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5ah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忠義結水滸 愛下-四十八榆柳莊錯識燕小乙 長阪坡痛挫節度使推薦-b66fy

忠義結水滸
小說推薦忠義結水滸
话说宋公明破了大辽数州县,太乙混天象之战,斩将无数,辽兵也化作鸟兽而散,还擒了八将,辽国狼主献出金银珠宝,世间稀奇家伙,不计其数,宋江对那狼主道:“还需要些金银珠宝贿赂那些专权,那几个奸臣个个巧舌如簧,宋徽宗十分信任这几人,贿赂谁,都不如贿赂那几个专权轻松。”“多谢宋将军指点。”“狼主大人不要照做,若信宋江的话,还不如信我任源一条刀杀出个黎明。”
李俊见宋江还是这么懦弱,便装作身上不舒服,张横,张顺两人一下跑来,李俊贴近那二人,便细声:“待听我一句,去江南投柴大官人,也比在宋徽宗手下当枪使痛快。”张横起身道:“公明哥哥,李头领身上确实有异样。”“小弟这点伤寒不算什么,待大军现行,待这病好了个七八分,再追上队伍,不拖延军机。”张顺也抢来道:“李头领便由咱们两兄弟照料。”宋江点点头,允了这三人,“李大哥,那阮家三兄弟该如何是好?不能让他们三个危险。”“你们二人不提此事,我李俊险些忘记了,就劳烦二位兄弟再走一趟了。”
貪財寶貝一加一 恒星億光年
二张对三阮说了此事后,小七第一个站起来道:“早就呆不惯了,可惜了童威,童猛二位兄弟,死在了李宗汤,韦扬隐手下,若八个水军头领齐聚一堂,跟着李大哥走了,也痛快。”五人又说了几句,也去找了李俊。
殿下,妾身很低調!
那六人见大军走后,便来到一渔家,李俊随手丢了一锭金子给那人,开了一艘船走,六人坐上那船,慢慢的朝江南划去。
不知划了多少日,到了江南地界,六位好汉,靠了船,见此地,没有什么人家,但不输那口气,几个人,你帮我助,又行了许久,只听到喊声不断,草丛里冲出四个大汉,各提军器,个个都是能打之徒,那六位水军头领怎是对手,六人皆被打倒在地,那四人把李俊等绑了起来,都立在桩子上,李俊道:“要杀便杀,只是连累了我这五个弟兄。”
“不知足下尊姓大名?”“罢罢罢,新泰一战,被那姓唐的活捉,众人拼死救了我,四处流浪,到了这里,没想到还是要成刀下之鬼。”为首的抡开朴刀,为六人松绑,“在下赤须龙费保,一个是卷毛虎倪云,一个是太湖蛟卜青,一个是瘦脸熊狄成。”
冷酷軍長強寵妻
阮小二,阮小五抢着道:“咱们六哥原来都是梁山泊水军头领,只是天公不作美,破了辽国,宋公明兄长也只知道忠。”
“这里地名唤作榆柳庄,四处陆地少,你们停船那处,是个危险去处,往常咱们都在那里守着。你们六位好汉在此处小住几日,再走不迟。”
李俊道:“沧州小旋风柴进柴大官人,阴差阳错,成了明教教主,与九纹龙史进之表兄史斌联合,近日破了昱岭关与博望坡两处。势不可挡,加上我等水军,定可如虎添翼。”“既然如此,改日小弟一路前行。”
费保吩咐手下准备好酒肉,众人光着膀子,个个面红耳赤,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去歇息了。
第二日,李俊捞一尾大鱼起来煮给众人吃,遇见一人,暗自想道:卢员外说过,燕青不是吃欧阳寿通一钢鞭打死了吗?怎会出现在江南榆柳庄?
