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vq1都市异能小說 破天殘月三國風 愛下-第十三章 天地訣-xflpw

破天殘月三國風
小說推薦破天殘月三國風
活着,活佛的存在,对向来好胜心强的高僧一啸来说必定是压力。
活佛倒了,压力散了,野性澎湃,高僧一啸已然是肆无忌惮。
横挡在无果面前,凝视黑僧,一啸道,“黑僧,任你坠入魔道,染过了血,灌下了黄汤,梦入了红尘。我都要与你一绝高下,分出雌雄,看谁才是少林的第一武僧。”
话一完,一啸全身佛袍猛一鼓胀,抬掌便是拍向黑僧,“般若掌”
一个偌大的能量掌印,凶猛的压向黑僧。
一啸的品行,黑僧也是清楚,体内真气运转,手中大剑[黑龙]抽回,剑身横挡在般若掌的来路上。
‘砰’一声巨响,黑僧顺着般若掌的冲击波后退数十米。
见黑僧被自己的般若掌压制,一啸满脸得意的快步动起,向黑僧紧逼而去。
脚下一稳住,将手中大剑[黑龙]插在地中,黑僧抬掌拍向迎面而来的一啸,“般若掌”
邪笑,一啸道,“金钟罩”
一个强大的能量钟罩,瞬息间在一啸周身凝聚出。
“砰”一声巨响,黑僧拍出的般若掌击在钟罩上,钟罩嗡嗡作响。
站定,凝望着一啸,黑僧脸现迟疑。
傲慢的看着黑僧,一啸道,“时间,总是在不停的流淌着,很多人只是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他人踩在脚底,黑僧,你就是那个被踩的人。”
冷笑,黑僧道,“好得意的和尚,只是修得了些粗浅功夫,就敢目空一切,真是不懂得谦逊。”
冤家面前,最容易较真,一啸和尚哪容得黑僧这般说词,一个踏步欺向黑僧,“般若掌”“破戒刀法”
连连推出两掌,一啸和尚也是贴上黑僧,双手化作利刀劈砍向黑僧。
黑僧与一啸的战力,可谓是旗鼓相当,一时是难分胜负。
这时,洞口处,一群伤痕累累的人走出。
医圣张仲景满额大汗的扶着已然是重伤的无尘真佛,不见风刀大师朱烈。
走出的这群人,都是各大派的好手,都是不听话的人,都是眼中容不了沙子的人。
都是各大派的好手,是各大派的好手,自然是武林中的熟面孔。
瞧见这些熟面孔,张松身旁各大派中不乏有人私语。
瞧着真佛无尘,突然,无果和尚身后一位小僧道,“是真佛,是真佛无尘大师。”
‘砰’一声,说话小僧毙命,死在了同门手掌下,死在了心中的真佛面前。
显然,拿人质威胁各大派只是张松的手段之一,威逼利诱才是他的好手段。可以想见,留在张松身边的江湖人,已都是被收买的江湖人,已是没了心,没了肺,只有了利益。
行走江湖,活着不仅不容易,还不会如意。人与人是明争暗斗,一步落空,就是步步深陷。陷到了最后,拥有的只会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小僧死了,洞口处站着的江湖好手不动了,他们都懂,他们都明白,死的不是小僧,死的是一群为了牟利将心卖掉的人。
丐帮帮主曹花丐,如今江湖排行榜第十三,被黑僧惨打过的江湖好手,他动了。
从张松等人侧面,向洞口众人走去,曹花丐摩拳擦掌。
动起的曹花丐,倒是没引来张松奇怪,过目不忘的张松,只把他当做乞丐,只把他当做想立头功讨饭的乞丐。
医圣等人已是做好防范,随时准备应对曹花丐的出手。
曹花丐给人的感觉,可谓是干劲十足,张松身旁个大派名家都是觉得不可思议,张松道,“曹花丐帮主相对诸位,可是卖力的很。”
盯视着手握破天的那人,张松道,“[破天]是亡者的兵器,剑圣坠崖之时,崖下林中寻到[破天],二当家管洛说与剑圣相处多日念旧,便是将[破天]私藏了。我也就同意了。这些在浦元大师到来之前,我已是私下逐一相告各位掌门人或是代理掌门人。我想各位长门,已经是深深感受到我们风波庄的强大。”
突然,曹花丐止步,头不回道,“看来武圣只把我当做乞丐了,可怜的乞丐。众名家都相告的事情,乞丐却是不知道。”
淡笑,张松道,“曹花丐帮主,丐帮就是乞丐,乞丐就是丐帮,你又何必追究这些,误了立功呢!”
