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te3d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數風流人物-己字卷 第二十五節 選屋看書-evfrw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早就听岫烟妹妹说姐姐要来,要我说还不如就住红香圃或者蔷薇院,也能挨得我们近些,平日里姐妹几个也能多聚聚,冯大哥做出来的那个新奇玩意儿,现在大家都喜欢玩,都没有人玩马吊了,……”宝钗浅笑隐隐,上前牵着妙玉的手道:“栊翠庵委实远了一些,也冷清了一些。”
见对方语出至诚,妙玉也有些感动,犹疑了一下才道:“多谢妹妹关心,我还没有想好,……”
也没说是没想好进园子,还是要在栊翠庵呆着,宝钗却以为对方真的意动,赶紧又道:“那敢情好,若是姐姐愿意住红香圃或者蔷薇院,便正好和我这个妹妹挨着,若是嫌红香圃或者蔷薇院富丽了一些,也可以选榆荫堂,那里素淡静雅,和四妹妹的暖香坞比邻而居,她也是一个素来爱清静的性子,……”
偽紳士 米包
面对对方的热情,妙玉真的有点儿局促。
她还没拿定主意进不进园子,但是今儿个进来转了一圈,的确让她很心动。
且不说栊翠庵位置很好,摆设物件都是十分精致,而且独居那一处山坳中,和其他别处都是有一定距离,这也是她最喜欢的。
至于宝钗所说挨着几个姐妹们更近,恰恰是她不愿意的。
“多谢妹妹好意,……”妙玉点点头,倒是邢岫烟看出了妙玉的尴尬,赶紧插话,“宝琴妹妹可是选好了在红香圃还是蔷薇院?这会子宝姐姐可是要和琴妹妹一块儿过去?”
“嗯,宝琴还没有去看过ꓹ 我正说带她去看看,前日里都和老祖宗与姨母说过了ꓹ 便说就是红香圃、蔷薇院和榆荫堂还有几处院落,……”宝钗含笑道。
“其实还有凹晶溪馆也不错,……”岫烟忍不住道。
红香圃、蔷薇院以及榆荫堂都是几处比较小的院子ꓹ 像榆荫堂更是只有一处用花树围起来的小院,连正经八百围墙都没有ꓹ 但凹晶溪馆就不一样了,不但临水而居ꓹ 正对沁芳闸桥ꓹ 而且紧邻着省亲别墅正院,规模也大,成凹字型的馆阁正好处于深入溪塘的一处宽阔陆地上,便是容纳二三十人也绰绰有余。
欣生 消失的明天
“妹妹说差了,凹晶溪馆太奢靡了,宝琴如何受得起?”宝钗摇头,“先前说起让宝玉住ꓹ 姨父都说年纪轻轻住那里于己无益,倒是寻常姐妹们若是能结社聚会ꓹ 那里却是一个好去处。”
其实话一出口岫烟也知道自己说差了ꓹ 凹晶溪馆的确不适合姑娘们住ꓹ 太过华丽堂皇ꓹ 若是宝玉住倒是勉强说得过去,宝玉不住ꓹ 其他姑娘们便都不合适了。
“也是ꓹ 红香圃和蔷薇院挨着姐妹们更近ꓹ 更显热闹。”岫烟也点头称是。
“既然岫烟妹妹是陪妙玉姐姐看一圈儿,那不如一道?正好可以沿着这边走一圈儿ꓹ 估计其他几位姐妹都应该在吧。”宝钗笑着道:“我也好让宝琴认识一下各位各位姐妹。”
“琴妹妹一来,怕就是姐妹们里边最小的吧,不知道和惜春妹妹谁年龄大一些?”邢岫烟看着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宝琴,还以为对方有些认生,但看对方眉目间的灵动英气,却又不像。
“宝琴要大一些,这个月她便要满十四岁了,四妹妹却要十月间去了才满十四岁,宝琴要大半岁。”宝钗解释道。
“琴妹妹也是四月间生日?”邢岫烟笑了起来,“不知道是哪一日?”
