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cum精彩玄幻小說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愛下-第二百零五章:蠻族與巫族的存在相伴-srge7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赵无言从抽屉里面拿出几张照片,放在洛轻舞和南宫冥的面前。
“你们看看这是出海的人带回来的照片。”
洛轻舞和南宫冥对视眼,将照片拿起来一一查看。
無良天尊
里面无非就是一些人,但与这病的人却完全不同,哪怕是云国赵国的也不是这个样子。
他们身上穿着兽皮,身体壮实,而且耳朵也不一样,有点儿像精灵的那种耳朵。
看起来有点恐怖,就像怪物一般,洛轻舞心下震惊:“这究竟是什么人?”
南宫冥看着这些照片,眯了眯眼睛:“这似乎与古文之中记载的蛮族很是相像。”
“据说蛮族牙齿非常的锋利,身体壮实,他们的力量可以一顶十。”
“而且勇猛无比,但是这也是在古文中以传说的方式在记载,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传说,据说有巫族和蛮族人族三个种族。”
“但是一直以来,我们也从来未曾见到别的种族。”
洛轻舞听的是一头雾水,这都是什么鬼?怎么还有种族之分?
而且传说中的东西又怎么会在现实中出现呢?
这些人看起来都凶神恶煞的,一看就不好对付,洛轻舞抬起头问:“具体情况是怎么样的?”
赵无言看着这些照片凝重道:“这是最近我们在附近海域拍到的照片,偶尔会有这样的人出没,虽然他们十分隐秘,但是还是会被专家上的人拍到。”
“原本我以为是有人故意打扮成这样恶作剧,于是我跟船出去,一个月的时间兜兜转转终于见到了这样的人,于是我们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抓了回来。”
“这人跑得十分的快,身上穿着兽皮,力大无穷,牙齿可以将骨头直接咬断,还有兄弟因为在抓他的时候被咬断了腿。”
新瓦崗
“十分的凶残,而且嘴里哇啦哇啦,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洛轻舞又和南宫冥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出现了凝重的神色。
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力大无穷,那么他们究竟有多少人又想要做什么呢?为何要从别的海域到达这边来?
在猜测之中,赵无言带着它们走到地下室的暗牢。
铁笼子里面就关着一个身高三米左右的人,身穿兽皮肌肉很是健硕。
和照片上拍到的一般无二,如果说真的有所不同的话,恐怕就是这长相与人一样,每个人稍微有些不同。
看着洛轻舞他们到来的时候,那人将铁笼子摇得哗啦啦的响。
边上的人直接拿着电就碰触聋子,那人才一下子将手收了回去,但是还是对着洛轻舞等人龇牙咧嘴。
嘴里哇啦啦的讲着,然而赵无言他们听不懂,洛轻舞却听懂了。
听懂的一瞬间,她就如同见鬼了一样,眼睛睁大。
妈呀,他刚刚是没有听错,这人居然说的是日语。
觉得没错,里面居然说的是:“你们赶紧放了我,不然我要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如果不放了我,我们的首领过来一定会叫你们全部给灭了的。”
南宫冥自然也察觉到了洛轻舞的怪异,转头问:“怎么了?你能听懂他说话?”
“没错,他在骂我们,还说如果我们不把它放开的话,她们的统领会来将我们全部给灭掉。”
“我想他所说的统领应该就是领导他们的人。”
说完骆金武对着他们两人道:“要不我来与他谈谈,看看能不能查出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
说着洛轻舞就要往前,赵无言一把拉着她的手。
“此人凶猛的很,你不要靠近。”
南宫冥则是在一旁有些担忧不想,这人看起来就很凶,所以他不想要洛轻舞靠近,哪怕是有一点的可能也不想要洛轻舞涉险。
洛轻舞拉着南宫冥的手,对他甜甜一笑转头对赵无言道:“这人都关在铁笼子里面,你们不是还拿着电击吗?到时候他若是想要攻击我,你们再用那个控制不就好了,再说我也不是什么软骨头可以任由他拿捏的。”
这话说的十分的自信,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空中火花四溅,随后都点了点头。
对于这两人这些年来一直针锋相对,洛轻舞已经习惯了,选择无视。
两人将他的手臂放开后,洛轻舞才缓步走到了这满族人面前。
当他开口的时候,地牢里面所有人都震惊了,因为这老板怎么说的话和笼子里面那个人是一样的。
都是叽里呱啦的,没有人能听得懂,然而笼子里面原本暴躁的人也停了下来,听着他说完。
洛轻舞基本上开口就是问道:“你是什么人?”
笼子里面的蛮族人看了他许久后见,他似乎对自己没有要下手的意思,而且又能说自己一样的语言,震惊了一下,随后才凶狠的回答。
“我是蛮族人,赶紧放了我不然要你们好看,你们这些瘦小的蝼蚁。”
洛轻舞只是淡淡的勾唇一笑:“你看我们虽然是蝼蚁,但是却把你关在这里,你连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又何必逞一时嘴快呢?”
