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6eqc都市言情小說 我要做超級警察討論-第八百四十四章:拉攏閲讀-eze9v

我要做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要做超級警察
“喂!”
李长远看着一前一后钻进电梯的钟天正啊香,见两人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他赶紧攥上桌上被摔烂的手机,趁着电梯门还没有完全关闭之前,伸手挡住钻了进去:“一起走,一起走,正好我也要出门。”
“好。”
钟天正挑了挑眉,不可置否,也没有多说什么。
电梯里的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
啊香忍不住的看向李长远:“你当真要去追查这个给你打电话的人?我觉得,他之前给你说的,你会遭遇到来自各方的意外,这句话不像是开玩笑。”
“呵呵,我会…怕?”
李长远冷笑一声,强硬的做出回应:“我已经告诉我爸了,我让他的私人保镖过来接我。”
“哦。”
啊香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笔记本:“当初在找邹泽询跟黄珊珊出具谅解书的时候,你们到底有没有威逼他们?!”
李长远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啊香的问题,倒是上下打量起他们两个来。
啊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放心,没有开记录仪!”
“恩威并施吧,谈不上威胁,没有那个必要。”
李长远倒也没有选择再做隐瞒,直言说到:“事情已经发生了,黄珊珊也有了瘾,他们这种家庭情况,自己也没有什么钱,倒不如拿着我给她们补偿的钱,再好好过日子。”
“在我看来,与其跟我继续杠到底,不如拿着这些钱。”
李长远一本正经的说到:“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选择的,毫无疑问,拿钱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有些事情,已经发生再继续纠结下去已经于事无补,最好的打算莫过于怎么谋求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让自己的损失降低到最低。”
这句话,说的对,说的也不对。
因为。
现实中,确实有很多这种情况。
很多人,哪怕事实是自己无法接受的局面ꓹ 但是在某些对立面利益前面,他们到底还是选择了跟对自己有利的利益。
“你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啊香毫不留情的戳破了他的面具:“你不是黄珊珊、邹泽询ꓹ 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怎么选?这件事之所以会牵扯到现在,包括现在有人会对你下手,错就错在ꓹ 当初你不该去私下里逼人家!”
“…”
这句话戳到了李长远的痛点,他嘴角抽了抽ꓹ 但是也没办法来反驳,因为确实是这样的ꓹ 那通电话里面对方就说的非常明白了ꓹ 就是因为他们这么做了,所以才会有现在这一码事。
但你要说李长远现在心里后悔吗?
他还是不后悔的。
兔謀不軌 洛安瑾
自己有钱。
在监狱里多待的每一分每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他太羡慕外面的花花世界了,外面的花花世界对于他一个不缺钱财的人来说,是非常友好的。
他才不愿意在里面多待那么久呢。
無盡逆天
所以他丝毫不觉得,当年背着警方私底下偷偷的去威胁黄珊珊、邹泽询,让他们出具谅解书ꓹ 从而来争取到的减刑的这个做法是错误的。
“记得去申请保护!”
啊香不知道是出于好心提醒,还是在暗讽他ꓹ 说完以后率先出了电梯ꓹ 钟天正跟在了他的后面。
“你的保安好像还没有到ꓹ 需要我们等你?”
钟天正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单元楼门口的李长远:“需要我们陪你就说ꓹ 我们可以陪你等到你的保安过来。”
“不需要!”
