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vxj6精品都市言情 禁區之狐 林海聽濤-第九十四章 閃星球迷推薦-1rvrc

禁區之狐
小說推薦禁區之狐
在赛前一天,大顺金箭头的球员们被队长柴顺和副队长毛军正召集起来,在柴顺的房间开了一个会。
“把大家叫来,是因为最近的气氛有些不太正常。所以在赛前和大家说两句。我知道最近外面在讨论什么问题,我还是那个态度——王指导的事情和咱们没关系。”柴顺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不希望因为教练的私事影响到了球队的成绩。我不知道你们对王指导的事情持什么看法……”
他说到这里,还专门瞥了一眼靳勇。
当初靳勇是唯一一个在更衣室里直接说他觉得王献科是真能做出那种事情来的人,由此可见,他对王献科可能是有些不满的。
“那些私人看法和接下来的比赛没关系。我相信只要我们专心致志投入到比赛中,全力以赴,我们是可以击败对手的。难道你们中就没有人想要复仇吗?上赛季他们在这里击败我们,抢走了本该属于我们的足协杯。现在亚冠让我们又聚到了一起,并且还是这座球场,绝好的复仇机会啊!我不相信你们觉得上赛季输掉足协杯冠军,是无所谓的。”
卞厉举起手说道:“柴队,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我很不爽。输给中甲球队之后,咱们被嘲笑了多久?老实说,这次亚冠八分之一决赛能够遇到闪星,我还挺高兴的……他们当初正是依靠赢了我们才获得亚冠参赛资格的,现在就由我们来把他们送回家,也算是给他们送终了!”
冒牌大神 天草
他“送终”的说法引起了房间中不少人的笑声。
靳勇在笑声中很严肃地说道:“柴队你放心,我们都是拎得清的。外面怎么传是他们的事儿,我们击败闪星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我们自己。”
其他人也纷纷表态,大致意思也都一样。
那就是全力以赴,抛开场外因素,在闪星的主场,向他们复仇。
对于这些曾经拿到过联赛冠军的金箭头球员们来说,虽然目前在联赛排名中,闪星比他们高,但他们并不认为那是因为闪星比他们强,而只是因为球队的选择不同而已。
闪星平均年龄小,体力充沛,自然可以在两条战线上都保持一定竞争力。所以他们在联赛中排名第五的同时,还能在亚冠小组赛中出线。
而金箭头则是因为平均年龄大,体力应付不过来,只能无奈放弃联赛,专攻亚冠。于是他们就在亚冠中成功拿到了小组第一。
看看他们在亚冠小组赛中的那些胜利,如果实力不够强,能够拿到小组第一吗?
要知道亚冠比赛的水平可是要比中超联赛更高的,能够在亚冠小组赛拿到第一的球队ꓹ 没道理在中超反而踢不好。如果成绩不尽如人意,那肯定是因为在中超中有所保留。
似乎也是为了证明这一点ꓹ 在亚冠小组赛结束之后,金箭头立刻就在联赛中迎来了两连胜。直到接下来要打亚冠八分之一决赛了,他们才又恢复到了之前那种放弃联赛的节奏中ꓹ 导致在客场输给了首都腾龙。
可以说,如果不是为了在亚冠中有所突破的话ꓹ 专攻国内联赛,金箭头球员们觉得他们目前最起码应该在联赛前四ꓹ 而不是在目前第八的位置上。
他们在亚冠小组赛期间丢了太多的联赛积分。
不过无所谓了ꓹ 打完这两场亚冠八分之一决赛制后,再有亚冠比赛,要等到八月底,这中间全都是联赛。大顺金箭头有的是机会向世人证明,他们只是偶尔在联赛中打了个盹,当他们再次醒来,必将令整个中国足坛震动!
※※※
位于锦城北三环外的省体育中心足球场外有面积巨大的停车场ꓹ 但从下午四点钟开始,停车场门口就已经开始排队了。
着急的司机们完全不顾市区里禁止鸣笛的规矩ꓹ 把喇叭按得山响。
“不许插队啊!”
“别!别个锤子啊别!老老实实后面排着去!”
