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s3m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吞噬星空 起點-第十一章節推薦-sjn4w

吞噬星空
小說推薦吞噬星空
夜深时,天上仅有一个皎皎洁的银盘似地月亮。
月光泻在了龙门客栈地匾牌上,光华流水。
这时,数十人身着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悄悄地跃上了客栈屋顶。
他们轻声轻气地在上面游动,好像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而奔跑着。
他便是一个“鲤鱼打挺”跃下了床,拿过挂在帐钩上的诛仙。
这时,白玉暇也翻下床来。
她抽过床上悬挂的一把弯刀,透过门帘,小声地说道:“你可知道,这夜闯龙门客栈的不知是何人?我有些担心啊!”
林峰也隔门帘,小声地说道:“我看来者不善,你要多加小心。”
两人稍一点头,跃上了屋顶,挥动双剑直砍向黑衣人。
在客栈中传来打斗声,数名黑衣人已经跳入河东黜陟讨捕房中内,要刺杀他们三子。
林峰二人一见,他们兄弟三人虽是年青,武功却是了得。
但是却是家仆毫无功夫,险些命丧。
河东黜陟讨捕俩夫妇,倒是对其三子管教严厉,从不松懈教导武功,武功甚是了得。
林峰大喝几声,跃进房中,那几名黑衣人不是敌手反而送了小命。
三兄弟即跃上了屋顶,下面也是打斗声不断。
随从被厮杀成一片,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
屋顶上是白玉暇与黑衣人厮杀一片,但是她心中仍旧惦记着《假面真经》。
久战不下,夜闯之徒纷纷逃去。
“他们是敌不过了。”
这时,三兄弟笑道:“我们三兄弟众志成城,那般黑衣人怕了咱们,将来我们也要同心同力,为我们峨眉山光耀宗庙。”
然而,林峰却不及所料想的那样开心,一见峨眉山三兄弟同心,也不言语。
白玉暇是只千年狐狸,担忧地心想:反而日后,是峨眉山三兄弟为了争夺峨眉山而互相残杀,手足相拼,到时就没有今日信心,只争朝夕,过了今晚再说。
那峨眉山夫妇以及三兄弟都跃下屋顶,早有前来拜谢。
林峰反而一笑了之。
白玉暇博之微笑,更显得楚楚动人。
“夜间安排好了多重警戒,另外多加随从,便同三兄弟在隔壁间入睡。”
河东黜陟讨捕说道,但是忧心如焚。
妻子心惶不安,但是却不明说。
林峰见他才和妻子一同回到屋内,只好回屋子,却是如何也睡不了。
白玉暇久久不能入睡,起身坐着叹气。
前日来,黑山老狐狸小心叮嘱,一定要拿来狐族的秘密。
她慌忙地运起狐眼精睛。
这时,河东黜陟讨捕的妻子,慌忙起身。
她正在劝解,柔声地说道:“少捕,今晚夜里有随从守着,你又是为何心忧,早点歇息吧!“
“夫人,你就自个先休息。“
原来这个河东黜陟讨捕,姓我,名少捕。
其妻子,旦妃,其三子便是天行,地行,我行。
旦妃说道:“这连连日来为了打仗,平朝廷乱党,已是将身体都累垮了,明日又要起往山西,只怕你这身体吃不消,少捕啊!还是歇歇为好,别太操劳了些。”
他安慰道:“夫人,别为我担心,我这身好功夫练就的好身板,就在峨眉山真人面前也是算过天寿了,那是活在百岁的命,好了夫人,瞧你的样子已经憔悴了许多,你先睡吧!”
