超凡帮众尽皆涌出船舱,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而自己这方则按照事先计划,兵分三路,十七暗影纷纷展开身法,提气纵跃,落到了超凡帮的三艘船上。
他们所展现出的反应之迅捷、内息之浑厚、战术之精准、执行之强力,简直教人匪夷所思。
舢板上转眼就只剩下裴延空一人。
而十七暗影、林逦、褚尚德已同超凡帮众短兵相接,霎时金铁交鸣不绝于耳。
裴延空霍然双目圆睁,暴喝一声,犹如平地惊雷:“祝山海何在?”
金牌主持
他前方中间的那艘船上,旋即传出祝山海的回应:“英雄好汉,这边一会!”
“好!”裴延空脚下一点舢板,已纵身直冲上夜空,左手执剑,右手掌刀,在凄清月光的映衬下仿若战神降世,气势夺人。
这时船上的超凡帮众蜂拥而至,领头之人乃是“冷血观音”温凉亭。裴延空如同鹰隼般凌空扑下,顺势刀剑齐飞,超凡帮众一时无不挡者披靡,潮水般被尽皆杀退,就连温凉亭硬接裴延空三刀之后,也不得不避其锋芒,迅速退闪开去。
裴延空这才稳下身形,势如渊渟岳峙,面对着包围不改从容之色,直教对方再没人敢上前一步。
温凉亭怒道:“你乖乖受死,我留你全尸!”
“笑话!”裴延空环顾四周,只见左右两艘船上一片刀光剑影,林逦和褚尚德各带一队暗影,正与超凡帮众展开着厮杀。左侧林逦对上的是“鬼见愁”建御雷和柳生赤莲,右方褚尚德则挑战“独脚铜人”戚汉兵和“海夜叉”袁凶。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谁都知道今晚已到了最后的决战,所以倾尽全力,杀得难分难解,只有超凡帮的喽啰们接连“噗通”、“噗通”从船上被打落下海去。
裴延空呼道:“祝山海,你躲起来扮缩头乌龟吗?”
陰間臨時工 我有藥賣
“裴延空,你自寻死路也别急于一时!”包围裴延空的超凡帮众立即分开一条路,帮主“轮回手”祝山海赫然闲庭信步而出,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轻蔑笑意,但锐利的目光依旧足以洞穿一切灵魂。
裴延空内心不禁闪过一丝惊悸,然后才道:“你恢复了,很好!”
此时海风呼啸,刮得吃水甚深的船体都在剧烈摇摆,然而祝山海的衣衫却纹丝不动,就像是一尊恶魔雕像,强大的气势极具威慑力!
他先前由于修炼“补天手”而走火入魔负的伤,现在竟似完全恢复了。
裴延空察觉出其中端倪,道:“你可是用秘术压制了自己的伤势?”
“饮鸩止渴,不提也罢。”祝山海浑身透露着霸道气息,问,“今夜决一死战?”
裴延空目光如电,道:“今夜决一死战!”
“不如我们加点赌注。”祝山海狞笑道,“你是青龙会龙头,我是超凡帮帮主,今夜一决生死,谁能活着回去,谁便接管对方的势力,你意下如何?”
裴延空没料到祝山海打起这算盘,却也岿然不惧,道:“你以为你还有翻本的机会?好,我就跟你赌上一局!”
祝山海道:“想不到超凡帮还可以兼并青龙会,快哉,快哉!”
裴延空道:“既然我俩决战,此处不相干的人是不是太多了?”
于是祝山海朗声对众人道:“你们若不想死,最好去另外两艘船上。”
帮主下令,超凡帮众无敢不从。哪怕这里即将上演的龙争虎斗再怎么惊天动地,也难保不被眼前两位绝世高手误伤,所以保命要紧,在温凉亭的指挥下,众人纷纷扑向左右两侧的船上。
而早于裴延空登船的五名暗影也知趣地离了船,加入到隔壁的激烈搏杀之中。
转瞬之间这艘船的甲板便被空了出来,另外两艘船上杀声震天,这里却静得可怕。两大宿敌终于到了决一死战的时刻,在眼前情况下,退避是没有可能的,谁先萌生退意,谁便必死无疑。
祝山海道:“我曾经废你一身武功,如今也能再令你万劫不复。”毫无疑问,这是祝山海率先展开的心理攻势。
裴延空却没有答话,直至此刻,他是一心一意决战,除了胜利别无他求。而祝山海提出给决战加上赌注,可见心中还存着贪恋权力的图谋,有所求必有所失,将成为一处心灵上的破绽。
高手对决,一招之差,满盘皆输,绝没有任何侥幸可言。眼下祝山海微不足道的破绽,却给了裴延空杀死他的天赐良机。
重生之開心一生 夜飲天河之水
祝山海又道:“当日我急功近利,被‘补天手’坑惨了,今夜回归‘轮回手’的老路子,断然不予你可乘之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哪里是靠侥幸?”裴延空说着将壮思剑一掷钉在甲板上,只留银河刀在手,道,“我便以单刀克敌,接招吧!”
