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q1m0优美小說 有志者 ptt-第二十回 萬事成空(下篇)熱推-27eke

有志者
小說推薦有志者
《有志者》定君 著
第二十回 万事成空(下篇)
杨宗豪,罗涛,众禁军和众侍卫看见了,都睁大眼睛站在那儿。只见杨宗豪和梁肖平两人借着荷叶的浮力又在湖面上打斗起来。两人时合时分,就像两只蜻蜓在湖面上飞舞嘻戏,姿态极为曼妙。淑兰公主见过杨宗豪施展过轻功,此时见了也不如何惊奇。
突然淑兰公主大喝道:“杨将军,还不快派弓箭手包围住钦犯,更待何时?”杨昌宁闻言,惊醒过来,命令道:“弓箭手快到湖岸去埋伏,其他人站在弓箭手身后保护弓箭手。快点。”下完令后率先骑马奔向两人打斗的岸边。众禁军得令,纷纷行动起来。淑兰公主则道;“众侍卫随我去。”说完快步向两人打斗的岸边走去。众侍卫则跟在了后边。
杨宗豪和梁肖平本来在东面的留佳亭湖面决斗,打了一会,竟移至偏西的寄澜亭湖面。淑兰公主到寄澜亭时,两人又打到了佛香阁南面的星拱亭湖面。淑兰公主来到星拱亭时,两人又打到了西面的秋水亭湖面。此时弓箭手已全部埋伏在昆明湖北岸,张弓待射。不一会杨宗豪和梁肖平又打了回来,
進擊的兔子 易慎言Mk2
当打到星拱亭湖面时,淑兰公主大叫道:“豪哥,快到岸上来,豪哥,快到岸上来。”杨宗豪听见后,抽了个空跃上了湖岸。梁肖平停下手来站在湖面的荷叶上,当看见岸上的一排排的弓箭手时,心下不由大骇。原来荷叶只是在湖岸长有,湖水深处就没有荷叶了。最远的荷叶离岸也只有十丈来远,弓箭无论如何都能射得到的。梁肖平站在那儿进退两难,茫然无措。
淑兰公主见杨宗豪跃上湖岸后,道:“放箭。”杨昌宁于是下令道:“放箭。”岸上但能射得到梁肖平的箭都射了过去。梁肖平赶忙闪身躲避,但左腿大腿上还是射中了一箭。梁肖平临危不惧,趁着弓箭手重新的空档跃上岸来,径向淑兰公主奔去。
杨宗豪离淑兰公主有一段距离,要赶过去相救,却已不及。梁肖平左手掐在了淑兰公主的咽喉上,喝道:“谁再敢动一下我就掐死公主。”众侍卫和众禁军见了,都愣在了那儿。杨宗豪见了,也不得不停下脚步。杨昌宁这时下令道:“围住钦犯,别让他逃了。岸边禁军于是从两侧围了过来。
梁肖平也不敢马上掐死淑兰公主,见三边都有禁军,唯独通往万寿山上的佛香阁的路没有禁军,于是右手抓住淑兰公主腰带,提着她奔上山去。杨宗豪见了,忙跟上山去。杨昌宁见了,挥手下令道:“追。”于是率先带头奔上山去。众禁军得令后,跟着奔上山去。侍卫统领罗涛跟着道:“保护公主。”说着跟着奔上山去。众侍卫得令后,跟着奔上山去。
杨宗豪追到佛香阁陡阶前,突然听得高台上梁肖平大喊道:“姓杨的,你若是再敢追上来,我就把公主推下去。”杨宗豪仰头一看,不由大惊,但见梁肖平把淑兰公主放在高台栏杆之上,左手抓住淑兰公主后颈,右手抓着她的手臂。淑兰公主见了杨宗豪,大叫道:“豪哥,救救我,豪哥,救救我。”杨宗豪安慰道;“兰妹,你别怕,我会救你的。”
杨宗豪说完对梁肖平道:“姓梁的,有种的咱们单打独斗,欺负一个姑娘家算什么本事。”梁肖平哈哈大笑道:“姓杨的,我腿上中了箭,单打独斗是打不过你的,我只能同此下策。”杨宗豪道:“姓梁的,你腿上中了箭,今天你无论如何是逃不掉了,快放了公主,或许会饶你一命。”
梁肖平看着山下越来越多的追兵,心慌了起来,最后恼羞成怒道:“都是你这小子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都是你一手造成这种结果的。我好好当我的都虞候,你为什么要找我报仇呢?你在颐和园养伤时我已经放过了你,为什么你还要找我报仇呢?为什么?”说到最后犹如一头受伤的野兽一般吼叫。
