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inw精华都市异能 魔臨討論-第五百零二章 好聖孫-j533b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稚嫩的童音,听起来很悦耳;
爷孙俩,都在笑着;
后头站着的魏公公和陆冰,
两位大燕两大特务衙门大头目,则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声。
一定程度上,陆冰的“背叛”,源自于他的母亲,而他的母亲,则又站在燕皇这边。
母亲曾说过,就是某个皇子造反失败了,逃出来,敲咱们陆家的门,陆家,也必须得开门接进来。
因为那是皇子,是陛下的儿子。
陛下可以惩戒他,甚至可以杀他,而别人,没那个资格。
天子家奴出身的陆家,更没资格。
也因此,
东宫的朱先生其实说的是对的。
在这个燕京,没人能算计得了燕皇陛下,除非,他自己愿意走进来。
陆家,
魏忠河,
都在获悉陛下的心境后,一定程度上,都开了方便之门,他们,是帝王的真正心腹。
诚然,这似乎有些胜之不武,毕竟燕皇是自己走进来的;
但也能够说,是姬老六,算清楚了自己父亲的骄傲,算清楚了自己父亲的想法。
最好的阴谋,其实就是阳谋。
自古以来,很多事,其实都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硬是要谈个过程,无非就是胜者的反刍败者拼命找的借口罢了。
燕皇伸出手,
夢想為王
在陛下身边伺候了数十年的魏公公马上将旁边脸盆里的毛巾挤干,送到陛下手中。
燕皇拿起毛巾,轻轻地替自己的孙子擦拭脸上的冷汗,擦得很小心,也很温柔。
在魏忠河的印象里,陛下从未这般对待过人ꓹ 哪怕是……自己的亲人。
就是最年幼的皇七子姬成溯,前几年落水了一次ꓹ 陛下也只是去看了看,并未做出过任何亲昵如长辈的动作。
看来,
爷爷看孙子ꓹ 确实是和看儿子,不一样的。
“跟皇爷爷说实话ꓹ 恨你爹不,吃了药ꓹ 这么难受。”
姬传业摇摇头ꓹ 道:
“孙儿不恨。”
“为什么?”燕皇问道。
“孙儿知道,爹是为了我好,这世上,没有哪个爹会愿意故意伤害孩子的。”
边上的魏忠河和陆冰不经意间目光交汇;
这是孩子正常该有的回答,按理说,这不算什么,天家的孩子ꓹ 享受最好的教育,同时ꓹ 也要承受最繁琐的礼法ꓹ 自然也就更容易早熟。
只是ꓹ 这种带着童稚的声音ꓹ 说这些话时,效果ꓹ 却非常之好。
对于眼下情况而言ꓹ 简直是好到不能再好。
这是教的话么?
还是ꓹ 孩子自己无心之说?
而如果是第三种可能的话,他ꓹ 才多大?
雷霆雨露,皆为君恩;
君恩似海,父爱如山,可能,此时的陛下,所需要的,大概就是这种肯定吧。
他已经无愧于青史,
现在,
要面对的,其实是自己的儿子。
“爹在家教我算术,我笨,学得慢,爹就打我……我哭了。爹抱着我,说,玉不……就是不气……
皇爷爷,孙儿忘了这话怎么说的。”
“是玉不琢不成器。”
“是,皇爷爷,我爹就是这么对我说的,他还说,他小时候,也常因为学得慢脑子笨被皇爷爷您打哩,皇爷爷打得可厉害可疼哩,拿皮鞭子打的,被打了几次后,学东西就学得快哩,被打多了,脑子就能变聪明。”
燕皇摇摇头,
道:
“皇爷爷小时候从未打过你爹,你爹自小就很聪明,学什么都快得很,有时候,因为你爹太聪明了,显得你那些伯伯们就太笨了,倒是因此没少被你皇爷爷打。”
这是事实,
当初燕皇考校诸皇子功课时,对六子的回答很是满意,近而,对上头的五个孩子,就有些怎么看都不是那么顺眼了。
“爹居然骗我……”
“传业,这些话,是谁教你说的?”