此时乌云遮月,天昏地暗。鹿死谁手,即见分晓!
刀光破空,是裴延空出手的先兆。然而当他蓄势待发的一刀全力斩出后,才感应到自己正被祝山海强劲的气场所笼罩,来自四面八方的压迫,已令他这一刀完全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祝山海抓住眼前时机,踏前逼近一步,也不见怎么运功发力,便将“轮回手”催动开来,两手化作漫天利爪,直撄裴延空的刀锋。
这一刀裴延空好生吃力,待他竭尽了浑身解数,终于劈到祝山海的双掌之间。刀刃却未能破开双掌,而“轮回手”无孔不入的力道源源不断地突击,令银河刀上连续发出气劲爆破的激烈声响。
裴延空握刀的半边身躯竟酸麻起来,然后整个人被掌力直接撞得倒飞了出去,状态狼狈至极。
祝山海岂会坐失良机,暴喝一声:“如此轻易就倒下了?”凌厉的攻势如影随形,倏地一拳挥出,竟带着无穷无尽的拳影,直直轰击裴延空的面门。
这样一拳若被击中,惊人的力量必将粉碎四肢百骸。裴延空急忙运功压下翻腾的气血,银河刀划出一道浑然天成的弧线,去迎击祝山海的杀招。
在裴延空眼里,祝山海这一拳虚中有实,实中有虚,贯注着“轮回手”独有的玄奥力道,堪称无懈可击。而在祝山海看来,此时裴延空防御的一刀,虽是信手拈来的模样,刀锋却在前进中不断变换着角度,教人难以定下应付之法。
我的美女總裁拍檔
终于两位高手拳刀交击于一处,冲击的劲力宛若山洪爆发,不可阻挡。裴延空再度被撞得跌飞了出去,强壮的背脊竟压碎了身后的船舷,整个人后仰着从船舷倒了下去,身躯疾坠陷入黑暗。
重生之娛海生啵
祝山海同样如遭雷击,欲动不能,脚下的甲板已被踩为碎屑,只能全神贯注调息恢复,样子更像一尊诡异的雕像。
明月已不见踪影,苍穹深处隐隐有雷光窜动,暴雨将至。
隔壁船上厮杀继续着,林逦满面血污,袁凶的铁钩也被砍断,十七暗影已阵亡两人,不过超凡帮伤亡更惨重。
祝山海忽然双掌如风,打了一套最普通的起手式,长舒一口气,已能恢复行动。眼下他最关注裴延空的死活,足尖点地,便如一只大鸟滑翔往船舷。
火光摇曳,船外忽明忽暗,突然一声长啸,只见人影一闪,裴延空握着银河刀就再次纵身翻了上来。
一瞬间,刀影重重,就像漫天遍野的狂风席卷,更胜排山倒海的巨浪咆哮,转眼将祝山海一下子拖入其中。
足球皇朝
原来裴延空方才被撞的跌下船舷,竟施展轻功攀附在了船体外侧,一边运功调息,一边伺机以待。此刻才得以偷袭祝山海,在今夜第一次占得先机。
然而祝山海已臻宗师化境,“轮回手”之威旷古烁今,焉能猝不及防败下阵来?当下如旋风般转动身形,一对魔掌挥舞,全身真气激荡,化作一个剧烈无比的风眼核心。
裴延空的刀势气象万千,波澜壮阔,哪怕对阵千军万马,也是游刃有余。可祝山海封锁他进攻的力场却一环套一环,一层叠一层,就算千军万马冲锋陷阵进去,只怕也将深陷泥淖,动弹不得。
“轮回手”的力量果然深不可测,全力施展仿佛能带动乾坤旋转。祝山海的气劲变幻层出不穷,或如钩心斗角,或如回风舞柳,教人一头撞进去,根本找不到方向,还不是落得一个任他宰割的下场?