人,千奇百怪,各有特色,只是活着,人的心中总要划分等级,能满足了自己条件的或者就是自己的,那样的才是等级中最好的,才是能得到真心看好的。
张松轻视的话语,自然是让为了讨好张松,将良心卖掉的各大派名家更瞧不上丐帮。
不顾曹花丐的感受,张松道,“聊也聊了,说也说了,叛逆者如何处置,我也不想多言了。”
嗡嗡数声,一百二十八只追魂镖在魏越面前凌空生出,魏越道,“顺武圣者昌逆武圣者亡”
见状,嘴角撇笑,曹花丐道,“还是真言说得好,聪明的人,总是能够把握全局,高高在上。”
投向张松的江湖一众,哪还会在意曹花丐的话,个个都是剑拔弩张,目光凶厉的将马均、正在与一啸对战的黑僧、手握[破天]之人锁定。
已是与医圣等人,只有几步之遥,曹花丐止步道,“三日春的味道是不错,医圣,有人让我代他向你再讨要些。”
虚眯着眼,张仲景道,“曹花丐,管洛在哪?我正要与他算算这帐,为何参加兖州尚寒大寿的富商,都死于我赠他的‘三日春’下。”
一脸淡然,曹花丐道,“他没在这儿,现在他还不能出现在这儿,这儿有个人还活着,他活着,管洛就不能活着。”
话一完,曹花丐从身上掏出一块令牌道,“风波庄令牌,风波庄当家专用令牌。见令牌如见风波庄。”
令牌很奇怪,是块很奇怪的令牌,很奇怪的震撼住很多人,明明却只是块令牌,只因披上了风波庄这块面纱,却能唬住很多人。
感觉令牌就像信仰的神一样,神存在不存在我不知道,可是我的心却是被信仰的人发自心底的真诚震撼住了。似乎神就在面前,我的心是与他的心产生了真诚的共鸣了。
瞧清曹花丐手中的令牌,张松呆滞住了,那令牌不是别人的,正是管洛的。
心头泛笑,张松心头泛笑,笑的有些自嘲,‘管洛啊!管洛,你还真是懂我,竟然利用我对乞丐的歧视,把曹花丐安插在我身旁。’
扭了扭脖子,看着手持[破天]之人,张松威严道,“儿时的捉迷藏,总是一个耐人玩耍的游戏,只是,你在一个人的手掌中与人捉迷藏,玩久了,难道你不累?你不厌?你不觉的无奈?”
看来张松已是将手持[破天]之人当做管洛了,那人不语,一块令牌亮出,“风波庄令牌,见令牌如见风波庄。”
一瞧清令牌,已是很多人惊慌,慌得想能够在地上打个洞,让他好从雁门后山逃出去。
苦笑,张松道,“看来是了,想除掉管洛,在风波庄一人独大,还真是劳神费力。有人会来搭救后山被困豪杰,有人会协助管洛,这一切都在预料之中。看来,有所准备是对的了。将人安排在囚笼中,给营救者来个措手不及的反击。”
看向医圣扶着的真佛无尘,张松又道,“真佛,你也伤了?看来没伤到管洛,倒是伤到了佛。”
满脸愤怒,张仲景道,“好卑鄙,张松你好卑鄙,伤到了真佛,害死了风刀大师,害死了很多人的心。”
邪笑,张松道,“哦!是?风刀大师死在了囚笼下?风刀大师死在了罪恶下?也是好笑啊!罪恶的人死在了罪恶下,还赢来了怜悯与同情。医圣,你还真是拥有劳苦大众的真、善、美。”
戰術天
话一完,张松手中也是多出一块令牌,“风波庄大当家令牌,见令牌就是见风波庄。风波庄只留忠心者。”
