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iom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梧桐的故事-第八章相伴-k3rmh

梧桐的故事
小說推薦梧桐的故事
(八)
2012年6月25日,我们自己复习准备考试的第一天,果然没人复习,至少我们宿舍六人都没有复习,急个什么,考试还早!
他们五人玩着各自的游戏,我则看着一部一部的电影。无聊无奈地看完一部又一部,却突然想起梧桐,心中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好想向她表白,让她做我的女朋友。以电影和电视剧里得来的经验,再结合身边朋友们的恋情,我已经开始幻想她答应了我之后,我们俩怎么具体谈恋爱,会经历那些问题,我该如何处理。越想我越是抑制不住那股冲动。我决定要表白了!
用QQ联系梧桐,希望她是隐身在线的,如我一样,否则我就没法联系她了,我并没有她的电话号码。
很幸运,她在。我没有问“在?”这样的问题,好傻,对,一定会被她说成傻。
“你喜欢什么颜色?”表白时怎么着得送礼物吧,了解下她喜欢的颜色。
蠱毒魅王
“晓不得”
“喂喂喂,不开玩笑!”
“嘿嘿 你问到做啥子嘛”
“没事儿啊,就是问问。”我怎么能现在就说明一切。
“你是不是要整我 用我喜欢的颜色给我算命啥子的 说我有问题”什么,我才不玩这种无聊幼稚的游戏。
“不是!”
“那是做什么”
“你就告诉我,就好。”我真是不会聊天,为什么不编个瞎话搪塞一下,我这样问明显有问题。可是对不起,真不太会编瞎话。
虐愛總裁追逃妻
“所有的颜色都喜欢 红橙黄绿青蓝”
獵人同人——庫洛洛和魯西西 奇牙牙
“I 服了 U!”
“嘿嘿”
“我记得你说过不喜欢红色的。”我打算以点破面。
“哪里说过 我不记得喃”
“当然有,你肯定不喜欢红色,就是不喜欢红色!”天,我怎么说话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表示我在关注她吗!
“嘿嘿 告诉你 我喜欢蓝色和绿色 天蓝和草绿”
“橙色也喜欢”她补充。
“好,了解!再聊!”
“拜拜”
不像她的性格,她应该要问个水落石出才对。也像她,毕竟她平时表现得大大咧咧,不问不该问的事。或许她猜到一点我的意图了。
问好了,我开始上网选礼物。我是打算送一只手表给她,老早就听过那个段子,对心仪的女生表白时要送白色的手表,简称“白表”,倒过来念就是“表白”。鉴于梧桐活泼可爱的性格,我计划买偏可爱的手表,一看物品列表,选定迪士尼系列,这个绝对可爱。颜色嘛,既然她喜欢蓝、绿、橙三种,没说喜欢白色,更没有谈到算是白色的银色,那么我就买银色的吧,“白表”二字真意要体现。
下单,大约后天能到,正好28号我们政治课考试,能遇上梧桐,为了不影响她考试的心情和状态,就考完试后表白,而且就算我是自作多情,感觉错了,她并不喜欢我,无论是对她,还是对我造成的影响都足够恢复,不会影响其他科目的考试,因为考完政治科目后,又要过几天,到7月2号我们才开始考其他科目。嗯,就这么定了!
等待28日的到来,也没有心情复习,亏得其他科目还有几天,政治课我听得还算认真,并且使开卷考试,我不必太担心考试的问题。
手表如我预料的在27日送到,28日的考试准时在晚上7点开始。试题很简单,我做得很顺利,不到一个小时已答完所有题。没交卷,在等待梧桐,我得随她之后交卷,跟着她出去,否则我先交卷不仅是先出教室那么简单。
坐等了10多分钟,梧桐交卷离开,赶紧交卷跟上。
如此我们便在楼梯巧遇。
“选择题第14题,选哪个答案?我一直纠结是选C还是D。”梧桐问她与她一起交卷的室友。
“选D啊!书上第二章开头就是。”周莎回答。
“我也选的D。”李佳说。
“哎,我选的C。在书上紧到翻,就是找不到。”梧桐遗憾地说。
“那多选题第四题呢,是不是ABCD全选?”梧桐接着问。
“这个我晓不得。”李佳说。周莎也摇头。
“选ACD,B不选。”我插话。
“啊,我选的是ABCD!”李佳哭丧着脸说。
“那我蒙对了,总觉得C不对,所以就没选。”周莎表示庆幸。
“哎,我全选了,又错一道!”梧桐担心地说。
“错一两道题无所谓,放心,不会挂科!”我安慰。
“你当然不怕了,选择题是不是全对?”
“就是,你平时上课听得那么认真,笔记也做得全,恐怕后面简答题那些都全对!”周莎附和梧桐。
末日之翼
“不可能,不可能!”我谦虚。怎么可能达到那种程度,即使选择题我全对,其他的题哪能全对,我又不是抄标准答案。
“陈昊,你这几天咋过的嘛?”梧桐的思想真是天马行空,突然就转了话题。
“就呆在寝室,看电影!”