“你不睡,我也不睡,夫妻同甘共苦。我要在床边守护着你。”
“瞧夫人说得,应当是我守护着夫人。“
旦妃道:“说什么都好,你也疲惫了,也早些入睡吧!别在想了。”
我少捕执起支笔,笑道:“是,夫人,我知道了。”
“那好,自已先入睡下。”
旦妃不想强求,自已躺在床上。
白玉暇也是睡不着,闭上眼假装睡去。
这时,林峰前来敲门,她是不理。
林峰又回到了房中,在床边也是坐不定。
起身直立走到了窗口,推开一扇窗子看向天空上的月亮,心潮起伏。
他的双手紧紧抓住窗棂,晃动起来。
“为什么?皇太子暴卒。“
他想到了元朝的皇太子黑衣不幸暴卒,当时宫中皆传闻是黑衣误饮药酒而亡。
往事历历:
因为这一年七月,皇太子来到了东都洛阳,朝见正在这时节里面行幸的父皇却不想这一日,在邀功宴上,请了太子师傅和自已的师父,一起饮酒。只因师父是前皇帝时的重臣,又是曾帮助当今皇帝,而继承了皇位的大功臣。谁知当今皇帝却是有所担心,万一这夺位之事,不小心一旦泄露,有损威严,便秘密地命传酒的侍从递上毒酒。
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传酒的侍从将毒酒递给了皇太子。酒宴后三天,皇太子中毒吐血而亡,而师父却安然无恙。从此这位师父便是装病不再上朝,并请辞职,哪知当今皇帝岂能放过师父,百般挽留,师父无耐只好又装病在家,致使当今皇帝也苦于无计下手。如此情形,皇太子师傅和师父,就只好找上了当朝太师,望他能相助二人。岂知当朝太师惧怕祸事上身,反将二人拒绝门外。
此事二人便与他断绝关系。
三人从此不再相干。
也正因为如此,林峰才奉了师命在九年六月时,盗取天龙院,取得《假面真经》。而这天龙院,共有八大部,已拥兵十万,企图颠覆朝廷。
由于皇太子师傅深明大义,派来刑部尚书兼京兆内史文神和升仙率兵四万东击欲击,才得以镇压了此次叛乱,那长虹与升仙又是死对,便是当朝补充,但是天龙院的八部已经是惨淡经营。
东墙补西墙,数年来只不过是勉强度日。
元末,起义军叛乱不断,朝廷已经是束手无策。
此次天龙院八部叛乱军虽败,但是却有“天下第一神界“昆仑及和相邻的”天下第一神院“珠峰院,还有“天下第一神门”的青云门,和“天下第一神山“蜀山派继续暗中反抗,让朝廷每当议起这事,人人心惶不安。
唯恐慌日后不除,放虎归山终是大患。
各界卷土重来,定会生灵涂炭。
“哎,真是人算不如老天算啊!”林峰闭了眼。
他重重地叹息。
而这时,四周的寂静可怕。
龙门客栈里有一条暗道,直通向一间密室,只见灯火熠熠,通明如昼。
这是神龙教的数十个剑客聚集在一处,为首的是个三十开外的硬汉。
他猛得站起来,头微向微向上抬,脸涨得鼓鼓地,厚厚地嘴唇却是小声细语,道:“时不可待,机不可失,”
身旁边的黑汉用手示意,说道:“今夜就动手,杀了那个我少捕,抢夺戮仙,”
突然,硬汉子身边的一个矮小的瘦小子,显得精明。
他小声地道:“教主,此事要向大教主禀告吗?”
“你难道想通会一下大教主?”
那个黑汉子用肘碰下瘦个子,使个眼色才说道:“教主,此事不用向大教主禀告了,你是本教的副主,凭地位权势,就是可以带着我们杀了那个我少捕,如果说大事即成,神龙教就是平步青云。“
另一个黑汉子说道:“哈哈,到时,大教主还需要计我们立了一功,现在让我们,嗯,想想,还不知道大教主要赏赐我们什么?金银珠宝还是女人宝马呢?”
“这恐怕不行,大教主父可能不放过呢?”
瘦个子见黑汉子的脸色不好看,便是闭口不说了。
一见黑脸汉子阴着张脸,另一个黑汉子方才闭上嘴。
这个教主是号称“神龙震四海”的廖西龙,排名第二。
当先的黑汉子叫恶蛟,另一个黑汉子叫恶蟒。
瘦个子是“水中龙”。
他说的大教主父便是闻名武林,与蜀山派“天下第一真人”太乙真人齐名武林的顶尖修真高手,号称“天下第一神龙“的龙真人,俗姓为徐。此龙素来不问世事了,若隐若现,可是神龙见首难见尾之人物。
”水中龙“说道:“大教主也不例外。”
大教主是真人之义子,名东龙也被武林中叫为“东邪”,他素来古怪。
但是徐东龙为了解救受苦百姓神龙就会现身江湖中,凡被神龙解救的人也是无数,无数的人却很难见神龙真实面目。
有武林传言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条上古神龙,神龙还是盘古座下的一条神龙。
如花似锦之都城,却在龙门里,新建间四层大客栈号”关西第一龙门大客栈“,顾名思义,取其意为天下龙子大汇聚,凡是关西第一的龙子龙孙都汇聚起来的大客栈。
虽说龙门客栈宾客云集,里面的龙子龙孙居多,但是龙性生淫,所以反叛起义者也不下少数。
二十余载,龙子龙孙们常常在龙门客栈里商议起义之事。
