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whb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道問 姬莫-第十五章 玄仙掌門鑒賞-zz4zs

道問
小說推薦道問
姬天的便宜师傅是青尘子,玄仙门现任掌门。可是姬天怎么还会留在知行坡这个毫无前途,普通弟子才待的地方呢?
青尘子说。他是从最低层的知行坡一点点经过几百年的努力才爬到掌门这个位置的,还说,虽然掌门这个位置除了资源对修行没多大好处,但是可以养心境。说什么的姬天是他的未来接班人,必须要重复他的路。
雷爾夫探案集
当时的姬天正是巴不得远离掌门这种级别的老前辈,省的一不小心被发现身上的秘密。
比完武的姬天,在一群新人门徒的围观,结交中回到自己的小屋子。
浮生沐煙雨 墨涵元寶
还是悠悠绿草,还是小树两颗,只是去时时成双,归时孤影。
毕竟是同一个屋檐下一起生活了三个月,还是那种关系极好,小伙伴之间的纯真感情。姬天此时的心情带点伤感是必须的。
熊妲去原仙殿,应该可以早个好师傅吧,到时候以她那内心的坚持,怕是修行的只会更快。我也得努力修行别到时候被拉开几个境界,连给她个功法斗困难。
姬天遥遥脑袋甩掉杂念。转身走床,想坐到床上修炼。
谁!
姬天回过神来,抬头看到自己的床上居然有一个人。
这是一个一身青色书生袍的老人,此人长长的白发盘起,一根青色的发簪简洁的插着,居然典型的华夏先秦古人装束。他额头明亮,印堂饱满,双目闪着精明的光芒。眼神深远而宽广。在这小房屋狭小的空间里,居然有一种包容一切掌控一切的气势。
这个道骨仙风的老头满脸笑意的看着姬天,可是姬天怎么觉的这笑盈盈的老脸有点猥琐呢。
“师傅,您真是是神通广大,神来神往,神出鬼没,神仙中人啊,就这么一下子出现在的你宝贝徒弟的床上,吓死你的宝贝徒弟了。”七八岁小身板的姬天那双宝石般明亮的眼珠子一转,一脸嬉笑的。
“滑头。不过滑头好啊,不易在成长的路上夭折。”青尘子的一张老脸笑的更加猥琐了,“我这次来主要是,呵呵,刚才那场比斗,你的变现不错啊。”
“我知道师傅是您是来干啥滴。”姬天两眼放光,盯着青尘子手上的戒指,“师傅你一定是觉的,那些被你宝贝徒弟揍趴下的人,连他们手上都有他们师傅给的储物袋啊,法宝啊,各种宝物啊的,而你的宝贝徒弟既然穷的什么的没有,你想了想,知道这样子绝对不行的,不符合你掌门人的身分。所以师傅你就来了。”
“呵,你居然还想要法宝,要知道你师傅我也没有几件法宝,你以为法宝是那些垃圾法器啊。”青尘子听了姬天天真又贪婪的话后露出开怀的笑容。
“你可知道法宝是什么吗?”青尘子忽然收起笑容严肃的问姬天。
“不知道。”姬天大摇脑袋,眼睛挣大,好奇的望着青尘子。
这个姬天还真不知道,虽然华夏的小说了看过不少,不过那些都是作者们的想象而已,姬天也很好奇真正的法宝到底是何物。
三國之魔亂群雄 無心論道
“修行,四要。法。财。侣。地。”青尘子开始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殊不知这修真四要姬天早在华夏网络小说里听的都烦了。
“法。乃指通往无上仙道的,方法,办法,功法,秘法,各种法门。可以是一条修行的道路,也指是是功法。这个我们都有了《玄仙秘法录》,不用考虑。”
“侣。我若大一个玄仙门,百万仙众,可探讨,可互助。不会孤单。”
“地。相传我玄仙山乃祖师截取仙界之山而炼制,自聚万物之灵气,镇吾教之气运。我山门又位于上古神山秘境——会稽山边上。可谓是洞天福地,有神山护之。”
“财,大世浩荡,机缘不公,有物祥灵,有无废无,而我辈修者,采万物之精华,夺天地之气运而行之。非天资惊世者不可闭门修之。如我等必云游而寻机缘。平时修炼也得靠着,灵石,丹药,和各种密报来加强修行。”青尘子停了一下,目光悠远的看了姬天一眼。
黑萌影帝妙探妻
七年,情深楚許 三月暖陽
姬天目露恍然,点点头表示了解,请继续讲。
青尘子,收回思绪,继续讲道。“我修行之人虽说要静心修炼,体悟天地至理,但是这方天地之资源,这大世之气运终有穷时。为挣长生机缘,登仙路上,必有相争者,轻则机缘被夺,重则身死道消。故而我辈修行之人不得已,观万物,习术法,为攻伐,寻奇物,练法宝,护己身。”
“从远古到上古,到如今这盛世,这法宝奇术已是仙路密不可分之道啊。”
青尘子满脸出尘,目光悠远,神情感慨的说着,偶叹一气。
伊人淺笑醉雲州 蘭峭
“这凡人以凡器助其衣食住行,生存大荒。而我修行者亦以卫道之器,争锋仙途。此卫道之器亦如我修行之境界,分强弱,别潜质。”
