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19h精华都市小說 重生之首富傳奇討論-第二百七十七章 沈義到來相伴-8mdpy

重生之首富傳奇
小說推薦重生之首富傳奇
不能再这么坐以待毙下去了!
不拼就是死!拼一把还有可能活!
萨诺斯咬紧牙关,手中的重机枪疯狂倾泻着弹药,他挑了一个血刀卫换弹时的空隙,一把撞开了背后的铁门,一颗子弹却在这时射穿了他的后背,萨诺斯闷哼一声,强忍着疼痛,然后庞大的身躯就闪了进去,连手上的机枪掉了都没时间去捡。
而在失去乐MG34重机枪这把大杀器之后,萨诺斯也就丧失了继续与血刀卫交火的资格。
他现在唯一的依仗,就是房间中手无寸铁的人质柳寒笙了。
此刻的柳寒笙还没有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只是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连绵不绝的枪声,就像是打雷一样,随后这个绑架自己的绑匪就冲了进来,浑身是血,气喘如牛。
从怀里抽出一把防身用的军刺,萨诺斯目光阴狠,一把抓过柳寒笙的胳膊,又勒住了她的脖子,把军刺抵在了女孩白皙如天鹅颈项一般的脖颈处,咽了口唾沫,心跳如雷。
是生还是死,就看这一波了。
Demon竟然这么大张旗鼓的来找自己的麻烦,这也就意味着,这个叫“柳寒笙”的华国女人对他的重要性远超自己想象。
只要他能紧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不,是一定要抓住!
萨诺斯狠下心来,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铁门的方向,那里,数十名血刀卫成员正手握枪械,缓缓逼近。
“停下!立刻站在原地!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自己的军刺不见血!”
他怒吼一声,微微用力,夹在柳寒笙白皙颈项上的军刺便抵在了那柔嫩的肌肤上,看似中气十足,其实心虚至极,生怕血刀卫无视柳寒笙的安危,一通火力把他突突掉,但好在,事情并没有朝最坏的一步发展。
听到萨诺斯的威胁,血刀卫们果然停下了自己的脚步,纷纷站在原地,只是依旧用枪口对准他,看向他的表情,更是凶狠无比,仿佛要把他碎尸万段!
被这么多煞气逼人的壮汉死死盯着,萨诺斯的压力极大,总是有一种自己一松手就会被他们撕碎的错觉……或许不是错觉也说不定。
“放下武器,尽快投降,你还有一线生机。”
血刀卫的统领也在这时候站了出来,冷漠的看着萨诺斯,那目光冰冷至极,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在他心里也确实是给萨诺斯判了死刑,这个该死的混蛋胆大包天,竟然敢绑架他们的主母,这份冒犯唯有用鲜血才能偿还。
“放下武器?投降?”
至尊法則
萨诺斯被气笑了,他敢肯定,只要自己放下匕首,不出三秒之内,一颗子弹就会把他的头打的稀巴烂!
“该放下武器的是你们才对!把手里的抢都给我扔了!不然别怪我的军刺无情!”
他声厉色荏的威胁道,手中的军刺再次贴近了柳寒笙的脖颈。
被这么多枪口指着,哪怕是手里有人质,萨诺斯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而面对他的威胁,血刀卫的统领面色愈发阴沉,看向萨诺斯的目光,仿佛是要活生生的扒了他的皮!
他摆了摆手,身后的众多血刀卫一齐放下枪口,却并没有把枪扔在地上,仍旧牢牢攥在手中。
面对这一系列变故,柳寒笙已经快要被吓呆了。
先婚厚寵 紅谷
武極神話
獸人重生很黃很暴力
到底是从小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虽然性子冷淡了一点,但那也是有极限的,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
被人当做人质,威胁十几名持枪人士,这种紧张刺激的经历根本不是她能够接受的!
冰冷的刀锋近在咫尺,仿佛稍一用力便能割破皮肤,柳寒笙心生恐惧,但长久以来养成的冷静性格还是占了上风。
她心知,越是这样危险的环境,就越不能乱了方寸,于是紧咬银牙,强行无视那凛冽的刀锋,让大脑冷静下来,伺机寻找自救的机会。
“现在放下武器,你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如果冥顽不灵……”
血刀卫统领目光冰冷,他真的很想让部下把萨诺斯这个混蛋打成马蜂窝。
但……柳寒笙的存在,却让他投鼠忌器。
无论如何,那也是自己的主母!地位尊贵,在任务执行之前,主人也已经给他下了死命令!决不能让柳寒笙有一丝一毫的意外!
北宋小廚師
既然主人都已经这么说了,作为属下的他只需要无条件照办就好了,即便是他死,也绝不能让主母大人身上破了一道小口子!
“想让我放下武器?行啊。”
萨诺斯嗤笑一声:“只要你们愿意放我离开,我现在就可以把这个女人交还给你们,但你们愿意放我走么?”
愿意么?
当然不愿意。
你绑架了我们的主母,还妄图威胁我们的主人,如果放你离开,Demon的威严何在?他们的耻辱又如何洗刷?
血刀卫统领沉默不语。
萨诺斯冷笑一声,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一方死活不愿意放人,另一方虽然占据大势,却投鼠忌器,场面一时间就这么僵持下来。
距离那半个小时的时间也逐渐缩短,萨诺斯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心中暗喜,只要再坚持四分钟,援兵就会到了,那时他就安全了。
依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四分钟似乎并不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数字。
正当萨诺斯心中的希望愈发壮大时,变故陡生!
本来沉默不语的血刀卫纷纷让开身子,先前那个带给他极大压迫力的统领也恭敬地站在了一边,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在看到那个男人的刹那,萨诺斯脸色煞白,如同见到了魔鬼一般,就连手中的军刺都差点没攥紧。
再怎么说,他也是“圣徒”佣兵团的团长,不至于这么怂包,能让他这么一副惊悚表现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一只手都能数的出来。
正是从家中赶到这里的沈义。
“D……Demon……”
萨诺斯颤抖着念出了一个单词,又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叫苦不迭。
怎么偏偏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吸引到了那个可怕的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