李长远倔强的咬了咬牙,表示自己不需要ꓹ 但是当钟天正啊香离开的时候ꓹ 他还是忍不住跟在了他们的后面ꓹ 并不敢自己一个人下去地下停车场。
钟天正啊香倒也没有继续走。
虽然李长远这个人现在是非常的厌恶,甚至说ꓹ 警方后续会对他威胁黄珊珊邹泽询一事进行追究,乃至于重审他这个案子对他进行加刑也说不定。
但是现在这个阶段,他确实是需要他们保护的。
两人坐在车内。
李长远就靠在他们的车头引擎盖上,不时四下打量四周,防范着什么。
“这种人…算了,不管他了。”
啊香有些欲言又止,还是扭转话题:“咱们现在来把案子进行一个梳理总结吧。”
“嗯,你说。”
至強兵鋒
钟天正翻看着放在一侧的资料,示意啊香先说。
“肖燕美的死,是刘飞做的。”
啊香简单的组织了一下,侃侃而谈的发表着意见:“刘飞跟邹泽询是不认识的,这一点可以肯定。”
姻緣錯:冷帝的傾城啞後
“刘飞之前因为挟持伤害案被判,从里面出来以后就一直消失了,直到现在才出现,出现就卷进了邹泽询这一案子中。”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邹泽询被抓之前,扬言要报复李长远等一干人等,很快这个结果就被验证了,邹泽询没有说谎,但是邹泽询跟杀死肖燕美的凶手刘飞不认识,由此可以判定,他们中间存在一个第三人。”
“这第三人可以比喻成一个中介平台的存在,邹泽询跟刘飞不认识,但是第三人认识他们两个,邹泽询找到了第三人,第三人指派刘飞来实施邹泽询的需求。”
“那我们可不可以做出假设:第三人就是当年在刘飞出狱以后接走他的人?这个人一直在给刘飞提供必要的生存环境,一直在养着他,直到最近,才把刘飞拉出来做事?”
啊香说完,扭头看向钟天正,寻求他的意见。
“我也是这么想的。”
钟天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两个完全不认识的人,那么就一定可能会存在什么介质,这样才能把他们的关系给串联在一起来。”
“这个第三人,很可能就是刚才跟李长远通话的那个人,也可能就是之前你彻底侦办的匿名者!”
钟天正又补充了一句。
“是。”
啊香虽然有些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
这是一个很不光彩的事情,但是她又不得不去面对。
这时候。
李长远绕到了车窗边上,伸手敲了敲钟天正的车窗,待车窗降下来,他脑袋往里面探了探:“钟警官,这车不错昂,红旗车,造型挺好的,霸气。”
“你要走了么?”
钟天正扫了眼后视镜里面开过来的车子:“慢走,不送,注意安全,感觉申请一下警方保护,你符合这个条件。”
不敗戰神
“车子确实不错,小几十万的车子,但是还不大符合你的格调。”
李长远并没有接他的话题,转而视线落在了钟天正手腕上的欧米茄手表上:“手表也还行,但是我觉得,最少也要绿水鬼起步,才符合你的气质。”
“你想说什么?”
钟天正被他给逗笑了,甚至是猜到了他接下来所说的。
“这样吧,虽然我这个人呢,没有什么本事,但是架不住有个有钱的老爹啊,虽然我爸现在没有以前那么强了,但是还算是个小千万富翁。”
李长远左右看了看,压低着声音说到:“你给我提供一下线索,我自己去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到时候,给你提个车子好吧?再来块绿水鬼,嗷嗷带劲。”
“如果你觉得太张扬,转换成资产也可以的嘛。”
说完。
他冲钟天正啊香挤了挤眼,眼神暧昧。
“你拿这个考验我们?哪个经不起这样的考验?!”
钟天正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你就拉倒吧,不要再想什么歪心思了,你现在的第一要务就是保护好你自己,然后配合我们警方把案子给侦破了!”
“至于线索什么的,我真的无可奉告,我们掌握的线索,对你没有任何意义,这件事你也不要想着自己去把他给解决了,不现实的。”
李长远说这些什么意思?
太有意思了。
他虽然现在遇到了来自对方死亡的威胁,但是他依旧不想警方太过于参与进来,因为一旦参与进来,那么他的那些事情,可能就会随着后续的调查深入,将再次被翻出来。
到时候再深入调查,他又得进去,所以,他现在想着办法怎么绕开警方,如果能自己处理这件事莫过于最好了。
退一步说。
就算他不能自己处理。
让这两个负责此案件的警方归拢到自己这方,那么也是极好的呀。
可惜。
他的小算盘,被钟天正一眼看破。
“我说真的,兄弟!”
