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ns2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線上看-第399章長孫皇后的告誡分享-0jgy4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99章
李承乾坐在书房,也不知道长孙无忌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寻常的时候,长孙无忌也不会说有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谈。
“舅舅,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李承乾坐在那里,给长孙无忌倒茶后,开口问道。
“嗯,老夫是想要知道,你是不是和韦浩走的非常近?”长孙无忌盯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这,舅舅,慎庸孤的妹夫,而且是亲妹夫,孤总不能疏远他,再说了,他是父皇倚重的臣子之一,孤也不能无视他吧?”李承乾听到了,笑了一下,对着长孙无忌问道,心里也知道他因为什么事情来找自己了。
“殿下,听孤一句劝,离他远一点,此人你不要看他现在得宠,但是一旦失势的时候,到时候会牵连到很多人,此人行事孟浪,早晚要载大跟头的,你要考虑清楚才是,不要因为现在他得势,就和他走的近!”长孙无忌直接对着李承乾交代说道。
半生旖旎
“这,舅舅,孤和他交往,可不是因为他得势失势,而是因为他是孤的妹夫,这是亲情,你也知道,孤和丽质感情非常好,而且,嗯,虽然慎庸的性格方面ꓹ 确实是有不足的地方,但是说ꓹ 也没有犯下什么大错,而且父皇,对他还是非常满意的ꓹ 舅舅,你们之间如果有什么误会ꓹ 那孤和你们说和可好?”李承乾坐在那里,看着长孙无忌说道。
“误会是没有的ꓹ 只是臣认为ꓹ 他这样做,早就要吃亏的,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很危险,甚至会威胁到你的太子位,你现在也不小了,陛下正当年ꓹ 如果走的不好,非常容易被陛下猜忌ꓹ
太子殿下ꓹ 你还是要听臣一句劝才是ꓹ 千万不可和他交往了ꓹ 此人,需要远离才是ꓹ 当然ꓹ 臣也知道ꓹ 他是一个干臣,能臣ꓹ 但是现在,他只能被陛下所用,不能被你所用,如果陛下得知你和他走的近,到时候肯定会猜忌你,殿下,你可需要考虑清楚!”长孙无忌继续劝着李承乾说道,
而李承乾心里是不相信他说的话的,一个是自己本来和韦浩的关系就很好,韦浩也帮过自己很多忙,
另外一个就是,母后亲自交代了自己,要自己和他教好,他会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而父皇也交代过自己,说韦浩以后会帮自己大忙,能够解决朝堂上很多大臣解决不了的事情,还要自己重视韦浩,现在长孙无忌这么说,李承乾非常怀疑他的动机是什么,
帝少橫刀奪愛:搶來的小甜妻 花二寶
不过,现在长孙无忌都这么说了,李承乾就不好去反驳他,只能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嗯,舅舅说的对,孤会认真考虑的,慎庸的性格,确实是问题!”
“嗯,殿下可千万要记住,此人,远离最好!”长孙无忌看到了李承乾点头了,也是非常的满意。
“是,不过,完全远离也不现实,毕竟他是孤的妹夫。”李承乾接着来了一句。
“那倒是,不过,面子上过得去就行,毕竟,他也是当朝国公,而且,也是你的妹夫,但是东宫的事情,不要让他知道,臣知道刘志远,此人是韦浩推荐的,不能重用,臣担心,刘志远会给韦浩那边说东宫的事情,这样就不好了。”长孙无忌继续开口说道,
而李承乾听到了他这么说,有点不高兴了,他这是牵扯到了东宫人事的安排了,先不说刘志远有没有本事,有没有错,这个话,不该他来说,就算是刘志远是韦浩的人,也不能说轻易换掉,这个是李世民派过来的,
玉煞 芙藤幻雪
相反,刘志远在东宫这段时间,协助李承乾处理地方事务的时候,非常的老练,而且处理的非常好,现在长孙无忌这么说,等于是干涉到了自己的人事安排了。
“嗯,应该不会,刘志远我调查过,此人如果说是韦浩的人,早就被升迁了,就是因为他去问了慎庸的姐夫,慎庸去吏部了解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干涉,本来吏部就是准备派他来东宫的,这个还请舅舅放心,
盜墓之 飛
