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su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奮鬥在沙俄笔趣-第六百四十二章 演戲演全套(上)鑒賞-zjape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目送着亚历山大公爵趾高气昂的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施瓦岑贝格的眼珠子都红了,当办公室的大门被合上之后才发出了恶龙的咆哮。
靳先生,你老婆改嫁了
随着文件墨水瓶和其他器物被掀翻摔碎的声音落下,施瓦岑贝格喘着粗气坐回到了椅子上。
他被气坏了,但他也知道对着办公室发泄毫无意义,只要那些凶手还在继续活动,他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
他知道必须想办法改变被动的态势,必须抓到凶手,哪怕一个也好。只要抓到了一个,只要证明凶手并不是波兰擦脚布,他知道形势就会完全逆转,那时候就轮到他找亚历山大公爵的麻烦了。
施瓦岑贝格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因为只要刺客继续活动就会有马失前蹄的那一天,他必须好好布置一下了是时候盯紧涅谢尔罗迭剩下的那几个狗腿子,相信刺客的目标一定还是他们!
就在施瓦岑贝格打起精神准备做一番精心布置,然后将刺客一网打尽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被猛地撞开了,他的秘书惊慌失色地闯了进来。
與王爺為鄰 懶語
偽聖母的末世遊
“阁下,大事不妙!”
施瓦岑贝格心中咯噔一跳,顿时升起了不好的感觉:难道那些刺客又动手了,又一次抢在前面了吗?若是再死了参赞或者秘书什么的,他既没办法向俄国交代也没办法向涅谢尔罗迭交代了!
“该死的!”施瓦岑贝格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刚才他就不应该只顾着发泄怒气的,已经立刻去做布置的,所以他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问道:“又是那些刺客吗?这回是谁遇害了?”
秘书惊恐地看着他,有点不明白自己的老板怎么会先知先觉,他懵逼地点了点头道:“是的,他们又出手了!”
施瓦岑贝格迫不及待地问道:“是谁遇害了?快说!是哪位参赞还是秘书?”
秘书呃了一声忙不迭地回答道:“是亚历山大.戈尔恰科夫公爵遇刺了,就在回去的路上,凶手向他的车架射击,还投掷了炸弹,现场散布了大量的传单……”
施瓦岑贝格直接呆若木鸡了,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遇刺的竟然是亚历山大公爵,因为这说不通啊!那位公爵才是幕后黑手好不好?这是怎么回事?
不过施瓦岑贝格马上就又高兴起来了,如果亚历山大公爵挂掉了,也是一件好事。没有这位难缠的公爵,奥地利的利益将得到极大的保障。虽然向俄国交代是个不小的问题ꓹ 但放低点姿态而且有聂谢尔罗德帮忙说和,问题应该不大!
豪門二嫁:總裁要復婚
顿时施瓦岑贝格又觉得神清气爽了ꓹ 他很是高兴地回答道:“是吗?这个消息太让人惊讶了,公爵阁下竟然遭遇了不测,这是巨大的损失ꓹ 作为他的朋友,我感到极其的悲痛ꓹ 我们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施瓦岑贝格在那里滔滔不绝叨叨个不停,让他的秘书听得真是有些着急ꓹ 但又没胆子打断自家老板ꓹ 一直等到这货哔哔完了,他才小声地提醒道:“阁下,亚历山大公爵还活着……”
“活着?”
施瓦岑贝格顿时傻眼了,或者说顿时大失所望,不过马上似乎想到了什么才立刻说道:“受伤很重吗?情况严重吗?不行,外面的医生靠不住,必须给公爵请最好的医生ꓹ 必须让我们最好的医生给他治伤,千万不能让那些庸医碰他!”
絕色女仙
很显然这货是憋着坏心思的ꓹ 大概是希望在他派去的大夫接手之前就让亚历山大公爵伤重不治身亡。只不过他的秘书又一次粉碎了他的希望:“公爵并没有受太重的伤ꓹ 就是受到了惊吓……”
施瓦岑贝格直接就骂娘了:“那你怎么不早说!”
總裁跟我回家吧 連辰
小秘书那个委屈啊ꓹ 他倒是想说ꓹ 可您也得给他开口说话的机会呀!
只不过施瓦岑贝格完全没心思搭理自己的秘书了,因为严峻的现实就那么摆在他面前ꓹ 俄国大使公然遇刺ꓹ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ꓹ 尤其是在俄国外交官不断地遇刺身亡之后,这简直是火上浇油或者说雪上加霜。
反正施瓦岑贝格知道ꓹ 接下来他又要遭受亚历山大公爵的口水攻击了,而且这回他还跟不能也不敢还嘴了,谁让这位公爵也变成了受害者!
一想到这儿,施瓦岑贝格就头疼欲裂,一颗心脏更是毫无节奏地乱跳一通,让他觉得无比地憋闷,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尥蹶子了。
亚历山大公爵的遇刺自然也是李骁上演的一出好戏,道理很简单,接连干掉了涅谢尔罗迭三个狗腿子,哪怕是故意让波兰人去背锅,这也实在是太巧合了一点。
血瞳木甲
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怀疑这里头有问题,怀疑亚历山大公爵有问题。当然,没有证据确实奈何不了亚历山大公爵,但是对有些人来说,要不要证据都无所谓,只要让他不爽让他怀疑了,后果就非常严重。
这个人就是尼古拉一世,对他来说肯定也会怀疑亚历山大公爵有问题,这是百分百的,谁让他本来就多疑呢!这些案子从头到尾都让亚历山大公爵收益,他很自然地会想到是亚历山大公爵在搞鬼,就是为了隐蔽地实现公爵的政治意图。
中華水神
这就跟之前老阿德勒贝格明知道他想要让阿列克谢当总督还一味地死推自己的儿子一个性质,甚至还要恶劣几分。
南宋一統
不可避免的亚历山大公爵在尼古拉一世心中就要被打上不可靠和不听话的烙印,这样的人他尼古拉一世能重用!
強寵契約妖仆 邰琦
说白了,这么干不是不可以,但后果有点严重,在政治上属于拣了芝麻丢了西瓜。自然地以李骁和亚历山大公爵的智商肯定不能干这种蠢事不是?
所以嘛就得来点苦肉计,将亚历山大公爵给摘出去,让人觉得这些案子真是波兰复国主义者疯狂在输出。既达成反击涅谢尔罗迭的目的也不能丢了尼古拉一世的信任。
反正这一招挺好用的,至少消息传回了圣彼得堡,当尼古拉一世听到亚历山大公爵也遇刺受伤的消息之后,之前的怀疑全部被打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对波兰擦脚布的深深憎恶!