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vot7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小孫棒子掃天下 txt-六.刑場展示-roeiu

小孫棒子掃天下
小說推薦小孫棒子掃天下
“不行,即使你要复仇,也不是这个时候,”张太乙立马劝阻,“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人数太少,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一旦你发动复仇,我们多半会死,就达不到你想要的成果和复仇的目的!”
“不,站在同一战线的不只有我,我还有六个兄弟在牢房里,你和我一定要去救他!”孙海晨握住张太乙的手,恳求道。
海賊之挽救
“你说你有六个兄弟在牢房里?那六个人是不是也和你大闹了李府?”张太乙突然想起了什么,猜想着孙海晨嘴里的六个兄弟。
孙海晨明显感到很惊讶,便连忙问张太乙他是怎么知道的。
背明投暗
“今早再找你的时候路过李府,发现门口有很多官兵,还有打斗声。一会儿打斗声停了,走出来了六个人,衣衫褴褛的,领头的一个官兵很是兴奋,朝围观群众炫耀道:‘啊,我们抓到了这几个杀人犯,明天午时,都要来到刑场看他们的处决!’,我也不知道那几个是你兄弟,就不怎么管,继续找你了。”
炎之無 第五亦安
孙海晨痛苦地抱住了头,张太乙将手搭在孙海晨的肩膀上,安慰着说:“没事还有时间,来到这个村之前,我对这里的情况进行了打听,这里的监狱白天把守森严,但一到晚上就只有几个小兵在那边聊天边把守。那就今晚,我们潜近监狱,将他们给救出来!”
这时,寺庙门口传来脚步声,孙海晨转头一看,竟是好友宋雨。宋雨朝张太乙行了个拱手礼,大有一丝歉意地说道:“鄙人曾误会您,刚在门外窃听一时,才知您是个好汉!”
此时这三人聚在一起开怀地笑了,孙海晨也简单的给对方互相的介绍了一下。
晚上······
今夜,月黑风高,三人和宋雨店里的两个伙计趴在圜土附近的土坑,观察着地形。地面是挖下去,成一个圆形土坑,周围只有几个民兵把手,瞄了几眼,张太乙从附近的树跳了下来,讲述了情况并把自己的想法跟其他四个人说了一下。张太乙觉得,两个伙计去吸引注意力,宋雨留下观察形势,张太乙和孙海晨毕竟都练过,负责去营救。
孙海晨和宋雨自然是同意,只是两个伙计有些啰嗦,其中一个战战克克地说:“我们会不会死啊,早知道就不来了。”
宋玉冷笑道:“奴隶终究是奴隶,还不如死了算了。”
张太乙听到这话,脸色大变:“奴隶也是人,他们也是有人身自由,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70年前那个抢王位的启。”
听到这话,那两个伙计似乎得到了莫大的安慰,没说什么,直接同意了,开始前似乎还商量着什么。
都市煉丹神醫 浪漫煙灰
几乎是同时,两个伙计刚上去,孙海晨和张太乙悄悄地绕到暗处,那几个民兵也注意到了那两个伙计,三个人走了上去,排头的似乎是军官。
趁着三人盘问的空档,孙海晨二人冲了上去,将留在圜土附近的其他人干掉后潜入了进去,里面正坐着六个等待死亡的人,孙海晨不由得欣喜起来,摇醒了他们,多日不见那几个人两眼放光,知道孙海晨是来救他们的,但是却又摇摇头,表明自己没希望了,逃不出去的。
庶妃不好惹:暴君請過招 青竹
孙海晨急了,突然圜土边传出了脚步声,异常紧促,张太乙闭上眼一听,紧张的喊道:“估摸着得有五六十人,我们得赶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原来,那两个伙计贪生怕死,恩将仇报,假装失去吸引,事实上失去报信,于是军官派一个人报信,并将那两个伙计撤销了奴隶这一称号,那两个不知好歹的人不禁喜笑颜开。
宋玉在一旁看不下去,拿起身边的木棍冲了上去连军官,民兵四人打死,然后去圜土营救孙海晨和张太乙。
但,已经来不及了,六十人已经将三人团团围住,张太乙拿出左手旁的刀鞭,用力一甩近则死,远则伤。见此状,剩下的民兵一同冲了上去,好在三人武功都有些水平,勉勉强强杀出了一条血路,孙海晨的左手臂还被石刀刮伤。
“现在怎么办?”孙海晨三人回到寺庙后,围着火炕,张太乙一脸无奈的问道。
“还能怎么样?”孙海晨埋下头,哭了起来。
“我有个法子,不知道行不行,”宋雨望望其他两人,“明天早上执行死刑时,你们上去就下来。”
重生爆利電子業 編織成的夢
“看来也只有这样喽。”张太乙往火堆又加了一把柴。
正午时分,孙海晨和张太乙按照计划来到刑场,刑场旁已经围满了一群看客,宋雨因为要忙他的生意,所以也就没有来,营救任务也就更为困难了。
驚世重生:主上養夫有道 柳少白
大理坐在法台上,按照惯例说了几句琐事,最后终于宣布了六人的罪行,押上六人带上刑场。六人个个都披头散发,都是血。显然在来之前是受过酷刑,看到这孙海晨不免心一酸。
“你们还有什么遗言?”大理例行问道。
eskey靈異事件簿
那个年纪稍大的,抬起头,望望台下,突然他喊道:“我不求什么,我知道大哥就在下面,所以我只希望大哥能平安!”孙海晨为之一颤,他笔直地站在那里,忘了自己来是要干什么。
“斩!”大理甩出令牌,孙海晨才醒悟过来,但张太乙又被拉住,张太乙十分痛心地在他耳边低语:“晚了,再上去你也得死!”
台下一片寂静,也有些妇女扭过头去。孙海晨握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刽子手举起大刀,大刀斩下,台上扑通一声,打在了孙海晨的心上,地上留下来的血仿佛就是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