蛮族人直接冷哼一声,用鼻子出气,不做回答。
洛轻舞也不着急,继续开口问道:“你们这次来我们这边大路想要做什么?”
“我们不过是发现这片大陆,于是想要在这边查看一番,你们为什么平白无故抓了我们?”
这人说的理直气壮,洛轻舞却抬头看着他,似是想要从他的眼神之中看出事情是真是假。
但是半晌也并未发现什么异常,继续开口用日语问道:“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但是这片大陆不属于你们,所以麻烦你回去告诉你们的统领,不要再来招惹我们,因为结果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洛轻舞的话让那名满族人有点疑惑,随后问道:“你这是准备将我放了?”
“我确实有准备想要将你放了,但是这血债血偿你应该明白的吧?”
说着洛轻舞停动了一下又继续似笑非笑的道:“你可是伤了我不少的兄弟呢,就这么放你回去,我的兄弟岂不是白伤着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蛮族人一脸鼻子孔朝天的模样,洛轻舞对他灿烂一笑。
“你最好是能将你们的人都在哪里将他告诉我们,这样的话或许我还能选择让你完好无损的回去。”
接下来无论洛轻舞说什么,那人都不再回答。
在心里安排了一句鬼子,但是又觉得有点不贴切,但是对于这说日语的洛轻舞是打心里面的反感。
而且这个人的长相看起来这些就是比较凶残的。
这种人让他安稳回去,恐怕这次来打探这片大陆的消息,就是不一般的密谋。
至于曾经,为何一直未曾有人发现,他们应该是没有出海的原因。
而现在洛情我们经常会出汗,一出去好几个月那些船只都不回来,走的地方也越来越远,恐怕已经到达了他们的领地范围。
发现他们后才各种想办法跟了过来的,如今还未曾有任何动作,估计就是还对这边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奪嫡
由于它们长相也不一样,所以并不敢混在这人群之中,这样混在人群之中,立刻就会引起骚动。
这些人看来智慧也很不容小觑,既有战斗力又有智慧,能思考的种族是比较危险的。
尤其是这种野性未除的,看着他们身上穿着应该还没有发展,虽然和现在的他们没有办法相比。
战斗力却不俗,然而与武器相比的话,他们略胜一筹,想到这里洛轻舞的心也就安定了许多。
赵无言就那么定定的看着面前与那丑陋怪人交谈的洛轻舞。
这些年因为比较忙,所以他经常不在洛轻舞的身边然而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这丫头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能够看到她笑的时候就觉得很开心,然而这些年的伯庭也越加的懂事了,后宫全部由太子妃管理,而太子妃也是一个能耐的,这后宫的事情从来不会让博庭烦恼。
如今的博庭还小,所以不用张罗纳后宫,只是那性格越发的内敛了,也越来越像这个死腹黑了。
都很少能看到他笑了,想到这里,赵无言又瞪了一眼边上的南宫冥。
感受到身上的敌意,南宫冥转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怎么无言你是想练练?”
“别整得我怕你一样,要不是害怕把你打坏了,到时候轻舞找我麻烦,你以为我还能让你站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 呵,没办法,谁让轻舞就中意我呢?”南宫冥脸上的表情,不要太欠揍。
然而听到那边交谈声停下来,于是立刻恢复了淡淡的神情,转过头看向洛轻舞的时候,就带上一脸的宠溺。
上前两步拉着她的手:“怎么样?可以交谈吗?”
赵无言嗤笑道:“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你没看到听我和他都说了半天了?”
洛轻舞假意没有发现两人的争锋相对,转移话题道:“我们先回办公室再谈吧。”
南宫冥点了点头,伸手抓上她的小手,温柔得道:“好。”
赵无言在后面翻了个大白眼,吩咐那些人看紧这个满族人,这才快步跟着出了地牢。
等到来到办公室后,直到赵无言进来将门关上,坐到茶桌前,洛轻舞才开口。
“他们还有一个统领,估计人数不少,这蛮族人估计是信仰力量的,这人既然能成为统领,恐怕力量更加不容小觑。”
“而且在交谈之中可以看得出他们是最近才发现这片大陆的,只是一直不愿透露是如何来到这里。”
“如今能够得到的消息只有这么多,并不清楚来了多少人,也不清楚这些人最终打探我们这边的消息后目的是什么。”
“别的国家有没有这样的人,混入也不得而知。”
南宫冥和赵无言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低头沉思着。
“那就让人去查看一番。”
“我派人去诸国查看一番。”
两个人说的意思都差不多,但是说完话后都彼此斜了,对方一眼转头看向洛轻舞。
洛轻舞思考了一会儿,这才点点头:“如今我们确实对对方的信息了解的太少,但是这件事情必须先回去跟博庭说一声。”
“不管如何也要做好应对的准备,不然到时候他们若是突然攻打会很麻烦,毕竟他们能够力大无穷,我们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还有别的厉害武器。”
蓬萊 牧龍閑人
皇後未成年:loli皇後 歆月
赵无言带着笑容问道:“轻舞会不会小题大做了?”