另外,刘志远此人,孤也发现了,确实是有点本事,十五年的县令,考评都不错的,所以,此人在东宫,能够协助孤处理州县事务!”李承乾马上替刘志远说话。
“殿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如果他是韦浩的人呢?”长孙无忌坐在那里,盯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则是心里非常不悦的看着长孙无忌,怎么可能是韦浩的人,韦浩如果有这样的心机,他还会和那些大臣吵架起来,再说了,刘志远的事情,自己也确实是听高士廉说过,根本就不是韦浩安排的,但是长孙无忌现在要自己把刘志远从东宫踢出去,这个就有点过分了,就因为韦浩,就要干掉韦浩身边所有的人不成,这个李承乾不能答应。
“舅舅,你多心了,真没事,舅舅,来喝茶,不说这些了,孤知道,你说这些是为了孤好,孤感谢你,不过,慎庸的事情,孤也会处理好,你放心就是了!”李承乾说端着茶,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长孙无忌也是看了李承乾一眼,知道,李承乾是不会听自己的,心里更加悲愤,如果不能控制李承乾,不能让李承乾彻底倚重自己,那自己这些年一直低调行事,就完全不值得了,本来自己是可以担任六部尚书甚至左右仆射的,
但是因为自己是长孙皇后的亲哥哥,为了避免外戚权力过大,自己特意避嫌,不去朝堂任职,就在东宫任职,希望能够控制住太子,让太子倚重自己,也是一样的,
没想到,从去年开始,李承乾就没有怎么听过自己的话,当然,处理朝政的问题,他还是会听自己的建议的,但是除了这个,其他的事情,他基本不听。
“舅舅,不说慎庸了,孤知道,慎庸做事情,你是瞧不起的,咱就不说他,说说表哥和表弟们的事情,表哥现在在铁坊那边,听说做的不错,父皇几次夸奖他,表弟他们,舅舅也该把他们举荐上来了,也该开始锻炼了!”李承乾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就开始说长孙冲他们的事情,
後宮緋聞
长孙无忌听到了,心里也是难受,不过不敢表现出来,只能说说长孙冲他们的事情,
聊了一会,长孙无忌就告辞了,
刚刚回到了自己的齐国公府,就有太监过来禀报说,皇后娘娘想要在立政殿见他,长孙无忌马上前往立政殿那边,到了立政殿后,长孙皇后就带着长孙无忌坐在了阳光房里面。兕子和李治也是在里面玩着。
“大哥,来,喝茶,有段时间没和大哥拉拉家常了。”长孙皇后对着长孙无忌开口说道,同时手上也在给他倒茶。
“谢谢皇后娘娘!”长孙无忌非常恭敬的说道。
無極蒼穹 我為武癡
“嗯,家里可都要,嫂嫂可好,我的那些侄儿侄女们可好?”长孙皇后继续问了起来。
“好,托皇后娘娘的洪福,都不错!”长孙无忌马上点头说道。
“嗯,那就好,妹妹这边,也不能随意出宫,本来想着是回家看看去的,但是现在天气冷,妹妹想着,等天气暖和了,就回家去一趟,看看嫂嫂他们和侄儿他们!”长孙皇后继续微笑的说着。
“那敢情好,你要是回去啊,旁人看到了,就不敢欺负我们家了。”长孙无忌笑了一下说道。
“大哥,有人欺负我们家?”长孙皇后听出了画外音,马上就问了起来。
“诶,娘娘啊,现在是有人不把你放在眼里啊!”长孙无忌故意叹气了一声,很是惆怅的说道。
“大哥,不能吧,谁还不知道你是本宫的哥哥,谁还敢欺负你?谁这么不长眼啊?”长孙皇后有点不相信了,除非是眼瞎的人,要不然,谁还敢去欺负长孙无忌,就算长孙无忌没有任何功劳,也没有人敢欺负,更不要说,长孙无忌跟着陛下可是有很多功劳的。
“嗯,就是慎庸,慎庸一直和老夫不对付,老夫本来是就事论事的,但是,慎庸认为,老夫是故意针对他,昨天在甘露殿外面,说老夫打击报复他,哈!”长孙无忌苦笑的说道,
长孙皇后一听,才反应过来,敢情他是过来告慎庸的状的,这个可是和自己听到的,不是一回事啊,而且,昨天主张削爵的,就是长孙无忌和侯君集,当然,还有一些不起眼的大臣,但是现在,他居然先告状了,
大角,快跑! 潘海天
听到了这里,长孙皇后心里有点不高兴了。
“大哥,慎庸才多大,他懂什么,你呀,就不要和他一般计较,没必要,再说了,他给陛下也立过很多功劳,也算是一个能臣,妹妹还希望你能够和慎庸互相扶持呢,大哥可不要和他闹出矛盾来才是。”长孙皇后还是微笑的说着,虽然心里有不痛快,但是还是要笑着,毕竟眼前的这个,是自己的亲哥哥,当初父母早亡后,自己就是哥哥带大的,对于这个大哥,长孙皇后还是非常尊重的。
“娘娘,不是我不想和他互相扶持,而是,此人,完全就是一个小人,一个商人,你瞧瞧,现在朝堂上下,都成了什么样了?很多工匠都不在工部干活了,而是去开工坊了,还有,满朝文臣,他除了长孙无忌关系好点,和谁关系好了?和那些文臣打了多少次架?