平日里武林好汉,英雄豪杰也慕名而来。
他们先行积聚力量,不久他们和受苦百姓,贫苦农民又积聚另一股反叛朝廷的强大力量,称其为“龙行天下起义军“,经过数年的发展壮大,力量积聚,声名浩荡,非同小可。
然而,事情有所改变。
“龙行天下起义军”却是大小事务每日也有数千件,东邪神龙却是不过问。
所以这便常由龙门客栈总坛的六十六位龙族长老商议而定。
西龙与东龙是结义兄弟,当举为起义军副帅,握有一方军权,又是神龙教二教主,自然是心高气傲,不可一视。
此地的众目睽睽之下,西龙怒目圆睁。
说道:“我西龙也是起义军第二把手,又是神龙教二教主,却又怎么受人之气,还拿不成主意。”
见众人不说话,他又是一笑。
接着冷言冷语地说道:“东龙大哥,本是一心救难,将受难者从水深火热的苦难中解救出来,即使东龙大哥不在此地,我想东龙大哥也会毫不迟疑地这样做的。“
无人言语。
上一页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页
首页 -> 诛邪全传 -> 诛邪全传 第五章玉猪龙
诛邪全传 第五章玉猪龙
上一页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页   第五集玉猪龙
西龙又说道:“要知道整个隋朝天下,皇帝残暴,交治理着天下,残暴激起各地方反叛乱朝廷,不仅是明炎帝反叛,而且四大天尊,五大道君也是积极地反对皇帝。”
众不仍旧是不也插嘴。
“现在是四面八方反叛乱党无数了,而你们又知道皇帝的来历吗?“
“好像是这样的,听说这个皇帝是从深林中变幻的猛虎。“
“也有人说是池塘中的恶鳄。“
“恶蛟吧?“
“好了,那个狗皇帝坐上皇位至今,他又干了什么?“
“就开始大兴土木,营建东都。“
“所有后宫除了皇后及众多美人外,还设有西苑的十六院夫人及六千名宫女,每年又命江淮诸都挑选上好资色端丽的童女送入后宫中。“众人说东道西,正合二龙之心意。
“没错,今年内又命各府官员挑选江淮美女三千人充实后宫,另外后宫中设有一百房,每房美女无数,这个昏昏君主还命各房的美女轮流做东道,来为他解闷除烦。“
“还不够的是他,大大地盛排酒宴更是日日不休不停,大吃大喝全然不顾天下百姓的死活,如此醉生梦死的过着昏聩日子,天下迟早败在这个人世昏君的手上。“
西龙听后喜出望外,道:“今日遇上了朝廷大员入住龙门客栈中,正是咱们下手的机会,兄弟们,杀了这个朝廷大员,还可以拿到仙剑,这岂不是两全其美。“
一人手执青钢剑霍地站起,说道:”恶鳝不才亲愿随西龙二哥赴生死,同甘共苦。“
其余众人且都一一站起来身,誓死决心。
水中龙有些迟疑却被黑汉子拉起身,一同起誓,”生死与共“生列。
恶鳝道:“二哥,现在如何安排去刺杀那个官员?“
黑汉子叫喊着说道;”我看在龙门客栈的虾兵小将倒是没什么好担心?只是那个大官的好像是个武林高手,他身手极其厉害,我们先前派去的刺客败在他的手上,也死了几个兄弟。“
众人也道:“是。”
西龙神色凝重地说道:“你们可知那个当官的是谁吗?”
恶鳝甩头不屑地道:“二哥,管他是谁呢?“
“只要不是使屠龙刀的魔渊就行,我们下手杀尽那般元兵。”
恶蛟小心地说道:“二哥,那个人是什么来头?”
众人也问道:“是何人?”
“他就是魔渊的结义兄弟。”
“现任山西,河东黜陟讨捕。“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不已。
黑汉子:”妈耶!怎么偏偏是他的义弟?“
恶鳝道:“难道是他,那个七岁就世袭了的屠龙刀?”
“没错,魔渊就是那个十六国时魔武王的十七世孙,祖上在陇西成纪。”
“听说隋朝时,他的其曾曾祖父申虎,为后魏时朝左仆射,封为陇西郡公。”
“其曾祖父申豹,却因相助宇文泰山建立了关中政权有功,被赐姓大野氏。”
“其父申豺官至太尉,是当时著名的八柱国之一。”
“至宋朝时,其曾曾祖父已位极荣贵,为陇西郡望,死后追封为魔国公。”
“其曾祖父魔垒,世袭封为魔国公,而改姓为魔。”
“南宋时其祖父魔英任安州总管,柱国大将军。”
“其父至此朝,仍旧是位极荣贵,其父魔柱死后,魔渊七岁时就习屠龙刀,古赋法术。“
“真是神通。“众人皆叹服。
“他又世袭了魔国公之位,并且先帝的皇后也是魔渊的姨母。“
“难道说,是她。“
“也就是左右了皇帝半生的女人——独孤皇后。”
“二哥,你怎知这样的底细?详情详细。”恶蟜说道。
“我也是在皇帝身边守护的神龙,当然了解,现在就要摸清对手的底细,这也是孙子兵法中讲到的‘知已知彼,方能百战不殆。‘的道理,此事也是谨小慎微才妙。“