“皇爷爷,没人教我说这些话,祖奶奶只和传业说了,爹叫我喝药药,传业就喝了。”
“嗯。”
燕皇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孙子。
许是在这个时候,燕皇心里也不是没有其他怀疑。
帝王的心,向来是多疑的。
当然,这里的多疑,并非是怕事情变坏,而是事情,可能会变得更好。
天家的孩子,
不怕你有心思,就怕你真的愚笨、单纯。
“皇爷爷……孙儿想求您一件事,母亲说过,趁着生病时,就多想一想自己想要什么,这样,病就好得快哩。”
“说,传业想要什么,爷爷都能给你。”
在大燕,
燕皇有说这句话的资格,也是最有底气去印证这句话的爷爷。
“皇爷爷,孙儿想骑貔貅,传实跟孙儿炫耀,说他家有貔貅哩,大伯有,可我爹,没有。”
这个要求,这个话,听起来,终于像是孩子会说的话了,跟大伯家孩子,自己的堂兄弟,争风吃醋。
“传实有的,传业肯定也会有,我家传业有的,只会比传实更多。”
虽然都是自己的孙子,
但姬传业是皇长孙,
且姬传实的母亲,是个蛮族。
燕皇有偏爱,那是理所当然,没偏爱,那才叫真的怪事。
事实上,将姬传业养在奉新夫人府,也是方便燕皇过来看望自己的长孙,而如果在王府里,就不方便过去了。
“等孙儿病好了,皇爷爷带孙儿去骑貔貅么?”
禁忌之化劫
“好。”
“皇爷爷是皇帝……”
“自是君无戏言。”
“皇爷爷万岁,咳咳………”
燕皇见姬传业开始咳嗽起来,当即喊道:
“太医。”
两个太医马上进来,检查了一下,道:“回陛下的话,皇孙刚发了汗,稍后再洗一下药浴,身子大概就能轻松起来了。”
“快去准备。”
“遵旨。”
再扭头,看向躺在床上的姬传业,燕皇眼里流露出些许愠怒,这愠怒不是对孙子的,而是对儿子。
药的量,多了些。
“这当爹的,对自己儿子,怎么可以这么狠。”
“………”魏忠河。
“………”陆冰。
两位大特务头子,什么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附和。
“传业好好把病养好,身子好了,才能去骑得貔貅,才不会被摔下来。”
“嗯呢,传实比我还小一点,但身子骨,比孙儿壮实。”
“笑话,我大燕儿郎的体魄,是不逊他人的,你还小呢,慢慢长起来。”
话里话外,隔阂,就出现了,不是对眼前这个孙子的,而是对姬传实。
大皇子被剥夺继承大宝的权力,那是自上而下的默契,不是刻意针对,而是天然如此。
燕皇又伸出手,
魏公公马上将另一条刚洗过挤干的毛巾送了上来。
燕皇一边帮自己孙子擦汗一边问道:
“传业以后想当将军么。”
“像郑叔叔那样的将军么?”
“嗯。”
时下孩童玩打仗游戏,都以扮演平西侯爷最为盛行,鲜有会去扮演靖南王爷的。
不是没有少年勇者去尝试扮演过,
但被自己亲爹拿鞋底抽了几顿后,就少了。
“想哩,爹说,郑叔叔打仗很厉害,皇爷爷,爹在家里,经常说郑叔叔长郑叔叔短;
一阵子笑着说郑叔叔多厉害,一阵骂郑叔叔多不是东西。
不过,传业想当将军,但又不想出去打仗。”
“为什么?”
“因为爹好累啊,每晚都在书房算账算好久,传业要好好练字,好好学算术,等长大了,帮爹的忙。”
“你爹,也会累?”
