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wcb1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笔趣-第二百六十五章 退還玉佩看書-6n5yl

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小說推薦特工毒妃:帝君逆天寵
林清婉死死地捂住嘴巴,不让呜咽的声音发出来,她脑海中全部都是白洛辰的样子,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每一个与自己甜蜜幸福的瞬间都如同刀一样狠狠的刺痛着她的心。
林清婉全身发抖,必须动用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不在这一刻哭出声来——
此刻只要白洛辰多看她一眼,便能轻而易举的发现她的反常,她不能让他看出来她的反常,所以她只能快速的跑出来。
当林清婉骑上弑天兽离开太子府的时候,兰雪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里露出了一丝复杂的表情,如同行了万里路后的如释重负。
重生之遊戲大亨
逆天系統之農女修仙
是的,他与她之间的感情和牵绊终于可以结束了,她再也没有办法害死他了。
当林清婉那一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无形中他们之间的牵绊也彻底被斩断了,如此的干脆利落,不留余地。
兰雪婷所认识的白洛辰性格一直是骄傲而决绝的,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既然被她当众拒绝,他便会转身离开,再也不会回头。
“我和你不一样,我喜欢的人拼了性命我也不会放弃。”
林清婉的这句话犹如魔咒一般回荡在兰雪婷的耳边,她那种对生命对爱情的热情和奋不顾身的力量,明亮耀眼,如同太阳,竟然连她的都忍不住为之震动。
兰雪婷的神色变得恍惚而伤感,不作声的摇了摇头——唉,傻女人,你的确是拼了性命的努力了,可是,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在对抗的是什么。
撒旦總裁的玩寵
我其实从来都没有讨厌过你,只是,你是魔星降世,为天地所不容,我也没办法放过你,去让你为祸天下苍生,谁让我有自己的使命呢?
兰雪婷站在院子里的花树下,看着林清婉离开的方向出神,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奴婢却突然跑过来匆忙的禀告,语音惊慌无比:“侧妃,不好了,太子殿下吐血晕过去了。”
天定良緣錯嫁廢柴相公
“好,我这就过去看他。”
兰雪婷说完就走了回去。
白洛辰脸色苍白的躺在卧榻之上,兰雪婷伸出手指,一道绿色的光华萦绕在白洛辰的胸口前,片刻后,他的脸色恢复血色,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婉儿呢?她去哪里了?”
白洛辰说着,就要爬起来,被兰雪婷一把按住。
我的女鬼老婆 東蘺
將門未亡人
“太子妃现在对你恨之入骨,太子殿下你又何必非要让她更加的难受呢?再说了,天澜国的那些女子,天性热烈自由,敢爱敢恨,就像一团炙热的火焰,她既然说了不想见你,也就是真的不想再见你了,你又何苦执着呢?”
兰雪婷看着一脸伤痛的白洛辰安抚道。
“你以为她刚才说的那些话,我真的会相信吗?还有你不是回北凌去了吗?什么时候回太子府的?是不是你对她说了什么,把她逼走的?”
白洛辰看着兰雪婷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和质问。
“太子殿下无需用这种厌恶的眼神看着我,你为她受了重伤中毒昏迷,是臣妾将你从死神手里救回来的,臣妾不期望你能领情,但是至少不要用这种厌恶至极的眼神来伤臣妾的心。”
兰雪婷被白洛辰的眼神狠狠的刺痛着。
“是你救了我?”
白洛辰看着她问道。
“是臣妾用仙山金莲救了太子殿下你,你现在身体觉得怎么样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兰雪婷看着白洛辰伸出手为他把了把脉搏。
“我没事!咳咳……”
白洛辰说完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怎么了?没事吧?”兰雪婷看着白洛辰,问“感觉哪里不舒服?”
白洛辰摇了摇头,“没什么大碍,就只是觉得胸口闷而已。”
“我刚刚为你把了脉了,你身上的毒都已经解了,你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方才你忽然吐血,也只是因为你气急攻心罢了。”
兰雪婷看着他,眼里是担忧的表情。
“太子殿下,您是朔月国的储君,也是朔月国未来的帝君,您应该心怀天下苍生,怎么能为了区区一个女人就方寸大乱呢?”
兰雪婷看着他,眼神有洞察的表情。
白洛辰握紧了手中的玉佩,眼神渐渐有些烦躁,没有接兰雪婷的话,只是冷冰冰的盯着她看。
“不过,她把话说开了也好,若是她闷不吭声的隐瞒着对你的恨意,却在某天做了伤害你的事情,那才是真要命。”
兰雪婷看着白洛辰语气看似客观冷静,却字字句句入耳刺心。
“所以太子殿下,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为了那么一个对你满怀恨意的女人伤心真的是得不偿失。”
兰雪婷看白洛辰不说话,继续说道。
黃埔風雲
“够了,你给我闭嘴,不要再说了!”
白洛辰愤怒的使劲的用手砸在了床头的柱子上,愤怒的说道。
他的声音里气性大作,有着平日里罕见的怒意和狂躁——兰雪婷微微一惊,不再说话,生怕再度惹恼白洛辰,她沉默下去,用双手用力的搅动着手中的丝帕,一脸的委屈。
片刻,白洛辰平静下来,看到兰雪婷一脸委屈楚楚可怜的模样,瞬间压下火来,轻轻的说道:“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我不该冲你发火的,你不要难过了。”
“臣妾不要紧,都是臣妾不好,既然太子殿下不想听,臣妾就不再说就好了,你千万不要动怒,免得伤了身体,我刚为你解了毒,你的身体被毒素侵害,需要好好的修养。”
兰雪婷看着白洛辰关切的说道。
夜晚,南渊国公主府挂满了宫灯。
林清婉回到了公主府,躺在床上痛苦的卷缩在床上,窝在被窝里哭的撕心裂肺。
她和白洛辰过往甜蜜幸福的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在她的脑海里不断的浮现,只要一想到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办法看到白洛辰,她的心就仿佛被割成了无数个碎片一样难过悲伤的无以复加。
天生的魔星?她才不信她是什么魔星,就算她真的是魔星,她也要向世人证明,这个世界上没有本质意义上的正与邪。
哪怕她是魔星降世,她也可以做个善良的人,就算是天神降世,也有可能会化为恶魔。
善恶本来就没有那么绝对,又怎么可能因为一个身份就会祸害苍生呢?
就算是魔星降世,她也要逆天改命,活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洛辰,你等我,只要能确保你跟我在一起不受伤害,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