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m1p優秀都市小说 我明明超兇的-第三十五章 趁熱打鐵讀書-uwamo

我明明超兇的
小說推薦我明明超兇的
“她说谎了。”
当念凡从美妇眉心收回手指的时候,美妇顿时神情呆滞地浑身瘫软在地。
面对美妇这等层次的妖魔。
尤其是在对方不配合的情况下往往会对神魂造成严重的伤害。
纵然李焕已经禁锢了美妇的神魂,可这却不代表美妇的神魂无法进行反抗与挣扎。
可惜。
她的反抗失败了。
至于她为何会拼死反抗,等到念凡搜魂完后便明白了原因。
她试图想要毁灭一些重要的信息,而这些信息则关乎着妖魔针对人类的谋划与布局。
一旦这些重要的信息泄露出去,势必会给妖魔的谋划与布局带来严重的影响。
念凡回过头。
看也没看形同废人的美妇。
原本还有点散漫的他表情都变得异常凝重。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暂且先离开这里。”
李焕见状当即沉声道。
“那她怎么办?”
念凡歪头瞥了眼身后瘫软在地不断轻轻抽搐着身体的美妇。
“事后自会有人来处理。”
李焕直接道。
“好!”
说完。
念凡便跟随着李焕离开了老宅。
离开的时候。
李焕却没有撤去阵法,只是收回了阵眼中的阵盘。
没有阵盘的维持。
整个大阵都变得如同虚设,甚至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便会自动消散。
当李焕和念凡前脚刚走,后脚老宅便出现了几个统一身穿黑色制服的神秘人,彼此出现在美妇面前,二话不说便带走了对方。
“四皇子或许真的与妖魔方面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回到客栈的房间。
未等落座。
滅天神訣 如月公子
念凡便将自己搜魂的结果毫无遗漏地告诉给了李焕。
事实上美妇并非她所言的一样,完全不知道接近陆秉德的目的。
她有任务。
而她的任务便是监视陆秉德。
一旦陆秉德出现反常情况,第一时间便解决对方。
因为他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东西。
根据念凡的搜魂结果。
从美妇的神魂记忆里得知,每次陆秉德与美妇相会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尽管他没有透露任何有关四皇子的事情,可却时不时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比如。
他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言,自身罪孽深重云云。
由此可见。
陆秉德一定知道什么。
無敵黑槍
但碍于某方面的原因他又无法坦言,只能长期压抑在心里。
如果他真的和美妇说了什么,恐怕他都早已经活不到现在。
换而言之。
美妇既是来试探又是来监视陆秉德的暗子。
以美妇的层次。
她确实不知道妖魔针对人类的具体谋划与布局。
絕品邪少 隕落星辰
但她却隐隐能觉察出来一点。
妖魔似在打算挑起皇室内部的动乱,而她奉命来监视的陆秉德,以及陆秉德效忠的四皇子便很可能是妖魔最关键的一枚棋子。
“焕兄,你有什么想法?”
看着陷入沉思中的李焕。
念凡都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陆秉德!眼下我们必须将这个关键之人控制在手里!”
李焕脸上露出了一丝犹疑之色,紧接着立刻坚定无比的斩钉截铁道。
“可是……”
念凡闻言不由蹙眉道。
“我明白,陆秉德不是我们想控制便能控制的,问题是一旦妖魔方面得知老宅的变故,势必会对陆秉德下手,因此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赶在这之前控制住陆秉德!”
李焕沉吸口气道。
“……需要知会我们的大司率一声吗?”
念凡想了想道。
“当然!若是没有大司率给我们兜底,你以为我会提出如此鲁莽的行动吗?”
李焕瞥了念凡一眼道。
“那陆秉德那边……”
念凡耸了耸肩,未等他把话说完,李焕便直接出言打断道。
“我已经提前掌握了陆秉德平日里的行动规律,到时候只要我们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恰当的地点便能轻而易举地控制住他。”
“???”
念凡听后都怔了怔,旋即便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李焕。
“焕兄,你办事可真是深谋远虑滴水不漏啊!原来早在前往老宅前,你都已经计划好了后续的行动安排。”
“哼!少说废话!开始准备接下来的行动事宜吧。”
李焕冷哼一声道。
片刻。
在李焕言明计划的行动安排后。
两人便迅速离开客栈。
野望之三河夢幻 板磚軍師
时值傍晚。
当陆秉德散值从皇宫离开后,他没有返回自己的宅邸,反而是搭乘着马车一路驶向长宁街深处。
“让开!让开!”
突然。
马车在行驶的途中,街上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骚乱。
七界傳說前傳
一辆马车疑似失控般在街道上不断横冲直撞。
眨眼间。
清末之帝國崛起
陆秉德搭乘的马车根本来不及反应闪躲便与迎来而来的马车即将相撞在一起。
然而想象中剧烈的碰撞并没有发生。
劍伏九天 淡墨濃文
只见陆秉德马车上的车夫不知何时出现在撞来的马车前,轻描淡写地便制服了受惊狂暴的马匹。
“下次小心点。”
相貌平平无奇的中年马夫看了眼马车上惊魂未定的马夫。
说完这一句。
他便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在重新驾驭马车离开之前,他还不忘朝车厢里的人恭敬说道。
“抱歉,让老爷受惊了,如今已经没事了。”
可是。
踏入異界的渡劫強者
都市之奮鬥
当他说完后。
车厢里却迟迟没有任何回应。
嗯?
中年马夫瞬间意识到不妙,下一刻便直接冲入了车厢。
结果却发现车厢里空无一人。
“没想到这点小伎俩居然成功了。”
打造諸天神話 請叫我小佳佳
与此同时。
在一间僻静昏暗的屋子里。
念凡都忍不住啧啧称奇地看着地上处于昏迷中的陆秉德。
“别忘了那里是戒备森严的长宁街,在皇城人们得印象里,除了皇宫与镇妖司之外,长宁街便可能是皇城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以至于他们都会不由得放松警惕,再加上我借助阵法的迷惑,所以我们的小伎俩才能得以成功。”
李焕来到陆秉德身前蹲下,面无表情地解释后便伸出手指点在了对方的眉心。
下一刻。
处在昏迷中的陆秉德顿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同时浑身都不由自主地抽搐了起来。
“焕兄?!什么情况?!”
念凡见状立刻急忙问道。
“有人对陆秉德的神魂施加了禁制,一旦有人强行搜魂的话便会触动禁制,从而自动销毁陆秉德的神魂……”
李焕脸色阴沉如水道。
“那现在……”
“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