深海之戀:海皇妃
洛轻舞摇摇头:“我们能够有这样的发展,科技确实很了不得,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世上有很多东西是科技无法普及的存在。”
南宫冥则是玩弄着她的手指,抬头问道:“此话怎讲?”
“我曾看过小说里面不是也有蛮族的存在吗?虽然说的不是很相像,而这巫族和苗族我想来恐怕会有大能耐,不是我们人类的力量可以抵挡的。”
“就像传说中还有神话会飞的天人,点石成金的这些比比皆是,如今我们能够发现他们,然而他们却没有我们这样的船只能够到达这里,就不得不让我们深思。”
“如果说他们没有我们的科技,然而没有特殊的能力,又是如何能够平安到达这边的呢?”
古代幸福生活
“还有一点,这既然有蛮族和巫族的传说,那么这么多年又为何一直未曾现身,如今却突然到来?真的是我们的传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吗?”
洛轻舞抛出一系列的问题,让赵无言和南宫冥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都出现了凝重之色。
这种有一点超出他们的控制范围,两人从来都是稳操胜券,突然间有预想之外的东西,让他们搞不清楚,心中也有些不安。
但是两个男人都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安抚着洛轻舞。
赵无言率先露出了笑容,依旧是那般的鞋子而明媚: “轻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句话不是你经常说的吗?现在一件事情还未明了之前就不要考虑这些了。”
“是啊,接下来我们不是快要成亲了吗?你就认真思考着,到时候如何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嫁给我就可以了。”南宫冥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也带着宠溺的笑。
南宫冥宠溺中带着甜蜜,让赵无言心中就是一致,蔓延出苦涩。
在看着洛轻舞抬起头,见南宫冥时,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整个世界里面就只能装下南宫冥的样子。
赵无言若无其事的起身拍拍衣角:“即使要澄清了这些烦心事就不要去想了,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就好。”
说完他就直接走了出去,弄得洛轻舞有些莫名其妙。
“我怎么感觉他好像心情不是太好?”
南宫冥抚摸着她的秀发,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嗓音哄着:“他不是近些年都是这样喜怒无常吗?如今又出了蛮族,这件事情恐怕在想着如何解决,这才会心情不好吧。”
其实他心里面在得瑟,还好轻舞这个小丫头一直以来都在关注自己,所以并不知道赵无言对她的感情。
按照这家伙的性格,如果赵无言的感情被他知道了,恐怕都会躲着赵无言。
同时对于赵无言也会带上内疚,这是南宫冥并不想看到的。
这么多年这个丫头也一直把赵无言当成自己的哥哥一样,也就是把他当成亲人,从来未曾往这个方面想过。
而赵无言为什么不说南宫冥也很清楚,他生怕自己说了以后会得不到的同时还让洛轻舞会躲着他。
为了能够一直待在洛轻舞的身边,所以赵无言从来都不曾提这些,虽然赵无言背后一直在与他争锋相对,从未讲过。
南宫冥就能知道这个男人是什么样的心思,同时心里也有一点郁闷。
自己这小女人实在太招别人的喜欢了,这些年都不知道他挡了多少桃花,要不是这张脸杵在这里,那些人还真能将这花心的小家伙给哄走了。
这么多年一直忙着国事和发展,搞得他好多年都没有真的和轻舞大办婚礼。
一直看得到吃不着的苦,只有他这人才能清楚。
一晃眼都已经三十多了,就年轻舞已二十多岁了,都快成为京城中出了名的老姑娘了。
但是由于皇族的地位在那里,这个可是连皇上都要叫娘亲的人,并没有人敢当面议论,但是私底下也少不了嫉妒。
想到那些人说轻舞的坏话,南宫冥眼神冷冷冷,随后换上宠溺。
洛轻舞也就是沉浸了那么一瞬,随后拉着南宫冥:“走,我们去逛街,好久没回镇上了,过一会儿我们去一趟梅溪村。”
南宫冥对他点了点头,伸手包裹着他的小手,朝着外面走。
两人走到洛氏集团外面的时候,正好看到一辆白色的轿车缓缓而来。
这轿车在洛氏集团,那可是卖的很贵的,洛轻舞自然知道这轿车只有几个国家的贵族才买过。
權柄大 華東之
而这上面的牌子一看就不是齐国的,对着南宫冥挑了挑眉。
“好像我们齐国来贵客了呢。”
“嗯,暂且先看看下来的人是谁。”
其实南宫冥已经有了计较,还侧身隐晦的挪动了身形,挡住了洛轻舞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