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bwm優秀都市小說 摺子戲 ptt-第六章 朋友相伴-8xo7y

摺子戲
小說推薦摺子戲
那天起,所有的教室,找不到穆的踪影。
穆只是呆在房间里,听歌,反复放的是黄阅的《折子戏》。窗外的一切,如此突兀,心痛却是真真切切的,思念就这样无边无际的穿梭往来。
每顿饭都是米罗打上来的。穆吃得很少,但是不饿。米罗说,穆,你每天都在,我却觉得这里毫无生气。
是的,毫无生气,薄凉的四壁,有时候穆会问自己,是不是太过敏感,是不是不该逃避。其实无论生活给了你什么,都该去面对,它根本不会听你的理论。敏感永远无处投递,唯一的作用就是加重煎熬,可穆无法停止思考。
几天下来,突然想起这段时间都没开游戏。像要去确认什么似的,穆打开游戏时甚至有些激动,电脑界面闪烁着不同层次的色彩。
穆点击着跑去以前练级去的凤穴的最顶端。虽然过了一百级后,再去凤穴砍怪是得不到经验的,但穆依旧常去那里,因为最高处有穆梦寐以求的宁静。穆很喜欢,这块地方吻合了他的频率,可以用来忘却日夜混沌的幻像。
一出籃球一出戲
也许游戏本来就是穆和沙加紧密相连的关键。跑上凤穴后,穆的眼睛定住了。酒肉和尚正坐在凤穴的镇珠前,很认真的盯着这棵普通的珠子,仿佛面前的东西可以给他带来肤浅的心旷神诒。穆的心“咯噔”了下,也许沙加一直守在着……
[酒肉和尚]:来了?
[浪味仙]:恩
偷朵狼王來調戲 漣宮主
[酒肉和尚]:怎么不来上课,一直都让米罗答到,早晚会被老师发现。
[浪味仙]:。。。。。。
一阵抑郁的沉默,火红的凤穴似乎夹带了幽暗的因素。
[酒肉和尚]:那天的事……把它忘记,好么?
[浪味仙]:恩
欲妖 天生狂道
霸吻小小寵兒的唇 夏曦夕
[酒肉和尚]:明天的课来上课吧?
[浪味仙]:来
穆开始明白,这个世上,有的人,会让你终身神往,却永远不能靠近。沉默,悲伤,灰暗,心底有泪划过,却一下子变得清澈起来。大彻大误后死灰复燃。
[浪味仙]:那我下了。
逃避,转身,离开,下线。音响发出低闷的喘息,空气流动得异常笨拙,有挥散不去的食物腐臭味,键盘粗造得刮疼穆的手指尖,可穆仍旧是打开QQ,和年岁聊天,约他出来。去论坛,发贴,不停邀请着网友们。
爱在寂寞中沉沦,终因孤独而漂泊。
穿越之我的調皮王妃
穆开始去上课,然后大段大段的时间游荡在外,与不同的网友见面。穆的美丽让很多GAY愿意陪他疯陪他玩,不为爱情,只因寂寞。
没人比GAY更懂GAY的悲哀。穆觉得,人怎么生活是自己的事,不去伤害别人就好,可为何阳光下却容不得GAY的存在?穆开始怀疑,到底是GAY的放纵导致了社会的排挤,还是社会的不理解造就了堕落?也许是相辅相承吧。
没有为什么,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公平。反正已经被正常人看作“怪物”,每天上演着普通人无法理解的悲欢离和,在所谓的善良的叹息中堕落。同样的爱情,在同样的看客的眼中,竟然可以截然不同。美好的东西在同性世界里就只能是丑陋。
我的老婆是狐仙 聶小龍
真是可笑!
穆的变化太巨大,米罗很快就感觉到了。
面对米罗的一再质问,穆一向回答的泰然,“和朋友出去玩,逛街,没什么不对。”
爱情是个美丽的东西,可穆讨厌它,越讨厌就越渴望。因为得不到而讨厌,因为得不到而渴望。
终有天,穆回来后脸很白,不是以往的清秀好看的白,而是疼痛难受过后的凄凉的白。他躺在床上,一整天。
晚上,米罗推开穆的房门,看着穆,气急败坏得吼道:“你,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
“没?那怎么一整晚不回来,回来就睡??!你是不是和你的网友……?”
“是又如何?我没事的……”
“怎么没事?你和网友做那种事?!……发热了?去医院了么?”米罗摸了穆得额头,问得关切。
“恩,你很好奇么?”穆身体一颤,握紧了被角,感受棉质布料传递来的些许安心,这是穆第一次无礼顶撞别人的问话。
“得!我米罗关心兄弟,就落个打听隐私的名声。”
米罗是真的生气了,气得无话可说,站起身,想把门猛得摔上,可最后还是选择了轻轻的掩带上。
初秋的空气潮湿,潮湿中带着清新,穆躺得无聊,空闲了很久,突然非常想吃些东西。本想拖着还疼痛热烧的身体去买点可以充饥的,爬起来,一眼就瞧见桌上的食物和米罗留下的字条:“不舒服就别来上课了,你的课,我会帮你带到的。”
泪就那么**裸得掉落。多久没哭,即使爱到如此心疼都没有出现过的眼泪。爱情让人燃烧,但对穆而言很奢侈,奢华过后就只有难过和麻木,友情却有着塌实的温暖。
食物还有些温度,穆端在手心,感到湿热。饭菜飘着特有的清香,对饿了的人来说,这是最美的味道,味觉伴随着食欲从沉睡中被唤醒。
躺了两天,穆还是混混沉沉,反正翘课已经是种习惯。穆干脆继续赖在床上,这么躺着,思维就能不再跳跃……
電梯死忌
有人敲门,开了门,出现在那里的是沙加。沙加只是那么站着,可穆却觉得沙加是徘徊了徐久才敲的门,这种感觉强烈而真实。穆在想自己是不是该表示些什么,是不是该说欢迎,是不是该问他来干什么。可是穆选择了沉默,并非尴尬,真的只剩空白。
毒舌萌寶彪悍媽 花嫁衣
沙加停顿一会,终究先开了口:“怎么又不来上课了?”
穆继续沉默着,突然觉得沉默是件很轻巧的事,甚至开始享受沙加的尴尬。
法醫嬌妻:老公,驗麽
“你病了么?”
穆不能否认,听着沙加的询问,他的心里开始浮出一丝丝感动。
“穆,我们还是好朋友,好兄弟么?”
穆顿时崩溃,狠狠得点了点头。
一晚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多时间穆选择了沉默,气氛不很融洽,却有一个声音同时在两人心里笃定道:起码我和他还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