西龙又说道:“方恐日后他的义兄魔渊来寻仇。”
恶蛟咂舌道:”二哥,听你的一席话,可要小心。“
“但愿不留蛛丝马迹。“
“哎,怎么我少捕就这么地福气,就当了魔国公的义弟,他奶奶的这还要不要人活了,要不得抬胎时找个好时辰,杀他也当认个啥公,让我祖宗也是八辈子的光啊!“
恶蛟听了恶鳝之言,说道:”就是当他也不像个啥公?看这个身材的体形,岂不是来取笑他,五弟,你就注意这是点儿?小心了,这是大议事别在牢骚。“
恶蟒说道:”二哥,我听江湖上传闻说屠龙刀在魔渊的手上,那可是柄神兵利器。那可是屠龙刀,不仅削铁如泥,吹毛断发,而且杀人不见血,就连血魔也是让他三分。“
这时,恶鳝抢道:“可是,我听说屠龙刀里藏有一件关乎魔界秘密的大事。“
恶蛟斥责道:“就你多嘴。“
恶鳝哼的一声不理。
他坐着不再说话。
水中龙也道;”二哥,我也听人说起此事,传闻屠龙刀在朝廷藏刀阁里,便是为了守护魔界秘密,现在传到了魔渊的手上,那柄绝世宝刀屠龙可是一件不仅能削铁如泥,吹毛断发的神兵利器。“
众人看着西龙。
“没错,屠龙刀里面有无数的秘密,而且里面仍蒇藏有着一件关系魔界秘密的大事,据我所知,里面的秘密与朝廷中的藏剑阁和藏经阁也有些关系。“说话也是轻声,似有所觉。
众目睽睽,屏气呼吸。
林峰轻轻地呼吸口气。
“我想知道了反而是多添烦恼,知道还不如——就这样的好!”悄无声息地退下。
回到屋中,他自言自语地说道。
突然,从窗子飞来了一个大胖物体。
此物来到了屋子里,却是落到林峰的面前,吓了他一跳。
“玉猪兽,你怎么来了?“
玉猪兽,就好像是呆在自个家里,一直盯着他上下瞅看。
脸上怪怪地朝他发笑。
“玉猪兽来了,快请坐。”
林峰笑道。
玉猪兽看着他指着椅子,就毫不客气地找张椅子坐下,又看向他。“你有什么要说得?“
玉猪兽点了点头,从嘴中吐出封信。
林峰正要打开。
突然,书信自个儿跳动,居然发出咆哮声:“无赖,哼!”
林峰想要逃走出屋子。
玉猪兽跟在后面,用嘴咬住他的衣服。
他叫道:“快放开我,玉猪兽。”
玉猪兽却是不放口,也出屋而去。
接着,那封信发出朗朗大笑,其声竟超过了外面风的声响。
玉猪兽也发出呀呀地笑声,林峰如此感觉。
“这封信真是喜怒无常,真不知道蜀山公主会写些什么难堪的话?“
那封信仍旧在笑,而且不停地跳动。
玉猪兽使命地想拉林峰去房内。
“好了,我自已去,反正好事坏事都是躲藏不过。“
玉猪兽点了点头。
林峰进了房内。
玉猪兽跳动到他的左肩膀上,嘴中牙牙地哼叫。
书信这时,说了话:
“加急书信一封,待你听后,我想这么详尽地依次按时记述整件事,对于明了实际情况是完全必要的,在回到蜀山派,你一定要给我买空卖空,否则我觉不会轻易地放过你。“
林峰忽然得她的装腔作势的样子,十分地可爱。
“还有你是不是又一次独自陪着某个孤身美女,或者说哪个姑娘,两人还在花园里坐了一个时辰。”信上突然变得样子。
那是咆哮的信,张嘴吐舌的地说道:“这次派玉猪兽跟随,无论如何,从今之后,玉猪兽就要保护好,而且你再跟焚香谷的焚香仙子们,以及她们的女儿们在一起打了一场蹙鞠球,那就要你走着瞧。“
林峰又是一阵发笑。
“而且你如果同那对古怪夫妇见面时,在九龙宫时,还有灵宵大使馆,达摩客隆里闲聊了不能太久。前后不可以超过日过夕阳,左右也是要有玉猪兽,而且每日要准时出去寄信,在飞龙社那儿又遇见了王子时,叫王子在飞龙站等杨啸龙。“
逆戰我會守護你 石頭加冰
林峰盯了一眼玉猪龙。
“还需要说些开心的,在蜀山派我急忙走过来,告诉另一个来自昆仑派的修真人,而且奇形怪状的怪物很多,更奇怪的是,我看不清人的面貌,他居然戴着黑色斗篷帽子,风衣领子竖起来的一个神出鬼没的修真人,因为他是用鸟类语在说话。“
他也觉得此人非同小可。
“说完后,他向你师父太乙真人告辞,因为有突然来信要他去青云门,不过,两天后,他说过两天后再回蜀山,可是现在还没有回来的。果然,黄昏时,我是偷偷地在蜀山派境地里见到他了。不过,说不出的奇怪。”
没有了下文,“不过什么呢?“
林峰笑道:“这也只是就昆仑山来得神出鬼没修真人,就其的行踪来说罢了,因为,所有的修真界异口同声都在谈论着这个神出鬼没的修真,都在啧啧称道他的时候,那些快乐舒坦的生活态度难能可贵,但是也就会遭到人们的质疑。”
“但我想的是,我说和公主做些什么?”
玉猪兽慌忙地摆弄着文房四宝。
“你要我快点回信。“
玉猪兽点了点头。
“公主和它在世上什么也做不了,我想更多地时候是在自寻死路。”
林峰很冷淡地说道。
“希望她的这只宠物还没有比我们更聪明。”
他很得意地笑。
“好了,玉猪兽,你也可以放心地走了,一切地计划仍旧在进行着。”
“不管是什么样的代价?”