停车场仅仅是今天省体育中心热闹非凡的一个缩影。
巨大的人潮从距离最近的地铁出口涌出来ꓹ 向体育场汇聚。
在体育场还没有开门之前ꓹ 球迷们便聚集在广场上ꓹ 展示着他们的横幅、旗帜、海报。
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和自媒体,穿梭其间ꓹ 采访他们ꓹ 或者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们框进镜头。
王珊珊刚刚结束完对几个年轻球迷的采访ꓹ 望着汹涌的人潮感慨道:“我上次来这里报道足协杯决赛,可也没这么多人……我觉得这里面很多人恐怕都是没有球票的。”
她这么说的时候ꓹ 在她和摄像师旁边不远处,就有好几个人举着“求票”的牌子向那些路过的人投去求助的目光。
“原因你不是知道吗?”摄像师开玩笑道,“那条劲爆的新闻还是你给曝出来的。”
王珊珊皱起眉头:“我当时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得那么大,一直持续到了这个赛季……事情变成这样,恐怕很难善了了……诶,小张,你觉得,胡莱能够兑现他的目标吗?”
“我希望他能,但我觉得不太可能。关键在于他之前把话说太满了,要是一场比赛的胜利还好说,以闪星目前的实力,真的拼尽全力,赢金箭头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毕竟他们当时中甲的时候都赢过嘛,虽然当时金箭头稍微有些轻敌……但要想连续三场都赢,就不可能了。”摄像师小张显然也是一个资深球迷,趁着不用工作的时候,他对着自己的搭档侃侃而谈。“而只要有一场没赢下来,胡莱赛前吹的牛皮可就算破了。”
王珊珊有不同意见:“怎么能算是破了呢?他说的是见王献科一次打一次,可也没说这个打的意思是赢球啊?我觉得他的意思是进球,只要他能在这三场比赛中都有进球,那么不管最后结果是什么,就算是他兑现了诺言。”
摄像师小张摇着头反驳道:“如果只是进球,却赢不了球,又怎么能算是打了王献科呢?最后的胜利者还是王献科,这算是哪门子的复仇?所以我觉得胡莱的意思一定是要赢王献科。但连赢三场,我认为闪星很难做到……”
被同事这么一说,王珊珊颦眉撇嘴。平心而论,她也觉得自己的摄像师说的没错。足球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哪怕你在比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但最后没有赢,在很多人眼中你就是一个失败者,尤其是对于那些敌视胡莱的人来说,他们才不会管什么“虽败犹荣”呢,他们只知道你输了球,只认结果。
但如果就这样输给那个王献科的话,实在是让人不爽。
“……所以说还是胡莱太年轻了,一时冲动说出了那样的狠话……说的时候很帅,但说完要想一想,怎么兑现?现在所有人可都盯着你呢。要连赢三次金箭头,谈何容易?”
王珊珊听见下张这番话,脸上郁闷的神情更盛了。
见状,小张连忙闭嘴不谈。
玄天九變 林又加
其实他也是支持胡莱的,但一时没忍住,站在客观的角度谈了谈这件事情。他知道王珊珊肯定不喜欢听,不喜欢听那就不谈了,没必要刺激她。
等到现实的比赛结果摆在她面前,她应该就会接受了。
“继续干活吧。”他提醒王珊珊,正对面走来了两个吵吵闹闹的男女,和周遭那些球迷的画风都不一样,他们穿着非常普通的日常服装,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和闪星有关的要素。
王珊珊也注意到了这对中年男女,决定上去采访他们。
※※※
“不是说逛街的吗?干嘛这么早就跑来了?连晚饭都没吃,来这么早干嘛啊?”胡立新一边走一边对妻子谢兰抱怨着。
“晚饭我不是买了面包吗?咱们就在看台上当晚餐吃了。”谢兰提起手里的无纺布袋。
“一个面包就打发了?比赛可是七点半开始,来这么早也是等着,你看大门都还没开呢。”
“哎呀,这不是怕有人占我们位置吗?”
重生之競技天才 救贖小艾
“对号入座,占什么位置?”
“高铁也是对号入座,不一样有人不要脸地霸占别人位置不让。前段时间不就有一个占了别人位置不让的人被曝光了吗?叫什么来着……孙子……哦,孙赫!丢人丢到全国去了……”谢兰一边走一边说,“你看这场比赛人这么多,我买的是好位置,我就怕被人给瞧上了。到时候死皮赖脸地就要在我们位置上,我们怎么办?我是来看球的,不是来和那些瓜批斗气的。呃……”
她这话刚说完,就看到前方一个长相甜美的年轻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手里拿着话筒,表情有些尴尬地看着她。
盛世獨寵,侯門毒妻
显然她刚才对丈夫的话都被这位记者听见了,于是她也尴尬起来。
王珊珊一凑上来,就听到“瓜批”两个字,虽然是方言,但她也还是听懂了意思。
“有什么事儿吗?”还好谢兰反应快,她的目光还瞥向这个年轻女孩子手里拿着的话筒,心想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都被录进去了……
“啊,是这样的,我是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的记者,我叫王珊珊。正在做赛前的随机采访,请问我可以采访你们二位吗?”王珊珊脸上重新出现她招牌式的笑容,让人看了心旷神怡。
但谢兰却很警惕:“这个……现场直播吗?”
