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cph人氣言情小說 神祕復甦笔趣-第八百四十九章勝利和耍賴鑒賞-wlonj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
死,死了?
古宅内的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三楼被长枪钉在墙壁上的那具已经没有生命特征的尸体,脸上都浮现了几分不可思议的震惊之色。
“柳白穆被干掉了?这不是开玩笑吧。”
“这样的人都在杨间面前撑不住几秒?”
“棺材钉,钉着柳白穆的是棺材钉,这个杨间刚刚把棺材钉丢出去了,他真敢啊。”
这个白发青年似乎叫柳白穆,在这群人当中地位比较高,但是他的折损却让古宅内的所有人一时间惊慌了起来,似乎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一个开局。
灵异的碰撞可不是哪边人多就能赢的,而是看谁能将灵异的力量彻底的发挥出来而不至于死于厉鬼复苏。
所以先死掉一位顶尖的驭鬼者已经能够影响到了整个局面了。
杨间钉死了那个柳白穆之后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他知道这家伙死定了,毕竟被棺材钉钉住后是不存在翻身的可能,纵然是他也挡不住这种袭击。
他脚步不停,直奔眼前一人而去。
“快干掉杨间,他不死我们所有人都要死。”短暂的惊慌却并没有他们失去反抗能力。
各种灵异现象出现在了杨间的身边。
奔走之间,杨间感觉到了身后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自己的身体,那气息阴冷可怕,犹如厉鬼徘徊在身体周围。
当他脸色如常,脚下黑影笼罩,强行挣脱了某种厉鬼的束缚。
“开什么玩笑?”
眼前一位三十左右的男子睁大了眼睛,一副见鬼了的样子看着杨间。
他甚至怀疑灵异力量是否对杨间产生了干扰,竟一点效果都没有。
要知道就算是真正的鬼他都可以拖延一段时间。
“不好。”这个男子惊慌之下,掉头准备逃走。
可是下一刻他感觉到了身体正在快速的失去知觉,一个踉跄直接栽倒在了地上,一道冰冷的黑影正在侵蚀着自己的身体,剥夺自己对身体的掌控。
煉仙劫
“救,救命……”
猛然,他眸子一缩,喊出了求救的话。
但是下一刻,他却看见杨间抬脚落下。
砰!
浑身一震,脑袋一震剧烈的疼痛,随后他的意识就陷入了昏迷之中,再也无法清醒过来。
“驾驭了一只鬼也敢参与这场争斗,真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杨间冷哼一声,脚步不停,直奔下一位而去。
武王崛起
“他娘的,冲我来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吓的脸色都变了,急忙就想走。
可是却已经晚了。
杨间一只发黑的手掌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将其从轮椅上提了起来,漆黑的眸子之中闪烁着红光。
鬼手的压制一完成,这个人的半截身子竟直接从身体上脱落了下来。
那半截身子竟像是拼接在他身体上似的,不属于活人,像是从某具尸体上截取下来的一样。
“咔嚓!”
没给他任何机会,脖子直接被硬生生的掐断了ꓹ 随后他又打算去杀第三个驭鬼者。
但是这个时候杨间脚步却停了下来。
他略微低头一看,眸子一缩ꓹ 立刻看到了自己的双脚竟被一具披头散发,浑身腐烂的尸体给抱住了。
他试图挣扎,竟无法行动ꓹ 双脚像是生了根一样被定住了,而且随着事件的过去这种失控的感觉还在蔓延。
“杨间ꓹ 别太自以为是了。”
一位二十出头,穿着厚厚羽绒服的女子ꓹ 目光死死的盯着他:“你一个人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ꓹ 就这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么?”
“你很不错。”
杨间转而看着她,眸子之中的红光越发明显了。
“用不着你来夸我。”那个女子冷冰冰道。
杨间说道:“你误会了,我不是在夸你,我说你很不错,是杀起来略微有点麻烦而已,不代表我杀不死你。”
说完他把手抬了起来。
此刻。
三楼的那根钉死柳白穆的金色长枪竟被一只发黑的鬼手给拔了下来,然后从楼上掉了下来。
情債難還
那女子抬头一看ꓹ 顿时惊骇起来:“快,快干掉杨间ꓹ 方铜ꓹ 你在干什么?”