“这位兄弟可否告诉在下姓名?”“在下姓许,名贯忠,好友燕青给在下起了个诨号,叫活地图,想要去常熟投奔柴大官人,已经行到此处。”
“许兄弟,在隔几天一起走。”“不了,大宋昏庸,我等有用之才,还是早日投在史斌部下为上策。”
奉子選婚:皇妃要休夫 雲之苑
“等等,贯忠兄弟,来了我榆柳庄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还是要卜青亲自来邀请,何不进屋里来,与众家兄弟喝上几杯呢?”许贯忠一看,原来是好友太湖蛟卜青,许贯忠考武状元那一年,最后一个对手就是卜青,两个人斗得天昏地暗,贯忠险胜,两个人不打不相识,最后因为贯忠要回去照顾老母亲,两人才各奔东西。
众人又在榆柳庄住了一日,李俊,费保等都带上金银,军器等物,轻车熟路地去了常熟。
博望坡一战后,缴获钱粮,马匹,军器许多,附近新野城地方官见史斌起义兵已经杀至博望,大有占据新野,长坂,纪山之势力,靠着关系,让宋徽宗知道史斌义军势大,来解自己之急。
又说宋徽宗得住此事,心意已决,定要先取江南史斌,柴进等人 众臣苦劝不住,唯独宿元景固执:“圣上之意不可推却,臣知二人。一个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官带左义卫亲军指挥使,护驾将军丘岳。一个是八十万禁军副教头,官带右义卫亲军指挥使,车骑将军周昂。这两个将军,累建奇功,名闻海外,深通武艺,威镇京师。”宋徽宗大喜。突然有一臣道:“启禀圣上,何不让宋江等去呢?”元景道:“一是宋江等征辽未归,二是柴进接济过宋江,朱仝等,阵前倒戈一击也说不定。”徽宗听后,只宣周昂,丘岳二人进殿,不久二人来见徽宗,丘岳道:“启禀圣上,如果真乏人,不如教八节度前来相助,原本是十人,王焕,荆忠已经归天”徽宗猛省,遂想起八队军马,乃是:徐京 王文德 梅展 张开 杨温 韩存保 李从吉 项元镇。又是一小片刻,”周昂 丘岳听旨!“”臣在!“”现封你二人为节度使,随之前那八位将军,绕淮西而走,直取江南!“”臣接旨!”
众人到了长坂坡,见另一头是在休整的起义军,为首的史斌,旁边柴进 ,许贯忠。靠后一点有四将,费保,倪云,卜青,狄成。见官军到来,又转出三员大将,季正仁,熊笍,裘煷,至于史斌手下其他将领,去镇守各镇,不备细说。
我在古代的發家史 安平泰
官军阵中丘岳第一个撞出,“谁敢迎战?”“裘煷愿往。”两个各提出水绿沉枪,两个已经斗到六十合,周昂心里一慌,也出战,那边季正仁提一杆方天画戟,直取周昂,史斌看了多时,鸣金收兵,又传退兵。
俏媽酷爸不合拍
官军准备追击时,只见后方着火,做鸟兽散,博望坡的一支军队来支援了,柴桂从天而降,一刀活剁了徐京,酆泰,厉天润两个对垒王文德,梅展。厉天润吃梅展击杀,酆泰也一简打杀王文德。剩下二人,斗了许久,也都散开,裘煷独自一人冲阵,被项元镇一箭射中,落马乱刀斩杀,丘岳,周昂看情况不对,要撤退时,斜刺里冲出刘亚龙,杜微一彪人马,只听刘亚龙大喝一声,将周昂一枪刺倒,杜微再复一刀,却让丘岳走了。
妖孽王子遇上調皮公主
褻瀆 煙雨江南
再看李登杀出,对着项元镇一枪而去,项元镇登时死于非命,熊笍单骑杀回,李从吉抵挡不住,两人被乱军冲散。李从吉单枪匹马闯出,遇见费保,倪云,卜青,狄成四将围攻,毫不力怯,看那许贯忠马到,又是一个会厮杀的,被众人戳成了烂泥。韩存保只得提着三尖刀,四处拼杀,一看前方,居然是史斌,看那史斌手里提一把吟龙斩魂刀,两人厮并在一起,斗了一百七十来合,史斌突然大喝一声,斩了韩存保。
张开与杨温两个逃出长坂坡,一个执意走水路,另一个提议回新野,张开走水路,被李俊等六人擒获,至于生死,之后再说,杨温在路上遇见丘岳,两个一起去了新野城。
重生八零俏佳妻 江山一顧
毕竟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