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q7a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詭異入侵 ptt-第0229章 江躍魔怔了?分享-imb00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事出反常必有妖。
江跃朝罗处做了个手势,示意他往里间去。而他则迎向门口,打算第一时间看看进来的到底是人是鬼。
听脚步声,这应该确然是个人。
可这个点,真的会是照片上那个少年回家?
江跃直觉就不信。
首先时间点不对,其次,如果是那个少年回家,在这鬼楼当中没理由一路无阻抵达十八楼。
“妈?”
门已经被拉开,江跃火把迎面朝对方凑去。
说时迟,那时快。
开门之人手臂一提,抬手就是砰砰砰连续开了好几枪。
这一幕来得突然。
显然,江跃在门后守着对方,而对方嘴里叫着妈,看上去没心没肺,实际上暗自也在算计!
寂滅劍仙
这迎面开枪换作任何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躲闪得了,必然要含恨饮弹。
江跃却偏偏是个意外。
那子弹倾泻出来,接近他身子时,在云盾符的防御下,竟完全无法穿透,啪啪啪滑落在地。
云盾符的防御力更绵,不至于将子弹反弹激射出去,却好像一股巧劲把子弹都卸下来,纷纷跌落在地。
那人显然没料到面对面开枪居然会失手,一时间也是诧异无比。根本来不及细想,又是扳机连扣,把弹匣里的子弹尽数倾泻出来。
然而结果还是一样徒劳。
子弹明明已经贴近到江跃身体表层,可不知为何,就是无法穿过。这种反常识的现象让对方大惊失色,枪支往江跃身上一砸,身体倒退而出。
江跃反应比对方更快,顺手抄起枪支,反手砸了出去,正中那人腿骨。那人啊呀一声,脚步却不停,一瘸一拐转过走廊拐角,没入黑暗当中。
罗处听到枪声,第一时间冲了出来,抬手便要朝黑暗开枪,却被江跃制止了。
“小江,这是人吧?”
江跃不置可否,望着消失在黑暗之中的背影ꓹ 若有所思。
帶著武功去異界
罗处很是不解,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活口ꓹ 为何不截下来审问一下?鬼物生死被人操控,总不至于大活人也被人操控吧?
不过江跃既然做了决定,罗处也不好多说什么。
“小江ꓹ 你没事吧?”
澄海之悠悠浮生 快樂的憂傷
罗处上下打量着江跃,刚才连续两阵枪响。罗处要说不担心那是假的ꓹ 那么近开枪,打不中才是怪事。
可是看上去ꓹ 江跃好像毫发无损。
是对方开枪水平太差ꓹ 还是江跃果然不怕子弹?
关于江跃不怕子弹的猜测,其实星城行动局行动三处早有探讨过。当初追踪云山时代广场失踪案,以及江跃姐弟二人和韩晶晶遇袭案,现场都明显有激烈的枪击,可江跃毫发无损。
包括那栋烂尾楼里,江跃打电话给他处理那两个胸口会有图案,服用氰化钾毒物自杀的两个神秘人ꓹ 现场同样有枪击。
总而言之,但凡和江跃有关的枪击ꓹ 似乎他一直都能幸免。
少將,別惹我
这侧面也能印证ꓹ 一般的子弹可能真伤害不到江跃。
这本事可真是让罗处羡慕。
火影之縱情任我 迷失之月
他们行动处虽然有些自保的手段ꓹ 但要说遇到各种突发事件ꓹ 保命手段跟江跃比起来,还真是差得太远ꓹ 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江跃看了看时间ꓹ 叹道:“罗处ꓹ 差不多快九点了。如果这个少年人真是周五下了晚自习回家,从星城一中到这里ꓹ 估计也就半个小时。咱们不能见死不救吧?”
对柯总这种社会人,江跃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
终究,柯总的灾祸其实都是自己惹上的。
可那个少年人,包括他的母亲,其实完完全全是无辜的。
母亲已经魂飞魄散,尸体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江跃实在不忍心看着儿子飞蛾扑火,把命再送掉。
“那怎么办?下楼?”
下楼?