我的青澀校園記 更替的年代
杨宗豪道:“这都是你自己一手造成的,并没有哪个人害你。好好的你为什么把塔沟村的人全害死了,还有,德修大师是你的恩师,你竟然为了易筋经将他打成重伤,现在又把他的脚筋挑断了,你是个本性凶残之人,你是罪有应得。”梁肖平吼道:“你胡说。”
这时杨宗豪已带领一帮禁军追了上来,看见梁肖平把淑兰公主放在栏杆上,顿时愣在那儿不敢上前。杨昌宁喝道:“梁肖平,你快把公主放了,不然看在你是我部属的份上我饶了你一命,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梁肖平道:“放了公主我只会死得更快,说什么我也不会放了公主的。”
这时侍卫统领带着侍卫奔上山来,当看见淑兰公主正处身危险之中时,大叫道:“大胆钦犯,快快放了公主,不然活活剐了你。”梁肖平突然记起一件事来,或许会有活命希望,于是道:“刚才那个跟我打斗的青年就是夜入皇宫的刺客,他才是钦犯,你们为什么不抓住他?”众人听了,一齐盯着杨宗豪。杨宗豪一时不知所措。
这时淑兰公主道:“别听他胡说,杨公子是我的贴身侍卫,不是钦犯。”梁肖平知道若要说服众人唯有先杀掉淑兰公主灭口才行,但众目睽睽之下又怎能杀了淑兰公主呢?只要杀了淑兰公主,就是死罪一条,而淑兰公主活着,无论如何是说服不了众人的。梁肖平此时可以说是无计可施。
寵妻無度:毒王的神醫狂妃
梁肖平看着下边密密麻麻的禁军,又看着越来越多的侍卫,突然大叫道:“姓杨的,我恨死你了,是你,都是你的错,在我死之前,你必须得先死。”说完又喊道:“姓杨的,在我数到三时,你必须马上自杀,不然我就把公主推下去。我开始数了,一,”淑兰公主听后,急道:“不,豪哥,你不能死啊。”
梁肖平接着道:“姓杨的,还不快点自杀,二。”话声刚落,杨宗豪道:“好,希望你言而有信,别伤害公主。我这就自杀。”说完对旁边的罗涛道:“把刀给我。”淑兰公主见了,急道:“不,不,不。”淑兰公主后颈穴道被扣,脖子以下身体酸麻无力,手脚动弹不得,只能用嘴咬梁肖平握在自己右臂上的右手。
梁肖平右手被咬,哎哟一声大叫,右手和左手同时放开,淑兰公主直坠而下。杨昌宁看见淑兰公主往下掉,大叫道:“公主。”杨宗豪闻言,忙回过头去看,可是为时已晚。只听得卟的一声,淑兰公主已然摔在了台下。杨宗豪见了,大喊一声“兰妹”随后扑上去扶起淑兰公主。
杨宗豪抱着淑兰公主,泪水夺眶而出,道“兰妹,你,你醒醒啊。”淑兰公主嘴角流血,显然已受了内伤,听见杨宗豪叫唤,努力睁开眼来,道:“豪,豪哥。”杨宗豪见淑兰公主醒来,忙道:“兰妹,你别说话,等你伤好了再说,好吗?”淑兰公主吃力道:“我,我再不说,我,我就没机会再,再说了。”杨宗豪道;“那好,你说,我听着呢。”
淑兰公主道:“豪哥,我,我最大的愿望是,是跟你一起周游各地,现,现在恐怕是不行了。”杨宗豪急道:“兰妹,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淑兰公主道;“不,不能和你一起周游各地,我,我很遗憾,只,只有你自己去了。”杨宗豪道:“不,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要和你周游各地,我要和你游玩全世界最美的地方。”
淑兰公主道;“这,这里有一张银票,你,你拿去用吧。”说着努力从怀里掏出那张从卢世敏那儿要来的一万两银票来,杨宗豪道:“不,兰妹,没有你陪伴,我一个人周游全国又有什么意思呢?”淑兰公主道:“你,你先拿着再说。”说着塞进杨宗豪的手里,杨宗豪只能接过,道:“好,我拿着了。”说着连同银票一起握住淑兰公主的手。
惡魔契約:吻別冰山首席