一如裴延空的刀,险象环生中,再难挺进分毫!
此时云层之上雷电剧烈奔腾,酝酿许久的大暴雨终于降下。
雨水无情地冲刷着天地,却进不了祝山海的气劲之内,反而清晰地勾勒出这强劲力场的轮廓。只见祝山海连同裴延空的周身布满了一处处漩涡,这些漩涡所蕴藏的力量可攻可守,连消带打,几乎要令裴延空刀锋被震碎,经脉被扯断。漩涡偏偏还生出巨大吸力,让对手无法脱身。
这一战,裴延空才真正领教到“轮回手”的可怕之处,面对那股独有的奇异劲力,几乎没有人能有立足之地。
裴延空再也按耐不住,猛然一口逆血吐出,殷红的鲜血溅落在锐利的刀锋上,转瞬又被气劲席卷而化于无形。如此一来,裴延空反倒释放了胸中压力,恢复了气血的顺畅。
祝山海不断给裴延空施压,目光之中充斥着狰狞的杀意,竟似实质化变成了兵器,裴延空若是心生丝毫的胆怯,必将神形俱灭当场!
蓦地天空一记惊雷响起,声势震慑人心!
裴延空霎时只觉得自己的感官竟被大自然的伟力剥夺,时空忽然静止,一股电流却涌上心头,脑海中浮现出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卓绝刀法,他的心灵与天下第一刀客“寒锋”直岩的精神印记相冥合,浑然一体,再不分彼此,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裴延空灵台前所未有的清明起来,他的精神亦转化为力量,少林神僧悟天传给他的内力决堤一般自丹田之内涌出,就像熔岩流遍周身的奇经八脉。
祝山海似乎察觉到了眼前对手的异变,再无保留,以毕生功力发动“轮回手”,一个汹涌的漩涡在双掌之间急速旋转成形,竟暗含着阴阳五行相生相克的天理,要送裴延空彻底堕入轮回!
裴延空却仿佛挣脱了枷锁,纵身自祝山海的气劲封锁之下直冲上半空,银河刀高举过头顶。他已幡然领悟,祝山海“轮回手”的厉害之处在于“变”,而他则要以直岩刀法之中的“不变”,来破除掉对方所有的“变”。
祝山海何等高人,他也立即洞悉了裴延空的战略,但他知道自己就将胜利,因为即便是悟天复活亲临,也绝不可能一刀斩断自己以毕生功力凝结的力场!
他胸前的漩涡刹那间已提升至最强,宛若一条嗜血凶残的洪荒大蛇,就要将眼前猎物裴延空彻底给绞死!
龍珠之力量至上 知行行知
然而同一时间,一道刺眼的雷电划破长空,自那黑暗的苍穹中直劈而下,恰就击在裴延空高举的银河刀上。刀锋旋即通体透亮,附着天外雷电的高压,竟变成一道耀眼的光芒!
电流疾走,雷光闪烁,裴延空一刀朝着祝山海斩落下去!
祝山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心神动荡,裴延空这一刀堪称夺天地之造化!
刀锋斩落,祝山海等同于硬接一记天雷,“轮回手”的力场立时被彻底震碎,所有的气劲消弭于无形,洪荒大蛇亦灰飞烟灭。
忠犬神探
而祝山海本人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往后抛飞,七窍齐齐溢出了鲜血,素来锐利的眼中透着难以言状的绝望神情,笔直地坠入了漆黑的海里,转瞬再无踪迹。
裴延空落回甲板上,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他忽觉右手像是抓着一团火,不禁低头看去,雨水淋下冒着烟,银河刀已变成一段焦黑的废铁。
引雷所用的那一幕太过触目惊心,以致左右两艘船上的人全都望向此处,见证了裴延空匪夷所思的一刀,也见证了他战胜祝山海的一刻。
裴延空气贯长虹,祝山海尸沉大海,超凡帮谁人还敢负隅顽抗,天王们带头,转眼尽皆缴械投降。
大雨滂沱,从此天下再无超凡帮!
褚尚德担忧裴延空的伤势,便护送他先乘舢板返回愚公湾休养。
林逦则带着所剩的十三暗影和超凡帮一干降将,继续航行驶向啸浪堡。与其说是去“攻陷”,倒不如说是去“收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