令牌一出,张松身后各大门派中又是传来刀剑声,又是部分人倒下。
倒下的人,不是违抗张松的人,只是一群让张松觉得不是完全忠诚的人。
再看向手持[破天]之人,张松道,“看来,管洛也是对我下了不少功夫,没错的话,管洛暗中救了你一命,剑圣的师弟,江湖第二的方天。”
伉儷警探第三季
那人道,“是?我怎么不记得了。”
邪笑,张松道,“剑圣是我亲手所杀,是不会错的,而只有方天你,我一时念旧,让你喝了杯‘三日春’茶水,没给你最后的了断。”
张松亲自承认王越死于他手,是直接将全场不知情的人镇住。
瞧着张松自说自话,那人道,“那不知,你要怎样对我。”
聪明的人,都是有个好习惯,那就是遇到问题时,总是能很快从多种应对方式中选出最好的一种。
讥笑,张松道,“管洛倒是会算计,留下你这个剑诀已经达到了剑圣水平的江湖第二,随在浦元大师身旁浑水摸鱼的进入我们雁门,好给我来个措手不及。”
这时,在一旁角逐的一啸与黑僧,打得已是不可开交。只见一啸和尚大喝一声,抬掌拍出,“般若掌”
对战多时,一啸和尚拍出的掌印依旧是力道十足,功力不减。
单掌立于胸前,黑僧道,“金钟罩”
“铛”一声巨响,能量状的金钟罩已是嗡嗡作响。
眼见一啸与黑僧畅快淋漓的战斗,大笑而出,张松道,“方天,尽然你要像王越一样,选择挣扎的死法,那我就成全你。痛快的出手吧!好让众武林名家见识下你们绝门的‘天地诀’是如何的强大。”
话一完,张松将佩剑[黄雀]平指向那人。
随着张松的出手,完全投靠张松的各派高手,也是有组织的分散开去,各寻对手。想来,这一切,张松又是有过提前安排。
夜半陰婚 慕希言
与妹妹拥有“天山双虹”之称的梦如,带着妹妹梦艳落步于浦欣面前,淡淡道,“一得知天山四鬼被杀时,武圣便是暗中指令天镖门魏越,幽另派掌门赵天等人,在突发状况下,要分工明确的进行应对。”
梦艳疑道,“姐姐,为何你会知道这些。”
盯看向浦欣,梦如道,“只是用身体换来的情报罢了。”
看着梦如,浦欣道,“梦如,那夜是你代上官残月陪我的,我是清楚的。打小我就拥有父亲的血脉之力,能够感知到剑体上的气息,鬼器上的鬼气,天剑上的正气,妖器上的妖气。迷魂燕子的迷魂术是不能完全将我迷惑的。”
铛一声,梦如手中利剑出鞘,“什么?你尽然明知是我,还与我做出那等事。”
看着梦如,浦欣道,“只因我想弄清剑圣的事,能够为剑圣的死画上圆满句号,圆了我多年对剑圣崇拜梦。”
也是理解梦如的用心,苦笑,浦欣道,“为了名,为了利,为了好好的活着,你不也是出卖自己,出卖身体,来获得上官残月的暗中帮助。”
浦欣的话,倒也是对,为了活着,梦如用身体换来的情报,只能算是她与上官残月的交易。
感觉是什么?
是莫名的?是日积月累的?
是莫名的,也是日积月累的。
yiyeqing欢,莫名的感觉,在浦欣心中积淀了。
可能也正是这样,他才见不得黑僧对梦家姐妹的戏耍。他觉得他会当真的,他觉得他会认真的,
看向黑僧,浦欣道,“黑僧怎么样?”