我是九尾狐我叫蘇妲己 琸妍
淑兰公主道:“豪哥,和,和你在一起这一年半来我,我很开心,这,这是我有生以来生,生活得最开心了。可,可惜我们就,就要分开了。”杨宗豪道:“兰妹,你不会死的,你不会死的,”淑兰公主道:“豪哥,我,我死了以后,你,你还会记得我吗?”杨宗豪道:“会的,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你的。”淑兰公主听了,微微一笑。
突然淑兰公主咳出一口血来,道:“豪哥,我,我这次真的不行了,”杨宗豪大哭道;“不,你不会死的,你永远不会死的。”淑兰公主道:“豪,豪哥,我,我最后想说的是,是做和尚的事你,你别当真。”杨宗豪哭着道:“不,我是当真的,我们拉过勾的,不是吗?”淑兰公主听了,微微一笑,就此闭上了双眼。
杨宗豪知道淑兰公主再敢不会醒过来了,再也不会跟自己说话了,再也不会照顾自己了,心里觉得空空的。此时已不想再报什么仇,只想淑兰公主能再次睁开眼来,但不管他怎么叫唤,淑兰公主公主再也没睁开眼睛过。杨宗豪看着淑兰公主犹带微笑的脸,泪水模糊了双眼。
十周年之最後的問候
也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突然下起了豆大的雨点来,杨宗豪却丝毫感觉不到。最后听得罗涛道:“杨兄弟,公主有你这么一位如此忠心的好侍卫,她在天之灵会感到欣慰的。你也别太伤心了,我看还是将公主安放室内比较好,你说呢?”杨宗豪想想也对,于是抱着淑兰公主下了山。接着杨宗豪抱着淑兰公主回到颐乐殿。
杨宗豪进房后,将淑兰公主放在床铺上,然后擦去她嘴角上的血渍,接着定定的看着她。看着看着,回想起佛香阁上的一幕,不禁落下泪来。杨宗豪喃喃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呢?我报了仇,却失去了最爱的人,值得吗?如果知道报仇要失去最爱的人,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报仇的,可是现在却已经失去了,我该怎么办?”
杨宗豪看着淑兰公主道:“兰妹,你说我该怎么办?没有了你,我该怎么生活下去呢?”想起未来,杨宗豪觉得空空的。突然杨宗豪记起淑兰公主最后说的那句话来,心下豁然开朗,决定道;“我只有去出家了,反正今生今世最爱的人已经不在世了,我一个人周游全国又有什么意思呢?”
决定之后,杨宗豪对淑兰公主道;“兰妹,我要走了,我以后虽然不能再见你了,不过我会一辈子记得你的。为了你,我愿意吃一辈子青菜,做一辈子和尚。”说完又道:“既然做和尚了,那银票就用不着了,兰妹,银票还是留给你用吧,你最大的愿望不是周游各地吗?希望你玩得开心。”说完把银票点着了。
晚饭杨宗豪在全聚德吃,吃晚饭时却不吃饭只喝酒。因为酒喝得太多,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了过来。在出城的街上,杨宗豪遇见一位拄着双拐的和尚,仔细一看正是德修。杨宗豪问德修要去哪,德修说回少林寺。杨宗豪于是背起德修向少林寺走去。途中,杨宗豪将那几页易筋经交还了德修。
山村大富豪
到少林寺后,将出家当和尚的念头跟德修说了,德修说可以在少林寺出家的。出家前杨宗豪去碧竹庵看柳倩华一面,谁知柳倩华已不在碧竹庵,说是去云游去了。杨宗豪问柳倩华留下什么话没有,如静道:“人生苦短,世事无常。快乐是痛苦的根源。若不想痛苦,就应该出家。出了家,虽然没什么快乐,却也不会感到痛苦。”
醫者為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