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swu8非常不錯小說 赤焰俠情 伊真-第十三章 是非恩怨總難了相伴-4mlh8

赤焰俠情
小說推薦赤焰俠情
校场上,艾离正在与一名军侍比武。二人的身边密密麻麻的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
这几日,一直不见苍石的踪影,也不知道他在做些什么。难道他是在躲避着自己?艾离心中一阵烦闷,手下加劲把对面的军侍狠狠的摔了出去。
“好耶!”
“哇,奔虎也输了!”
“第七个人了!”
周围喝彩声不断,这几天艾离天天来校场上与军侍们对练,他们已不再把她视作女人,而是一名真正的对手。
“谁还要来?”艾离擦了擦汗,昂起头问道。
艾离一直在军营里混到天黑,吃过晚饭,这才告辞出来。但无论军侍们怎么劝,酒却是不与他们喝了。
艾离拖着疲惫的脚步往客房走去,恼人的秋风不停的吹着,吹乱了她的发梢,也吹乱了她的一颗心。
他与自己同岁,如今也是二十六岁了。这多年过去了,他没有找过自己,应是已有了心仪的女子,或者,他早已经成家生子了吧……那天酒后,自己对他做了很多任性的事情,一定很令他困扰吧。
艾离心神恍惚的想着,猛抬头,发现一人正站在她的门外,她不由定住了脚步。
那人一袭青灰色长衫,长身傲立,露过一付乌木面具正目光熠熠的望着自己,在薄黑的夜暮下,如猫眼一般的发着光彩。
“你一直在等我?”艾离快步走过去,尽量平静的问道。
他点了点头。
“进去说话吧。”她打开门,说道。
他跟了进来。
进到屋中,艾离指了指桌边的椅子请他落座,淡淡的问道:“有什么事吗?”
她今天对他很冷淡,完全不像那晚初次相认之时。是后悔那天酒后曾经拥抱过自己吧?且不说自己的身份地位,就凭自己现在这付尊容恐怕世上没有哪个女子会喜欢上自己吧。他的心一下子沉沦到谷底,眼中的光彩黯淡下来。这样也好,这样自己就可以死心了。
他暗自吸了口气,定了定神,也平淡的说道:“上次刺杀称心的人,我已经查到是谁了。”
“是谁?”她问道。
“是太子妃。我已经给了她教训,我想她今后不敢再对称心做什么了。”
艾离听后,沉眉不语。
苍石自乌木面具下偷望着她,沉思中的她有一种难言风情,柳眉轻颦,黛色如画,杏眸微合,氤氲含烟,如藕般洁白的脖颈微微前倾,勾画出一段优雅的曲线。他忽然觉得她是如此美好,只能使他更加自惭形秽。他不禁垂下眼,她便若天上的星辰,是他高不可及的……
我們即是天災 亞當德裏亞
片刻后,艾离抬起头,面色凝沉的说道:“聂杰,你收手吧,李家的仇不用你来报。”
苍石一愣,随即眸冰若潭,沉声道:“我不明白。你不想称心出事,我可以理解,但你为什么不想报李家之仇?”
艾离凝望着他,认真的说道:“我问你,你可知普通百姓们早上的幸福是什么吗?”
苍石不知她为何作此一问,眸色沉沉的侧头看她。
“普通百姓们早上的幸福是一碗豆浆,两根油条。”艾离一双杏目泛起清亮的星芒,接着说道:“如果战乱,他们连这点微薄的幸福也会失去。那人对我家有深仇大恨,但对百姓却有大恩大德。虽然我不想承认,但他的确是一代明君。我家的祖训是:以战止战,遇恶即斩。我父亲也说过,李家的刀虽是杀戮之刀,但却要作守护之用。不管权贵们如何变幻,普通百姓的幸福是不会改变的。你说我妇人之仁也好,骂我贪生怕死不报家仇也罢,但我不想因报自家之仇,再陷百姓们于水火之中。你……收手吧。”
明月初升,一节月牙正从她身侧的窗外探出头来,皎皎清辉之下,将她的一张俏脸映得清澈华灿。
“艾女侠!”寂静片刻,苍石眼中升起一片冰霜,淡凉的叫了一声,“将军的仇你不想报,我无权说你。但请你不要妨碍我做事!”说完,他起身欲走。
“聂杰!”艾离一把拉住他的手,长睫抖动了一下,将薄唇抿了抿,下决心的说道:“你能不能就听我这一次?我不是不想报家仇,可我更不想让你有事啊!”
