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5t49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天煞孤星劍 ptt-羈仙島推薦-9w8hy

天煞孤星劍
小說推薦天煞孤星劍
一纸红笺折成仙鹤的形状,稳稳的放在江微雨的星盘上。海风吹来的灰尘黯淡了红笺的色彩,然而并没有将它吹走。
明空镜上前,伸手试着去拿,却费了一点儿力气才将那只红色仙鹤拿了起来,星盘是磁铁做的,仙鹤的身体里同样有一块小小的磁铁。
江微雨,你费这力气留下这只仙鹤,就不能多留点时间陪我说说话吗?
想着江微雨当日在修罗岛替他清理完体内的残毒后不告而别,明空镜还是有些淡淡的失望,这丫头,行事永远这么出格,这么诡异,难道从来就不能像个正常的女孩子一样吗?为什么当日忍心撇下他一个人在那个密室里?她可知道,他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渐渐从那个长达十日的梦魇里走出来?
有那个爱说爱笑有时候又古里古怪的她在,说不定,他能醒来的更早些!
江微雨啊江微雨啊,你有多狠心你知道吗?
当日那么残忍的不辞而别,今日又这么从羁仙岛上凭空消失!
小心的将那只纸鹤展开,明空镜果然认出了那熟悉的字迹!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果然吃醋了啊!
他的嘴角弯起,一个释然的微笑让他这么多年来的担忧都荡然无存。
她不过是生气了,吃那个花蝶恋的醋而已!明空镜如释重负般的长长吐了一口气,“师兄,微雨始终比不上那个花蝶恋,你的雪蝶应该是为她而生吧?也许前缘注定,你我就此一别,永不再见!”
修罗岛上,他中了那样的毒,本来他是神医之后,解那些毒不算什么难事,然而,连日的苦战和海水的冰冷,早已经将那些毒液带入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他回到密室,服下了那颗回天丹,然而,他并没有奢望活下去,他只是想,在没有找到弟弟时,在没有完成他的心愿时,他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死去。
然而,那个人还是来了,在他沉睡的时候,偷偷替他解了毒,然后悄悄的离开了。
凭她的资质,又怎么能那么快的替他解了毒?难道她动用了师傅的禁忌之法?
明空镜一想到这些,就心如刀扎,然而,他却不能回羁仙岛去看她,如果他不及时找到那把琴,不及时找到花蝶恋,那么那个女子就死定了!
微雨,原谅我吧!
海风里,他曾经无数次看着羁仙岛的方向,发出这样的感叹,人生不过如此,我对不起弟弟,我也对不起你,如果我不能给你未来,我愿意陪你共赴黄泉!
那样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原来江微雨这个古怪的丫头并没有死,她只是吃醋了,又一次像精灵一样从他身边溜走!
祈天台,那个江微雨一直都不让他去的地方,现在早已布满了灰尘。明空镜拿起一把扫帚,轻轻的,一点一点的认真的扫去了上面的蛛网,很久没有人上去了,那里甚至连那个女子的脚印都没有留下。
他一面叹息着,一面一步一步走上了大理石的台阶。
名門賊夫人:萌妻要逃婚 半夏
平旷的祈天台上,星空如迎客般扑面而来,清凉的海风吹起他的长发,他的目光却落在了另一块巨大的星盘上。
那颗星,是他?
閑王的掌心妻 幽魅雅妖
大替身時代 竹上豬豬
明空镜的脸色骤然苍白,他快步上前,手指颤抖着抚上星盘,那是他的星,他的星还在当初师傅死前的位置上!
原来命运的轮盘并没有逆转,江微雨骗了师傅,也骗了他!
难怪,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准他上祈天台!
豪門強寵:失心小嬌妻 楚楚美人
江微雨!
一声呐喊,在夜空间弥漫开,声音渐渐远去,渐渐消失,没有一丝回想!
明空镜的心里骤然升起了莫名的恐惧,如果他的命运没有交换,那么,天裂的死,蝶恋的死,是不是都是因为他?那个,那个叫江微雨的女孩子,此时是不是也?
风很凉,明空镜却觉得身上一阵冰冷,那是刚刚的冷汗被风吹到了衣襟上。
江微雨,你骗我!
他疯了一般的扑出,抬掌间,星盘碎为齑粉,“微雨,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四周漆黑如铁,唯有漫天的星光冷冷的看着他!
“微雨,我曾想过和你共赴黄泉,你等着我!”手中的回天剑霎时间漫开了清冷的光,那光在夜里,竟然如他的眼神一样决绝!
“等我!”一剑挥来,脚下突然轰隆一声裂开,明空镜一个猝不及防,跌落在了那个裂开的深渊里。
这里,是哪里?
愛即無言 紅塵滄陌
周围,都是冰一样的巨石,摸上去,就如冰一样寒冷!
他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个地方?难道是江微雨死前布置的?她说过,司星门下的弟子死后都要在这冰砌的墓室里长眠,因为他们洞察了太多的天机,不可能再想其他人一样到达黄泉彼岸。
桃運邪醫 啤酒二兩
一阵冷意袭来,明空镜握剑的手抖的一沉,回天剑落在地上,寒冰石的地面上映出了剑的清光,一盏灯自冰廊的深处透出,闪着同样清冷的光。
“微雨!”
貴女無良
他似是见到了希望,朝那点儿光飞奔而去。
你猜我猜不猜
冰冷的棺材里,躺着一个美丽的女子,苍白的脸上犹自带着微红,漆黑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散在肩上,那样子就像睡熟了一般。
“微雨,等我!”手掌抬起,全身的内力都凝聚到了指尖。
“这一掌下去,你我就在黄泉相见了!”
然而,刚刚闭上的眼睛却突然睁了开,明空镜化掌为纸,挑开了江微雨手中的一方手绢,那上面有字啊,他怎么能没看见?
手绢展开,同样是熟悉的字迹!
“师兄,你终于来到了这里!你还是发现了,呵,其实你的小师妹真的很笨,师傅教的医术就学到了那么一点儿,没办法,她实在不忍心看着你被折磨成那个样子,所以,她就用了最笨的方法,也是神医的禁忌之术,以命换命。不过,师兄,你别急着死啊,我们司星门下的弟子是不会下地狱的,你死了也白死,看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就跟睡着了一样?既然我替你解了毒,作为报答,我要你每年都要到师傅捡到我的江边采一束白薇花放在我身边,那是看着我被丢下的花,也是看着师傅将我带走的花,你若不能满足我的愿望,我发誓,死也不会让你看到我的绝美容颜!你知道我是爱美的,你也知道那白薇花的功效哦!”
握手绢的手颤抖着,明空镜满腔的愤恨变成了怒火,“江微雨,你到死都不肯让我死,你想了这么个恶毒的办法来惩罚我!”
他的嘴角无奈的笑着,眼睛里却滑落了几滴泪珠!
白薇花,和这极北的寒冰石,便是驻颜的良药啊,就算是死了也能让人如睡着了一般!作为神医门下的弟子,他怎么能不知道?
夹起江微雨鬓边那一束已经枯萎的白薇花,明空镜飞身出了冰墓。
白薇花,必须要尽快再寻来一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