她还在担心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都被全国观众听到了,那样她也丢人丢到全国去了……
“没有没有,我们要征得你们同意,才能把信号传回到后方去。”王珊珊解释道。
“哦……”谢兰长出了口气,然后点头,“没问题,你采访吧!”
胡立新在旁边想说什么,但看到妻子答应的如此干脆,他张了张嘴,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把头低了下来。
征得同意之后,王珊珊示意摄像师先准备好,这才拿着话筒开始了工作。她首先问道:“请问两位是闪星的球迷吗?”
“是的。专门来看这场比赛的,看我呃……胡莱怎么暴打王献科的!”谢兰说顺嘴了,差点把真实身份说了出来。
王珊珊觉得这个阿姨说话好有趣,抿嘴笑着继续问:“现在有一种说法,说闪星必须击败金箭头,胡莱才能算是兑现了他所做的承诺。但闪星不可能连续三场都赢下金箭头……”
摄像师小张扛着摄像机不好做动作,只能偷偷翻了个白眼。
这王珊珊还挺记仇……
镜头中的谢兰皱起眉头:“谁说的?”
摄像师在心里默默道:我说的……
“当初闪星还是中甲球队的时候,所有人也都说我们赢不了金箭头,拿不到足协杯呢。结果呢?闪星刚刚升上中超,超级杯打中超冠军,大家也都说我们赢不了,参与就是胜利。结果呢?”谢兰一脸不忿地,对着镜头发出连番质问。
这让摄像师有一种错觉,这个阿姨是在质问自己……
都市牛郎 瓏女
妾身妖嬈 姝沐
“说这话的人一定不了解闪星。我觉得这支球队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他们总能创造奇迹,从中甲到中超,从足协杯到亚冠……况且有我呃……胡莱在,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谢兰双手叉腰,豪气十足地说道。
她刚一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叫好:“好!说得好!这就是我们喜欢闪星的原因!”
被吓了一跳的谢兰回头就看到不知何时起,在他们身后已经围了不少身穿闪星球衣的球迷们。
“有胡莱在,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我就喜欢这位大姐的话!”
“我支持胡莱!”
“谢谢大家捧场!”谢兰很开心,向身后的人致谢。
大家也纷纷对她竖起大拇指。
陰陽探長
※※※
送走了这群兴奋的闪星球迷们,王珊珊站在原地还望着他们的背影,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她被这个大姐的乐观和豪爽所感染,心情顿时好了许多。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这不正是闪星这支年轻球队的基因吗?
看闪星的比赛,就应该抱着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并期待着,否则还有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她开心地瞥了自己的搭档一眼,就看到摄像师正皱着眉头嘟囔。
大漠烽煙
于是她好奇地问:“你在说什么呢?”
“奇怪……那个男的有些眼熟……”
“哪个男的?”
“就是那个……和大姐一起来的……”说到这里,摄像师突然停下来,伸手去掏手机,在手机上一番操作,最终翻出来一张照片递给了王珊珊:“你看看,是不是刚才那个大叔?”
王珊珊瞪了眼睛:“真的诶!他是谁?”
“胡立新,胡莱的爸爸。”
王珊珊扭头瞪着自己的摄像师,愣了一秒钟后,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转头望向那群球迷们离开的方向,但已经完全找不到了,他们就这样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
因为并不在同一块看台,谢兰和胡立新走到中途就和那群热情的球迷们分开了。
待分开之后,胡立新压低了声音抱怨道:“你还接受采访……你就不怕被人认出来啊?”
“认出来又咋了?当胡莱的爹妈是很丢人的事情吗?还要藏头露尾的……”谢兰哼道。
“那你刚才怎么不直接对着记者自我介绍一下呢?”胡立新撇嘴,“还我呃……你就堂堂正正说‘我儿子’不行吗?”
“那不行。咱们是来看比赛的,不是来当明星的,低调,要低调。”谢兰摆手。
“啥话都让你说了……”胡立新咂嘴。
盜愛:戀愛星期八 三元
两个人继续向自己所在看台的大门方向走去,随着他们越来越靠近大门,在他们身边得人也越来越多。
他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最终涌到了体育场的入口。
从远处看去,看不清楚他们的面容,不知道他们的身份……这些也都不重要,此时此刻,在此地,他们不分彼此,只有个统一的名字:
闪星球迷。
他们是来见证那不可能成为可能的。
※※※
PS,新的一个月,求保底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