江跃摇摇头,下楼肯定是下不去的。进这栋楼的那一刻就注定,要么他们留下来。要么他们破局离开。
破不了这栋鬼楼的局,他们肯定会一直困在这里。
其实江跃很清楚,对方之前一直是在试探他们的深浅,而如今其实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刻。
那几头鬼物攻击他们失败,对方换了火攻。
火攻失败之后,又派来枪手!
这一次次其实就是要致他们于死地,明明白白的事。
也就是说,试探阶段已经过去。
对方从他们身上必然是感受到了威胁,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他们。
这种时候他们想下楼,完全不切实际。
先不说这地方被鬼雾笼罩,鬼气封锁,这一路下去谁知道多少埋伏?谁知道有多少坑?
不能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江跃决定全力去掌握主动权。
而刚才他制止罗处开枪,便是为此。
刚才那人,他打过一个照面,他可以确定,绝不是1811公寓楼那位星城一中的少年。
当然也不是江跃猜测的那个柳大师。
不过,江跃从他开枪的手法和逃跑的身手来看,基本可以判断出,对方应该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
公寓楼里,怎么会出现这种人?
这也间接证明了江跃之前的猜测,这间公寓楼一系列案件,确实不止是鬼物作祟,人为的因素同样存在。
当然,楼肯定是要下的,但是怎么下这个楼,江跃心头却有讲究。
见江跃顺着走廊一直不急不缓跟过去,罗处却暗暗心惊。
他有点不明就里,如果不是江跃眼神清明中智慧不减,他甚至都要怀疑江跃是不是魔怔了。
“罗处,你跟在我身后。”江跃轻声叮嘱道。
罗处跟着江跃,穿梭在走廊之间。在无边的黑暗中,哪怕两支火把都远远不够,无法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尤其是罗处,更是走一步捏一把汗,总觉得这无尽的黑暗中潜藏着无数危险,随时有可能窜出什么攻击,威胁他们存在。
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在黑暗中穿梭走廊一圈。
走到了18楼的楼道处。
江跃也不说上楼,也不说下楼。眼神始终专注地凝视着虚空,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琢磨些什么。
罗处心里越发有些担心。
正要开口询问,却被江跃的手势打断。
站在楼道口,江跃索性停了下来。
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居然不进也不退。
罗处一时间真有些琢磨不透,举着火把,目光四下逡巡,洞察着一切风吹草动,生怕在黑暗中被偷袭。
江跃这个状态,让罗处心里着实有些没底。
顺着江跃的目光看去,只是无尽的黑暗虚空,也不见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为什么江跃的目光那么执着,仿佛在一直在观察着什么。
罗处不由得朝虚空中多瞥了几眼,也想看看江跃到底在观察什么。
难道这虚空中,真有什么是我看不到的?
可如果真有什么在发生,江跃为什么不说话,不提醒?
不会真的魔怔了吧?
就在罗处疑神疑鬼时,江跃又站起身来。又绕回到1811房间,索性在沙发上一坐。
这期间,江跃始终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偶尔会翻一翻客厅那条课桌上的东西,煞有介事的样子。
可是罗处干这一行,自来就有一双鹰眼。他分明可以看出,江跃翻查这些东西明显是做做样子,心不在焉。
他实际上的心思,绝不在这些东西上。
这让罗处心头一动,虽不知江跃是什么用意,但也判断出,江跃应该是有他的打算。
之所以不说透,那多半是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可能在对手的监控下。
虽然这栋楼停电,满楼栋的监控也派不上用场。
可谁知道这栋楼幕后的黑手,到底动用了多少手段?
尤其是那些飘忽不定的鬼物,它们是最好的移动监控。比监控探头更加好用。
终究,探头只要知道在哪个位置,勉强可以规避。
可鬼物飘忽不定,无影无踪,很难规避。
紈主 涉農
罗处回想起今晚的一切遭遇,也深感庆幸。同时也觉得匪夷所思。
之前的鬼物攻击,罗处也不知何故,那鬼物接近他时,不但没有得手,反而受到严重的反噬!