苍石顿住,缓缓回头,黑眸中的冰霜并没有减缓,口气依然冰冷,“艾女侠,就像你如今是‘焰刀’艾离不可能离开江湖一样,有些事情,我也是非做不可。回去做你的江湖大侠吧,我自做我的躬揖小丑,从此咱们各走各路,互不相干。”
tf少年不懂tb 陌夏亦雨
“聂杰,”艾离紧紧的握住他,不肯放手,“如果你收手,我愿意……从此退隐江湖。”
苍石身体骤然紧绷,一双黑眸墨色转浓,幽沉难测,他极缓的开口:“艾女侠,你弄错了,我不是聂杰,我叫苍石。你口中的那个聂杰早在十七年前就已经死了,请你也忘了他吧!”
她不解的开口:“你明明就是聂杰,为什么……”他竟然要她忘记他!十七年了,如果可以忘记,她早就忘记。
“艾女侠!”他打断她的话,提声道:“上次龙脉的事若不是你,我早就做成了。如果你不想帮忙,就请离我远一点儿。”他眸中霜降更浓,寒光闪闪的直视着她。
“你要做的事,我一定会去阻止!”在与他冷寒的双眼对峙之下,她不由说出了这样的话。正是无法忘记,所以才不想让他再次从她面前消失啊!她别无所求,只想让他好好的活着。
“那么就不要怪我不念旧情了。”他眯起眼,他用力的甩开她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艾离盯着他的背影,紧紧的咬住下唇,浓雾染上她的双眸,水湿双颊。不对!我不是想要那么说。我想说的是,你是这世上我李家唯一的亲人,无论如何,请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苍石背脊挺直的走着,乌木面具下的一双黑眸闪烁不定,悔恨正如烈焰般炙烤着他的身心,几欲把他吞没。她还如以前一样,总抱有天真的想法,而他却早已双手沾满了血污。有些事情如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做,泥潭深陷的他如何能够再次面对澄清如水的她?
他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不该来找她,一直远远的望着她就好。听到的她说愿为他退隐江湖之时,他的心脏几乎停顿,此生他已无憾,该是将这一切做个了结的时候了!
*
月落荷塘,秋意正浓。
“艾姐姐,艾姐姐!”称心接连叫了好几声,艾离才转头看他。
艾离道:“怎么了?”
称心问:“这桂花松子糕好吃吗?”
艾离道:“好吃。”
“可是你举在手里半天了,还没吃一口呢!”称心一双若水的眼睛在艾离身上打量着,关切的问,“艾姐姐,你有些无精打采呀,不会是生病了吧?”
艾离道:“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她轻咬了一口手中的糕点,对他笑了笑。
称心望着她,为何会有这样的错觉,艾姐姐虽然笑着,眼中却好像有一抹恍恍惚惚的忧伤。
他眨了眨眼睛,嘟起嘴道:“艾姐姐,好不容易太子今晚不在,我才能请你过来。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眼神,一点儿都不像你。有什么事令你不高兴吗?”
艾离将目光定在他的身上,忧心的道:“称心,你跟我出宫吧。我还是不放心你留在这里。”
“不,我想留在这里。艾姐姐,我不值得你费这么大的心思。太子他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称心别过脸,不愿看她的眼睛,我都说不喜欢看到你的这样的眼神了,你怎么还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就因为那个太子?”艾离流露出难以理解的神情。
“是。”称心看向远处,眼中升起一道明亮的光彩,“艾姐姐,你不知道,他很有抱负。我要留在这里,看他成为一名好皇帝!”
“你……”艾离望着他,竟有一种不知该如何劝说的感觉。每当谈论出太子时,他就变得神采奕奕,与进府前的他完全判若两人。
称心转头面对艾离,笑了笑道:“艾姐姐,你在这里待着一定觉得很没意思吧。你不用管我,去你想去的地吧。我在这里很好,不会有事的。”他表情坚定,在那瞬间的目光中竟似有种成熟的感觉。
“好吧。”艾离终于答应道。她头一次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对聂杰的事如此,对称心的事也是如此。
夜已深,漆黑漫长的似没有个尽头。
*
暗道中,两个人在急速行走。
他们的脸上均戴着鬼饰面具,所不同的是,一人面具上是鬼化的麒麟,另一人却是鬼化的凤凰。
厅门前,墨凤小声说道:“影麟,你要小心!刚才玄武回来,似乎向主上说起了你。主上听后大怒,正在气头上。”
火影之不滅金身 大牛魔王
影麟微点了下头,推门进入厅堂。
厅堂上,烛火通明。
一人坐在高椅之上,面戴地藏王鬼面,他的身下正站着玄武。
影麟来到他的面前,单膝脆倒:“主上!”