韦浩这样做,等于把我们所有文臣的脸都给丢尽了,而且他还说,我们那些文臣不学无术,这点,臣是真的忍不了的!”长孙无忌坐在那里,继续对着长孙皇后抱怨说道,长孙皇后听到了,则是心里叹气的看着长孙无忌。
“大哥,咱们两个说说体己话,你是不是对于他和丽质的事情,耿耿于怀?因为这个,你就一直针对慎庸做一些事情,好几次弹劾慎庸,而且还陷害了慎庸一次?”长孙皇后准备开门见山的说了,他不希望他们两个人继续斗下去,这样对自己不利,对于李承乾也是不利的,所以他想要把事情说明白了。
“这,没有的事情!”长孙无忌愣了一下,马上摇头说道。
“我看就是,大哥,平常你很精明的一个人,而且为了朝堂,你也是有很多功劳的人,为何在慎庸这件事上面,就过不去呢?慎庸再不济,他是丽质未来的夫君,是本宫的女婿,也是你的外甥女婿,
丽质不能和冲儿在一起,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他们两个不在一起,对于长孙家也是有好处的,为何你就不懂呢?就是希望丽质和冲儿成亲,
不要以为本宫不知道,冲儿在外面可是有女人的,甚至都有了子嗣,大哥,有的事情,妹妹不想说破,毕竟,你是我亲哥,很多事情,我都是睁一眼闭一只眼的,但是这次,你对慎庸如此这般,本宫很不高兴,很不高兴!”长孙皇后盯着长孙无忌,语气非常严厉的说道。长孙无忌傻眼的看着长孙皇后!
劍逆蒼穹
“你刚刚说了慎庸的种种不是,那好,你就没有看到过慎庸的功劳吗?”长孙皇后继续盯着长孙无忌问道,
而长孙无忌此刻是懵的,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把自己叫过来,就是为了批评自己,而且还这么严厉,这个是破天荒的第一次。
“当然,慎庸肯定是有功劳的!”长孙无忌马上开口说道,心里还是不服气的。
“功劳大了,你见到的功劳,瓦解了世家,现在朝堂取士,有很多寒门知道入朝为官,这个是多少年,多少代都没有做到的事情,慎庸做到了,而且现在世家,完全被陛下压住了,
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功劳,陛下没有公布出来的,大哥,慎庸的本事的,你是清楚的,这样的人,你为何要得罪,本宫一直没有明白,为何这个便宜让李靖捡了去,让程咬金,尉迟敬德,房玄龄捡了去,
你也有闺女,你也需要钱,如果当初和韦浩关系好,加上有我们这边的这层关系,这些便宜,还能到他们头上去,现在你看看他们几家的情况,再看看你,大哥,你难道就没有发现,陛下是故意让韦浩这么做去的吗?
因为这样做,对于朝堂来说最有利,现在朝堂税赋多了很多,很多钱,不是从中原赚过来的,而是从周边的那些国家赚过来的,另外,直道修好了,对于大唐往后对外作战,有多大的帮助你也知道,做这些事情,都是需要钱的!
大哥,你不要继续和慎庸为难了,如果继续这样,到时候吃亏的是长孙家,绝对不是慎庸!别到时候后悔莫及!”长孙皇后对着长孙无忌警告说道,长孙无忌就盯着长孙皇后看着。
“皇后娘娘,我不明白,为何你和陛下如此信任韦浩,此人,并没有表面那么简单,看着是憨子,实际上比谁都精明!”长孙无忌坐在那里,看着长孙皇后低声的说道。
“精明?那就好,本宫就担心他不精明,到时候吃亏,至于你说他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哥哥啊,这孩子,从普通百姓到国公,也吃过这么多亏,多少还是会长点记性的,不长记性那不完了吗?
这孩子怎么样,我比你清楚,可以说,是妹妹看着他一步步成长到现在,能够有今天这般能力,妹妹是非常高兴的,从一个一无所知的孩子,到现在成了朝堂的重臣,大哥,高明还小,妹妹和陛下,都要为高明选一些人才不是?
现在冲儿和房玄龄家的孩子,都是不错的人选,而慎庸也是,慎庸办事的能力,是你们这帮大臣都比不了的,哥哥,慎庸是我和陛下亲自给高明选的大臣,希望等我们两个走了以后,朝堂当中,还有一个能够帮得到高明的人,现在慎庸是高明的妹夫,慎庸不帮他帮谁?难道帮吴王不成?
大哥,你也为了高明做了很多,也希望高明好不是?现在陛下还在壮年,而高明大了,诶,大哥,你就没有考虑过,皇帝壮年,太子年轻,会出现什么意外,妹妹一直都是非常小心,希望能够加强高明在陛下心目当中的地位,不要让人轻易去撼动高明的地位,我相信哥哥你也是这么想的!”长孙皇后坐在那里,也是非常小声得看着长孙无忌说道,此刻长孙无忌心里也是震撼的,但是,他还是不想和韦浩就这么和解了。
“大哥,高明如果没有成功继位,长孙家还能够保持那份荣耀吗?你和慎庸,可以说有共同的目标,为何就不能好好相处呢?慎庸可是帮着高明做了很多事情,也帮着高明在陛下面前说了很多话,要不然,高明不会有今天,高明现在也不会有这么成熟!”长孙皇后继续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这,诶!”长孙无忌叹气了一声。
“哥哥啊,妹妹最不希望你和他起冲突,你和谁起冲突,妹妹都不担心,唯独他不行,还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慎庸可是帮着陛下做了很多事情的,很多功劳,是不能公开说的,你如此敌视慎庸,到时候陛下只会冷落了你!”长孙皇后继续警告着长孙无忌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