这其中原因,罗处自己都闹不清楚。
后来的火攻,在那种情况下,他都已经绝望了,结果却神奇地毫发无损。
这神奇的经历,多半是因为在江跃身边。
如果是单独行动,恐怕是凶多吉少。
神遊東仙 虔宇
所以,此时此刻,哪怕江跃行至显得有些诡异,罗处还是决定,信任江跃,跟着江跃的节奏。
他能做的,就是配合好江跃,尽量出一份力,绝不添乱!
在公寓里逗留了一阵,江跃忽然起身,又回到楼道上,这一次,他居然是朝楼上去了。
罗处索性不再多问,两人仿佛很有默契。
上了19楼,江跃随意走到一间公寓,推开门,进屋又装模作样查看起来。他做这一切看似很认真。
但在罗处看来,完全就是无用功。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罗处心里着实有些急。
可江跃看上去好像一点都不急。
出了这间公寓后,又在走廊里晃悠起来。
随即又来到了19楼的楼道口,罗处着实有些忍不住了。
如果是要一层一层搜查,那么也应该是一间一间公寓去查探。像江跃这样只查其中一间公寓,又有什么意义?
正要开口询问,江跃忽然问道:“罗处,这栋公寓,一共是三十楼对吧?”
这问题问得罗处有些莫名其妙。
这不是明摆的事吗?
江跃点点头:“走吧,下楼去看看。”
“去几楼?”
“走着看。”
江跃言简意赅,从他的话语中,罗处完全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不过罗处至少肯定了一点,江跃确实没有魔怔。他这些看似漫无目的的行为,背后一定有他的深意。
这一路下楼,江跃还是不急不缓。
只是,江跃每下一层楼,都要在这层楼的走廊绕上一圈。似是在查探什么,又好像是走马观花似的。
罗处却注意到,之前错乱的楼层,这会儿也完全恢复了。大概是那种障眼法没有瞒过江跃的缘故,对方似乎也不搞这些小把戏了。
这一下,竟直接下到了十楼。
更让罗处惊奇的是,从十九楼下到十楼,居然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诡异袭击,也没出任何差错。
就好像那些作祟的鬼物,集体睡着了似的。
就这样,他们轻轻松松就来到了十楼,一路畅通无阻。
罗处看看时间,晚上二十一点二十分钟。
如果那个少年人要在周五晚上回家,正常路程的话,差不多十分钟内该到家了。
不过按刚才下楼的顺利程度,十分钟似乎足够了。
可先前还喊着不能见死不救的江跃,却好像完全不急。
罗处忍不住提醒道:“小江,现在是21:20,咱们在十楼。”
“嗯,十楼。这公寓的楼高,每一层大约2米85得样子。十层楼,三十米不到。每一层公寓有十六间房。这走廊的周长顶多也就一百多米。因为是回形走廊,所以我们走到两边走廊尽头,顶多是三四十米,对吧?”
罗处不知道江跃到底想表达什么,只能茫然地点点头。
“这里是十楼,距离地面一楼也就二十多米。”
江跃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是首席機甲師
但他的脚步并没有停下,继续在十楼的走廊上,不急不缓地走着。目光深邃,一直凝视着黑暗,也不知道具体在找些什么。
一圈走廊下来,江跃忽然推开其中一间公寓,和罗处步入其中。
此刻,江跃手中一根火把也已经燃烧得差不多了。江跃顺手灭掉火把。
江跃袖子一扫,索性把罗处手里的火把也给灭了。
就在罗处吃惊想开口时,江跃在黑暗中忽然拉住他的手。
罗处感觉到掌心一阵挠动。
很快他察觉到,江跃竟然是在他手心里写字。
“公寓有人,大约十个人。”
“鬼物盘桓,多不胜数。”
“六人在一楼,四人在顶楼。”
都市小花農
“鬼物各个楼层都有,不易计数。”
“一楼二楼有大量埋伏,不但有鬼物,还有邪祟僵尸!”
公寓有人,有鬼物,罗处一点都不感觉到意外。
但是,怎么会有僵尸?
这种物种,罗处在行动局的诡异档案里曾阅读过,但那根本不在星城。
怎么星城也闹僵尸了?
他更好奇的是,为什么江跃在短短时间内,可以把细节搞得这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