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ssq人氣言情小說 司徒劍南-第三十三章:最後的時光看書-bkoxb

司徒劍南
小說推薦司徒劍南
司徒剑南听了陈梦影的话,无比的感动,甚至心想:我司徒剑南何德何能啊,居然能有人为我如此的付出,如此的牺牲,要不是老天有眼,恐怕,唉,小影对我的情,我将终生不忘,我一定不能辜负她对我的一片痴情,此生,此世,她便是我最值得信赖的,没有人能够替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
陈梦影返校后,因为刚开学不久便出事了,三个月未来上课,学业落下很多,半学期没有接触学业,对于一般人来说,这一学期算是白白的浪费了,而陈梦影并不是这样,她很自信,她相信自己一定能赶得上去,于是每天放学后,司徒剑南以及班上的其他同学都会替她补课,经过陈梦影坚持不懈的努力,期末考试,算是不负众望,虽然成绩不是多么的优秀,但也算得上非常好了。
正在司徒剑南和陈梦影回忆他们美好时光的时候,他们各自手中的孩子一声啼哭,将他们从深深地回忆之中拉回了现实之中。
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山东全省一年无雨,颗粒无收,灾民遍地。鉴于这种情况,康熙立即组织了一个常年的救灾指挥部,自己亲任总指挥,致远大将军刘成、军师司徒仁杰等也被悉数派往救灾,临行之前,两个儿子担心父母在家的安全,特意将飞龙留在了司徒府中。
事实证明,儿子们的担心不无道理,一天夜里,有一帮黑衣人悄悄地潜入司徒府中,司徒剑南由于年事已高,力不从心,节节败退,正在此危机关头,飞龙在现,及时的将黑衣人压制,领头的见状不妙,掉头就跑,飞龙见势追了出去。
黑衣人武功虽不是很高,但是和飞龙交起手来,自保是绰绰有余的,飞龙一路跟随,黑衣人和飞龙一边打一边说道:“我说,你为什么就抓着我不放呢?”
飞龙听黑衣人说话,不慌不忙的答曰:“不是我抓着你不放,而是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我曾立誓,凡有伤害将军或包藏祸心之人,一律诛杀”。
從無限開始征服萬界
黑衣人见状,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和飞龙厮打在一起,正在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另一黑衣人出现将其救走,但在他们逃走的时候却从身上掉落下来,恰巧被飞龙看见,捡了起来,看之大惊。
飞龙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府中,此时司徒府中已经恢复,一片寂静,飞龙急忙的朝司徒剑南房中跑去,“将军,不好了”。
“飞龙啊,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遇事要冷静,不要慌,你先去书房等我,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慢慢的说,嗯?”
“是”。
司徒剑南转身对陈梦影说道:“梦影,没事了,你先睡吧,我去看看”。
当司徒剑南来到书房的时候,飞龙正在书房之内徘徊,走来走去的坐立不安,见司徒剑南,即将从黑衣人身上掉下来之物呈了上去,“将军,请过目,这是从黑衣人身上掉下来的”。
当司徒剑南接过飞龙手中之物的时候,也不觉一惊,司徒剑南眉头紧锁,默不作声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司徒剑南开口问道:“你确定这件东西是从黑衣人的身上掉下来的?”
飞龙听到司徒剑南如此发问,立即跪地,“属下说的句句属实,觉悟半句谎话,再说,属下要真的是陷害,也没那个胆啊,还望将军,明鉴”。
“好了,你先起来吧,我并不是怀疑你,我只是有些奇怪,若真的是他,那么,他堂堂的清廷八阿哥为何想要致我于死地呢?我到底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啊”。
八阿哥府中此刻是一座一跪,坐的正是八阿哥本人,而所跪之人却是仇哲,仇哲开口道:“属下知错,不该擅自行动,丢了腰牌,属下罪该万死,请八爷治罪,属下绝无半句怨言”。
坐着的八阿哥喝了口茶说道:“行了,你起来吧,既然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可挽回的了,我不怪你,起来吧,如果这件事闹到宫里,我来顶着”。
“可是,八爷,属下……”
彪悍之旅 七號大街
“还可是什么,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杀了你,杀了你他司徒剑南就不会找我们了吗?而你就能解决问题吗?我说过了,要是皇阿玛怪罪下来,我顶着,下去吧”。
见八阿哥发火,仇哲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遵照其意愿,退了出去。走到了门口,有家奴来禀告:“启禀八爷,致远大将军军中的飞龙求见”。
刚刚踏出房间门半步的仇哲听到此话又折了回来,“爷,我去回了他”。
胤禩想了想说:“不用了,让他在大堂等候,我马上就去”。
飞龙见胤禩出来,行礼道:“给八爷请安”。
“哦,原来是飞龙将军啊,不必多礼,快快请坐,不知飞龙将军前来,有何要事啊?”