论惫懒,自己这个儿子,当属第一。
别人兢兢业业战战兢兢时,
他,
永远都闲然自若。
“嗯,娘也说爹的腰没以前好咧,还常催爹去耕地。”
“呵呵。”
燕皇摇摇头,这种话,倒真像是屠户女所会说出来的。
这时,
太医过来道:“陛下,药浴准备好了。”
其实,药浴有一个很清晰明显的作用,那就是……排毒。
只不过,太医不敢直接说出来。
在太医院当值,接触的权贵隐私实在是太多太多,所以就得学会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时刻牢记自己只是个瞧病的郎中。
“来,传业,泡药浴。”
小女已熟:首席看過來 喬喜
“好。”
魏忠河准备上前出手,却见燕皇自己开始给传业脱衣服。
脱去了上衣,再脱裤子时,姬传业下意识地有些扭捏,
“娘说,男孩子的雀雀,
王牌教父(百美夜行) 海派山人
混跡花都 七月的魚
不能随便给人看哩。”
“哈哈哈哈………”
燕皇尝试想要将孩子给抱起来,可以看出来,有些吃力。
但燕皇还是强行将姬传业抱起,而后,将其缓缓地放入浴桶之中。
做完这些后,燕皇的身子有些踉跄,好在手抓着浴桶边缘,稳住了。
身后,
魏公公和陆冰随时都准备出手去搀扶,却又都止住了,因为陛下是在他的孙子面前,任何一个男人在面对自己的直系晚辈时,都希望自己是一个强大的形象。
这时,
燕皇忽然开口问道;
“传业,告诉皇爷爷,你怕死么?”
姬传业毫不犹豫地点点头,道:“孙儿怕。”
“为什么怕?”
“娘说,人死了,就不能吃好吃的,不能玩好玩的,不能和传实一起骑貔貅了,也不能再看见爹和娘还有弟弟妹妹们了,也不能看见皇爷爷了。”
“传业,那你觉得,皇爷爷,怕死么?”
姬传业扭过头,看向站在自己浴桶外的燕皇。
可以看出来,小孩子在思索。
近墨者嬌
“说。”燕皇催促道。
“爹说过,皇爷爷会一直活在青石板板上哩,会活很多很多年,一千年,一万年哩。”
青史,在孩子认知里,就是青石板。
“那传业也想和皇爷爷一样,活在青石板板上么?”
边上的魏忠河和陆冰在此时都屏住了呼吸;
没人能猜透当今陛下心里真正的意思,哪怕是身为心腹,也不能;
但无疑,
这番对答,
对陛下的决定,必然会有影响。
姬传业笑道:
“得加上爹,皇爷爷,爹,孙儿,咱们仨一起咧。”
“哈哈哈哈哈。”
燕皇笑着伸手拍了拍浴桶壁,
而后,
再伸手摸了摸泡在浴桶里自己孙子的脑袋,
说出了那三个字:
“好圣孙。”
………
药浴泡好了,姬传业被魏忠河擦干了身子,又被安置在了被窝里。
许是孩子身子现在本就虚,又说了这么久的话,先前泡药浴在后头时其实就已经打瞌睡了,送回被窝后没多久,就继续睡了过去。
燕皇坐在椅子上,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孙儿入睡。
这时,
老太君拄着拐杖缓缓地走了过来。
“乳娘,朕小时候,也是这般睡着的么?”
“是的,小孩子,不管醒来时多闹腾,只要一睡,看起来,就觉得乖巧听话可人了。”
“呵呵。”
燕皇伸手指了指熟睡中的姬传业,道:“朕现在恨不得,把孩子叫醒,再与朕继续说说话。”
因为,
朕的时间,
已经不多了啊。
“先皇在时,也曾说过和陛下您一样的话。”
先皇,
先皇……
燕皇点点头。
就在这时,有一个人的通禀,打破了此时的宁静。
陆冰自佛庵口接了消息,走了回来,禀报道:
“陛下,太子殿下领东宫护军求见。”
燕皇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本来挺好的一个氛围,被一个外人,搅和了。
“朕之前才与他说过,什么都不做,才是对的,看似一直能忍,但关键时刻,总是忍不住,那先前的忍,就彻底成了笑话。”
燕皇摇摇头,
道:
“行,让他,也进来吧。”
………
东宫护军,甲胄精良,训练有素,绝不仅仅是花架子。
