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n407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愛下-305 他,正是那個他!相伴-fdsvw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耶律大石和萧小小几乎同时出声:“杀!”
辽军的马蹄刨动,向“大宋自愿军”猛冲过去。
与此同时,宗泽阵中一人大喊道:“向后转!”
这个声音奇大无比,听得萧小小一愣,这声音怎么如此熟悉?
“大宋自愿军”几乎同时兜转马头,把屁股留给了辽人。
辽人看愣了,宋人不是要来报仇吗?不是要替金人卖命吗?
怎么掉头就跑?
完颜翰见此情景,给气笑了,宋人,还是如此草包。
刚才气势汹汹而来,又是借马,又是列阵,这还没有交手呢,就要转身逃跑。
大宋自愿军,不是来复仇的,而是来给金军添加笑料的。
宗泽阵中又是一声大喊道:“掉转头,杀金狗!”
杀金狗?
这三个字特别清晰,正在疾冲的辽人都蒙了,他们是喊错口号了吗?
金人也是如此之想,这帮宋人,真是怂人!
一半是人
萧小小听得,差点叫出声来,是他,一定是他!
“大宋自愿军”几乎同时启动,腰刀举起,朝金人阵前扑过来。
完颜翰瞪大了铜铃般的眼睛,大宋人,这是玩什么呢?
不是说好了杀辽人报仇吗?这怎么连方向都找不准了?
不对!
完颜翰大声叫喊,让部队上马迎敌。
此时,大宋自愿军已经冲起来了,完颜翰还有近两千人没有马。
这些金人,正是刚刚把马匹借给宋人的人。
刚刚还是骑兵,把马送出,反而成了步兵。
金人何曾有过步兵?
金人的骑兵却先自乱了,有的向前狂奔,想跑出一段距离之后停住再折回冲锋。
毕竟,冲起来的骑兵有速度、有惯性,金人先自处了下风。
而有的金骑兵则是习惯性地向大宋自愿军冲锋,但前面却有一千多名没马的金人挡住了。
没有马的金人,如同被折断翅膀的海东青,空有一身凌厉,哪怕是面对最弱的宋人,也不是敌手。
这一千多人向前奔去,与想冲锋的金人骑兵撞到了一起。
乱了,金人全乱套了。
只是一瞬之间,战场形势发生了逆转。
金人混乱不堪,宋人狂奔向前!
辽人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在萧小小的大声呼喊中,奋力前冲。
这是完颜翰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战场剧变,慌乱之下,掉转马头,疯狂逃跑。
而此时,大宋自愿军已经冲出一千多名无马金人的圈子,冲入了金人骑兵的队伍,腰刀过处,人头落地,血光四溅。
辽人骑兵也跟着冲过来了,完颜翰的五千名骑兵顿时被冲了个七零八落。
總裁爹地,買一送一 夕夢
前妻離婚無效 旖旎萌妃
几个月以来,辽人骑兵尽管十分疲惫,但刚刚经历了从绝望到巨大的惊喜,所有的战力全部在这一刻得到了激发和释放。
他们冲入金人阵中,左冲右突,如砍瓜切菜一般。
大宋自愿军是刚刚招收不久的流民,只是训练了几个月,初次达到战场,而且金人和辽人都在,自然不免有胆小之人。
有了辽人的协助,再加上金人毫无防备,大宋自愿军的胆气也足起来。
金人逃跑了,大宋自愿军也和辽人一样,紧紧地追赶,对于已经被辽人伤了的金人,也是随手补上一刀。
秀水村 雄飛
只有沾过血的士兵,才能成为真正的军士。
辽人的耶律大石在冲向宋军不久,就明白了战场的变化。
他真没想到,宋军这次来是帮助辽军、抗击金人的。
刚刚,他们把耶律不才放入辽军阵人就是故意的,这不是他们的阵前失误,而是向辽军释放友好的信号。
他们早就做好了歼灭金人的准备。
种师道能这样做吗?自己杀掉了种师道手下十万军士,他难道会以德报怨?
耶律大石忽然想到手下所说,大宋自愿军中有一旗帜,上面写着“宗”。
这支队伍,难不成就是宗舒那个混蛋的?
他此时出现在战场上,他此时帮助辽人,目的何在?
不用想了,宗舒的目的,就只有一个:萧小小。
自古英雄爱美人,萧小小是辽国有史以来最漂亮动人的姑娘。
儿子耶律不才就被萧小小给迷住了,然而萧小小对儿子却是爱搭不理。
但是这支军队,领头的是一个年过花甲之人,宗舒明明比耶律不才小不了几岁。
寵溺嬌妻:狂少慢慢愛 蘇慕容
听战场的声音,耶律大石判断,金人已经溃败。
自己一个瞎眼之人,也不用往前追了,不仅无助于胜利,还会成为众人的拖累。
耶律大石的停下,其实就是让辽人骑兵放开手脚,狠杀金人。
这时,耶律大石忽然被一个人紧紧抱住,一摸,是他的儿子耶律不才。
耶律不才喊了他一声爹,耶律大石这样一个契丹汉子,居然流下了热泪。
萧小小也在追击的队伍之中,她和其他辽人一样,兴奋异常,冲入金人敌人,不顾一切地砍杀起来。
萧铜、萧铁也是杀红了眼,本来护卫在萧小小的左右,此时也顾不得了,见金人就砍。
不一会儿,萧小小身边围过来四五名金人骑兵。
萧小小的腰刀刚刚被金人一刀磕飞了,马上伸向怀中,拿出了一个瓷管。
噗,萧小小用刀吹出,一名金人应声落马,高声惨呼。
另外四名金人围将过来,萧小小再一摸,脸色变得苍白。
因为,她的针,用光了!
在夹山这里,金人已经围攻了好几个月,金人的部队已经进行了轮战。
萧小小都记不清楚,夹山的寨墙及其它防御地段有多少次被金人攻破。
而在最危急的时候,都是萧小小及时带人赶到,用神出鬼没、防不胜防的瓷吹针打退了金人。
这些瓷吹针,正是她从密县基地离开时,宗舒送给她的。
那时,萧小小还感到几十斤重的细铁针太多,而几个月来,细铁针被消耗得差不多了。
而现在,萧小小身上的铁针已经用完了。
金人太近,用弓箭已经是不行了,只要用腰刀或吹针。
如今,腰刀磕飞了,铁针用光了。
刚才在巨大的惊喜之下,只顾向前冲杀,居然陷入了金人的小包围圈,还是大意了!
全民論武 納蘭雨
难道自己真的会被金人俘虏吗?
金人此时反而收起了腰刀,一个个狞笑着围了过来。
显然,萧小小再也发不出吹针了,手无寸铁的她,已经成了金人到手的猎物。
萧小小无力地伏在马背上,眼前一黑,就掉下马来。
極道霸仙
忽然,一个人紧紧抱住了萧小小。
萧小小挣扎着睁开眼睛。
“我的小小,我来晚了,你受苦了!”
他,他不是,那个他吗?
正是他!
嘤咛一声,萧小小又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