飞龙坐了下来客气道:“多谢八爷,飞龙此次前来,却有一件事,但并不是什么要紧之事。说起来,飞龙只是原物奉还而已”说着便掏出了八阿哥府中下人的腰牌。
看到飞龙拿出腰牌,仇哲显得有些激动,手握剑柄,小步上前,而胤禩不露声色的拦住了他,平静的说道:“哦,原来是我府中腰牌一副,不知飞龙将军石如何得到的呢?”
飞龙顿了顿说道:“不瞒八爷,前几日飞龙在京办事,遇到黑衣人围殴,当飞龙动起手的时候,那些鼠辈却望风而逃,地上却留下了这个”。
“哦,原来是这样,仇哲,你马上去查,对府中之人一一核查,若发现其中有飞龙将军所说之人,立刻送往县衙,不得轻饶,知道吗?”
異女修真:絕世妖凰
“是,属下遵命”。
“物既已送到,那么飞龙就先告辞了”。
飞龙按照司徒剑南的指使,将腰牌送到了八阿哥的手中,从八阿哥府中出来后就立刻回到了司徒府中,“将军,按照您的意思,腰牌以送到八阿哥手中,当时八阿哥神情淡定,不像是有事的样子,倒是他身边有个叫仇哲的人,好似有些激动”。
司徒剑南点了点头:“行了,也可能是有人存心陷害八阿哥,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不要再在任何人面前提起,知道吗?”
“是,属下遵命”。
飞龙并没有依照司徒剑南的意思到此为止,他还在明察暗访,并且还查到了仇哲的真实身份——仇彪之子,为之大惊,但却不敢张扬。
八月,朝中已将山东省全部灾民收养,从而也出现了一个奇迹:山东人民虽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天灾,却没有逃离四散,他们有粮可吃,有衣可穿,生产也迅速恢复,刘成等一干人员也陆续回朝,因康熙特批,他们回朝后就直接回了家。
刘成等人刚走到司徒府门口,刘成就被飞龙拦住,“将军,属下有要事禀告,还请将军移步道僻静之处”。
“你说什么,竟然发生了这种事情,我这就去找他,你先回去,告诉阿玛,就说我有要紧事要处理,晚点回家,让他不要担心”刘成急急地说道。
刘成听飞龙讲述了仇哲刺杀司徒剑南,自此他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早已超出刘力当初收他为义子了,于是他急冲冲的来到了八阿哥胤禩府中,想办法将仇哲叫了出来。
“如果你是来劝我不要杀司徒剑南的,那就不必开口了,请回吧,司徒剑南我是非杀不可的,这件事你就当没有发生过,你快走吧”仇哲对刘成说道。
怪胎聖妃
刘成看了看仇哲说道:“我记得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爹他当时收你为义子,确实是为了杀阿玛,可是爹临死前幡然醒悟,他已经不痛恨阿玛了,并且还要我好好的孝顺他。你怎么”。
錦上添嗣
仇哲摇了摇头:“没错,他当初就是想利用我去刺杀司徒剑南,而你,不遵从他的意愿,多次放过司徒剑南,但是我不会再像你一样了,我仍然要杀掉司徒剑南,因为我要替我爹报仇,三十多年前,就是因为他司徒剑南联合索额图擒了鳌拜,这倒也没什么,可是他却要赶尽杀绝,连鳌拜身边的每一个人都不放过,爹他当时为了救我和我娘而惨死在了司徒剑南的剑下,做了剑下亡魂,如今我也要他死,那只不过是一命抵一命罢了,你走吧,从此以后,我们各为其主,各谋其位,我们就当从来没有认识过”。
“哥,你不要再错下去了,你爹在天之灵,他也不希望你这么做啊,哥,回头吧”刘成在临走前叫了仇哲一声“哥”本想使他醒悟,但是仇哲根本就不听他的话,头也不回的进了八阿哥府中。
“少爷,老爷让你去他的书房”刘成刚一回来就有人前来传话。
刘成不知司徒剑南有何事赶紧赶了过去,到了书房还未开口,司徒剑南便道:“你去找仇哲干什么去了”司徒剑南板着脸问道,这也难怪,飞龙本来就是司徒剑南的人。
“阿玛,我,我只是去”。
“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他曾经是你的哥哥,可是现在他已经变了,三十多年前在查抄鳌拜府宅之时,仇彪他也是忠心护院,才被我误杀的,说起来,他确实是不该死,但是事已至此,又能怎么样呢?这件事你就别再管了,快去看看月儿吧,她都等你一个下午了”。
刘成不得不遵从司徒剑南的命令,只好放弃,“是,孩儿知道了,孩儿告退”。
回到房中,刘成才忽然间明白,仇哲他只不过是为父报仇,仅此而已,而自己有是保护阿玛不受到伤害,出发点不同,但都是出于一片孝心,又有哪个孩子不希望自己的父亲,平安呢?