仙道霸主 無烽
地藏王俯首看他,问道:“听说你最近几次干扰玄武堂的生意?”
影麟毫不隐瞒的答道:“是。”
地藏王隐忍着怒气,问:“为何?”
影麟抬起头,道:“禀主上,城中的事本来就应该由我管辖,是玄武堂主越权。”
地藏王冷笑道:“为筹资金,我早已批准玄武堂多接生意,你居然敢阻挠他办事,还杀了他派去的杀手。你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毁了我们好不容易才树立起来的信誉!”他森然喝道:“难道你有反意不成?”
影麟立即双膝脆倒,朗声道:“属下对主上绝无二心。幻瞳是我的人,玄武明明知道,却还派人刺杀于他。望主上明见!”
玄武急忙躬身出列,道:“禀主上,想杀幻瞳之人出价极高,我想与其这单生意落入他家,不如由我接下。何况我并未真的杀死幻瞳,只是找人射了他两箭,幻瞳丝毫未损,但影麟却杀过我派去的杀手,并且三番五次的干扰我的生意。请主上明见!”
地藏王挥了挥手,让玄武退到一旁,对影麟道:“你龙脉之事未成,我还没有责罚于你。现在你又几次阻挠玄武堂办事,你教我如何信你?如何服众?”
影麟沉声道:“属下愿受重罚。”
地藏王眯起眼,道:“哦?你愿受何种重罚?”
影麟目中闪过一片绝决,手掌一翻,亮出一把乌黑的短刀,直刺心口。
“且慢!”地藏王拿起桌上瓷杯抛出,打在短刀之上。
短刀被击歪,刀锋向下偏离心口寸许,刺入影麟的肋下,直没至刀柄。红色的液体顺着刀柄一滴滴的滚落到地上,逐渐聚成一汪鲜红。
“玄武你先下去。”地藏王开口说道。
玄武躬身退出厅堂。
厅堂上,只剩下地藏王和影麟二人。
地藏王望着影麟即使受伤下跪也一直没有丝毫弯曲的背脊,转了脸色。他缓和了口气,道:“影麟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是寄予厚望的。当年你被埋在地下,不仅容貌全毁,还筋断骨折,若非我用改颜换体之术,为你重铸奇骨,你又如何能活到现在?”
影麟立刻朗声道:“属下对主上的恩德此生不忘。”
地藏王和蔼的说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你、玄武、墨凤、暗龙和黥虎都如同我的孩子一样,这么些年来,咱们同甘共苦,就像一家人。我希望家庭和睦,不要相斗。你可明白?”
影麟垂下眼睑,低声道:“属下明白。”
地藏王欣慰的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在这几人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论武功、才智都是出类拔萃的,希望你不要令我失望。”
影麟沉默了片刻,抬起头,坚决的说道:“为报主上大恩,属下愿为主上即刻执行‘狱’计划。”
被休的代嫁
地藏王摆了摆手,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黥虎堂与暗龙堂已出外举事,数月之内,便会有结果。‘狱’计划需与之呼应才可彰显其威力。”
“主上,请恕属下直言!”影麟诚声说道:“属下倒是觉得‘狱’计划应该在黥虎堂与暗龙堂举事之前执行,这样才能令其二堂之事更有把握。”
地藏王思虑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你说得也有道理,你就与墨凤一同去办理此事吧。”
“属下遵命!”影麟抱拳,起身走出厅外。
在他身后,地藏王温和的目光渐渐变得尖锐。换体铸骨之术,非一般人所能承受,这么多年来,也只成功了影麟这一个例子。此人生性倔傲无比,又才智过人,实是难以掌控。他刚才的举动未免太过,究竟他是否还值得信任?
厅口,墨凤见影麟平安出来,心中一喜,迎上前去。她忽然瞥见他肋下的乌刀,不由眉头紧皱,欲上前查看。
“无事。”他推开墨凤的手,自顾的走去。一路的鲜红伴着他的脚步,渐渐沉入黑暗。他伤了她的心,又岂是这一刀所能偿还。
(本卷完)
*
作者有话说:因为再写就涉及后面的故事了,所以大姐这篇就到这里结束。最后的结局会在后面的卷中写出来,不是BE,应该还能算是HE……
本系列的第三卷回归欢乐武侠小言文,以后某都要写轻松的文了。请继续支持,鞠躬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