太子骑着一匹白马于前,在其身后,则是东宫护军都尉,姓吴,名亮。
当初,文寅为太子搜罗江湖异士充实东宫,算是太子得力臂膀,后被发现文寅的背景有问题,即刻对其进行剪除。
发现和剪除文寅的,就是吴亮。
其也在这之后,迅速上位,不仅仅接替了文寅以前的位置,还坐上了东宫护军都尉的位置。
其实,东宫护军广义上,也属于禁军的一支;
昔日规模庞大的禁军,主力架子被拆走后,剩下京城内的禁军,则就像是这样一般,一家一衙门,你这一点,我这一点,然后被分去了编制。
而此时,
太子正策马于陆府门口,陆府门口的几个家丁,其实也是陆冰的手下,站在门口,为其通传,却未得准令之前,丝毫不予退让。
陆冰手下的素质,可见一般。
而东宫护军则在吴亮的命令下,成队列散开,暂时不求将陆府完全包围起来,但至少在一个面上,形成了准备冲阵的架势。
但双方,其实都没有拔刀,更没有张弓搭箭。
这时,
陆冰从里头走了出来,
向太子行礼:
“臣,参见太子殿下,殿下福康。”
“陆叔叔,本宫听闻大侄子病了,所以特意前来看望。”
陆冰点头,道:“殿下仁厚,体恤晚辈,实乃大燕之福。”
太子下马,上前。
陆冰侧开身位,请入。
吴亮则在此时挥手,东宫护军甲士作势就要跟着一起进入。
陆冰却忽然伸手一挡,
在其背后,是太子。
在其身前,是一群蜂拥而来的甲士。
“殿下,陛下在里面,身位臣子,不得以刀兵惊吓到圣驾。”
“哦,父皇也在陆叔叔府里?是了,父皇最喜爱皇长孙的,本宫应该早些就猜得到才是。”
东宫护军停了下来,却没退下去。
吴亮手臂向前一挥,
在这个时候,他甚至没等太子下命令,就先自行下了决断。
因为在此时,太子其实不适合直接开口下达命令。
“放肆!”
紈絝邪王:霸寵毒醫大小姐
“大胆!”
陆冰的一些个手下,对着这些企图往里头挤的军士怒喝。
其实,陆府里,至少有一群头戴面具的番子高手,但他们这会儿,还没出面。
“殿下,不要让臣难做。”陆冰说道,“也不要逼臣。”
太子终于抬起手,道:
“退下。”
吴亮则下令:“退下!”
军士往后退,但随之而来的,则是抽刀,张弓搭箭,形势上,反而比先前更为紧张了。
“让六弟,出来见本宫。”太子说道。
“殿下,六殿下,并不在府内。”
“哦,他不在?”
这让太子有些意外。
“奇了怪了,他儿子病了,他居然不来看看?”
这时,
巷道另一头,出现了一辆马车。
赶车的,是张公公。
孤零零的一辆马车,缓缓地驶入了这里。
马车帘子被掀开,露出了姬成玦的脸。
下一刻,
一部分东宫护军直接转向马车,全神戒备。
一个宦官伴伴,
一个皇子,
站在台阶上的太子,目光微微向下,看着坐在马车上的六弟,
九魔獨寵我
问道:
“六弟,你的人呢?”
按理说,自己这六弟,应该会带人的,带他在京城中,经营起来得亲信。
姬成玦拍了拍手,
吴亮当即下令:
“剁!”
一时间,
校尉身边的校尉,什长身边的伍长,士卒身边的袍泽,直接将刀口,刺入身边人的胸膛。
顷刻间,
就有不下两百名护军军官士卒直接毙命,毫无征兆地死在了身侧同伴手中。
血腥气,杀戮气,瞬间弥漫。
太子微微后退了半步,
陆冰则继续站在原地,
而先前刀口箭矢对准马车的东宫护军士卒,
也纷纷转向,
刀口以及弓弩对向了站在台阶上的太子。
这一幕的转变,
过于诡异,也过于让人惊诧。
吴亮下马,
跪伏在姬成玦的面前,
叩首道:
“主子福康!”
姬成玦点点头,
下了马车。
抬头,
看向站在台阶上的太子,
开口,给出了稍迟一点的回答:
“在这儿呢。”
——————
作息出了问题,定了闹钟强行起来写了这一章,待会儿得去再睡一会儿,否则作息就彻底崩了。
上个月更新了28万字,这个月,龙争取突破30万字,尽量更多。
然后,再求一下月票,抱紧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