“来了。”
一个比较矮小ꓹ 但却十分强壮的男子咬着牙直奔而来ꓹ 他虽然胆战心惊,却没有退缩。
这个人叫方铜ꓹ 代号是鬼撞人。
虽然只是驾驭了一只鬼ꓹ 但这是一种必死的杀人规律。
只要被他一撞ꓹ 活人必死无疑。
这种灵异来自于廖凡那辆鬼出租,因为他以前就是一个汽修店的老板ꓹ 在接触那辆鬼出租之后被某种灵异感染了,本来是必死无疑的,但是他活下来了,依靠摆钟诅咒。
换句话说,他才是鬼出租的司机。
但是下一刻。
一个顶着死人脸色的男人横在了杨间的前面。
“真当我们不存在么?”
冯全咧嘴一笑,他声音低沉,犹如埋在坟土之中的死人。
砰!
下一刻,他被方铜撞飞了出去。
在地面上翻滚了好几圈,然而却有像是没事的人一样站了起来。
地面上洒落了一地的泥土,并且在被撞的胸口,凹陷了大块,里面既没有了活人的身体,只有森白的骨头,内脏,肌肉都是由湿漉漉的泥土搭建而成的。
“没死?”
那个叫方铜的男子不可思议的盯着冯全。
“我驾驭了三只鬼,你凭什么一下就能撞死我?”
冯全脸色有些狰狞,他感觉到了一种晕眩和剧痛,这种痛不是来自于肉体,像是折磨着自己的意识。
仿佛这家伙能把活人的意识给撞离身体里,简直就和那辆鬼出租差不多。
真是可怕的袭击。
换做队伍之中的其他人,这一撞已经死掉一位了。
杨间瞥了一眼冯全,此刻那根发裂的长枪已经落下了。
“快住手。”
那个女子奔了过来想要抢下那东西。
一旦这灵异武器落在了杨间手中,可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有机会么?”
这个女子忐忑,眸子之中只有那半空之中不断落下的长枪。
如果自己能够夺走,说不定可以在这里干掉鬼眼杨间。
这是一个机会。
生死绝境之下,这个女子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果断和勇气,这一刻她已经想好了将自己和杨间的生死拉到天平上来称量,看看谁更胜一筹。
“抓住了。”
下一刻。
落下的长枪竟被这个女子先一步抢到了手中,她抓住了长枪,一时间都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
“不错。”
杨间脚步不能动,被限制了,目光平静的看着长枪被夺。
“去死。”
女子声嘶力竭的喊道,她挥舞这奇怪的武器劈向了杨间的脑袋。
但是下一刻,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能够肢解厉鬼的恐怖柴刀,还未落在杨间身上的时候却被他一只手给轻易的握住了。
“怎么会这样?”这个女子一时间怔住了。
禽獸寶寶一歲半:獸人老公好兇猛 甲乙明堂
这灵异物品竟如此的钝?连人的皮肤都砍不破么?
“刀不是这样用的,你没有触发媒介这玩意就是废铁。”
杨间声音冷淡,握住长枪用力一扯。
一股强大的力量让这个女子几乎抓不住手中的武器了,直接就脱手了,而且因为惯性身体也一个踉跄向着杨间栽了过去。
“刘玥,小心,离他远一点。”
附近又有人冲了过来,一把抱住那个叫刘玥的女子,然后疯狂的往后退去。
“太可惜了,我明明已经拿到了杨间的那件灵异武器。”刘玥悔恨的咬牙切齿。
她不该去赌,赌一波就能干掉杨间。
如果能够拿到灵异物品之后立刻后退,再想办法利用这件灵异武器进行下一次的袭击,那么这个杨间绝对会死在这里。
可是现在,最好的机会没了。
“真是天真啊,你以为的机会只是我给你的机会罢了。”杨间语气淡漠,脚下的黑影覆盖四周。
“至始至终我都没有觉得你们是威胁,而且我的灵异武器不是拿在手中就能用的。”
媒介触发。
杨间手持长枪往前一点,轻描淡写,甚至都没有触碰到眼前的任何一个人。
但是下一刻。
那个叫刘玥的女子瞬间僵住了,在她的眉心处多了一道血红色的裂痕,这裂痕深入头颅,贯穿了后脑。
“噗通!”
