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qhj妙趣橫生小說 古武起源討論-第十一章 三個女人看書-fdvag

古武起源
小說推薦古武起源
“这样我就放心了,你们等着抽好烟吧,如果顺利的话,你们那些朋友不赎你们出去,我也可以把你们二个赎出去。问题是钱得是你们二个自己给,我就算找朋友帮你们二个垫了你们到后面也得还给人家。”陶道看着他们二个说:“这样行么。”
“好的,谢谢。”
“那就这么说定了,睡觉。”陶道说完便懒懒的躺了下去。当他醒来的时候,外面的阳光已经偏西了,再过半个小时,下阳就会下山了,太阳一下山,黑夜就会到来。
陶道和他们二个打了个招呼,就等着吃饭,好在不用等多久,就听到楼下面传来摆动饭盘子的声音,他们知道,开餐的时间已经到了。几分钟都不到,门外的走廊上面便传来了脚步声,一下子门就打开了。
他故意落在最后面,为了人不知鬼不觉的出去,他可没打算下去吃东西。房间本来就是在这五楼的最靠左的角落里面,落后面也是正常,当所有的人都下到四楼的时候,他还在五楼的楼梯口,他抬头看了一眼六楼,双脚一用力,身体便轻轻的落在楼顶上面。
他的身子立即前倾,轻飘飘扑倒在楼面上,单手撑在楼面上。接着双脚一用力,身子象青蛙一样就往前窜去,身体离楼面一尺高的样子,一下子就窜到了后面的边缘。
狂寵囂張辣妻
他看了下面一眼,后面没有什么建筑,是一片待开发的空地,靠近房子的地方有一排树,树离房子只有一米多远,树的那边就是一条新修的小泥吧公路,再那边就是空地了,他看见下面没人,双脚一用力便越到了对面的树丫上。
二个起落就到了地面上的黑暗的地方,仔细看过真的没人才从里面走了出去来。
这时他才抬头看了看楼上,二十米高的样子,如果自己下次回来还得从这里,可以不用费什么力跃上六楼的楼面上,因为中间着力点太多了。
他现在对自己的身手很有信心,他已经知道,一般的古武高手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必竟是现代社会,很多的古武技艺已经失传,遗留在这个世间的也只是一些比较低档次的修炼法。
穿成男配的心尖寵 小孩愛吃糖
除非真有传说中的古武界,只有那里面才有恐怖到极点的古武高手,他听说那种高手可以在核弹下面生存下来。
可惜的是他的见识太少太少,如果人真的按三六九等去划分,谁叫他只是垫底的那一群人呢。
他往二边看了看,接着就往最近的灯光走去。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在黑暗中。
走了五分钟左右,转了一个弯才看到前面的店铺,都是一些小吃店和小百货店的样子。
他进了一家小店铺。
他现在只有打王小霞的电话,因为从王小立的口中,知道王小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为了把王小立的事情办好,也必须打电话给她。因为只有她才能解决他们二个现在面对的困难。
他虽然很怕,可是真正的困难上门了他也不会很害怕,从里面走了一趟让他的心里变化很大,也许是成熟吧。以前的几十年他发现自己真的象个无助的孩子,面对困难只能把自己包裹起来,就象现在的王小立一样。
他问商店老板要了纸和笔,把号码写了上去,然后交了钱,顺便要了一瓶水。号码是他要店老板给打的,对方回电话时自己接就是了。
好在等不了几分钟,电话就响了。老板拿过话筒就递给了他。刚把电话放到耳边,话筒里面便传来了一个清晰而又温柔的女子的声音。
“请问你是哪位,刚才是你在呼我吗?”
“是的,”陶道回答道:“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好的,请说”。
“请问你是王小琼吗?”
“是的。”
“请问你是三九七二年六月十五号的生日吗?”
“是的,但是我想请问你是谁。”对方的声音很惊呀:“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和名字的,连生日都知道,这个城市知道这些的人不多,他们我都认识。”
“我是你弟弟王小立的朋友,我想见你,你能来领山收容站见我吗?”
“现在吗?”
“最好现在吧,要不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你,这个地方我不熟。”
“好吧,但是你要等下,我离你那里有点远。”
“好的,我等你,你知道这个地方吧?”
搶夫,多多益善! 恱兒
“知道,因为小立我昨天还去过那里。”
“好的,我在收容所大门往前面走到最尽头的那个士多店里面。”
“行,你等等,我现在就去找你。”
说完便挂了电话。陶道把话筒递给老板,顺便要了二块小饼干,他实在太饿了。
将近二十分钟左右,一台女式摩托车在商店门口停了下来,车子上面有二个女孩子。年龄都在二十多岁的样子,都穿着牛仔裤,一个身穿蓝色的短夹克,头发扎成马尾。一个穿着黑色的中长风衣。
陶道走到那个扎马尾的女子身前,问道:“你就叫王小琼吧?”
那个女孩子点了点头问道:“我弟弟现在哪里,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火影二少,快到碗裏來
“你弟弟在那里面,我们今天早上才分开,我和他同一时间被抓的,在看守所里面关了六天,今天清早才送到这里来。”陶道一边说一边用手往收容所的方向指了指。
對不起,愛上你 檸檬羽嫣
“怪不得我昨天在这里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他,你知道这几天我天天在找他么,现在知道他在这里面我就放心了。”
说着松了一口气,看了面前的陶道一眼,又接着说,“没事我就放心了,这几天因为小立的事,我连电话都不敢往家里打,要是我爸妈知道了,他们二个都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那女子紧皱的眉头舒展了开来。
“对了,你们今天才送到这里来,你怎么今天就出来了。”她不解的问。
“这个,能不说么?”陶道为难的说,他可不敢说自己刚从里面跑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