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vbxp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ptt-第三百四十四章 年華逝去佳音哀熱推-xt88a

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小說推薦我老姐實在太有錢了
医院病房。
张佳音看着自己皱巴巴的一双老手,彻底崩溃了。
“镜子!给我镜子!我要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妈,我是不是老了几十岁?”
“我不想变老啊,真的不想,呜呜呜……”
蒋梅红一阵揪心,自责,安慰道:“女儿啊,你还是那么年轻漂亮,没有变老的,千万别多想。”
张佳音根本不相信,她能感觉出身体发生的巨大变化。
“不!你骗我!我变老了,快要老死了。”
福氣大嫂 星野彗
“我不想活了。”
张佳音呜呜哭。
换作任何一个女人,都接受不了一夜之间变成老太婆。
蒋梅红心疼的都后悔了,她为了自己活命,把女儿害成这样,她不配当母亲。
可事情都做了,她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
“老婆!”
于欢推门闯进来。
一看到张佳音这模样,他心都跟着滴血,宁愿代替受罪。
“老婆我来晚了,你千万别做傻事。”
“别过来!”
夏日花事了
于欢刚走近,张佳音就把被子蒙在脑袋上,哭泣道:“我现在又老又丑,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副模样。”
“你会嫌弃我的。”
“老婆你说什么呢?你是我老婆,我怎么可能嫌弃你。”
“别过来啊,我真的不想让你看到。”
“好好好,我不过去。”
张佳音情绪如此激动,于欢只好作罢。
冥想的劍
“于欢,你还来做什么?把我女儿害的还不够惨是不是?”
张东山急眼了,一把揪住于欢脖领子,就要挥拳。
“爸,你别激动,我拿来的凤血草肯定是真的,一定有人掉了包。”
飛刀神劍
说这话时候,于欢下意识瞄了眼蒋梅红。
发现她神情慌张。
“于欢,你少胡说八道,凤血草是真的我女儿能这样?你不说那是解百毒的神药吗?”
“我看啊,就是你故意给我女儿拿假药,想害我女儿。”
蒋梅红恶意诽谤。
张德凤第一个不乐意了,“蒋姨,于欢大哥不是这样的人,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你住口!”
“小骚狐狸,我们家的事情你跟着瞎掺和什么呢?有你什么事?”
张德凤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蒋梅红继续道:“呦呵,该不会你早就和于欢串通好了吧?骚狐狸,你想弄死我女儿好上位?”
“我没有啊。”张德凤急到脸红。
“还没有呢,不扇你不肯说实话?”蒋梅红举起手,凶巴巴的作势要打。
于欢喝道:“够了!”
“蒋梅红,我之前对你的提醒,你又忘记了吗?”
发现于欢眼中有冷意,蒋梅红吓得赶紧放下手,向后退两步。
于欢看向张东山道:“爸,我跟您保证凤血草是真的,肯定有人掉包了。”
“我如果真想害佳音,没必要用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愚蠢行为。”
“那,那是谁掉的包啊?”张东山疑惑。
“或许得问问妈了。”
看到一家子目光都投过来,蒋梅红急得大喊,“你们不会怀疑我吧?开什么玩笑,佳音是我十月怀胎生的,我能害她吗?”
张东山也觉得不可能,“于欢啊,你别胡乱冤枉人。”
“要我看,最可疑的就是这丫头。”
綠茵之旌旗如歌 我心橙色
张东山瞪着张德凤,冷哼道:“你接触过凤血草,还是唯一的外人,不是你能是谁?”
“张叔叔,我真的没有啊,我不会害嫂子的。”张德凤被冤枉的眼睛都红了。
蒋梅红得着机会,颐指气使的臭骂:“骚狐狸精,就是你,别狡辩了,你想害死我女儿,你想上位。”
“于欢,这女人是你带来的,你也脱离不了干系。”
“我真没有啊!”张德凤绷不住了,委屈的呜呜哭。
于欢拍拍她美背说道:“别怕,我相信你。”
“爸,妈,我可以用人格来担保,这件事跟张德凤没关系。”
“呦呵,还人格呢,你跟这骚狐狸精背地里不知道睡多少次了,肯定向着她啊。”
蒋梅红阴阳怪气的样子,直接让于欢火了。
“你特么再敢胡说八道,我把你嘴撕烂了。”
蒋梅红吓一哆嗦。
但她也明白,这种情况下不能退缩,用眼角余光瞄了眼张佳音,撒泼道:“撕啊,我女儿就在这里,你当着她的面弄死我好了。”
“反正你也有新欢,马上要跟我女儿离婚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你特么……”
于欢是真被蒋梅红气到了。
她如此说,于欢自然不能再对她动手。
瞧见有效果,蒋梅红得意的鼻孔都快朝天了。
于欢可不想被她牵制,提醒道:“这天底下没有绝对天衣无缝的事情,我会找到证据的。”
“蒋梅红,你好自为之吧。”
于欢来到床边,张佳音还把脑袋蒙在被子里呢。
于欢只好把手伸进去,握紧她手掌。
松软的皮肤,至少苍老了三十岁,怪不得张佳音这么激动。
于欢心疼,低头亲吻了一下她手背,说道:“老婆,我知道你需要冷静,我不打扰你,好好休息吧。”
“我会趁着这段时间,把事情弄清楚, 找回真正的凤血草,还你青春永驻。”
于欢离开病房,张德凤紧随其后。
蒋梅红看着他们背影诽谤:“两个人肯定开房去了,他们啊,就是有一腿。”
“你差不多得了,存心给女儿添堵是不是?”张东山受不了,数落一句。
蒋梅红顿时炸了毛,“神经病!我说错了?冲我吼什么吼?”
“我问你,凤血草是不是被你掉了包?”张东山开始怀疑了。
蒋梅红激动的大喊大叫,“张东山你个王八蛋,竟然怀疑我,佳音可是我亲女儿啊,我不可能害她。”
“王八蛋,我跟你拼了我。”
蒋梅红一口咬在张东山手臂上,张东山疼得嗷嗷大叫。
医院走廊。
于欢长叹口气,神情颓废。
张德凤在旁自责道:“对不起于欢大哥,我没有看管好凤血草。”
“到底怎么回事?”于欢皱眉问。
“蒋姨这几天都想抢着熬药,最后在嫂子的示意下,我让给她了。”
“对不起,怪我没有坚持住,我害了嫂子。”
张德凤自责的直抽嘴巴。
于欢赶紧拦住她,“别这样,跟你没关系。”
于欢已经确定了,凤血草就是蒋梅红掉包的。
可她为何这么做?
虎毒尚且不食子呢。
背后一定有人在暗中操控。
是谁?
目的为何?
彼时。
云市某处,破军受到了此生最大的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