李长远有些不死心,咬了咬牙,露出暧昧的笑容:“我看你们的关系就非常的亲密,肯定不是简单的同事关系,所以我也没有拐弯抹角。”
“真的,钟警官,考虑一下,可以的,不慌的。”
“呵呵。”
钟天正哂笑,然后歪头看向啊香:“啊香,你说吧。”
“好!”
啊香应声点头,拿出记录本来,嘴里念念有词:“李长远,与十一月三十日,试图对钟天正啊香警员进行行贿,妄图收买公职人员,此乃贿赂罪!”
“靠!”
李长远当即就心态崩了呀:“得得得,你们是爸爸行不行,简直是油盐不进。”
说着折身钻进来停在一边保安开过来的车子,一脚油门下去,直接飙了出去。
“小区里面还开这么快,这性格,迟早要出事。”
钟天正看着轿车尾灯,淡淡的点评了一句,然后开门从车里下来,走向隔壁的单元楼。
方才。
钟天正曾看到过对面单元楼里十四楼楼层拉上窗帘的房间闪过一个黑影,他要上去看看。
至于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过去,二者这空间是完全对立面的,就算他火烧火燎的赶过去,对方肯定也早已经走了。
1402。
钟天正伸手敲门,但是没有人开门。
“这个房间,看着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
啊香站在一旁,看着门上贴满了的牛皮癣小广告,再看了看已经开始生锈的门把手:“是不是看错了?”
“未必。”
钟天正摇了摇头,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门门锁,然后打开了一旁的水电箱在里面翻找了起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应该是中介房子,今年形势不好,很多人的房子都租不出去。”
“这种房子,一般都是挂了好几个中介平台的,房东也不知道是几房了,而且手里有很多房子,所以他们一般都直接把钥匙放在固定的位置,到时候如果有中介带看的话,直接拿钥匙就好了,房东自己是不过来的。”
“只有当看好了,确定要签约的时候,房东才会出面过来,做一下合同跟收钱的事情。”
说话间。
钟天正已经在消防栓里面的犄角旮旯里拿出了一把钥匙,他冲啊香摇了摇手指间的钥匙:“看吧,我猜的不错吧。”
啊香还有有些许好奇:“你是怎么猜出这是中介的?”
“猜的。”
钟天正笑而不语,走上前去开门。
“好的吧。”
啊香鼓了鼓嘴:“为什么我感觉,你怎么懂很多方面的东西啊,各行各业的路数,你都了解那么一点点。”
钟天正龇牙一笑,把门锁扭开,拉开门来:“嘿嘿,不然怎么做您老人家的黄金搭档!”
门开。
一股淡淡的霉味传来。
大厅非常的空旷,没有任何的私人物品,整体就是待租的情况,地面上落着灰尘,而且有很多杂乱的脚印,应该是来看房的人留下的才对。
钟天正迈步进去,折身来到厨房的窗户,在这里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楼下十一楼的李长远家里大厅的情况。
视力足够好。
或者说。
配备望远镜的情况下。
“没什么异常吧?”
啊香吸了吸鼻子,跟着走了进来,在房间里转悠了起来。
“确实是没有什么异常,奇了怪了,难道是我看花眼了?”
钟天正仔细的在房间里看了看,撩了撩窗帘,这里也能看到对面楼的十一层,但是没有什么生活痕迹,窗户什么的也都正常。
一般来说。
男 來自遠
这种长期租不出去的房子,房东会打开一点点房间得窗户,阳台的窗户则会关起来,防止下雨天飘进来雨水。
但是不应该啊。
同萌會的一己之見 楚鳳華
恶魔之眼应该没那么容易眼花的吧?
钟天正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不对!”
啊香站在卧室的门口,往里面看了看,与正准备出来的钟天正杠上了,她吸了吸鼻子:“房间里面有烟味,很淡,但是我确定,有烟味,还没有散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