“法器,凡物以秘法锻造,刻秘符,有别于凡尘之效。灵物所化,灵物所练,是以为灵器,内蕴灵气,显化元神之奥妙。法宝。珍惜奇物,画下感悟。温养百年而成之。若器如有灵闻道,道器生。”
“宝物如术法,越之不可控。合适自己的才是最好的。”青尘子说罢。抬手间。手中出现一个古朴的戒指。
“哇,师傅,这就是传说中可以收万物的乾坤戒吗。”姬天故意一脸惊喜,一脸惊讶夸张的冲到青尘子怀中,一把夺走戒指。
鬼王的七夜絕寵妃 檸檬不萌
最強大土豪打臉系統
“乾坤戒?”青尘子看着姬天开心激动样子,满意的笑了笑,眼中露出向往的神色。“相传,乾坤戒乃是上古修士所用之物,内含乾坤,可收容天地。不是我给你的小小纳戒能比的。”
“哦哦哦,那个,师傅,就只有一个纳戒吗,您不觉的这样有点拿不出手吗,不符合你威风凛凛,一门之主是风度啊。”姬天瞬间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直直的望着青尘子。
“哈哈哈。你真是个活宝,放心,你师傅寒酸了谁都不会让你失去掌门之徒的风度。”青尘子开怀大笑,“为了激励你,我把那些丹药,法宝什么的都放纳戒里的。嘿嘿,等你突破来拿出来吧,哈哈哈。”
冷少用過請買單
姬天做出一副震惊的神奇。姬天真的有些震惊,这掌门就是掌门,手段就是高。貌似使用纳戒需要类似能量的玩意,我的真气呢?
“师傅,你就不怕我抵不住诱惑,不冲极境直接上凝元境?”姬天换上一副意动的样子,但是青尘子明明从眼前这个七八岁的小滑头眼底看到了一丝狡黠。
“哼,你可以试试,除非你不想要我其他的奖励,而且你连这样的诱惑都抵挡不住还修什么仙,早点拿着这点垃圾,回世俗找个凡人女子生娃娃去。”青尘子看着姬天耍宝,一脸笑骂到。
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在这一老一小两个心机不简的人精心头涌现。这不是仙途之人该有的感情,但是,真让人喜欢。
“好啊,你居然给你的宝贝徒弟一些垃圾。”
“好了,不闹了,我这次来是有事要告诉你。”青尘子强收起脸上的笑意,收入心底。开始严肃的说。
“不就是《入门小册子》上写的那个什么必须脱凡境才能进的玄仙秘境,”姬天翻了个可爱的白眼,一副不要小看我的智商的表情。
姬天其实完全不想去那个什么玄仙秘境。这个门派太过诡异,姬天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通天殿前的诡异场景。
那巨大血色符文的压着无数金色小符文的天空。被古怪的血色大阵,大阵里无数奇异纹路中流动着鲜血似的光华染得鲜艳的红的白玉石地面。
擇夫教子 知其
无数血金色小符文与无尽血金色光华穿梭在十万懵懵懂懂新人门徒身上。
那种阳光下。十万人中,默默注视,注视这一件像是华夏邪教似的仪式。却是无力去做什么。
“是的,但是你以为那玄仙秘境真的只是如同那唬人的《入门小册子》上写的那样。新人门徒试炼?”青尘子脸上忽然露出嘲讽的冷笑。“你知道玄仙门四大势力吗,他们自称四大元老家族,万年来为着门派作者贡献,其实呢,在我看来那么就是四大毒瘤,万年来抽取这门派的资源,影响这我门派发展。”
“可笑的是通天殿上官世家万年来世代单传,却是万年掌门家族。而四个毒瘤家族。周,木。蒋。李。分别一直占着五行崖,丹木湖,离火洞,剑峰。你上午见到的那个周富贵只是周家同姓支脉,估计连个血缘关系也没有。所以没敢打周家旗号威胁你,逼你入他周家。至于那苏姓两小子,他们和断桥有牵连。”
青尘子,长长的嘘了口气。那带掌控气息的目光眼底却是带着疲惫。
“你知道吗,我是一点点从最普通的小弟子爬上来的,我展露峥嵘时,又入了上官世家这一阵营。十八年前。上一代掌门上官峰外出神秘死亡,而下一任预定掌门上官浩刚刚出生。上官家无人,哼。当时,所有上官外戚都莫名其妙的力挺我当代掌门。然而他们其实是完全不会成功的,万年单传掌门世家怎会简单,没错,之后四大家族插手,说来,这样的事他们怎么会只是旁观呢。不过这些人都算不得什么人物。哼,最后断桥的人也都到场,一场交锋。可悲的是身为掌门的我,到现在都还没看懂那都是因为什么,而这样的事居然没有一个隐世长老插手。这十几年来我算是想明白了,这玄仙山之水深如无尽海啊。
姬天感觉师傅青尘子说的这些东西,也许隐隐约约间和那个入门大典,以及这么门派的核心秘密有些关联。
“不说了,说多了害你。反正现在我需要你做到的是,在玄仙秘境中夺得掌门继承人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