深情的望去,梦如道,“是符合我心意的好男人”
苦笑,浦欣道,“看来,你我的那夜,只算做彼此为了达到彼此的目的,心灵上的互相安慰。”
梦如倒是嫣然一笑,“浦元,你倒算个人才,家世也算显赫,我这妹子梦艳可是对你有了多时的意。”
脸色沉重,梦艳欲开口,梦如道,“妹妹,效力于张松,姐姐只是想让你能够好好的活着,姐姐为你做了这么多,你可不能错解了姐姐的意。”
梦艳不语,浦元欲开口,梦如道,“这是你欠我的”
梦如的心思,可算是老练,是懂的利用一切有利条件。
火爆巨星 豬頭七
半空中,张松与那人已是激战。
突然,半空中的二人,皆是有力的挥砍出手中利剑。铛一声响,二人乍分开。
脚下着地,盯视着那人,张松道,“天地诀,武林公认的绝门绝学,剑圣时期,这门绝学被封为武林最强大的剑诀之一。”
看向张松,那人不语。
张松道,“天地诀共四诀,即天、地、人、贯四诀,每诀又是分三式。贯诀为辅,人、地诀为剑诀的根本,天诀正是剑诀的真魂。”
话一完,张松手中[黄雀]斜握,体内真气运行道,“贯诀‘追风逐电’”
眨眼间,张松出现在王越面前,铛一声,利剑[黄雀]与[破天]对砍上。
凝视着那人,邪笑,张松道,“追风逐电,让脚下走出美妙的步法,快而犀利,好招式。”
“金蝉脱壳”
突然,张松消失在那人面前,出现在那人身后。铛一声,一个转身,那人手中[破天]挡下了刺来的利剑[黄雀]。
淡然的对视那人,张松道,“金蝉脱壳,此招也是神奇,修得此招,在对手面前,人就像拥有了蝉脱壳能力一般,每每都是能蜕变式造出假象,让对手无法察觉的脱身。”
“由此及彼”,瞬息间,张松退去十多米,“此招,算是贯诀最深奥的一式,修得此式,一定区域内,修炼者可以凭借现象级的速度在对手面前拥有绝对的统治力。”
不屑的看着张松,那人道,“张松,你这个过目不忘的天才,从别人身上偷来了多少绝学。这些绝学的领悟,又花费了你多少心思。”
淡笑,张松道,“‘人诀:虚怀若谷,若隐若现’,‘贯诀:追风逐电’”
鬓发飞扬,张松脚下快步,身形虚幻的出现在那人面前,那人似动非动,只见[破天]化作道道寒光,挡下张松手中[黄雀]的所有攻击。
脚下一个轻点,张松后退数步,“智慧的人,自然有智慧人要做的事,尽然能够得到别人的领悟成果,我又何必浪费资源。”
那人不屑的凝望张松
面容慈祥,张松道,“虚怀若谷,心胸狭隘之人,还真是难修得此式,此式蕴含容纳百川的浩然,真是让修成此招者,拥有了居高临下的心境。‘若隐若现’,在虚怀若谷的浩然之气衬托下,此式竟能让修炼者做到让对手看不清踪迹。两式合用,真可谓是能给对手造出无穷震撼。”
氣運之主 東望野
瞧向张松,那人道,“是吗?看来,你能修得这两式,还真是让人觉的意外。”
冷笑出,张松道,“心胸狭隘的是你,是你这个江湖第二,方天。”
话一完,张松道,“天诀:包罗万象;人诀:虚怀若谷,万点繁星;地诀:流星赶月,长虹贯日,无所不至;”
刹那间,一个冰寒的气场,霸气十足的在张松周身生出;同时,气场中张松的身体如繁星一样的变化着。铛一声,气场中道道剑气,宛如流星一样飞射向那人。
静寂,目光冰寒,那人身不动剑动,面对着张松道道剑气的攻击,那人宛如有了三头六臂,[破天]在那人周身闪动,撞击着每一道想接近那人的剑气。
收回[黄雀],盯看那人,张松讥笑道,“好冰冷的眼神,冷的让人感觉到死寂。唉…,面对对手的绝对实力与绝对智慧时,你的表现。高高凌驾于你之上的我,是能理解的。”
自信,有实力才能自信;自傲,有智慧才能傲的起来;才智过人的张松,自然是属于自信、自傲的人。
那人不语
那人没有回话,倒是让张松心满意足,似乎他的话点中了对方要害一般。一副高姿态的凝视那人,张松道,“‘包罗万象’内蕴含世间万物,修成此式,单靠容纳百川的情怀可是不行,修炼者至少还要得到万物融汇。能修得此招的人,也算是神人了。”
那人冷声,“是吗?看来,神明都是被你玷污了。”
不作回应,张松道,“地诀三式:流星赶月、长虹贯日、无所不至,天地诀四诀中杀气最重的一诀;‘流星赶月’,修成此式,利剑快如流星;‘长虹贯日’,利剑出鞘时,剑体上剑气攻击目标时,犹如白色长虹穿日而过。‘无所不至’,出鞘的剑,剑气剑光剑影没有到不了的地方,可谓是能将对手一击斩尽杀绝。”
叙述出每一诀中每一式剑招的奥义,可谓是让张松得意。
