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zxa2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蜜蜂夢 txt-第七十八章 誰知天涯兩分割熱推-pwmq9

蜜蜂夢
小說推薦蜜蜂夢
第七十八章 谁知天涯两分割
夏阳说:要是那样的话,就应该说早一点,好让别人也有个选择的余地,不然,就是让给别人,别人也要骂娘了,要我说,九月份,最迟十月份,要是还办不成,就把指针交了,把这些东西送到县上去。他说着,晃了一下手上的表格。
杨老师说:这倒不必!只要打个电话或捎个条子,去封信给县教育局打个招呼都行,这些表格,县上有的是。夏阳说:这样吧!过两个月放夏忙假时候,我再回去!杨老师说:我劝你还是别等了!你的心事我知道,那就是还记挂着教学上的事,可你在这里一连干了七、八年,没休一天假,不回一次家!硬是让学校起死回生,把学校办得像个样子,其它的老师,上级的领导,他们不是没长眼睛,你的假合计下来,不说星期天,只说寒暑假,恐怕有一年多了吧,你就是一年半载有事不来,其它人也不会说什么?你放心走吧!
我是有家不能归……
你现在是要办正经事,不能归也要归!杨老师笑着说。我就明天回吧!说着,他把那些表格文件收拾了一下,放在一个带塑料皮的日记本里,再从衣袋里摸出一个钱包,从里面掏出几十元钱来点了一下,放进衣袋里。杨老师说:你等一下,学校还有几百块钱,我先给你取六百块钱来,也算是学校还你的……
不了吧!我这里还有好几十块钱呢……
你听话吧!这次回家办事,要走的人,欠的人情一定不少,所以你回去一定要带一些钱,买个人情,疏通关系,事情才好办,我知道这些钱确实太少了,但也没办法,我们教育上就是缺这玩意,要不,人家为什么把教师叫穷教书的……
夏阳叹了一口气:杨老师!你别说了,我听你的……
坐落在都市南郊大环路北边的旅游职校校园内,一所教学楼里,一间挂着三年级二班牌子的教室里,一位教师正在给同学们讲话,他说:这次我们的全年级会考,成绩最好的,还是我们班的丁雪同学……他的话音刚落,同学们就报以热烈的掌声。
教室里,大多数同学都向丁雪投以敬佩的目光,丁雪站起来向大家含笑点头致敬,表达谢意。几个男同学凑在一起,对丁雪指指点点的说:我们的学***,如今更是春风得意了!一阵哄笑,老师说:人家成绩那么好,你们还好意思笑!教室里顿时寂静起来,大家立刻坐端坐正,认真的听老师讲起课来。
旅游学校校园大门外,一条宽大的四车道的马路中间,有一条绿色长廊,春风吹拂着改革开放后的省城,长廊里绿色且宽阔的草坪从脚下向东望不到头,向西去消失在一处弯道的尽头,长廊里,低矮的刺柏、黄洋球、冬青,组成各种篱笆、花边,图案,迎春花、月季花、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草,开放着各种颜色的花卉,有红色、黄色、白色,还有紫色、蓝色……真是五光十色,争奇斗艳,镶嵌在无尽的绿色长廊里,给都市增添了无限的风采。其实,过去这里只是一条用于排除市区南郊污水的沟,一条土水渠,而更早的时候,也就是在解放前,这条沟是用来作战的战壕,是一条保卫城市的外围防线,解放后就成了排水沟,八十年代以前,这条水沟两边杂草丛生,沟里乌黑的污水粪便臭气刺鼻,另人作呕,尤其到了夏天,蚊蝇花蜘蛛等毒虫大量繁殖,长达几十公里的臭水渠,对全市人民不仅造成危害,还浪费了大片的土地 ,可是现在,这条害人的渠转到地下,既美化了都市,还保护了环境,也开发利用了本来就废弃的土地。
草坪中间有几块石头,周强和丁雪就坐在那里,他们现在谈论的话题,就是对丁雪的安排,因为她就要毕业了。丁雪说:学校已经给我们说过了:只要谁能找到单位,就把他的关系转过去,要是自己不找呢,那就由学校安排,但学校安排不一定符合每一个人的心愿,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周强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先说你想到那里去?我还是想听你的意见,开始上学时你说可以帮助我,现在你叫我说什么,要不,我就服从学校的安排,说不定被分配到南方某地,听说我们省里今年不一定好安排。丁雪说。从你心底说,你愿意到那里去?他问。我想最好是在省城,不行了也不要出省。她说。我能不能问问为什么吗?他说。
我就是不想离家太远……你没听老人们都说:秦川人干不大,那是因为恋家……你怎么不向正题上谈,老问些不该问的问题!她有些不耐烦的说。我是想对你多了解一些嘛!别说我们今天有个话题,就是没话,我也想找话和你说。他说。
你这样吞吞吐吐的说话是在吊我的胃口呀!她说。怎么会呢!按我的思想,也是不想让你到外地去,那是怕不能经常见到你。
你在省城里能给我找到单位吗?