玉猪兽仍旧是点点头。
“好的,写回信。”
林峰琢磨了很久,居然没什么好写的。
突然有数声惨叫。
他迷迷糊糊地写上两个字:惨叫。
“什么惨叫?“
林峰意识到了发生可怕的事,他甩下笔跃了出去。
玉猪兽摇了摇头,吐出口气,将信收回嘴中,就跟随出去。
林峰慌忙地叫喊。
“什么事?“
原来是白玉暇逃出了房间。
她指了指面前的东西。
林峰一看,也是惊叫出声。
“好大的蝙蝠。“
一只巨大无比的蝙蝠扑打着翅膀,慢慢地走向二人。
它的脚步声传遍整个客栈,所有人吓得慌乱逃走。
逃走了龙门客栈的客人,空空荡荡。
“快回房间。“玉猪龙感受到惊慌,吱吱地叫个不停。
他又回到了自已的房间,闭门不出。
白玉暇也走了,进去房间。
玉猪兽吓得跳到树上,躲藏在树叶中。
“我现在怎么办?白玉暇隔着一面,小声地说话。
“不知道。”
这是,大蝙蝠变化成了人形,过来敲击林峰的门。
“是谁?外面有大凶邪物。”
“没了大凶邪物,它已经走了。”
“它走了吗?”
“真得,不信就打开门看看。”
林峰打开门缝,看了看,没有东西,只有个青衣秀士。
“我已跟你说过——我不会骗你吧?“
“的确良好,没有了大凶邪物。“
他走了出来,并敲了白玉暇的房门,好言想劝。
“好吧!我出来。“
白玉暇慢慢地走出来。
她看到青衣秀士,仍旧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情。
只听他说道:“一个蜀山派‘天下第一真人‘弟子,另一个是千年修练的狐仙,却怎么怕了一只大凶邪物。“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白玉暇涨红着脸,很气愤地说道。
“在地上,我还是——没见过——如此大——凶大——邪的东西。“
“你不要结结巴巴地说个没完。”
“噢,你的话让我都想告诉给你了,别在欺骗自已了,你的话倒也觉得好笑?”
“太过份了,不懂风情。“
林峰却是不言语,看着青衣秀士。
“他到底在搞什么,想要让引来大凶邪物吗?”
青衣秀士没有说话,仍旧对着月光发出青色的曲线。
“你快告诉我,你到底和拜月教有什么样地不可告人之密?”
白玉暇好像察觉到了将要发生的事。
“事情并不像你所想的那样子,我是个守道义的修真。”
“你在撒谎。”
白玉暇死勾勾地盯着他,身子一动也不动。
林峰仍旧是不言不语。
青衣秀士看了看他,只有那幽灵般的眼睛轱辘辘地转个不停。
“你和六院zhan有了不属于你们的东西。”
这时,林峰吃惊地望着他。
白玉暇说道:“你在说什么疯话?简直是个无中生有吗?”
“骂吧!千年白狐,你会有一天是什么也叫不出来的?等着吧!变回原形的!”
青主秀士显得有些气愤地走出去,但是手中的青光佾,仍旧在吸取月光精华。
林峰猛地一惊。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难道说你是天龙八部中的修真。”
“看看这本记事箐。”
青衣秀士从身体上多出只玉手,甩将一本东西。
“这是一本《天龙八部经》的摩候罗枷经,快打开看看。”
一见白玉暇心急的样子,林峰也是心中嘀咕不已。
打开一本记事箐,上面致函没有字迹。
“这是怎么回事?”
林峰不解地问道。
白玉暇有千年狐仙的灵性,偶闻到了一肌淡淡的血腥气。
她慌忙地叫喊道:“原来是本血经,看来,想要知道里面的字,就要用血来滴到上面。”
“血经。”
“快点用血。”
“用谁的?”
“当然是你的。”
“我可不会那么傻。”
“太迟了,蜀山侠。”
林峰正在发愣。
白玉暇已经抓紧了他的手,用力地咬破手指。
“啊,你属犬的吗?”
“狐与犬有什么区别?好了,别乱动,否则白白浪费了这些血。”
林峰只好忍受,血一滴嘀地落在书箐上。“现形了。”
字迹清晰地显现,写着几段:
“今夜它将物归其主。为世之徒要想活命,就乖乖地告诉我那东西藏在哪个地方。”
林峰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白玉暇妩媚的一笑,道:“看来,要多费些血。“
她用力一挤,血又流了下来。
上一页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页
首页 -> 诛邪全传 -> 诛邪全传 第六章敌国
诛邪全传 第六章敌国
上一页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页   第六章敌国
第二页的字:
魔仆人把神杖对准了天族主人的头。
“你想为了这个秘密而送命吗?不,只有天龙八部的天族蠢货才会这样做。”
“我要用全身心的爱去迎接今天,这个神圣的日子,是天帝赐予以的福音。”
天族主人悲愤地说道。
“那你要用自已天族的家人性命为代价吗?”