“其实你不咋个运动,没事去操场上跑下步,多好!”梧桐说,“刚才我在你空间都留言了……”
獨尊星
“‘跑跑更健康’,我看到了。”我都打算表白了,考试时要关手机,考试前我怎么也要通过唯一能了解你的途径,逛逛你的空间,你是没有动态,正好看到你6点44分给我的留言。
“我们待会儿去操场走走吧!”在我们即将走出教学楼时,我向梧桐说。操场这时基本一个人都无,正好表白,不用怕他人看见尴尬。其实我还怕什么尴尬呢,当着其他两个女生的面我都公然邀约一个女生和单独去走两圈了,这种事我以前绝对不会做。
天公不作美,刚出教学楼我就感到零星雨点打在身上,雨不大,这个雨势在操场走两圈身上都不会淋湿。
梧桐没有回答。我也懂得,这种天气不能拉着女生去走一圈了。
她们回宿舍,我尾随,走过学校的那个池塘,她们觉得不对了。
“陈昊,你们宿舍不是在那边吗?”李佳疑惑地问。
“是!可是我不能跟着你们走一会儿吗?”我能感觉得到,我的耳根都红了。
没人再说话了,一路沉默,我想她们三人都猜到了,包括梧桐。
到了她们宿舍楼下,还有10米她们就要进楼了,再不行动就没有机会了。
“两位,对不起,你们先走,我有话和梧桐说。”既然要做,我索性大大方方。
周莎和李佳看着梧桐笑笑,先回宿舍了。中国人就这这点好,不会在人前说隐私,虽然他们喜欢探听别人的隐私,特别是女生,但是都很明智的悄悄打听。
死在沖鋒的路上
“嗯,我们到那边去吧,这儿路上有人过。”我用左手指向她们宿舍侧面。
“嘿嘿~”梧桐笑得有些不自在。
我从书包里拿出买的手表,打开手表盒盖。
“送礼物给我?”梧桐迟疑,“我没过生日啊,再说你也不知道我的生日吧?”
“不是。”我们现在的关系,朋友都不算,你过生日我也不能给你送礼物啊,可是如果你是真的喜欢我,那么以后你过生日我不送礼物就有罪过了。
“嘿嘿,那是什么?”梧桐仍然不在意。
我把手表对着她,严肃的说:“Are you willing to be my girlfriend?”这是我的习惯,紧张或者尴尬的时刻喜欢用英语,我觉得这样可以免去尴尬,实际上我也懂,如果别人能听懂我的英文,那么和我用中文表达有什么不同,但是用英文心理上就有一种安全感。
“不好意思,呃,你知道我英语不太好的,听不懂,你用中文说嘛。”
“我说慢一点,把它表达清楚,Are——you——willing——to——be——my——girlfriend?”我还是在寻找心理上的安全感。
“对不起,我真不懂,你说中文嘛!”怎么可能不懂,前面的铺垫已经够明显了,girlfriend谁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猜也猜到了。当然,这种事不能马虎,我的确该认认真真说清楚。那么多都做了,问她喜欢什么颜色,当他人面邀请她去散步,向别人说请先行,我有话对她说,这些我以前根本不做的事全做了,再进一步又何妨! “好,我用中文说。”一旦想清楚,作为男人我怎会在扭扭捏捏,“你看,盒子里面是对表,情侣表,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如果愿意,请取走这只女表!”
“啊,对不起,陈昊,我有男朋友了,高中时就有了!”梧桐向后退一步,满脸歉意。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我一鞠躬,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六月的天反复无常,才走出两步,刚才还零星的雨点突然变大。学校遍种梧桐,这边宿舍也有,在梧桐树的庇护下,我只听得雨打梧桐树叶的啵啵声,没有感觉到雨降临。可是10秒钟以后突然雨就打在身上,不,应该说是水流在身上,梧桐叶在挡住雨水后,反而积聚了雨水,使本该点点打在身上的雨,变成了水流。5秒钟,身上几乎湿透,所以我不喜欢梧桐。
走出梧桐树遮盖之处,把手表盒盖上,放进书包,保护着它们不被打湿,一路淋着雨回宿舍。书包里有伞,但是不想打,保护好手表就行。到了宿舍若无其事,刚才去操场跑步了,这是我对宿舍其他五人的解释。
经历梧桐之事,再也不敢自作多情!
你们可能不相信,对于这个结局我并不伤心,甚至没有向任何人提起有这回事,宿舍的哥们知道此事是在大半年后后,那是班上一位女生无意间告诉了乐辉。
第二天一早,一觉醒来,阳光晴好,空气格外清新。
完全没有悲伤,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想起一个理论,说是不同于女人,对男人来说从没有失恋一事,男人也绝不会为任何女孩伤心超过一周,因为男女的构造就不同。我想我就是构造特别的男人。
也可能,我从来没有喜欢上梧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