“哦?姐姐也是四月生日?”宝琴终于答话了,目光里多了几分好奇,“小妹是四月十八,……”
天域武神 花羽少
“喔,我是四月十九,相差只是一日呢。”邢岫烟也有些高兴,“不过我却是满十六,妹妹是满十四,……”
这一说似乎一下子就拉近了双方的距离,宝琴似乎也变得开朗活泼了许多,和岫烟、妙玉说起话来。
宝钗心中稍安。
从宝琴一行人来京里见了自己母亲和兄长之后,宝钗就一直觉得婶婶、蝌哥儿和宝琴怕是有什么心事。
先前还以为是蝌哥儿年龄不小了,婶婶担心蝌哥儿的亲事还没有着落,便宽慰对方,京师城中俊彦子弟甚多,定能给蝌哥儿物色到一个合适的,但是后来见婶婶和蝌哥儿都提不起精神,便知道只怕是宝琴这边儿出了什么意外。
只是冯紫英这两日因为吏部即将根据永隆五年这一批进士观政表现要下发公文安排职务了,所以也有些忙碌,便没有过来,关于梅家那边究竟有什么事儿,也还没有消息回来。
不过见宝琴却也能沉得住气,宝钗也甚是佩服。
紅顏刻骨,總裁畫地為牢
自己这个堂妹自小便跟着叔父走南闯北,经历见识都不少,性子也是一个干练爽利却又周密精细的,连宝钗都很佩服,能让她心神不宁的,只怕也只有她自己的婚事了。
许多人都说宝琴许给梅翰林儿子为妻是薛家二房做下的一笔最好买卖,但是宝钗却不以为然,是老爹是翰林,又不是本人是翰林,而且还是庶子,更为关键的此人风评也不是很好,这让宝钗很有些为宝琴惋惜。
想到自己未来夫婿却早已经是翰林,如今却要从翰林院出来走上更为广阔的仕途,宝钗心中就没来由的一阵甜蜜,当然也还有一些担心。
她最担心的就是一旦随着冯郎外放为官与二房复爵兼祧之事一起出来,只怕京师城中又会有无数高门望族觊觎冯郎。
虽说是兼祧,但是冯郎才华名声在京师在北地甚至在整个大周士林中都实在太盛了,看看沈家对兼祧长房婚事如此满意,就知道这些士林文官们对这等名声的看重。
虽然冯郎言之凿凿,说得十分肯定,但是宝钗却自己知道,只怕段氏那边肯定会有其他想法,在很多人心目中,薛家的确不是段家最好的良配。
想到这里,宝钗也忍不住一阵心紧,只是这等情形下她却只能静候,只能相信冯郎必不负自己。
宝琴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婚事却又勾起了堂姐的心事,让自己堂姐一时间都为之走神,却还和邢岫烟、妙玉二人说着话,倒是邢岫烟是个精细人,看出了一些端倪。
先前这位宝琴姑娘似乎有些心事重重的样子,好不容易说着话,似乎暂时丢开了心事,怎么这位宝姐姐却又有些走神,明显也是有着什么心事一般,今儿个这薛家这两位却是怎么一回事?
往日这位宝姑娘可不像这样,任何时候都是云淡风轻气定神闲的模样。
四人一路行来,走过折带朱栏板桥,便进入这西北角的山峦。
一条盘山曲径绕山而上,在半山拦腰分道一条可直上山巅,当然这山巅也不过就是二三十米一处土丘顶罢了,原本是一荒山丘,后来要建这大观园,这才将其一并包揽进来,就着原本有些的杂木林,重新进行了规划,新辟了两条石板小径,倒也多了几分幽雅僻静。
盘山而过,然后下山,也不过就是数十丈,但是却感觉到了扑面而来的生机绿意。
两边山坡灌木修剪整齐,草木繁盛,石板小径蜿蜒而行。
又突上一坡坎,原来是一座小拱桥,沁芳溪从拱桥下潺潺而过,偶尔有几尾金鱼在溪边驻留,给幽绿清澈的溪流带来几分金红暖意,让人心旷神怡。
轉角遇見真愛 冷夢枕
修真吧少年
过了拱桥而下,便见到一片低矮的芭蕉林,“这里边是芭蕉坞了。”
宝钗终于收拾回来心神,淡然道:“芭蕉坞紧挨着的那处小院便是蔷薇院,再过去的那几处廊瓦遮掩在林中的便是红香圃,宝琴和妙玉姐姐其实都可以选这里。”
宝琴看了一眼,蔷薇院明显要小一些,但是自家就一个人,而且这里距离姐姐的蘅芜苑更近,从这里遥望溪对面,不过几丈就是姐姐的蘅芜苑,“姐姐,我便选这里就是了,小巧清静,甚合小妹心意。”
邢岫烟和妙玉也都微微颔首,这一处的确精致,一行人便进去看了一番,正房三间,两边还各有两间厢房,小巧别致的院子,院门一开,便是蔷薇枝叶,花开之季,便是馥郁扑鼻。
赞叹一番,四女便又穿过蔷薇院向南,一处造型古雅的木棚练着曲折的回廊辗转向东,不过十余丈便是一处脸面屋舍,墙面丹红,外映桃树,更有一个秋千架和面积不小的花圃,内里多种芍药花,兼有一些其他花种,倒是妍丽。
“这里便是红香圃了。”宝钗看着岫烟,“妙玉姐姐,此处如何?若是喜欢,便可告知老祖宗和太太们,……”
妙玉也知晓这一处显然要比前面蔷薇院更大气宽敞,周遭环境也更优美,连连摇头:“妹妹,我性子素来清淡,不适合此处,倒是宝琴妹妹亦可选这里。”
宝琴也笑了起来,“若是姐姐喜欢蔷薇院,妹妹便选前面榆荫堂亦可,这红香圃如妙玉姐姐所说,地方自然是好地方,两边都是花树,只是大了一些,小妹一个人可不好住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