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nbe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死仙笔趣-第二十九章 殺人,嶽方,見阿左分享-tsrps

死仙
小說推薦死仙
那个护卫身材也是即为雄壮,却不想被陶生一把抓起来,呜呜的挣扎着,陶生用力一捏把整个下巴都捏碎像扔垃圾一样随手弃之一旁,另一个护卫倒也大胆,看着这个陶生天生怪力,也不惧怕,向后一跳手中窜出一道黄色符文向陶生窜去,符文速度很快,直接冲到陶生的脑中,让陶生不由感到一阵眩晕,护卫手中长矛一挺,刺了过去。
陶生脑海剧痛无比,勉力用手一挡,矛尖刺破了手臂,划出一道伤口,陶生反握住矛杆一把连矛带人抓了过来,对着护卫胸口就是一拳。
“碰!……噗嗤!”
誓不邀寵 十光年
超級玩家i 黯然銷
这一拳力道极大,护卫的后背肉眼可见的突出一块,双眼凸出,一口鲜血带着肝脏的碎块吐了出来,倒下不省人事。
超級男秘 煙色欲望
两个护卫,一抓一拳便就像纸片一样躺下,只在陶生手臂上留下一道伤口,陶生的脑中还有些晕乎,正欲继续向前赶,却突然心中猛地一跳一种极度的危险感让陶生全身一颤,条件反射般回头。
“兹兹~~~!”
一个黑色身影从陶生脸庞穿过,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伤痕,黑色身影则又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弯,回到了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手上。那黑色身影是一把扇子,男子正拿着悠悠的扇着,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白衣黑扇,风度翩翩,一张极为白净的衬托着不俗的帅气,他向陶生轻轻拱手道:
青雲路
“能躲过我的一扇,不愧是阿左的弟子,你杀我两个青龙卫的事情就此罢手,先前多有得罪,岳方在此赔礼。”
陶生杀了两人,心中的冲动也平静了大半,虽然很着急但也明白自己犯下了杀人之罪,若是再闹下去自己绝不占理,更何况……陶生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亲手击杀的两个人,他们并没有多大罪行,仅仅只是公事公办,自己却下如此毒手,不由得心中升起一丝悔意。
“多谢方师兄,听闻师傅重伤不治,我有些走火入魔了,这二人……”
“放心,都是我门下的死侍,陶师弟倒是不用担心自责,我的父亲与家师是生死之交,听闻这次阿左长老的病情……”
岳方眼神一暗,陶生也不由得着急的看着剑阁的方向,不知道现在师傅到底如何了,这病到底有没有办法医治?
岳方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轻轻开口道:“我在这里充当护卫,禁止有些人来捣乱,陶兄你先进去吧,你我一见如故,倒也免得客套了。”
陶生也不再多说,对着他拱了拱手,急匆匆的冲进剑阁。只是心中还有一些疑惑,捣乱?这可是万界宗内部重地,谁敢来这里捣乱?
剑阁一如既往的冷清,陶生一路直奔会客厅,到了会客厅门前却发现一个身穿绿色衣裙,脸上蒙着一块绿色纱布的女子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在等着谁。
“你是……”
“我是陶生,阿左的妹妹。”
“陶生?”陶生疑惑的看着对方娇小赢弱的身影,自己可是与陶生有一面之缘的,印象中应该是一个公主般的存在,气质也不似她这般空灵,而是一种贵气,仅仅几年未见,变化有这么大么?
女陶生也知道陶生的疑问,开口轻轻道:“以前的是骗你的,现在没时间和你解释,你先进去,哥哥在等着你呢。”
“师傅!”
陶生不再多想,立刻推门进去,只见一个身穿白色宽衣的男子正坐在竹椅上,手中拿着一本书静静地看着,竹椅轻轻的摇晃,就像当时陶生的心……
孕從天降 翎羽菲
“我来了,师傅。”
阿左轻轻地抬起头,看见这个身上满是泥土伤痕的弟子,温和的笑了笑,手轻轻一挥关上了身后的门轻轻地道:
“这些年……苦了你了。”
阿左并没有太多的变化,还是显得那么年轻,不过身上的冰山换成了温和的阳光,他一头黑色换成了苍白的颜色,双眼有些无神,宽衣的胸口上有着点点的血迹,不过是黑色的。
隱天子
看着仿佛比当年自己还虚弱的阿左,陶生不由得眼睛一酸,竟然流泪了,泪水划过他的脸上,也不擦去,只是跪下,轻轻地磕头。
九州·華胥引 唐七公子
阿左并不阻止,看着他磕,一个一个,磕的极重,九个响头,脑门上已经有了血迹。
“起来吧,多笑笑,别像个小孩似的。”
無限之獵人 血色白月
“是,师傅。”
陶生摸了一把眼泪,站了起来,轻轻走到师傅旁边坐下,就像当年一样。自然而然,毫无时间的痕迹。
“师傅,我认识唐歆,你的病她也许……”
“没用的,我的病,神仙来了也治不好,因为我已经死了。”
粘豆包愛情正傳 長弓挽月
“什么?”
“我其实心脉已断,只是靠着早年闯荡时留下的一个法宝,勉强的吊着一口气,但也活不过三天,三天以后,我就要尘归尘土归土了。
歡喜仙
阿左轻轻抬起手,手臂上有些斑斑点点的黑块。
“这是……尸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