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kw6都市小说 《大唐首席女婿》-第一百六十一章 請俘虜喝酒是個什麼套路展示-9h40y

大唐首席女婿
小說推薦大唐首席女婿
剑圣出手,例无虚发。
裴旻不但剑术通神,箭术也不错……比突厥游骑还强!
他的马背上,赫然绑着一个狼狈不堪的人,以同样狼狈不堪的姿态撅着屁股,可惜是个大男人,毫无美感。
然而屁股上那只箭却极有艺术性,就钉在两瓣之间,估计这倒霉的俘虏以后每上一次茅厕就会狠狠诅咒裴旻一次。
萌愛校草:愛我吧,王子大人 夜海林
庶女鬼醫:腹黑太子心尖寵
前提是,他还能活着的话。
“逃跑的一共二十七人,挺能跑的,没能全抓活的,费了点功夫。”
裴旻汇报战绩,吩咐随从将马背上的俘虏和人头扔了下来。
“行吧,虽然活人更赚钱,不过人头有保底也不错……咦,你谁,抬起头来看哥看看?”
猛然发现了俘虏中那熟悉的面孔,李冉顿时来了兴趣。
“咳,咳,仙师,是我。”
阿史那却云已经极力缩着脖子不让自己被发现,可惜他骚包的姿态想不引起注意都难,尴尬的扑在地上,比起屁股上的疼痛,心中的恐慌更甚。
穿越尋俠記
成为俘虏什么的,从来没考虑过。
“哈哈,原来是我的老朋友,怎么,这大年还没到,你就带着小伙伴到大唐来给我拜个早年不成?”
话里有话,小恶魔似的笑容令阿史那却云菊花一紧。
“别,别杀我,我是被逼的。”
“我知道,你还不至于蠢到直接踏进陷阱,况且战斗开始前就闪人了,很符合你的风格。”
李冉重重点头,相信他没撒谎。
那次秀肌肉非常成功,作为第一目击者,阿史那却云对大唐实力绝对有最直观的认识,没理由如此莽。
然而谁说的从犯就可以免除处罚?
得狠狠‘教育’这小子……李冉的恶魔笑容丝毫未减,反而越来越浓了。
“起来呗,趴在地上干什么,咱们是老朋友了,你有优待,去,给他弄一辆手推矿车,地上凉。”
李冉贴心的吩咐令阿史那却云心中一暖,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么温柔的做派,善人啊。
“咱们回驻地好好聊聊,把你回突厥后的事说说呗,长夜漫漫,配着一壶好酒,正好打发时间。”
然而下一秒钟阿史那却云便知道自己终究错付了……李冉还是那个李冉,扮猪吃虎的笑面老虎。
这才午时不到,他竟然说了‘长夜漫漫’,难道要拷问自己一晚上不成?
阿史那却云猜对了一半。
李冉的确在‘拷问’他,然而不是用皮鞭和蜡烛,而是……酒。
这顿酒大概是阿史那却云生平吃得最多的一次。
从午时刚过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拂晓时分,喝得他晕乎晕乎,差点连屁股上的箭头都忘了拔出来。
足足十个时辰,李冉翻来覆去问的那些问题足够让他崩溃。
起初还遮遮掩掩,到了子时以后简直如竹筒到篓子恨不得连自己老婆底裤的颜色都交代了,只求让好好睡一觉。
情报足足记录了七页纸,非常详实,让李冉对于突厥内部有了最直观的认识。
“冉兄弟,你一夜未睡,要不先休息着?”
穿越異世做神王 月裏風
裴旻作为侍卫,亲眼目睹了李冉如何从一个汉子口中兵不血刃的问出了那么多料,这种另类的审问手段佩服得五体投地。
有空了,一定得讨教讨教,叫什么重复询问法,有意思极了。
“不用,我不累,那厮喝酒我喝咖啡,正上头呢。”
李冉精神亢奋,不厌其烦的翻阅着情报,要把阿史那却云提供的消息理出一条线,以最快的速度报给老丈人知晓。
突厥人的内部,矛盾重重!
简单来说,现任可汗快压不住场子了……和武则天一样,他也到了退休的年龄,底下的黄金贵族子孙们各个蠢蠢欲动。
再加上这个冬天格外寒冷,草原的青草枯萎极快,无法养活各个部落的牛羊,牛羊吃不饱,游牧民自然也吃不饱。
所以南下掠夺几乎是唯一选项,与大唐秀不秀肌肉无关,如同扑火的飞蛾,觅食本能了而已。
当然,秀肌肉的动作并不是没有成效,否则现在入侵大唐领土的,就不是小股游骑,而是大批的突厥军队!
“突厥人几十年前被太宗高宗打歇菜了后,偃旗息鼓这么久,实力恢复了不少,武皇后期又疏于对边塞治理,妥妥养匪为患,这次南下的掠夺的游骑,陆陆续续数量会达到万余人,不亚于一场中等规模的战役,这群匪类行踪不定,抢完一个地方就会去下一个,不单是河东道,河北道甚至陇右道,都可能出现他们的身影,一味防御不是办法,要想保境安民,得从源头上入手解决他们。”
咖啡非常提智商,李冉思路异常清晰,不但找到了矛盾根源,也找到了矛盾的解决办法。
洪荒修聖 軒影九變
妖狐重生 回憶薔薇
非常大胆而富有想象力。
突厥人南下抢劫?
神鬼女友 三前三後
那为什么大唐的军队不能北上扫荡?
裴旻看着他的文书,对这天才般的创意只有两个字评价。
“没用。”
为了增加说服力,裴旻甚至脱了半边袖子……莫非,想诱惑哥?
他的胳膊上,有一处早已愈合的伤口。
“突厥人弄的,被六七个人包围着,那时我武艺还未成,总算侥幸逃脱。”
裴旻穿好了衣服,肃然道,“这些人从小在马背上长大,北方的草原是最适合他们的战场,我们大唐的军队装备远比他们精良,训练也更加有素,但战果却往往不尽如人意,根源就在于此……比起武艺和团队作战,在草原上,骑术和马才是最大的优势!”
“况且茫茫草原,没人比游牧民更加清楚地形,你想跟他们真刀真枪干一场,他们却绝对不会跟你来硬的,会骚扰你,把你弄疲惫后,再一刀一刀消磨你的战斗意志,如同狼的作战方式!”
推心置腹的好意,李冉只笑笑。
他并不反驳裴旻的意见,毕竟这哥们一片好心,说的话也是对的。
但多了千年阅历的他,又怎么会连如此浅显的道理都看不明白?
錯愛鉆石男 南歌
“谁告诉你,扫荡一定要用刀子的……”
李冉只一句淡淡的反问,便让喋喋不休的裴旻瞬间哑火。
“成吉思汗用事实证明了,要臣服一个民族,刀子是没用的,顶多管个几十年而已,民族同化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当然,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总之你明白一个道理即可,被动防御远远没有主动出击来的有效。”
“况且现在与武三思刚刚叛乱时情况又不同,吐蕃那边没有动静,只单纯应付突厥一边,大唐可以动用的棋子就多了,这是外因,而我老丈人已经坐稳了皇位,平顺完成权利交接,咱们大唐内部权利架构稳定,处于上升期,正好可以用一次规模不大的军事行动来提升君臣凝聚力。”
显然李冉的思维站在了更高的层次上。
战斗的目的可以不单单是为了消灭敌人,也是用来发展和壮大自己的一种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