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zvcd優秀都市言情 載道濟世-我穿越了?看書-88dim

載道濟世
小說推薦載道濟世
刺鼻的气味钻入了我的鼻孔,有臭味焦味**味。我发誓我活那么大都没问过那么难闻的气味,我努力地睁开了双眼,手在四处的摸索着,耳朵里充斥着苍蝇飞舞的声音。我摸到了一滩粘稠的液体,打眼一看顿时精神了起来,是血,深红深红的血!我急忙挣扎着坐起来,环顾四周脑子里胃里似乎都要爆炸了。
我在漫威開忍校
還珠之相守
幸運與宮 杜若香洲
青春三人行 文字記錄著
說嶽全傳 錢彩
我的周围成堆的残缺不全的尸体,有的焦黑还冒着阵阵的白烟,给我造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随即我立马意识到那股气味的来源。胃里不由得翻江倒海,但是似乎只是干呕没有吐出什么。我的脑子乱成了一团,我是怎么来到这儿的?对于来到这之前的记忆我的脑子一片真空,但是似乎只有来之前的记忆不见了,之前的一些记忆仍存于脑子里。过了半响,我逐渐冷静了下来,环顾四周,那些尸体上衣服的标志我认得,那是国民党的标志。我立马想到:我不是穿越到了二战战场了吧?我心里刷的一下凉到了极点,这动荡的年月又有小日本又有伪军这让我怎么活?坑爹啊,别的小说里主角穿越的都是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存在,为什么我落得如此境地。我战战巍巍地站了起来,这似乎并不是我的身体,如此消瘦。想想也是赶上这年代能活着就不错了。我马上冷静了下来,我得找找看有没有其他幸存者,我强忍着恐惧和气味搜索着,时不时看到那些炸出来的器官,心里就犯怵。
秦時雪羽 賈麗
都市大天 夢青丘
“狗娃子”一声虚弱的声音从尸堆里传了出来。我神经一下子崩了起来,四处搜寻着声音的来源,我看到有一只没了食指的手矗立于尸堆上方在摆动,我立马三步做一步走了过去,顾不得恶心和害怕把那些尸体移开,来寻找那声音的来源。我看到了他,一位约50岁的老爷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腹部似乎中了弹,感觉命不久矣。我连忙问到:老爷子你认识我?“你是不是被炸傻了我是你孙大爷啊,你小子命大,能挺过这一轮炮击,这也是你的福分,你赶快逃吧,马上日军要来打扫战场了。娘的这小日本这炮弹真不要钱似的往我们阵地砸,估计也没活几个,倒是你小子一点事都没有,傻人有傻福啊”我急了真急了怕那帮小日本过来再把我给办了立马问:孙大爷,那我们是不是要跑啊?他笑了 一下:“你这不屁话么,不跑留着给小日本子当靶子啊?我是跑不远了,我这有几块大洋,反正马上也要嗝屁了,拿着吧再拿上把枪往南跑吧,这东三省是真没了啊!”我愣了一下一下子想起之前学过的历史知识,东三省沦陷,九一八事变!也就是今年是1931年!娘的1945年抗日战争才结束还有十四年啊!我一下子瘫坐到了地上,心中充满绝望,这乱世我可怎么活啊!那边的孙大爷看我此般模样立马骂了起来:“**崽子,你这不跑真给小日本当靶子啊,赶紧的跑的越远越好,这几块大洋你拿着,应付一下。”说完他给我扔过来一个小布袋,我没有接住愣在了那里。那孙大爷真急了,抄起个土块就往我身上砸,我的魂也就被砸回来了。我哆嗦了一下,捡起那个布袋。那个孙大爷从怀里摸出来包烟对我说:借个火? 我摸遍全身也没有摸出什么来。“来找你班长去借个火啊.”我愣了问道:我班长在哪?“就搁那烧着呢,赶紧的没多少时间墨迹了。”我接过了烟,哆嗦着向我那燃烧着的班长“借”了个火。我递给了他,他深吸了一口气,吐出阵阵烟雾煞是享受。“你快走吧,拿把枪遇上胡子或者野兽什么的也能对付。”我不能再犹豫了,当即拿了身边的一杆长枪抓了一把子弹顺手捡了把刺刀。我问道:孙大爷哪里是南方?他给了指了一下说;“南方好啊,鱼啊虾的都挺多,走吧走吧。”我迈开了脚步向南方走去,我再回头看孙大爷的时候他朝我摆了摆手。 我加快了脚步要赶在日军打扫战场离开。
醫典天術 正不二
我的主神是月老 水色耳機
另一边孙大爷一边抽着烟一边蠕动着收集身边的**嘴里念念道:“这狗娃子跟被鬼附了身一样,变了人似的。要是我儿子没死也倒是能跟他称兄道弟了,这帮天杀的小日本,这次孙爷爷再给你们个大礼。”不久日军的大队便开始清扫战场,孙大爷故意闹出点动静引来了几个日本兵,我从背后拿出拉了线的**喃喃道:儿子,老婆,我来了。随着一声巨响,孙大爷带着几个日本兵一起共赴黄泉
重生都市之妖瞳狂女
这边我听到了动静,似乎也猜到了什么。心里犯难:这个孙大爷挺好的,好歹救了我一命,刚刚应该问他个名字,以后做个墓碑也有人祭奠,可惜了可惜了。再走了约莫三里地有条河,我在河边看着倒影,琢磨着这张陌生的脸。这幅主人的容貌真的可以用凶神恶煞来形容了,只是瘦了点,要是胖起来,活脱脱一李逵再世啊!突然旁边的草垛子有动静,我立马打起精神来,打眼一看原来是个像鹿一样的动物,它就一直盯着我,盯得我很不舒服我顺手抄起块石头砸向了它。它一下子就跑了,我看天色将晚打算在这小河边过夜。我打开了布包里面有6块大洋,一些干粮还有受了潮的火柴。我也不知道这六块大洋在目前这个形式能买些什么,我找了块空地蜷缩了起来,吃了些干粮由于火柴受潮加上有日军在后方不敢生火。由于是夏天蚊虫特别多,导致我一晚上没睡好。第二天凌晨破晓时分,我困倦地睁开了双眼,不由得被吓了一条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动物正是昨天赶跑的那个像鹿一样的动物,就歪着头看着我,就跟艺术家赏画一样。我没好气地起身作势要打它,可它并没有走,我想这东西居然不怕人反正不会伤我也就不跟个畜生计较了,况且我内心只是个半青小子连鸡都没杀过又怎么敢杀它呢。我拍了拍灰尘继续前进,我走了一段发现那货一直在后面跟着,我转念一想这东西不会是想跟我走吧。我又走了几步它依然跟着。随即我走了过去,抚摸它的头部,它没有反抗,倒是一脸享受。我琢磨着这玩意儿挺亲人的也是吃草的就打算带在身边了,毕竟一个人在这个年代还是挺孤独的,有这个傻玩意儿的存在,或许会减少点寂寞。我没有再做亲昵的动作起身继续向南方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