张松又道,“人诀:万点繁星,修成此式者,身形能够化出如点点繁星的残影,可谓是人诀中防御能力最强的一招。能将这一招释放出强大的攻击力,算作绝门始祖都要感谢剑圣,神级存在的剑圣。”
那人依旧不语
利剑[黄雀]平握在面前,张松道,“天诀:‘横扫千军’‘层见叠出’”
突然,[黄雀]之上剑气纵横,在层层碧波推动下,剑气凝型笼罩在[黄雀]上。
两式使出,张松道,“‘横扫千军’,集修炼者体内真气凝于利器上,利器在真气的升华下,宛如神器,可以瞬间横扫众多敌手。‘层见叠出’,此式拥有碧波般的助推之力,此式仿佛融含了天神下凡之力。作为天诀三式中一式,强大的毋庸置疑。”
那人冷笑,“身为雁门武圣,在雁门后山与人对战,一直使用别派功夫,倒真算是自取其辱。”
讥笑出,张松不屑的看着那人,“自取其辱?一直借着风波庄的名,苟延残喘活着的你,还知道自取其辱?方天,我真是越来越看好你了。”
少林无果大师、天镖门魏越、幽另派掌门赵天等人的实力,倒是着实的强横。无垢被其重伤后,无果是将无尘真佛当做了眼中钉,气势汹汹的带着少林一众示威向无尘,囚笼中解脱的众武林好手哪能任无果得手,皆是奋勇站出阻拦无果;无果也是心狠手辣,掌掌拍出都是夺命。魏越、赵天联手与马均大战数个回合,黑榜第二、江湖第四的马均与他二人交战一点便宜都是没能占到。
站着,通过听、通过看,身旁的战斗,他都是暗收于心底,默默的放在心底;他知道,要解决这一切,只能靠绝对的实力。
那人不语,默默的将一股真气注到[破天]上,渐渐的那人右瞳释放出淡红。
一瞧见那人瞳目散发的颜色,张松神色变的凝重了。
突然,手中[破天]斜立,那人道,“‘包罗万象’、‘虚怀若谷’、‘追风逐电’、‘流星赶月’、‘横扫千军’、‘无所不至’、‘万点繁星’”
一个偌大的气场在那人周身生出,一股强大的剑气笼罩在[破天]上,那人宛如数十道残影,如光一般向四方攻去。
铛铛铛数声,那人止步,[破天]之上xianxue坠滴。
眨眼间,无果、魏越、赵天等高手都是被[破天]不同程度的伤到。
按住血流不止的左臂,凝视那人,无果惊愕道,“怎么…怎么可能?这世上还有如此高手?”
孤独,似寒风,刺骨、冰冷的烙进心扉。
愁苦,似烈酒,狂饮、醉饮塞的人满心燥闷。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孤独不可怕,愁苦什么也算不上。
可怕的是你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什么?苦闷的是你已经面对了他,你还不知道他是什么?
一次出手,已经完全证明那人的实力是深不可测的,至于是多么深不可测,被他利剑刺中的人,都只会用’深到了无法形容’来形容他。
局势,全场的对战局势,已经随着那人的一次出手改变了。
就那么一剑,似乎平淡无奇的一剑,闪电般的划出去,闪电般的收回。
就这么一下,战局,就不再是一边倒的战局了,就不再是将良心卖给张松的武林人占据优势了。
苦笑,张松是发自内心的苦笑出,随着那人的出手,过目不忘的张松,心头一下明亮了。
他知道,他已经知道,他判断错了,握着[破天]的人,不是方天,不是那个一直嫉妒着剑圣、心胸狭隘的方天。
他明白,是他疏忽了,是他被算计了。
苦笑,他发自内心对自己的苦笑,张松内心道,“这难道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一直算计别人的人反被算计了?唉……算计,这个算计者好有耐心,为了这个算计,放了好长的一根线,长的让人疏忽了它是什么?长的让人已经把它当成自己的了。”
想着想着,他放声笑了,仰天大笑,直接笑到癫狂。
癫狂的人,是记仇的,突然,张松满脸凶厉的道,“管洛,他日若是让我寻到你,我必让你粉身碎骨。”
话一完,张松体内真气运转,踏空而起,大有远逃的架势。
附上:天地诀
天地诀分为天、地、人、贯四诀,每诀有三式。
天诀:包罗万象、横扫千军、层见叠出
地诀:流星赶月、长虹贯日、无所不至
人诀:虚怀若谷、若隐若现、万点繁星
贯诀:追风逐电、金蝉脱壳、由此及彼
天诀、地诀以攻为主,地诀偏于众生暴力性的攻击,天诀则属于境界上高层次的攻击。人诀是以防守为目的,三式都是以规避攻击为宗旨。贯诀为辅,贯诀三式步法、攻法、守法兼备,对天、地、人三诀起到了绝对辅助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