她立刻表情愕然,双目呆滞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气息全无。
只有一滩猩红的血迹从眉心处不断的滴落下来。
杨间摸了摸裂开的额头,这道伤口正在鬼影的影响之下缓缓的愈合。
“你来救她,看上去交情不错,既然如此,那就一起送你上路吧。”
长枪往脚下一立,属于棺材钉的那部分刺穿了那抱住自己双脚的厉鬼。
压制形成。
厉鬼沉睡,杨间再次恢复了行动。
那个救下刘玥的男子此刻惊恐不定,已经没有对抗的勇气了。
前后这才多久。
杨间就干掉了柳白穆,刘玥,还有坐在轮椅上的张庆,算上那被一脚踩死的倒霉家伙,已经足足四个了。
代号鬼撞人的方铜还没死,但也快了。
此刻那个将方铜的人已经被冯全抓住了,正在一点点的埋进一座突兀的老坟之中。
无法挣扎,只有一颗脑袋在外面,露出一双惊恐的眼神。
而撇开这里,其他的人也在进行着各自的灵异对抗。
“徐明,徐明。”
一个叫徐明的男子此刻浑身冷汗直冒,他被一个穿着寿衣的诡异小孩盯上了。
那小孩宛如大昌市的饿死鬼事件之中的鬼婴。
一动手他就亲眼看见那个小孩张嘴喊人名字,一个叫刘玉的人就是回了一下头,然后人就死了,尸体到现在还趴在那边一动不动。
现在,这鬼小孩又在喊自己的名字。
“徐明,徐明?”
鬼童就站在徐明的面前,抬起脑袋,呆呆的看着他,嘴中不断重复着他的名字。
诡异的是,明明说话的人是面前,但是声音却是从身后传来的。
徐明试图用自身驾驭的灵异对抗这鬼小孩。
然而让人绝望的是没有用。
那件死人穿的寿衣似乎抵挡了灵异的袭击,让他无能为力。
“没错,不会有错的,这一定是廖凡的鬼喊人,厉鬼喊人不能回头,否则回头必死。”
徐明这一刻回忆起来了,这鬼小孩的诡异力量和廖凡的鬼喊人是一样的。
联想到廖凡已经死在了杨间手中,这已经不难猜测了。
鬼喊人被这小东西驾驭了。
“为什么会这样?廖凡鬼喊人也只是动用几次能力而已,这个小孩却盯着我一直喊个没停。”
徐明发现随着鬼童喊自己的名字越多,他越是忍不住要回头了。
难道这东西不会厉鬼复苏么?
“逃。”
对抗不过,徐明一咬牙转身准备逃入古宅深处。
只有这样他才有一点转机。
他一动,鬼童也动了,无论他跑的多快,鬼童始终跟着他,在后面喊他的名字。
最后。
徐明无法抵抗这种灵异,情不自禁的回头看了一眼。
“不,不好。”
他意识到了不对劲想要阻止自己的这种不受控的行为。
但是已经晚了,这回头一眼让他触发了必死的杀人规律。
徐明直接栽在了地上。
鬼童站在他的尸体旁边,微微歪着脑袋看着他:“徐明。徐明。”
它还在喊。
甚至蹲下来,用小手推了推徐明的尸体。
可是徐明已经死了,尸体没有反应。
蹲了小片刻之后,鬼童又站了起来:“秦志峰,秦志峰……”
它迈着赤脚,又喊着另外一个人的名字,然后一路跑了过去。
“呜呜!”
与此同时,童倩的鬼脸在哭,哭声回荡在幽静的古宅之中,然后形成了回音再次返回了。
在古宅内回音的速度似乎出奇的快。
仅仅只是片刻功夫就已经将回音叠加了三层。
“快干掉这个鬼脸童倩,不能让他继续哭,回音叠加了这种灵异力量……”有人一边哭,一边惊恐的提醒其他人。
但话还未说完,他带着伤心的表情僵死在了原地。
此刻灵异现象出现在了童倩的身边。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倒影。
那是一个恐怖的厉鬼身影,地面上的厉鬼身影和童倩的倒影纠缠在一起,并且正在撕碎倒影之中的童倩。
很快。
童倩脸色骤变,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皮肤正在出现撕裂的疼痛,正在龟裂,正在流血。
長姐難為
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他的哭声无法干预地面上的厉鬼杀死自己的倒影。
“让影子消失可以避免被鬼袭击。”熊文文此刻大声提醒道。
这句话等于说出了厉鬼的杀人规律。
“我来帮你。”
黄子雅此刻已经来到了童倩身边,那满头漆黑浓密的长发垂下,披在了童倩的身上,遮住他的身体,挡住了脚下的倒影。
那地面上浮现的厉鬼身影徘徊在那满身浓密黑发覆盖的童倩身边,想要袭击,却得一点点剥开那头发。
黄子雅立刻就感觉到了自己后背的头发正在被一点点的扒开。
但是她还驾驭了另外一只鬼。
下一刻。
一个模糊的厉鬼身影站在了她的后背,深处枯瘦且有修长的手臂把黄子雅和童倩一起抱住了。
顿时,那头发被拨动的感觉立刻戛然而止了。
袭击再也无法奏效,被黄子雅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鬼脸在哭,声音回荡,
“小屁孩,你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一个阴狠的男子低吼道。
这个熊文文阻止了自己杀死童倩。
下一刻。
熊文文的倒影又诡异出现在了地面上。
旁边纠缠童倩的厉鬼却又转而走向了熊文文。
“靠,欺负我熊爹?”熊文文吓了一跳,急忙拿出一个竹筒,抽了一签。
生!