魔仆人恶狠狠地回道。
天族主人吓得连气都不敢喘。
“快说吧!我的天族主人。”
面对着魔仆人的吼叫,天族酋长只好在临死之前说出一大段的祷文:
“我要用全身心的爱去迎接今天。
这是天族一切神力的天钥匙。
也因为它们是这一切最大的天秘密。
即使强有力也是不能够,劈开这一块天盾牌。
还有众神仙的链子。
如获至宝啊!能够折断一根天长予,能够毁灭一切生命。
什么是天帝的神器?
就是只有爱才会具有无与伦比的力量。
才是一切冲破邪恶势力的力量。
天帝的信仰啊,没有天族人会支持;
天帝的言谈啊,没有天族人会相信;
天帝的穿着啊,没有天族人会欣赏;
天帝的长相啊,没有天族人会喜欢;
天帝的处事啊,没有天族人会交往。
天帝开始让自已从无名小卒儿变成了有名大圣人。
如获至宝啊!能够折断一根天长予,能够毁灭一切生命。
什么是天帝的神器?
我的絕色美女老總
就是只有天爱才会具有无与伦比的力量。
才是一切冲破邪恶势力的力量。
我拥有了天爱的武器,
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武器,
我拥有了天爱的力量,
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
沁人肺腑的香茶,让人心旷神怡。
天族主人开始试着闭上自已的眼晴,
让心可以更加地平静些,
因为他知道将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说完了对天帝信守的誓词吗?还需要补充吗?“
那魔仆人歪着头,目光沿着天族酋长的神杖望下去。
語戀清風 夢夜星雨
“神杖啊,天帝会告诉你们怎么样去做的,不用担心。”
“我到底该怎么样去做呢?”
“从今往后,你将是个新的南疆天族酋长,一切都要满怀爱心地去做,这样才能净化着我的灵魂,也才能让我获得新生。”
“等等,我是要取你性命的,怎么变成你的信徒。“
“要天族太阳、天族光阴、天族星星前来为我们指引道路。”
“你只是个道貌岸然地家伙。”
“给我听好了,你别在自找苦吃,天虼儿。”
叫天虼儿的终于举起手告饶了。
“等一等。”
天族酋长慢吞吞地说:“我告诉你这一切。”
接下去的话他讲得非常谨慎,就连让身边拿来枞巫法吕的家伙也是心有余悸。
“这是你事先操练了许多遍的谎言,对吗?”
“不,不是这样。”
“每次都祈祷着永远不要用上这套谎言。是吗?天族酋长。”
“天虼儿。相信我,相信巫婆法器。”
“当时是这样计划的。”
“制造一个独一无二的膺品。”
“听起来是一个夸张的无意的事情。”
另一人举起了手中的神杖,朝着天虼儿的头上开去。
嘭嘭两声,人已倒地。
接着是急奔的脚步声,朝相反的方向而去。
“都不成,我说的。”一个天族亲王追赶上来。
魔仆人也是追赶上来。
“天族酋长说完的事,这毫无用处。“
袭击他的那人得意地笑了。
“不错。跟其他人讲的一模一样。”
魔仆人说道:“看来天族酋长可不是那么好当?“
相公,你給我趴下 小麻雀
“天族尊严。“
“什么尊严?“
袭击的那个天族亲王叫喊道:“少废话,赶快回神坛。“
这时,三人也出现在了南疆的神坛。
“其他人?”
魔仆人心猛地一缩。
“你们杀死了一个无辜的天族部落女子。”
“她是个该杀的人。”
“就是为了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杀害一个天族部落女子。”
“我说过她是个自找死路的人。”
“干这种肮脏的勾当,见不得人的恶事,连天帝也不会放过你们。”
“瞧你说的,自已也是和我们一样了,这群恶魔。”
“我想那个自已还是一个好汉。”
魔仆人神情严肃地说道。
“你说什么?好汉。”
“他说自已是个好汉。“
两个天族亲王不屑地口气说道。
“闭上你的嘴。”
嘭地一声,魔仆人打中了面前天族亲王的右眼。
血顺着眼盖流到了整张脸,成了一条血线。
“你这个肮脏的狗杂种。”
另一个天族亲王骂道。
“我要亲手毁灭你。”
“让你骂出口。”
几脚践踏在魔仆人身上和腿上。
“慢着,你想弄死他吗?停手。”
另一个天族亲王想到了后果,慌忙地叫道。
那个瞎眼亲王又补上了几脚。
“我叫你停下,听到了没有。”
瞎眼亲王上前拉过魔仆人,并狠狠地给了三记耳光。
“别在打了,难道说你也是疯了?”
“你才是真疯了。”
裂天奇談
“那好,别忘记了还有三人没有说出真相。”
那人狠狠地说道:“你等着,我会让你记着我的厉害。”
臣盡歡
他对魔仆人狠狠地甩将地上。
“其他三人,我会找到他们。”
天族亲王说完,就上了神坛。
“没什么特别?“
说完,那人气冲冲地走下来了。
“你要去找那三人吗?”另一个天族亲王问道。
“当然,我一定也要找到了他们,三个都要找到了。”
“要他们证实了你刚才所讲的话。”
魔仆人不怀好意地说道
那个人回头嘲笑道:“你给我小心点。”
“你会后悔的?昆夜。”
“夜以继日,谁也不试试看,到底鹿死谁手?”