当然能了,但得有条件……
冰山王妃太難馴 流玥
你说吧!
还是那句话:嫁给我吧!
我也是那句话:我已经有了!
可是,你们已经有七、八年没有互通音讯了,说不定他已经……他还没有说完,她就去堵他的嘴,他却抓住她的手,她想抽都抽不回去,她变了脸说:你再这样,我们就分手……
他只好把她的手放开,无奈的说:难道你就不能和我交朋友吗?那怕是那种兄妹之情也不可以吗?你要是不答应做我的对象,我认识那个宾馆经理未必就答应这事……你是在蒙我吧!那有这样介绍工作的,只能是对象,就不能是表亲或一般朋友……
我第一次找这位经理时,说是我的女朋友,要是我现在说不是,那经理不仅会对我的人格有看法,你要在他那里上班,不是对你不利吗?再说,我已经跟他说好了,要是我的女朋友去,他们会格外照顾的,可能你一去就让你当楼长……
你说人家让我一去就当楼长,你有没有搞错哇!人家还不了解你,你还没有做出什么成绩,人家就能放心把一座楼交给你管,这怎么可能!你理解错了,宾馆的楼长,其实就是一个楼层负责人,那楼有十多层高,楼长就相当一个大班长,上边还有主任、部门经理,总经理……不过是个班长,我还以为你能给我弄多大个事做!她不以为然的说。这你就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你也到宾馆去实习过,那个班长手下管着一、二十个姐妹,还有几个小组长,也挺神气的,又比较自由,还有不少的特权,比如有那个老外给你手下那个服务员点小费什么的,那也少不了你的……
那我不变成周扒皮了……噢!我说这话没有多想,胡乱说的,是不是撞了你们姓周的人……不要紧!不要紧!只要你答应和我交朋友,你说什么我都不计较,你就是骂我、打我、要我干什么都行……他说着,要去拉她的手,她抽回手说:别这样!这是在学校门口,小心同学们或者老师看见了,多不好意思!
你是答应和我交朋友了?
只能到此为至,不能再发展了,我这也是为了我们俩好,我向外界承认你是我的朋友,那是怕你在那个宾馆经理面前丢了人,当然也是为了我不至于失业……为了我们的友谊,能不能让我吻你一下!她跳出去好远,连声说这怎么行!我们俩的关系,最多只能握一下手……握手吧……说话时,他已经把她的手抓住了,并且用双手握着她的一只手,还要放在嘴边,她神色慌张的看了看周围,赶紧把手抽回去……
春未夏初的早晨,当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终南山南麓的小学校门口,夏阳背着一个旧包,穿著发白了的蓝中山装里边放了几件换洗的衣物,他就要回家办教师转正手续去。杨大妈、杨老师、张平,还有两、三个年青的教师也都跟在后边,到校门口来为夏阳送行。夏阳说:你们都很忙,就不用送了!放心吧!有什么事我会给你们来信的。
杨大妈说:我说阳阳呀!其它事我不管,也管不了,你个人的事,大妈不管你爱不爱的都要说你几句,大妈不说明你也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吧!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你不看看你都快三十的人了!人家像你这么大的小伙子,孩子恐怕都上学了!你应该解决了吧!夏阳苦笑了一下,说:大妈!我知道你对我的关心,更谢谢你对我的关心,这几年在学校里,你更没少关心我,我这次从家乡回到学校后,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杨大妈说:大妈在这地方给你介绍好几个对象,姑娘们没有一个不愿意的,你回去和你父母商量快点,这里的姑娘们盼着你的话哩!大妈!不管我回去商量还是查看的情况如何,你可千万别在这里叫人家等我,你只能说,我在家里有对象,只是现在不愿意成家罢了!你让人家等,要真误了人家的青春,我们可真要遭人骂了!所以你千万别这么做,我的事还是让我自己看着办吧!夏阳说。杨大妈叹了口气:这孩子!什么都好!什么都不让人操心,就这件事让人不放心……
杨老师说:这件事一时半会的也就是说不清,只有等以后再说了……我现在还有话对阳阳说:就是想让你把事情办快点,办完就回来,这里现在真的离不开你了!当然,如果你办事不容易。遇到了麻烦,做工作,疏通关系,需要一些时间,那就是迟来几个月也没关系……反正你看情况,这里,教学上的事,我会再请一个代理教师……所以你就放心办你的事吧!记住!下半年的九月,最迟十月,你要是再没有回话,你来不来的,这个指标也只有给别人了!
