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5dc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一四四 已故未婚夫請禪讓,小獅子神力甜俘獲相伴-env2c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35场第1场次—未婚夫请禅让 !
月色如水,洒下满地银辉,也给心爱的人儿罩上了一圈毛茸茸的温暖。
花璟末蓦地想起了一个场面,上高中时,在图书室里,白丽华欲与自己同坐,自己想着刺她一刺,在她的名字上大做文章,什么阴丽华、张丽华……
那个时候,窗外正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给清秀的白丽华镶上了金边,连她微卷的发梢、发际的汗毛都镀上了黄圈。不想自己那个时候遭遇滑铁卢,输了个惨。
他看到此时此刻的她,只有再重提旧事,看有一点胜算否?
妖嬈女帝
“丽华,记得我们上学那会儿,我最喜欢读《平凡的世界》了,觉得自己就是花氏孙少平。而你家庭优越,品学兼优,你就是那个我敢也不敢想的田晓霞。”
“我那时候家里穷,极度的自尊又自卑。简言少语,不爱抛头露面,就被人说是高冷。我们弟兄三个,父亲又服法在外,一家人在村里抬不起头来。唉……”
“你的事我略有耳闻,虽然原生家庭不佳,可你学业出色、人品出众,硬生生地将一手差牌打好、打胜了。也是为我们女生所津津乐道的。”
西门庆在心里为花璟末竖起了大拇指,两方面听起来都是好评价、好感觉啊!感情底子不差啊,需要在“未婚夫禅让”的事情上多下功夫,还是一个活在白丽华心里的已亡未婚夫。
“丽华,上次冲动冒犯到你了。不是因为你,我才离婚的。我有一些无法启齿的个人原因,也许要老死烂在我肚子里了。今天向你坦白一切,是想与你赤诚相待。离婚前不是因为你,离婚后一切都会是为了你。”
“一切都会是为了我?这份心意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了。”白丽华说着,垂下了头,如蝴蝶双翼的眼睫毛上潮潮湿湿的,快要凝结出一滴晶莹的泪花了。
花璟末看到她由晴转阴的小脸,看到她泪花欲出的潮湿,怦然心动,站起来,用手指轻轻勾起了她的下巴,让她的眼睛在自己的眼睛里绽放……
时间啊!请慢点走,最好凝滞不前,让我们互看一下对方眼中的自己。
正如一首歌所唱:脑海里,想着你,眼睛里印着你……
水鬼的新娘 紅包女王
“脑海里 想着你    眼睛里印着你
趙雲
預言天啟
每一次的呼吸都因为你而起
高挂着的繁星一闪闪亮晶晶
照亮了我的心指引着我前行
你就是春天里的青草
秋天里的飞鸟
爱情海汹涌的波涛
想与你
一起在风中自由奔跑
面带着微微笑
回到八零年代當富婆
把烦恼通通都甩掉
你就是夏天里的雪糕
冬天里的棉袄
暗夜里发光的灯泡
就让我成为你生活中的主角
温暖你的城堡
品味着人世的美好 …….”
花璟末就这样手指轻勾着她的玉脂白下巴,用诱人而低沉的男中音,深情地清唱了一曲《百花香》。
他的歌真是应了此情此境,又表达了他的美好愿望,想成为她生活中的主角,一起品味人世的美好。
转身,滑落,她的一滴泪!
她想就此落在他的树杈上,为一人,一世不再高飞。可她在他的眼睛里,不止是看到了自己,还有他——
“丽华,等等我!”花璟末快步追了上去。
“丽华,刚刚是我急躁了,以后对你绝对做到非礼勿动、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好不好?我们就从好朋友做起好吗?不再逼婚了。”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白丽华看见他眼睛里闪着赤诚的光,听见了他真诚的心跳。随即不假思索地说:
“谢谢你理解我,包容我,给我些时间整理思绪,等我有足够的勇气和过去告别时,我再考虑要不要开始一段新的心路历程。”
“一起走回停车场吧!我送你回家。”
昏黄的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得长长的,真像一幅暖心的画面,像极了十七八花季雨季的他们,两个想靠近,又羞怯靠近的身影,在紧张、甜蜜的空气中闪烁其词……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135场第2场次—小狮子又杀出!
此时的他们,仿似跨越了成年之后、步入社会之后、成家立业之后的一个个鸿沟,好不容易回到了少男少女的时刻,你侬我侬,空气中充溢着甜蜜的味道……
他在心里祈祷:
“此刻的时间啊!请慢慢、慢慢地溜走!”
她在心里祈愿:
“小路的尽头啊!请慢慢、慢慢地出现!”
他们有点小紧张,又有点心不在焉,直到一个人的出现,一下子打破了这个一边祈祷、一边谈心的美妙时刻。
“璟哥哥,是你吗?”
这一声呼唤,让花璟末心跳肉颤,是小狮子。
只见小狮子就在停车场边,看到了他和白丽华的此情此景!女孩敏感的触觉告诉她:这两个人有点暧昧!
花璟末的眼睛对上小狮子,他丢下了白丽华,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去,抚摸着她的肩头,宠溺地戳了一下她的额头说:
“虽说是盛夏时节,但是此刻夜深了,怎么又像个调皮的小孩子不肯穿上披肩,就穿这么个吊带裙感冒了怎么办?”
術士筆記 潘海根.
说着,他环伺了一下,大喊:
“小周,拿小狮子的披肩来!”
“璟哥哥,小周他闹肚子,去附近的药房买药了,我都待在这里好久了!”
“那你怎么不回车上等?”
“璟哥哥,我的脚腕刚才扭了一下,有点肿,有点痛,我走不了路了!”
说着,小狮子的大眼睛里旋转着晶莹的泪花,瞬间心疼的花璟末倒吸了一口气,走上前去,横抱起她,还在她的额头怜惜地轻吻了一下,她旋即搂紧了他的脖子。
在他一步步把她抱上车的时候,他不知道,小狮子特意、特别、怔怔地看着白丽华……
小狮子的眼睛里满是得意、挑衅,警告着、宣示着白丽华:这个男人是本小姐的,你休想得到!即使没有阎君的神力,他也会被我的爱打动。我可比你更爱他……
白丽华看到是林虺儿,她见这个小女孩的时候,还是他们的同学聚会,她特地为花璟末锦上添花来了,又是送聚会蛋糕、美酒,还讽刺自己是老阿姨……
妥妥地把自己当成了情敌了,呵呵……不知道你这位阿姨‘心里葬着已亡人’吗?
白丽华寻思:此刻,两个人全不顾我这个第三者在场,如此秀恩爱,真是没有必要啊!
把她放好在车上,又在她可爱的脸蛋上吻了一下,宠溺地说:
“宝贝,等一分钟,我给白丽华打声招呼,就送你去医院!”
樓蘭王
说完他关上了车门,走到了白丽华跟前说:
“丽华,你自己打车回去吧!小狮子她的脚受伤了,我必须马上送她去医院!”
白丽华冷冷地说:
“早就说了,你不必送我!你走你的,但请你记住,别再打扰我宁静的生活了!”
说完,白丽华快步地走进了夜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