刘成走后,坐在书房中的司徒剑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都这么长的时间了,不知道爸妈都怎么样了,当时只是一心为了找到梦影,却来到了这里,爸妈,儿子对不起你们啊”。
这时,陈梦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剑南,你就别再自责了,都是因为我,才会被困在这里而回不去,要怪,你就怪我吧”。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怪你呢,如果我不来找你,就会失去你,至于爸妈的恩情,我也只能来世再报了,你也不是离开了父母吗,我们都一样啊”。
想到这里,他们又想起了他们在现代的那些美好的时光,自陈梦影那次住院之后,司徒剑南对其更加疼爱,事事都亲力亲为,弄得陈梦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又使得周围的那些同学羡慕不已。
话说在陈梦影病情恢复的差不多时,返回学校,因为三个月没有上课,功课落下一大堆,在同学们看来她是赶不上了,但是陈梦影和司徒剑南都没有放弃,自从陈梦影一回到学校,司徒剑南就开始给她补课,很快她的成绩就有所提高。
下午放学,陈梦影提着水壶准备去打水,刚一出宿舍楼门就被司徒剑南给叫住了“站住,小影,我不是给你说过吗,你大病初愈,有些活你就不要自己来干了,好了,快,把水壶给我,你就在这儿,那也别去,我去打水,等着”说完司徒剑南就提着陈梦影的水壶打水去了。
“哎,我”。
这时陈梦影的同桌刘情从后面走了过来,“呦,那个谁,对你不错啊,连打开水这点小事都不让你去干了,这以后……,嗯,这还了得”。
“行了,你就别再那我寻开心了,自从我回到学校,他就什么都不让我去做,憋得我的手都痒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啊,我总不能整天闲着吧”陈梦影说道。
刘情看了看显得无聊的陈梦影说道:“这件事,恐怕我帮不了你的忙哦,再说了,这些都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不便插手,你就好自为之吧,行了,不说了,他来了,我走了”。
“哎,小情来干什么”司徒剑南问道。
“没什么事情啦,你整天帮我做这做那的,我都没事可做,太无聊了,剑南,这些小事,你就让我自己去做吧,不会出什么事的,好嘛,好剑南,求你了”。
司徒剑南最受不了的就是这样了,无奈,“好了,好了,我答应你,小事你去做,但是你做不了的,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你身体刚好,不要做太多的事”。
“嗯,我知道了,拜拜”陈梦影提着水壶高兴地回了宿舍。
“怎么,又给小影打水打饭去了,要我说啊,这女人可不能惯啊,不能由着她们胡来,那点小事都得你去做,那不就成了保姆了?”一回到宿舍,李波就唧唧歪歪的说个不停。
司徒剑南不耐烦的说道:“行了,行了,你就别再说了,小影她大病初愈,身子还很虚弱,你就别跟着瞎起哄了,管好你的情儿就行了,我的事啊,就不老您操心了”。
那天中午,司徒剑南和陈梦影说好,中午吃完饭要早到教室的,可是当司徒剑南来到教室的时候,失望了,不仅陈梦影没有来到教室,而且班里空无一人,别的人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司徒剑南突然想到班上今天中午有篮球赛,同学们可能都去看篮球赛去了,于是他一口气跑到了操场上。果然全班同学都在旁边为那些打比赛的加油,他看到了陈梦影,陈梦影也在那里,司徒剑南顿时特别失望,他伤心了,因为早上陈梦影信誓旦旦的答应了他中午一定早去教室听他讲题,可是现在,司徒剑南一个人回到了教室,静静地坐着发呆,一直快上课前五分钟,同学们才陆续的回到了教室。
陈梦影刚一进教室就看见了司徒剑南,才突然想到今天中午要听他讲题的,于是她便陪着笑脸走了过去,“剑南,对不起啊,我忘了,今天班上打比赛,我去看比赛了,对不起啊,都是我不好,你别生气了啊”。
我們的青春:我的青春
極道主
“好了,好了,快上课了,你先回到座位上去,我没生气,既然已经如此,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又不能让时间倒流,真的没事,回去上课吧”虽然司徒剑南已经生气,但还是心平气和的说到。
陈梦影知道司徒剑南此时的心情特别低沉,她知道他有些生气,现在不让他更生气的办法就是怪怪的听他的话回到座位上上课,其他的什么事都不要管,尽管看到司徒剑南有些生气,但她也只好听司徒剑南的话,准备上课。