情有繾綣總流連 果酒葡萄酒
夏阳点了点头说:这个,我知道。
张平这时也插话说:夏老师!阳哥!跟你在一起,我总觉得是在当学生,总觉得时间短,你是知道的,你大学本科文凭都拿到手快两、三年了!可我只拿到个大专文凭,要完成本科学业还有两、三门功课不及格,我盼着你能早点回来教我,把我这两门课早点过了,别让我成了范进中举…… 张平兄弟!别的话我也没时间跟你说了,我只送你两句话,你只要记住了,保你今年内就能拿到文凭……那你还不快点告诉我!第一句是:书山有径勤为路,学海无涯苦做舟,再一句是:天下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这些!我都知道……
假戲真做,緋聞甜妻跑不了
这两句话当然连小学生都知道,不过问题的关键是能不能做到……你说的话我明白了:这件事谁也靠不住,就靠我自己……张平叹了一口气说。明白了就好!我们可真的不能再说了,我得赶路走了!说着,就向大家招了一下手,顺着下坡的公路走去,他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回过头来,可是,他却看到他们几个人还站在高处,并且一直向他招手呢,他急忙向大家招手,又赶了一段路,再招手,直到过了一道湾,什么都看不见了,他却不由得向后看……
夏阳来到一处有公共汽车站牌的地方停下来,准备等车回家,这是一个空闲时间,他有时间把自己上下瞧了瞧,再看看路上的一些行人,这一瞧一比,他觉得自己竟然是那样寒酸:因为这几年节衣缩食,没有买过一件象样的衣服,身上穿的蓝中山服,不仅皱巴巴的,而且已经退成发白的淡蓝色,显得陈旧不堪,一双旧皮鞋,由于长期不保护打油,水浸泥溅,简直就是在垃圾堆里拣的,还有身上背的那个包,不但过时了,还又脏又破的,他再摸摸她的头和脸,这才发觉他已经好长时间都没有理发了,头发胡须都长得很长了……
他叹了一口气,想道:我这个样子回去,父母亲见了,还不心疼死了,亲友乡党见了,哪能不笑话我:在外边跑了近十年,怎么越混越不行了!要是把手里这点钱买几样衣服穿了,那事情也许更不好办了,一没职二没钱,你凭什么走人情,拉关系,非把事办砸了不可……现在是经济的社会,应当尽快做几笔生意,先找祝花给省城放一车竹子,再到桔仙那里买一些桔子拉回来,这两笔生意做完了,赚些钱再回去才比较好……
这时,从北边向南方向过来一辆公共汽车,他就准备上车,可这时却想:自己连省城的竹子价都不知道,这能叫做生意……应该先上省城去了解一下行情,再到南方去看一下批发价才能决定……这时候,他是一只脚上了车,一只脚却在地上,售票员对他说:哎!同志!你在想什么呀!快上车吧!
他望了一下售票员说:对不起!我不坐这趟车了!说话间,他把刚跨上的那只脚也取了下来。售票员骂了一句:神经病!
永恒劍神 無雙
重生之鬥白蓮 久音
车门口一个人说:我看像个讨饭的!站在这人旁边的一个人说:看那德行,就不是个好玩意儿,说不定是来我们车上看路的小偷……后边有一个乘客大声说:那你们还不赶快走,还要等这家伙把大家偷了才心甘吗……夏阳刚说:你们这是……公共汽车就已经开走了。夏阳叹了一口气,说:该彻底把自己修整一下了,不然,恐怕下一次就要被派出所叫去了……
異世攜美逍遙 艾蘿莉
他向前走了一段路,就来到一个山坡前,他知道过了这个坡就有一个小镇子,他停了下来,因为他确实有些累了,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里想:在这个小镇子上,就要好好的理个发,然后再买一身能看得过去的衣服……想好了,他刚要上坡,看到一个人推着辆自行车,车上放着两筐猕猴桃,那人用力的向上推,他赶紧跑过去,帮那人把自行车推上了坡。
等他帮那人把车子推上来以后,那人高兴的说:小伙子!你真是个好人哪!夏阳说:没什么!不就帮你推了一下车子嘛!
推车人说:你这么好的人,我真的很感谢你,可是我也没有什么好的谢你,这筐子里有一些猕猴桃,给你拿一点!说着,他停下车子,从筐子里取出一些送给夏阳。夏阳说:这果子这么大,尝一个就行了!他拿了一个,把其余的放回筐子里,并且问:现在怎么能有猕猴桃,不是到秋天才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