“哼,那人走得更远了。“
另一个天族亲王叫昆日,说道:“我也劝你别去冒险,那是个死亡游戏。”
“死亡游戏!”
“我当然害怕这个,或多或少恐惧都有。“
“那接下来,你们要带我去哪?”
魔仆人仍旧是不安地叫喊,他看到昆夜凶恶的眼神,现在想来真是后悔莫及。
“去了你就会知道了。”
昆日说道。
“那你现在干什么?”昆夜不解。
“我在等待命令。”“服从黑衣天王也是一项命令。”“一切服从黑衣社安排,这就是命令。”
“或多或少地我该告诉你些秘密,你想听吗?”
“若是死人临死之前的忠告是一定要听的,那是一种智言。但愿你还不是这种人。”
昆夜闭上了嘴。
魔仆人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昆日停滞不前,看了看神坛。
“我想劝告你的是,或许这一切关系都有和你们所说的,那个神秘的幕后者有关联。”
两人看着他奇怪之极的表情。
“或者说那个基尼人是幕后人所杀的,那个不能说的秘密也是幕后人所设下的。”
海賊之國王之上
“说谁?是天族还是神族。”
“更切实地说,这就是幕后人给我们所有的人,设下的一个圈套,无论是天族还是神族。”
“两个祚作吗?”
“到时不仅是我们几个秘密神族的会员,会被杀被绑,而后你们也会和我们一样的下场。”
“这不可能!我们是两个不同的族落。”
“如果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是关于天族酋长和他的三个成员的真实身份呢?”
“那又怎么样?”
“那么你到时在决定是不是应该相信我?”
“那不是你至高无上的信仰的一部分吗?你怎么会轻易地说出来。”
“当一个人在生与死之间有了两种以上的抉择时,谁还会去管什么地狗屁信仰。”
“那好吧!我暂且相信你一次。说吧?是什么秘密?”
“你可知道在西方六院的烛龙真院吗?”
“那个东方烛龙?”
“你是不知道那个东方家族的,就如同他们所保护的那个古老的秘密囚室一样神圣。”
“现在知道秘密的同伴都严格遵循程序,而且我知道他们在临死前都说了下一代人。”
“同样的谎言在这个东方家族中传沿下去,这是一个俗成的约定。”
“秘密囚室。”
“那是东方烛龙的秘密。“
突然,一个人影迅速地出现在三人背后,并给他们重重地一击。
叭。
两个天族亲王都倒在了一起,两人的嘴角上鲜血直流。
嘭嘭地两声。
现身的魔仆人好像被打死了。
那攻击者再次举枪神杖瞄准。
“你们完蛋后,我就是唯一知道秘密的人。”
“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他还没有说出密室呢?”
“我说完蛋了,现在我不需要什么地秘密了,更何况我已经知道了那个秘密。”“你要杀了我们,然后去邀功领赏。”
那人阴沉地对他直笑。“可怜的昆山兄弟,你真是愚蠢。“
昆夜立即意识到了真正可怕的情形。
昆日继续说道:“如果我死了,真情将永远无人知晓。”
他本能地想抓些法器盖住自己。
昆山笑道:“别担心,那些反而在世上活着的母亲和七八个兄弟不会怎么样?”
“神族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你在想自已的天族,是否会对家人下毒手吗?”
“到底你是怎么样下手。”
“我不必要对你解释,至于你的家人,我想他们会没有幸运的。“
“什么意思?“
“一个恐怖部落是决不会去摊上这档子事。他们也是盼着没有危险在身边的。”“昆山,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十万大山啊!我是黑影,还是黑影。“
昆山背对着两个人。
“南方十万的大山,那里的嚼烟草人和喜欢射击的英雄们,都是那么地完美,我知道那个地方烟草是纯正的,射击竟赛是一流的,我衷情和钦佩地并想在那里长住。”
“是广寒宫。”
“就是月宫。”
来人补充一点说道
“谢谢。”昆日说道。
昆山发现自已竟然泄露了一条线索。
他说道:“我要告诉你,是怎么样地面对死神?”
神杖在发出一道道鬼异的声响了。
两个天族亲王感到钻心地灼热,因为法力停在他们的肚腹之中。
昆夜扑倒在地,痛苦地挣扎着,接着缓缓地翻过身。
“怎么着?“
昆日想到了混淆咒语。
他念动起来,登时天昏地暗。
透过昏暗地光芒,给昆山重重地一击。
然后,他怀里别着的一支离人锥打去,打在了那个人的右手上。
神杖掉落在地上,嘭地一声又是被上一锥,这次是打在了右肩上,狠狠地盯着攻击者——昆山。
“昆山,你真是愚蠢。“
昆日叫喊。
“就是月宫城。”昆夜补充一点说道。
他们似是而非在冷嘲热讽地看着昆山。
“真该对你说声谢谢。”
昆夜继续冷嘲热讽,接着说道。“你可是真愚蠢。”
昆山在最后却是意外地透露了月宫,竟然泄露了一条各族的线索。
他说道:“该死的昆日,昆夜,我要告诉你,我不会在多废话了。”
“那你是要怎么样的都是要面对死神?”
