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fyg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宋煦》-第三百八十六章 求和信展示-mgrwe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
梁太后同样想到了,身边的人几乎都没跟来,现在想来都成了宋人俘虏,她只能看向嵬名阿山,语气急切又亲切的道:“卿家,你有什么办法?”
嵬名阿山瞥了眼李乾顺,抬手道:“娘娘,陛下,现在只有一个办法:自固以及求援。我们现在必须调集兵力,威慑宋军,至少与宋军相持。辽人绝对不会愿意看到宋人灭我大夏,必然会阻止,哪怕再抽不出兵力也会出兵!”
梁太后与李乾顺听着神色一振,嵬名阿山的办法确实极好!
梁太后心里欣喜,脸上却有些迟疑。
之前他对辽国很不客气,一副大夏天下第一模样,现在求援,一来拉不下面子,二来也担心辽国记仇,不肯出兵。
李乾顺倒是明白,这个时候也顾不得了,直接道:“卿家说的是,辽国那边,我与母后写信,派人立马送过去。整军方面,还请卿家担待。”
梁太后有了台阶,连忙说道:“皇儿说的是,卿家快去,本宫立刻给你手书,令牌……”
嵬名阿山接过诏书,令箭等东西,直觉双手重如山。
他哪里能想到,昨天他还只能徘徊在朝廷中游,现在就是擎天柱臣了!
嵬名阿山走了,他要去整兵,应对宋军随时可能的进攻。
这是国运之战!
嵬名阿山此刻的心思极其复杂,难以言说。
梁太后没再‘矜持’,当即写信,然后与李乾顺一起署名,该上大印,派人以最快的速度送去辽国。
罌粟花之戀 悵眠
西夏这边损失惨重,不止军队所剩无几,军心奔溃,甚至于宋人已经达到西平府,国都兴庆府门户了!
这是宋辽之前都没做到过的事情!
眼见亡国之危在即ꓹ 梁太后没了以往的骄纵,拉着李乾顺ꓹ 不断听取外面的情况。
在西夏忧心忡忡的时候,庆州的赵煦已经得到消息。
砰!
赵煦狠狠的锤着桌子,站起来ꓹ 大声笑道:“好,太好了ꓹ 折可适,种师中该赏ꓹ 重赏!”
汇报的参谋当即跪地ꓹ 高呼道:“此战三分将士用命,七分陛下远筹帷幄,吾皇圣明,臣不胜钦服,陛下万岁,大宋万岁!”
萌妻羞羞:BOSS,慢點撩!
章楶等人见着,齐齐跟着跪地ꓹ 朗声道:“陛下万岁,大宋万岁!”
赵煦看着跪满一万字ꓹ 甚至屋外都开始跪的人群ꓹ 心头也是一阵激动。
他做到了宋朝皇帝一直想做而没做到的事情ꓹ 他拓土千里ꓹ 守土开疆!
至此以后,西夏再不复威胁ꓹ 西北方向ꓹ 完全可以放心了!
“众卿免礼!”
赵煦满脸笑容ꓹ 朗声道:“待折可适等人巩固战果,回到庆州ꓹ 仔细叙功,任何人都不能少!”
‘叙功’,多么令人开心的字眼。
契約成婚:牧爺心尖寵入骨!
“臣等领旨!”一众人难掩喜色的应着。
赵煦很高兴,说了好一阵子,这才让这些人回去做事,而他坐在椅子上,焦急的等着折可适将那些‘战利品’押送回来。
相比于折可适获得的战果,赵煦暂时都不在乎宗泽,种建中等人的进展了。
等走了,章楶沉吟片刻,上前来,抬手道:“官家,真正麻烦的时候到了。”
赵煦正兴奋,笑着随口的道:“什么麻烦?”
我跟著警察師傅辦鬼案
章楶肃色道:“其一,夏人大败,臣担心他们狗急跳墙。我大宋还无力灭掉他们,若是如此,西垂再无安宁,无休无止。其二,辽国。辽国自认是上国,在宋夏之上,若是我大宋灭掉夏国,辽国绝对不会答应,他们会出兵!”
赵煦冷静了下来,默默拿起茶杯。
章楶说的两种可能,都不符合宋朝的战略目标以及利益,真要是这个结果,这一战简直还不如不打!
赵煦心头飞速转念,笑容尽去,淡淡道:“你有想法?”
我的老婆是妖精 翹 楚
章楶道:“臣请见好就收,与夏人和谈。”
赵煦顿时一笑,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道:“我大宋绝不主动与人和谈。等着吧,夏人回来,辽人也不回来。辽人那边,不会贸然出兵的。传旨许将,让他盯紧了。必要的话,种建中的骑兵,可以调回河东路。我们必须掌握节奏,不能将主动权送出去,让辽夏,跟着我们的步骤走。”
抗戰老兵之不死傳奇
章楶仔细盘算一番,抬手道:“官家圣明。”
确实是,他们现在大获全胜,风光正盛,突然和谈,太过奇怪。夏人,会主动来!
辽人那边,没弄清楚宋夏一战具体情形,同样不会冒失的出兵,时间,在大宋这边!
赵煦仔仔细细盘算良久,抬头看向章楶,道:“虽然优势在我,但该做的不能停。命各路兵马,继续挺进,能占的地方都占了,不能占的就毁了。命皇城司,擎天卫还有你的细作,仔细探查夏人的一举一动。辽国那边也一样。”
除了皇城司,擎天卫在赵煦的要求下,再三对西夏进行渗透,章楶在西北经营多年,也有一些情报网。
章楶明白了,道:“是。臣这就知会各军,从快从谨慎行事。”
邪凰:九夜逃妃
赵煦点头,心里其实还在盘算着现在的局势。
章楶告退离开,调派各军,重新进行规划,部署。
既要防备西夏狗急跳墙,也要防备辽人可能的干涉。
与此同时,消息也传回汴京城,局势这样的变化,出乎所有人的预料,需要知会章惇,知会朝廷。
果然,在折可适的战利品还没有押送到庆州府,夏人的求和信就到了。
这是一个晚上。
赵煦洗了把脸,依旧难去燥热,出了府衙,在城外漫步走着。
章楶跟随在他边上,四周是成群结队,或明或暗的禁卫。
赵煦感受着一点凉风,笑着说道:“折可适的战果还有几天才能到,朕,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章楶微笑,道:“不止是官家,臣以及庆州府,甚至是汴京城里更是急不可耐。”
这般大宋,绝对是空前的,还是御驾亲征的情况下,朝野怎能不沸腾。
章楶能想象到,不说开封城,整个大宋怕是都此起彼伏的浪潮。
章惇必然会借机,更加明目张胆的宣扬当今的文治武功,可以预见,这件事的高潮,定然是他们班师回京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