竹签上写着一个扭曲的字体。
当即。
地面上浮现出的熊文文倒影却又迅速的消失了,像是被什么影响了,倒影被遮蔽,无法呈现出来。
“他娘的。”那个阴狠的男子这个时候气的想杀人。
毫无疑问,这个熊文文手中是一件灵异物品,可以保护自己不受其他灵异的伤害。
“你快点去死吧,这已经是童倩的第五波哭声了哦。”熊文文还在嘲讽,竖起了一根中指。
“呜呜。”
別拿曖昧當愛情 風中小屋
回音从古宅内回荡回来,配合童倩鬼脸散发出来的哭声形成了第五次的叠加。
这一次哭声仿佛到了某种临界点。
瞬间。
有人一边流着眼泪一边栽倒在地上。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足足四个驭鬼者瞬间毙命了。
那个阴狠的男子也在其中,他哭着流泪的倒下而死。
但在不起眼的一个地方,两个驭鬼者却拼命的试图撞开一扇破旧的房门。
刚才交手的时候他们就盯上了那个叫李阳的驭鬼者新人。
两对一,没有理由没有胜算。
果然。
李阳逃了。
逃进了古宅一个不起眼的小房间里,然后木门关死,就再也打不开了。
明明已经木板脱落,残缺不全的木门这个时候无论怎么撞竟一点反应都没有。
而且灵异力量也影响不进去。
一扇脆弱的门似乎隔绝了一切。
“还以为是个新人可以欺负一下,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苟,躲进去就不出来了,大厅里的情况好像不对劲,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确认一下情况,如果情况不对就撤。”
一个堵在门口的人神色不安道。
驭鬼者交手都是惨烈的。
他们追着李阳过来也是不想卷进那混战之中,免得死于莫名其妙的灵异之中。
“说的有道理。”另外一个人也赞同了。
他们不想在这里和李阳耗着。
可是当他们刚想准备离开的时候,那破烂不全的木门却又嘎吱一声打开了。
里面昏暗一片,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正站在那里。
“嗯?”
一个人立刻警觉起来,但是随后他神色就惊慌了。
一股巨大的拉扯里从身后的门内传来。
“该死的,这个李阳,他不止驾驭了一只鬼。”反应过来之后他想要抵抗,可是却晚了。
这个人被瞬间吸进了大门内。
異界天地決 神域旗
“砰!”
破旧的木门关上,里面安静一片。
“给我开门。”
另外一个人想要就救,结果撞上去之后却依旧无法撼动这摇摇欲坠的木门。
接连撞了几次,和之前结果一样,无法冲进去救出自己的朋友。
可是还不等他多尝试。
走道内却回荡起了那诡异的哭声。
这哭声之前就一直存在,只是没什么感觉,似乎影响不大,可是这一次却很不对劲。
这个人眼角在流泪,脸上也露出了一副伤心的样子。
“我怎么会这样?这哭声……”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泪。
随后他表情僵住了。
没有了动静。
“嘎吱。”
破旧的房门再次打开,撞到了这个人的身上。
他噗通一声栽倒在地上,已是一具僵硬的尸体了。
房间之中,李阳的身影浮现,而刚才那个被拉进去的人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随后他脸色一变,再次躲进了房间里,把门关上了。
这哭声已经是第六波了。
驾驭了两只鬼的驭鬼者不可能挡得住。
已经可以干掉几乎队长级以下的所有人了。
第六波哭声回荡在古宅,已经成为了某个恐怖的源头。
没有人可以在这哭声下可以活下来。
连杨间都感觉到了几分惊异。
好在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异类,这种杀人规律无法针对自己,不然的话,这里所有的驭鬼者都可能会被童倩干掉。
“快停下,已经够了,太危险了,我感觉我已经受到了影响。”冯全挣扎的从老坟之中走了出来。
但是他走出来之后老坟还在。
里面埋葬着一个人。
一个叫万铜,代号鬼撞人的驭鬼者。
童倩用笑声平衡周围,这才没有让队友遭受袭击,否则的话,冯全也好,黄子雅也好,都得毙命。
熊文文没有受到影响,他抽到了生签,十分钟之内不会被灵异力量杀死。
这让他心安理得的站在大厅中间无所畏惧。
“死光了么?”