昆夜装腔作势。
离人锥拔了出来,昆山仍旧感到钻心地灼热。
昆日,昆夜因为神杖的法力未停,仍旧在他们的肚腹之中,让人要屏气。
他们扑倒在地,痛苦地挣扎着,接着缓缓地翻过身。
这时,昆山已经无力地倒在地上,手中仍旧是拿着神杖。
虽然是中了两支离人锥,危急之时,飞起一脚踢落了昆日手中的暗器。
这时,他出其不意地下手,并且那人瞄准了昆夜的头,这一神杖击下,会让他立即毙命。
“等等,昆山……”
昆夜好像在一瞬间想道。
“你想说谎的时候的已经过了,现在是和你道别的时候了,可怜地昆日和昆夜兄弟。”
昆夜闭上眼睛,脑子一片混乱,极度恐惧和懊悔。
透过昏暗地光萃,昆日给了昆山重重地反击。
神杖在半空中,咔嚓声在神坛里回响。
原来神杖被离人锥击断为两截。
昆夜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迅猛地一跃,就是一头撞上了昆山的下巴,并将他撞倒在地上。
“啊呀!“
重重地响了几声。
昆山倒在地上。好像是难以动荡了。
昆夜又飞快地奔跑起来,就在不远处的地方落下了自已的那半截神杖头。
他慌忙地捡了起来,看下是否如以前一般地可以施展法力。
昆山也追赶了过来,他要扳回了败局。
确信了自已手中的神杖没有了法力后,他痛哭不已。
而昆山半空停滞不前,想到神杖已经没用,慌忙地遁法而逃走。
昆日走来,将神杖上的骷头放入了怀里,心想神杖真是不堪一击。
这时,昆夜也迅猛地跃进。
但是他这次是巧妙地避开,没被昆日撞个正着,也没被他撞倒。
想必是他还是头脑子一片昏昏沉沉,刚才的一击是他看着迷迷糊糊的影子做得最后一击。
昆日从怀中别着的离人锥又拿来,朝他打去,打在了他的的右脚上,人重重地落在地上。
“昆夜,一定是被神杖反噬,才会如此的神志不清。“
天族部落地下坟墓室里。
昆日在想,去年天族可损失惨重,伤亡了许多;
但天族魔王不愿意在镜子里得到证明。
本来精神的眼睛今晚看起来模糊呆滞,暗失光彩。
正在面前的绘画一幅,是具男子汉,强壮的身体,半赤膊上阵的样子,——而另一方面在硕大脑袋的下巴上画满着黑黑的胡茬儿,样子是狰狞地,可笑地。
蛇王詛咒:媽咪要下蛋 東方笑笑
以前,他越看越想笑出声。
因为他想画中的那个是怪物,却是当成了天族中神画之一。
自然,这也成了个天族部落地下坟墓的宝贝了,说来真是奇怪。
近日来,他总是在太阳穴周围,看着两边的黑青色的气雾显得一天比一天多。
平时,他也是正深深地思虑着那浓密的又秀又黑的头发中,是否要用上些神杖头。
不过,他一用到这种神杖头,就想到昆夜被它反噬,所以他想先找到破解之法。
而现在才会显而易见地与自已年纪老了太多,总要遮掩下黑气的地方,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戴上黑色的斗篷。
这样看起来他的头发和身份是相对衬了,更显而易见地让人看出自已是那种神出鬼没的神秘人物。
“天哪,他就是公主信上提到的神出鬼没的神秘人物。“
不过,这是一念头。
只是林峰个人这样想,他还没有告诉白玉暇,自已有一番看法。
她一直注视着青衣秀士,好像他身上的青光之气更加强盛了。
暮途墓穷日日满,何以继守夜夜难。
天梵回声响云宵,天龙飞凤舞八音。
“嗖——。”
那是一条人影,极其利落的拔身而起。
“呜呜”两声。
在龙门客栈地另一个出口处窜出个青衣汉子。
那人在夜空中宛若长空轻烟,神出鬼没。
又是一落数丈,一起而落,便自踏足到屋墙斜角。
青衣汉子却不想轻易地落在后面,转身过去,紧紧地跟着那人。
他们宛如流星,宛若箭矢般地飞身落入龙门后院中,站在了青衣秀士身旁。
四周事物仍旧是一片模糊不清的,但是他们二人却是轻松自如地穿梭在龙门客栈里。
“你到底是谁?有些神出鬼没。”
青衣秀士并没有说话,却仍旧是站着不动。
白玉暇不放松地跟随在青衣秀士的后面。
“白夫人,你是要防人吗?“
“你说呢?明眼看得出来。”
“怕我们人多势众。”
“的确良好。”
“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噢,错在哪里,说来听听。”
青衣秀士笑道:“他们并非与我同伙,来自敌国,而且是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林峰问道。
“没错,他们二人是来抓我的。”
上一页 回目录 回书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