下午放学,陈梦影没急着走,怪怪的留了下来听司徒剑南讲题。“剑南,今天中午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啊,好不好嘛”。
“好啦,我根本就没生你的气,我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只是以后不管你要去干什么,你可不可以提前告诉我一声,我好有个心理准备,另外也可另作安排啊,行不行啊”司徒剑南说着说着手在陈梦影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讨厌,我知道了啦”。
如此之事,多次发生,虽然司徒剑南总是不高兴,但是陈梦影总是能使得他不生气,那些日子,是他们最快乐的美好时光,但是,天意总部不随人愿,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康熙六十年(1721年),刘成、司徒云飞等的儿女也已长大成人,因为刘成的后人是个女儿,所以,康熙六十年六月,康熙封司徒云飞之子司徒仁杰为大清朝的抚远大将军,这将预示着,康熙在灭敌上要以抚慰为主,剿灭次之。到康熙六十一年六月,仅仅一年的时间,司徒仁杰、张赫等已经建功立业,名扬天下。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初,康熙的生命已经到了弥留之际,头脑糊涂,因此有奸人趁机向康熙进言,说抚远大将军司徒仁杰有造反之嫌,企图匡复大明王朝,康熙本来头脑已经糊涂,听此话后,立即颁下圣旨,将司徒剑南一家,诛灭九族,因司徒剑南女儿司徒云雪、司徒云月以及刘成之女刘云已经嫁为**,康熙念司徒家有司徒勇、司徒剑南、刘成三代名将,更有抚远大将军司徒仁杰等忠烈之将,所以,康熙另行下旨赦免司徒云雪、司徒云月、刘云。
“剑南”。
“梦影,不要难过,也不要难过,人总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我司徒剑南自来到这大清朝,当上了大将军,助他擒鳌拜、平三藩,等等等等,一切的丰功伟绩,而且还为他培养出了成儿、仁杰两位大将军,我这一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如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只恨,我只恨自己不能保全自己的阿玛,额娘,妻子,儿子,孙儿,妹妹,外甥啊”司徒剑南对陈梦影说道。
陈梦影听了司徒剑南之语,更加的伤心:“是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想我们夫妻阴差阳错的来到了这陌生的大清朝,为他大清,为他康熙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啊,现如今,他却要灭我九族,真是天理难容啊”陈梦影振振有词的说道。
“叫他们进来吧”
司徒剑南看到站在屋子里的数名亲人,泪流满面,“刘成,司徒云飞啊”。
“孩儿在”
“是阿玛害了你们啊”司徒剑南道。
“不,阿玛,这不是你的错”司徒云飞和刘成齐声道。
司徒剑南牵着陈梦影的手说道:“梦影,这么多年了,终于可以见到父母了”。陈梦影笑了笑。
總裁的重生小影後
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十八日,依康熙圣旨灭司徒剑南九族,康熙成妃,不堪打击,自杀随姐姐陈梦影。两日后,即康熙六十一年十二月二十日,康熙皇帝爱新觉罗玄烨,驾崩。
雍正元年(1723年),雍正得七弟胤祐上奏,捉拿反贼八阿哥胤禩,仇哲,为司徒一家平反昭雪,诏示天下。
獨愛驕陽 蘋果女孩兒
“小影,你准备一下,这个周末,我带你回家见我的父母,然后我们商法的父母再约个合适的时间,订婚,你说好不好啊”陪陈梦影逛街的司徒剑南突然说道。
陈梦影害羞的说道:“讨厌啦,人家才二十五岁啊,还不想嫁人呢”。
司徒剑南听到陈梦影这样说,一阵大笑:“什么才二十五岁啊,你看看你,再不结婚都成了剩女了,要不是我这么多年在你身边一直守着你,看你这人还行,想娶你,要不然啊,我看还有人娶你吗”。
“啊,你又拿我开玩笑了,这么多年来在我身边,我看你是怕我被别人抢去吧,啊”陈梦影笑着说道。
“那你到底愿不愿意嫁给我啊”。
“讨厌啦!”
<完>
小说《刀剑群侠》正在热创中,敬请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