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4vg超棒的玄幻小說 盛唐陌刀王討論-第七百四十四章 鳳翔之戰(下)推薦-8eaes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双方骑兵在安守忠的步兵阵后侧翼各自厮杀,反而将双方步兵阵的中央露出一大片空地,仿佛肆虐的风暴眼的正中央。当然也没有骑兵敢在这两箭之地中央穿行,否则必然会被强弓劲弩射成筛子。
不良少年
安守忠望着那几个黑洞洞的炮筒子便心胆俱寒,但后方骑兵厮杀胶着,他在这里若不能有胜算,必然是大败亏输。
“杀!”
叛军以长枪与跳荡盾兵在前,后方弓弩手四十五度角抛射箭矢,朝着河西军的阵营正面迫来。
燕小四挥动了黄旗,炮手们将几门火炮的捻子点燃,炮口隆隆喷出火光,炮弹在敌军方阵中炸开,落点处的兵卒们被炸得东倒西歪,陷入局部的骚乱。
“快!清洗炮膛,继续装药!”
安守忠在马上挥刀喊道:“这东西哑巴了!给我冲过去!端了它们!”
李嗣业果断下令道:“步槊、弩箭队上前!准备第二轮炮!”
穿越成皇 銘龍傳說
叛军横持着盾牌呈一条线朝唐军的阵型冲过来,弩箭兵在后方不断抛射箭矢,两军的前阵已经开始解除,盾牌和长枪开始进行激烈的碰撞。燕小四命令士卒将弹丸换成了各种铁渣,碎片,甚至是陶瓷碎片,用木杵捅进进装填充实。
“快,点炮!”
玄武炮后膛上的捻子嗤嗤作响,李嗣业高声下令道:“步槊,弩箭队后撤!把炮口给我让出来!”
兵卒们迅速撤到了火炮的间隙中,安守忠顿时睁大了眼睛,仿佛要充血似的大喊道:“快!散开!别扎堆!”
炮口喷出了灼热的火焰,没有弹丸射出,却有无数碎片组成的墙将冲在最前方的诸多兵卒推倒在地,他们坚厚的铁甲能够阻挡箭矢,却挡不住火药推动的破片,一时间血肉模糊尸体堆叠。
安守忠咬牙瞪大了眼睛,挥舞着横刀喊道:“这玩意儿一盏茶之后才能响!继续给我冲杀,躲开黑筒口子!“
……
两侧翼的骑兵正杀得不亦乐乎,由于双方阵列都泾渭分明,只在一条斜线上互射箭矢,拉锯厮杀,各自都没有太大的伤亡。
李归仁将自己旗帜的一角扯下来,缠在流血的耳朵上,咬牙对身边兵卒说道:“西凉兵果然厉害,这样对杀下去只会将我们拖死,我们不如从右侧杀出去直捣对方步卒阵型后方,定能一决胜负!”
部将躬身叉手问道:“这样也就等于将安守忠将军后方暴露给了敌骑?”
“没错,”他咬着牙狰狞地说:“那就来个一换一,看看谁垮得快!把胜负交给老天爷!”
他的话音刚落ꓹ 突然间后方的骚乱如同多米诺骨牌传导到了前方,李归仁猛然回头ꓹ 已然看见骑兵阵的后方荡起猎猎烟尘,敌军为首的将领身后麾旗上写着大大的“臧”字,直接冲锋到他阵型的背后。
段秀实和马磷看到了远处的突发状况ꓹ 也趁机挥刀高喊:“杀!两面夹击李归仁!”
臧希液的背后袭击使得叛军后背大乱,李归仁带着一丝丝的侥幸还要再战ꓹ 副将连忙在身旁劝导:“李将军,撤吧!败像已现ꓹ 要保存实力!”
李归仁恼怒地砸下马鞭ꓹ 高声说道:“给安守忠敲钲,让他撤!我护他左右!”
夏鼎 鼓元吉
李嗣业命人和牛马拉着玄武炮往后撤,正前双方的步槊已经开始交锋,叛军后方的铜钲铛铛地响起,虽然没有鼓声的震撼性更强,但这种尖锐悠长的声音比鼓却穿透性更强,士兵们听了很快乐ꓹ 因为终于不用上前去送死了。
他对副将下令道:“你在前方领军撤退,我在后面押阵ꓹ 李归仁定会护住我们!”