童倩哭声停了下来,他看了一眼大厅内那一具具东倒西歪的尸体。
似乎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已经没有陌生人还站着了。
“看样子和预知之中的结果差不多。”
杨间此刻拎着一具尸体大步走了回来,他手中的长枪还立在旁边,下面钉着一只厉鬼。
“摆钟诅咒也不过如此嘛,虽然的确凶险了一点,可也在外面能够处理的范围之内。”冯全点头道。
熊文文道:“这都是你熊爹的功劳,没我预知的话,童倩已经死了,紧接着我也会死,再加上那个白头发的家伙如果先杀我们一个人,我们就要折损三个人了,结局又会是另外一个,被团灭还真是有可能的。”
“那些人还真会挑地方,这地方用不了鬼域。”冯全有些受到了限制,很不爽。
杨间抬头看向了古宅深处:“不是用不了,是被干预了,这种干预很奇怪,不是压制,也不是影响,而是鬼域无法影响到这古宅的某些地方。”
不过熊文文说的对。
如果不是预知的话,折损三个人,结果的确会不一样。
但是这话也不全对。
因为杨间还有所保留,他并没有拼尽全力。
“不过总算是赢了。”黄子雅此刻微微松了口气。
过程虽然看上去轻松,但其中的惊险之后自己可以感受到。
杨间皱了皱眉,他想说什么。
但是在这个时候,古宅的深处某个位置的位置却传来了一声钟声。
这是摆钟的声音。
似乎到了某个时间点,摆钟正在报时。
“不对劲。”
钟声一响起,杨间就感觉到了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是不对劲,你们看,那些驭鬼者的尸体正在消失……”
忽的,黄子雅指着不远处那具面带哭意的尸体不安道。
是的。
幽静的大厅内,一具具刚刚被他们杀死的驭鬼者尸体正在消失。
连同他们身体里的鬼都在一起跟着消失。
似乎被什么更可怕的东西给抹除了一样。
“这不可能,就算是钟声能够影响尸体,也不可能影响鬼。”
冯全猜测是钟声有问题,但是他不相信鬼也会被钟声影响。
杨间目光微动,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怀表。
那是来之前王察灵送给自己的怀表。
他说过,怀表的时间和古宅内的时间是一致的。
然而现在。
怀表上的时间显示着是六点准。
但是现在,随着钟声响起,怀表上的时间正在迅速的倒退。
五点五十,五点四十,五点三十五……
“咚!咚!咚!”
摆钟的声音响起,在五点三十分得时候停了下来。
这个时间点,杨间等人还在古宅外面的街道上走路,并没有进入古宅。
“你,你们是…….杨间?”
忽的。
古宅的深处,有好几个人正走来大厅,其中一个人推着轮椅,面带惊愕之色。
旁边的几个人也都很熟悉。
都是之前被杀死的驭鬼者。
“开什么玩笑。”杨间这一刻脸色有点难看了。
怀表上时间显示的是五点三十分。
但实际上的时间是六点整。
半个小时被摆钟给抹去了,仿佛回到了半个小时之前。
“重启……”
冯全这一刻也咬牙切齿起来,神色有些狰狞。
“这怎么可能?”黄子雅和童倩也都惊住了。
刚刚杀死的人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等人的面前,这怎么可能不震惊。
熊文文忍不住破口骂了起来:“耍赖,他们耍赖,他们怎么能这样玩,这不是欺负人么?我熊爹虽然也喜欢玩,但也没这样玩过啊。”
“杨间,我们回家去,不要和这些赖皮的人一起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