盜墓筆記 南派三叔
叛军迅速向后撤退ꓹ 虽然退得很狼狈ꓹ 但没有出现四散奔溃的情况。李归仁以同罗骑兵护住两翼ꓹ 安守忠特意派精锐曳落河护在步兵阵的身后。
李嗣业军阵的玄武炮对着撤退的敌军又怒吼了几声,便已结束了它们这场战役的任务。
他骑马在纛旗前下令道:“步军追击八里ꓹ 骑军追击三十里。”
两军在追击撤退的过程中不断抛射箭矢ꓹ 或短兵相接ꓹ 安守忠将运输辎重的后军放在队伍的末尾处,被曳落河番兵逼着手持盾牌与追上来的敌军交战ꓹ 然后毫不留情地抛弃他们。
这些都是他们进入关中以来强行征召的兵员,或者是在潼关之战中俘获的唐军,身经百战的老兵无论在哪方看来都是宝贝疙瘩,怎么可能轻易牺牲掉。
他们自然毫无战斗力可言,几乎刚被甩在后面就被射杀或者投降,等河西军再度迫近时,这些番兵再度把辅兵顶出去。整个渭河道旁尽是丢弃的尸体,战马则来回踏出尘土反复冲杀。而守在后方的精锐番兵挥舞着横刀与盾牌死死护住后翼,手中的弓弩总能精准地击中追上来的河西兵勇,他们阵型配合严密悍勇异常,有些人身中三箭血流如注,依然坚守队尾顽强作战。
李嗣业在远处手搭凉棚遥望,颇感兴趣地问道:“护在安守忠军阵后方的都是些什么人?”
段秀实在旁边科普道:“启禀大夫,这是曳落河,在突厥语中的意思是勇士,乃是安禄山麾下最为精锐的近卫,八千曳落河勇士都是由他亲自选拔,将军、校尉、旅率皆是其义子,将校、旅率又将麾下的士兵收为义子,之间均以结义兄弟相称,故而英勇善战难以击破。”
“不错呀。”李嗣业不由得赞叹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让骑军和步军都撤回来吧,讨不到什么便宜了。”
段秀实命令横吹队吹响了青铜号,追击中的河西军停下来,沿着河滩返回凤翔的途中,一路上收拾叛军丢弃的物资和旗帜。
李归仁和安守忠终于得到了喘息之机,站在渭河边上互相搀扶着惊魂未定,安守忠喃喃地说道:“河西军果真是强,若不是有这五千曳落河,我们两个今日还不知能不能活着返回长安。”
穿越從鬥破開始 四季如東
“艹!在我看来半斤八两!”李归仁唾了一口说道:“若非李嗣业麾下有会喷火的黑筒子,今日的胜负还在两说!”
安守忠又道:“今后恐怕再也无法拿下扶风郡,散关也要丢了。秦川四关已经落到唐军手里两个,长安怕是不能守住。”
嫡女傾城:王爺你有毒
李归仁将横刀拄在地上狠狠地说道:“我手中有三万铁骑,若是在山川峻岭不一定是对手,但在这八百里关中平川上,任何人想夺回长安都要铩羽而归。”
“走,先回咸阳县,让张通儒往洛阳去信汇报,希望义父能再派一些援军过来。”
重生之嫡女裳華
李嗣业命各军押送俘虏和辎重回到凤翔城,这一战己方损失四千余人,敌方损失两万余,实际上李归仁和安守忠后撤前,叛军损失的数量也没有超过六千,事实证明军队最大的伤亡就是在溃退后撤的过程中。若非叛军中有不少精锐力量,这个数量还可以更高。
除了缴获有伏远弩和攻城器械之外,还有数量可观得甲胄,还有叛军的大量旗帜。
安禄山在洛阳称帝后,大量更改了旗帜和服饰的颜色,将校的麾旗和旞旗都改变为了青色。这除了是为了和唐军的旗帜区分开来,还有就是关系五行相生相克的原因。因为据严庄和高尚所说大唐是土德,他的大燕要干倒大唐自然是木德来克土,木色自然尚青,所以用青色旗帜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一夜暴富:我做風險投資的日子
奉旨毀婚 陽光晴子
他命令士兵们把叛军的旗帜和甲胄都收集在一起,燕小四跟在李嗣业身后讶异地问道:“主公,这些叛军的旗帜还留着它干嘛,为何不把它们一把火给烧了。”
李嗣业笑道:“这些旗要留着,我拿它们还有大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